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_王者归来

2022-09-05 14:43 · 新商盟

第011章 必须报警

王伟一下子懵了,他没想到范建明这么厉害。

人都是这样,如果小时候怕一个人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都会怕这个人。

张国栋本来就很厉害,读书的时候不仅仅是班上最厉害的角色,在全校也是有名的,许多高年级的同学都挨过他的揍,而且大多数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王伟也是一样,别说动手,就连看到张国栋心里都发怵。

他做梦也没想到,范建明居然敢向张国栋挑战,而且一上手就占据了主动,更出乎他预料的是,张国栋好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还是当年不可一世的栋哥吗?

他可不知道,现在的范建明久经沙场,是从硝烟弥漫的战火中锤炼出来的,与过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不仅出手厉害,而且非常有技巧。

一般人动手,总是尽量让对手距离自己远一点。

范建明可不一样,第一拳击中张国栋的面门之后,并不像别人那样拉开架势,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那样的话,反而会给对方提供展开拳脚的空间。

范建明顺势搂住张国栋的脖子,张国栋还没从第一击的痛楚中回过神来,动脉血管和呼吸系统甚至是发音部位,全被范建明给掐住了。

接下来的一顿狂扁,张国栋不仅没有还手之力,甚至连表达痛苦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站在他们俩身后的李倩倩,虽然看不清张国栋的状况,但范建明挥舞拳头的背影,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李倩倩奋力推着两个人的后背,希望把他们分开,但却无济于事,只好拼命用小粉拳击打着范建明的后背:“犯贱,你赶紧撒手,赶紧撒手!”

除了王伟和李丽敏,好像所有的同学都已经忘记了范建明这个名字,在这个时候,李倩倩还叫他“犯贱”,这让范建明怒不可遏。

他把所有的愤怒灌输到右拳上,最后一拳击向张国栋的胸口。

“砰”地一声!

整个脑袋几乎被打晕的张国栋,又感觉到了一股伤筋动骨的剧痛从胸口裂开,向全身扩散。

他想喊叫,但被范建明有力的手臂掐得出不了声,一张嘴,居然吐出一口脓血。

范建明一松手,张国栋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整个人处于半昏厥状态,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国栋,国栋——”

李倩倩不顾一切地搂着张国栋,看到他满脸是血,嘴里吐出来的血把胸口都染红了,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范建明心里像刀扎一样阵痛不已,他懒得回头去看,直接坐到了王伟的摩托车上,拍了一下王伟的肩膀:“走吧。”

“哦。”

王伟一脸惊讶地看着跪倒在地的张国栋,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一加油门,“突突突”地离开了。

“国栋,国栋,呜——你……你没事吧?呜——”

张国栋做梦都没想到范建明敢首先动手,而且动手就是致命的一击,让他没有还手的余地。

他还没意识到,现在的范建明不再是昔日阿蒙,只觉得是自己一不留神,着了范建明的道。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从疼痛中恢复过来,然后把范建明往死里暴揍。

“没事。”

张国栋强忍着剧痛,吐出一口血,扶着李倩倩的手臂站起身来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一黑,胸口出乎预料的剧痛,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撕裂。

“国栋,国栋,你怎么了?呜——”

“没事,扶……我到边上坐一下。”

在病床上躺的时间太长了,打完点滴之后,李家良散步到了医院门口,突然听到女儿李倩倩的哭声,赶紧走了过来,看到张国栋浑身是血,不禁大吃一惊。

“倩倩,国栋,这是怎么回事呀?”

李倩倩哭道:“还不是犯贱给打的!”

“啊,那还不赶紧送医院里去?”

张国栋摇了摇头:“没事,我在旁边坐一会儿就好了。”

李家良仔细一看张国栋胸口的血:“不行,你这不像是外伤,否则不会出这么多血,赶紧送到急诊去。”

说着,李家良父女搀扶着张国栋来到急诊室,拍片检查之后,除了鼻梁打断,门牙打掉,张国栋的两根肋骨也被打断了。

住院!

李倩倩一听,差点晕了过去,她赶紧掏出手机恨声道:“这个该死的犯贱,不让警察把他抓住,我就不信李!”

张国栋见状,有气无力地朝她摆了摆手:“别……别报警。”

“为什么?他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不行!”说着,李倩倩拿着手机转身出门。

张国栋实在是没力气说话,抬头看了一眼李家良,正准备让他去阻止李倩倩,李家良已经迈步追了出去。

“倩倩,”李家良拽着李倩倩的胳膊,直接走到了急诊室的外面,低声说道,“不能报警!”

“凭什么?他把国栋打成这个样子,这口恶气我咽不下!”

说着,李倩倩已经输入了110,正准备按下按钮,手机却被李佳良一把抢了过去。

李家良明白,一定是刚刚张国栋从他病房出来,李倩倩送到门口的时候,两个人在路边亲热被范建明逮了个正着,这种事情放在任何男人身上,恐怕都受不了,否则,范建明不会下手那么重。

“爸,你干什么?”

“别忘了,你跟范建明打了结婚证,你现在是他合法的妻子!”

“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我再跟他离婚!快把手机给我。”

李家良阴沉着脸说道:“倩倩,你现在是大人了,怎么做事还不计后果?”

“什么后果不后果的?我看见他都恶心,要不是因为……”说到这里,李倩倩突然止住了话题,转而过来抢手机,“爸,快把手机给我!”

李家良用手挡住她,叹道:“孩子,你不说爸也知道,你是为了爸爸的治疗费用,才委身于范建明的,可不管怎么说,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被人家逮了个正着就是你们的不对!”

“就算我们不对又怎么样,他凭什么把人家打成重伤?”李倩倩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把事都摊开,我跟张国栋充其量只会遭到别人的谴责,犯贱却必须要承担法律和经济赔偿责任!”

李家良摇头道:“孩子,你说的话是有道理,但你跟别人不一样,懂吗?”

“怎么不一样?”脱口而出之后,李倩倩忽然愣住了,她已经意识到李家良说的是什么意思。

第012章 执迷不悟

李家良当年被人联合告到法院,刚刚判刑,他的妻子贾小燕就嫁给了一个叫夏忠斌的建筑商。

开发商是买地开发,建筑商是从开发商那里承包建筑工程,然后再发包给泥、木、钢等各工种的小包工头。

说穿了,建筑商其实就是个大包工头。

虽然没有证据,但坊间却传开了:贾小燕早就跟那个建筑商有了私情,恰好李家良在检验工程质量时,得罪了其他的建筑商,夏忠斌便从中串联,让人联合起来告状,弄倒李家良之后,又跟乡下的妻子离婚,最后与贾小燕双宿双飞。

所以一支路的邻居们,背地里都说贾小燕是破鞋。

如果李倩倩现在要报警,这事要是闹大了,她跟范建明结婚,又与张国栋爱昧的事肯定会被捅出去,她无疑又会被人指责为破鞋。

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真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恐怕所有的人只会指责李倩倩,而为范建明打抱不平。

想到这里,李倩倩崩溃了。

她气得直跺脚,无助地走到一边的石椅上坐下,泪如雨下。

李家良走到她身边坐下,叹了口气:“孩子,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李倩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点了点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家良说道,“我知道你之所以跟范建明领证,一定是有说不出来的苦衷,但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今天的范建明与过去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李倩倩知道李家良可能是误解了,还以为自己拿来的六十万是范建明给的,她立即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父亲。

“现在你明白了吧?”李倩倩不满地朝李家良翻了个白眼,“方雅丹不仅要跟我抢国栋,还要用犯贱来恶心我一辈子,你别以为他出国一趟,还真的发了什么财似的!再说了,就算他发了财又怎么样?我看见他就恶心!”

李家良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李倩倩预想的意外和惊讶,而是笑了笑:“孩子,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用有钱没钱去判断一个人。范建明过去我见过,他不就是吴婆婆的外孙吗?小的时候是挺可怜的,而且有点贱,但你难道没注意,他现在已经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吗?”

李倩倩不可思议地反问了一句:“他有担当?切,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眼神和神态!”李家良正色道,“难道你没注意,虽然他穿着很普通,也没有刻意打扮自己,但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和一股稍纵即逝的杀气。”

“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在国外这么多年,干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肯定有某种不同凡响的机遇,也许吃了不少苦,但却造就了今天的他。”

李倩倩眨巴着眼睛看着李家良:“爸,你是不是中毒了?”

李家良摇头道:“孩子,凭爸爸的年纪和阅历,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今天的范建明,是故意收敛起了自己的翅膀,让你们这些年轻人产生了一种错觉,才使得那个方雅丹想用他来恶心你。”

李倩倩看着李家良没吭声。

“说句不怕你不高兴的话,我看到他第一眼,就知道现在的他,绝对比国栋更有担当,也更有责任感。”

“切,”李倩倩不满道,“不就是国栋的父母不肯借钱,你就把他……”

“孩子,听我的没错,国栋要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既然知道了你已经打了结婚证,就算是为了你的幸福,他也不应该再来找你。”

“你有没有良心,他是来找我的吗?他是到医院来照顾你的好不好?这个时候你不帮他,反而说他坏话,你……”

他们正说着,突然看到张国栋的父母,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只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父女俩,而是直接跑进了急诊室。

李倩倩立即跟着跑了过去。

“哎,你别去!”

李家良一把没拉住,摇了摇头,只好跟着走了过去。

张母一看见儿子浑身是血,立即嚎啕大哭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呀?儿呀,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

断了肋骨的张国栋说话都感到疼痛,显得非常吃力地低声说道:“我骑电瓶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树上。”

“怎么会撞成这个样子?”张母一回头,看到李倩倩站在门口,不等她开口,张母立即恍然大悟,破口大骂道,“一定又是你这个扫把星把我儿子害的,我早就警告过你,别来纠缠我儿子!”

“妈,不关倩倩的事。”

“怎么不关她的事?你骑车出事了,她怎么会在这里?你一定是来见她的,我早就警告过你,她妈是破鞋,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再跟她在一起,这条小命都完了!”

“妈——”

张父这时朝张母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别太过分。

张母可管不了那么多,指着李倩倩骂道:“你这个扫把星,还不赶紧给老娘滚,你是非要看见我儿子被你害死才甘心吗?”

李家良赶紧把女儿拖了出去,来到门口的时候,李倩倩哑口无言地直发愣。

李家良叹道:“孩子,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报警吗?国栋骗她说是撞树上去了,她都不依不饶,要是知道真正的原因,她还不得闹得天翻地覆?”

李倩倩这时才意识到,父亲真的有先见之明。

“爸,”李倩倩突然趴在李家良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其实这不是她的命苦,虽然父母的分离、父亲的病重,算是对她人生的重击。

但老天爷还是非常眷顾她,利用方雅丹的不怀好意,把范建明这个金龟婿送到了她的面前,是她自己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

此时此刻的李倩倩,依然在为张母的态度感到痛苦和绝望。

她好像永远都不明白,之前张父张母就不同意,现在她与范建明领了证,哪里还有回头的机会?

如果她听进了父亲的话,从现在开始改善与范建明的关系,她的人生,或许在瞬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惜她没有。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相关文章:

抽搐浓浊灌满肚子堵塞住,憋揉膀胱不给尿

海宁中学地理组,海宁卫校分数线2017

桌把头埋到裙子|磨人的小妖精咬的松些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冥婚阴缘撩人

bl肉肉到尾,好深,不要了,受不住,好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