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2022-09-05 21:11 · 新商盟

我是喝迷糊了才忍不住动小诗的,这会儿酒醒了好些,半睁着眼,耷拉个脑袋说:“春儿......我......我......”

小诗回过头一看,她没搞清楚状况,没好气问苏春儿说:“你谁啊你?有没有公德心?没见我们正忙着么?”

“我是谁?我是他老婆。”苏春儿瞪着眼,仿佛要吃了小诗一样:“你究竟是谁,竟敢勾引我老公!”

苏春儿这话让我又喜又忧的。

喜的是,她说我是她老公,那代表她心里是有我的。

忧的是,我跟小诗这样让她看到,这可怎么解释。

小诗傻眼了:“你是韩哥的老婆?”说完她眼珠子一转说:“不对,韩哥哪来的老婆?我们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韩哥是单身的,你是从哪冒出来的狐狸精?我才是他女朋友。”

“你才狐狸精呢,我就是他老婆,不服啊!还女朋友,骗谁呢?”苏春儿寸步不让。说完她把我扯下车,扶着我的胳膊就要走。

小诗小辣椒一样的性格,哪肯吃这样的亏,冲上来就要抢。

我一瞪眼她才站住了,然后一跺脚跑了。

不跑丢人啊,既然我不否认,那证明我跟苏春儿的关系就算不是真的,那也是情侣关系。她留下来闹的话,只会让自己难堪。

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想到我以前跟她说的话了,我跟她说过我家里有个女人,她这回是真见着了。

等回到家中,一关门,苏春儿把我推到沙发上,抱着膀子气乎乎的瞪我。

我那汗水呀,哗哗直流,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凑过去抱她说:“春儿,你今晚真漂亮,化妆了?我怎么感觉你想诱我?你这身可真美!嘿嘿!”我盯着她看,好像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一边去。”苏春儿不耐烦的推开我,板着脸说:“那女孩是谁?”

我涎着脸又去抱她:“春儿,你这是在吃醋么?”看到她这样,我挺开心的。

“谁有空吃你的醋,你到底说不说?”苏春儿还在瞪我,脸上却泛起了红晕。

我挺头疼的,被她看得都慌了,想想后干脆装死,瘫倒在沙发上呢喃:“不行了,我头好晕,想吐。”

苏春儿见我干呕,这才作罢,过来扶起我的脑袋垫到她的大腿上,叹了口气后给我顺气。

本来想继续装死的,但她的腿贴在我的后颈上,我马上就控制不住了。

手被苏春儿抓住了。她拧我腰肉说:“我让你装。今晚你要不说清楚那女孩是谁,看我不收拾你。她不会真是你女朋友吧?”苏春儿的语气里明显带有怨气。

我知道这事马虎不得,也忌犹豫,于是立马回复她说:“不是。她是我同事,也是我徒弟。今晚我们公司几个同事约了吃饭,我喝高了才让她帮忙开车送我回来的。你别误会,不是我主动亲她的。我喝多了,我以为她是你呢,这才抱着亲的。你应该能看出来她喜欢我,不过我只当她是我妹妹,你别多心。”

“讨厌!说她就说她,你扯我干嘛?”苏春儿被我强塞了颗糖,一点没感动,只是冷冷的看着我,突然起身说:“我睡觉了。”说完她就回房了,我拉都拉不住。

我喝了酒容易犯困,就没再解释,躺厅里就睡。

苏春儿可能认定了小诗是我女朋友,无论我早上怎么解释都没用。

最后她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直接去上班。

这还不如她打我一顿骂我一顿呢,现在搞得我心里挺没谱的,不知道她是什么个意思。

我早饭都没心思吃,当然,苏春儿今儿也没给我做早餐。

我在上班的路上一直走神,有点害怕她因此而离开。

我想她心里肯定是自卑的,因为她是别人的老婆,如果我真有女朋友的话,她就不适合在我家里呆了。

尽管她昨晚宣示了主权,但她在我家里始终名不正言不顺。

回公司小诗也跟我生气,她追问苏春儿的身份,我一口咬定苏春儿是我的同居女友,她就一天没理我,咖啡都不给我冲了。

我这一天都忧心忡忡的,想给苏春儿打电话,又不敢打,下了班就急急忙忙往家赶。

果然不幸猜中,我一进家门,里头空空如也,哪都找不到人。

打开她房间的衣柜一看,她衣服都没给我留一条,人间蒸发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摸出手机打电话,提示关机了。

恼火之下,我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小诗那小娘皮真会给我惹事,居然把我的女神给气走了,这可如何是好。

她不会是回胡汉升那边了吧?

我瘫倒在床上发愣,梳妆台镜子里的我显得那么憔悴无助。

一大堆问号跟无头蚊蝇似的在我的脑壳上方盘旋。

转念一想,苏春儿回去找胡汉升的可能性不大,我跟她相处了这么久,深知她是那种要强的女人,既然她认定了胡汉升不是良配,又怎么还会回去。

那她会去哪里呢?

我陷入了焦灼的沉思,在客厅里一口一口猛烈地吸烟,不一会客厅里烟雾笼罩。

我不甘心的不时给她打电话,可那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我愁啊,一遍又一遍的猜度她的心思。

她之前让我摸,跟我亲密,是为了报复胡汉升,也是感动于我那么爱她?那晚跟我睡,是因为胡汉升又撩起了她内心的怒火,她需要发泄?

但后来她后悔了,觉得她在跟胡汉升离婚前不该跟我攻破最后一关,所以冷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敢给我希望?

那她昨晚的表现又是什么意思?

她跟小诗说她是我老婆,那是不是代表她认定了我是她下一个男人呢?

但我跟小诗的关系又让她打了退堂鼓,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我的爱情?

唉!女人呀,心思真复杂。

我终于坐不住了,猛吸了一口烟,狠劲地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里。

我得出去找苏春儿,她一个女人在外面多危险,万一她又跟去喝酒让别人占了便宜,我找谁哭去?我必须把她找回来,我觉得的世界不能没有她,要不然我会活不下去。苏春儿的公司、她经常光顾的商场、夜总会、化妆品店、首饰店、公园、电影院、大街小巷……,就连不起眼的公厕我都翻个底朝天,胡汉升的家我也去了。

我满世界的找苏春儿,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始终没有任何收获。

最后我瘫坐在街边,不知不觉,天色将近大亮,我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家洗澡换衣服,准备上班。

我心里安慰自己,她一个大活人出不了什么事,反而是公司里最近一大堆事,我不回去不行。

小诗挺奇怪的,她本来是不理我的,我一回到公司,她这次反而迎了过来,笑眯眯的问我说:“韩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熊猫眼了?昨晚又耍通宵了?”

我猜想她可能通过什么未知的渠道知道苏春儿离开我了,我心里正憋着股火呢,她撞到枪口上了。

我一瞪眼跟她说:“李骊诗,你以后再敢到处跟人说我是你男朋友,看我不大嘴巴抽你。”

小诗一点不惧我,掩着嘴笑:“韩哥,那狐狸精真走了?走得好,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你老婆了。你昨晚找了她一夜,很累吧?我去给你冲杯咖啡。”

靠!我就知道她知道苏春儿离开我的事,可能是昨晚看到我到处找人了。

我压着嗓子骂她说:“李骊诗,你说话放尊重点,那是你嫂子,什么狐狸精!”

“她就是狐狸精,怎么着?抢我男朋友,她不是狐狸精谁是狐狸精?”小诗越说越来劲,都没想过老婆跟女朋友完全是两个概念。她要真是我女朋友的话,那她才是狐狸精吧?

我捂着她的嘴不让她说,看周围好多人都抬头看过来,我唯有压制怒火不说她,毕竟这里是公司,不是什么公共场所。

小诗顺着杆子就敢往上爬,伸手要搂我的腰,被我放手推开了:“别闹。这里是公司,注意点儿影响。”我有点烦她。

“影响什么呀?我抱我男朋友怎么了?爱看就让他们看吧,我才不在乎。”小诗巴不得别人都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其实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小诗喜欢我,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别人都不知道我答应了跟小诗处对象,所以不方便跟她这么亲密。

我现在没心情惹事,更没心思上班,只想翘班把苏春儿找回来,所以躲开了小诗的搂抱瞪她说:“快去工作吧,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别来烦我。”我不耐烦命令道。

“不要。你心情不好,我要陪着你。韩哥,那女人不配做你老婆,我看咱俩挺合适的,下班咱们继续约会吧!”说着她都靠我怀里了。

我最烦别人看不清状况了,烦躁之下推了她一把,没想到她踉跄几下居然坐到了地主,短裙一翻......

我一愣时小诗爬了起来,她整理好裙子,黑着脸跟我说:“韩哥!你干嘛呢?你怎么可以对人家这样?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跟我发这样大的脾气吗?”

小诗也不是没脾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我推倒,她的脸羞得通红,扭身就走了。

我见大家都盯着我瞧,老脸也是一热。

这事我办得确实不地道,再怎么生气也不该打女人,尽管我只是推小诗一下,但也差不多了。

我从没对小诗如此大动肝火,自己也有些后悔。

大家可能见我脸色古怪,很有眼力的恢复常态各忙各的去了,一场办公室事件就此消失于无形。

等待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坐不住了,根本无心工作,于是硬着头皮跟关宏请假。

尽管关宏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见我心神不宁的样子,唯有给我批假。

我实在没办法了,唯有求助私家侦探。

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私家侦探,对私家侦探的业务能力还是挺怀疑的,但没想到我找的这一家这么牛逼,只半天功夫就帮我找到了苏春儿的藏身之所。

苏春儿正躲在一家酒店里呢!她大门不出小门不迈的,没想到还是被私家侦探给挖出来了。

我想马上去找她,又怕吃闭门羹,突然计上心头,找了个干快递的朋友,好说歹说借了身工作服。

我这是谋而后动,先是开车回了趟家,收拾好行李拉着行李箱出门。

到苏春儿暂住的那家酒店后,我跟前台定了烛光晚餐,特别指定一瓶贵价红酒让他们派人送进苏春儿的房间,骗他们说苏春儿是我老婆,正跟我闹别扭,我得哄她回去。

但东西送进去,还不能让苏春儿知道我来了,骗她说是酒店搞活动送她的,先把浪漫的场景布置起来再说。

前台核对过一些信息后,我主动登记身份证信息,他们终于相信了我的话,觉得我挺有心的,对自己老婆是真好,他们的经理也来凑热闹帮忙,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

等他们送进去以后,我估摸着苏春儿应该开酒喝得差不多了,这才换上快递的工作服,顶着个鸭舌帽闪亮登场,对着酒店走廊上方的摄像头挥手致意,然后压低帽沿,敲响了房门。

我借快递工作服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记得她几天前在网上淘了批新款进口化妆品,收货时间是今天,她肯定会跟快递说她的新地址,所以我假装快递上门应该不会搞错。

我在门外急切地等着,等了好一会儿,猫眼处一个亮点闪现,我猜苏春儿肯定是通过猫眼在观察我,所以躲开了她能看到我的脸的角度,但露出了快递工作服上的标志,然后再次敲门掐着嗓子说:“苏小姐,您在吗?您的快递到了,请开门签收一下。”

我话音刚落门就开了,从帽沿下我瞧不见苏春儿的脸,但瞧见了她的身子。

这美妞还真不让人省心,她身上只穿着件半透明的睡裙,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差点没忍住扑她。

相关文章: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_快穿之要被肉烂了

老公鼓励老婆和别人做:九辫现实文h

男主是军警的糙汉文:一股热流冲进体内

昨晚我们班六男生玩我胸——双性受孕大肚

太紧了h np_小妖精干到你三天下不了床|都市之最强邪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