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 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2022-09-03 20:42 · 新商盟

晚间,赵大头带着王雪和小丫去了赵晓兰家,赵晓兰刚好做好饭。

王雪其实并不喜欢去别人家,因为她不喜欢麻烦别人,但是赵晓兰她还是愿意去的,同一个村子的人,她对赵晓兰的情况也了解,总觉得自己跟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所谓同性格的人相互吸引,她愿意跟赵晓兰这种人接触,为了不失礼节,王雪还特意去村口买了两瓶酒带过去。

赵晓兰从厨房出来,拴着条青花布围裙,笑盈盈的招呼着大家坐下。

吃饭的当口,赵晓兰和王雪在聊天,赵大头只能静静的看着,女人的话题他大部分插不上嘴,就算是能插上嘴他也不敢说话,因为他现在还是个傻子。

王雪和赵晓兰聊得挺投机,从一个寡妇如何艰难的度日到村里的男人如何恶劣的想占有她们,各式各样的事情几乎无所不谈,最后两个人高兴了,甚至开始开了酒喝。

看样子两个人平时都寂寞的太久,赵大头端详着王雪的脸,昏暗的灯光加上她又喝了些酒,看上去异常的迷人,而赵晓兰和王雪并没有注意到赵大头的举动,他们实在喝了太多。

最后两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赵晓兰已经趴在桌上了,王雪在下方端着酒杯,拍拍赵晓兰的肩膀:“晓兰姐,再喝一杯。”

赵晓兰没有动,王雪又拍了她两下,赵晓兰的脑袋埋在桌上,简单的左右晃晃。

“晓兰姐,你喝醉了...”

王雪吐着酒气,赵大头看着她不禁笑笑,说别人喝醉了,她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大头啊,晓兰姐喝醉了,我们把她送到屋子里去,这里容易着凉。”

赵大头怀疑的看着王雪,就王雪这一愣一愣的,还能不能走路都是问题,更别说送人去休息了,再看看赵晓兰,一动不动的也是个体力活。

“小...”

赵大头想叫小欣搭把手,但是住口了,这饭吃的太久,小欣已经上楼去睡觉了,而且她年纪太小又帮不上什么忙。

王雪在旁边拍拍赵大头的肩膀:“大头,你扶着晓兰姐的左手边,我去扶着她的右手。”

也不知道到是什么时候,王雪窜到了赵大头的身边,看着她左右摇晃的步伐,赵大头摇摇头,王雪喝醉了,虽然说是搀扶着右手边,但是是不能指望的,赵大头扶着赵晓兰,尽量让她靠着自己这边。

女儿家天生的香味混杂的酒气,赵大头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燥热,又因为赵晓兰的大部分体重都在赵大头这边,两个人的肌肤贴的很紧,软软的身子,带着些温热。

这种刺激下那颗蛟蛇的内丹就像是疯了一样,赵大头的脑子就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摸一把”或者“占有她”这样的话,幸运的是客厅到卧室的距离不远,赵大头脑袋还没有因为那阵女人的香气失控,他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热。

放好了赵晓兰,赵大头一边拉着被子给她盖好,一边根跟王雪讲话:“嫂子,等我给晓兰姐盖好了被子,就带你回家睡觉。”

反正赵晓兰睡着了,赵大头就不用在意自己是不是需要装傻。

王雪应了声:“好,睡觉!”

她只觉得眼皮一沉,整个人朝着赵晓兰的身上倒下去,毫无疑问她也喝醉了。

赵大头本来在整理被子,王雪这突然起来的一倒他都惊呆了,现在两个女人成十字交叉,赵晓兰躺着,王雪趴在她身上。

“嫂,嫂子!”

赵大头拍拍王雪的肩头,想让她起来,结果王雪不但没起来,反而是顺着床滚到了赵晓兰的内侧躺着。

“大头,嫂子困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王雪也是全身酒气,看着床上的两个女人直挺挺的躺着,他知道王雪肯定把这里当自己的房间了。

“嫂子,这是晓兰姐的床。”

赵大头叫王雪,王雪已经没有应声了,农村的酒非常烈性,王雪应该睡着了,赵大头只好趴在床的一侧,弓着身子轻轻摇王雪,也没注意自己的身子现在和赵晓兰接触着。

赵晓兰是个发育成熟的女性,除了相貌属于中上,身材也是一绝,就算是这样平躺着,赵晓兰的女性专属物也足足挺起来十多厘米,刚好就接触着赵大头的胸口。

赵大头轻轻摇着王雪,身子不注意前后摇动,和赵晓兰发生了一些摩擦。

“快,快一点...”

赵晓兰突然叫了声,媚声媚气的,女人的诱惑瞬间让赵大头一个激灵,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审视着一边的赵晓兰。

她嘴唇轻微的抖动,脸颊绯红,但是眼睛是闭着的。

“用力,捏...捏...”

赵大头明白了,她应该是在春梦,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膛和赵晓兰胸口接触的位置,赵大头赶紧将自己的身子弓得高一些。

结果赵晓兰突然伸手从赵大头的腰间穿过,抱着赵大头的腰往身下一拉,那阵柔软的触感,瞬间让赵大头的脑袋像是喝了两斤白酒,迷迷糊糊的。

别说是离得远一些,现在赵大头整个人就直直的贴在赵晓兰的身上,两个人之间只有两件薄薄的衣衫做抵挡,那种东西,在赵晓兰完美的发育面前几乎就等于不存在。

“重,重一点,再捏得重一点。”

赵晓兰还是娇声娇气的,比起刚才甚至连喘息的声音都明显了很多,因为赵大头贴在她身上,那种触感要明显很多。

赵大头低着看一眼赵晓兰,他是个男人,没有男人被女人这样抱着还能继续圣人的,除非他身体不行。

赵晓兰已经撤了一只手,那只手顺着赵大头的后背落下来,好好就放在赵晓兰自己的胸前,她自己开始揉捏起来,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手不停地捏了又松开。

“再,再捏得紧一些...”

赵大头只觉得自己喉咙一阵干渴,整个人像是被放在蒸笼里边,赵晓兰喘息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耳朵,时不时的还有两声低低的娇嗔,他的手完全不受控制,看着空闲出来的赵晓兰另一个女性专属物,他伸出手去。蛟蛇的内丹作用强大,给了他足够的力量外也会有点副作用,那就是赵大头的理智下降的非常快,对生理方面的需求会变得特别明显。

当然这个其实不算什么副作用,男人嘛,身体强健是好事,但是仅限于对自己的爱人。

赵大头的手在赵晓兰身上游走,赵晓兰杏眼紧闭,嘴唇泛着淡淡的光泽,她的手伸到赵大头的手上边,抓着赵大头慢慢挪回她自己刚才揉捏的地方,按着赵大头的手。

柔软的感觉让赵大头脑中的二锅头又多了两斤。

这时候他的小弟也耐不住寂寞,哪有那人能禁得住这么折腾的,赵大头能明显感觉自己的小弟撞着床板,硬生生的感觉。

赵大头咽了下口水,看看旁边王雪睡得很死,脑中那股恶劣的念头又加强了,虽然赵大头不断提示自己王雪才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可是那个念头总是告诉他:“更多,更多的女人。”

赵大头都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他空闲了一只手从赵晓兰的身上拂过,慢慢靠近赵晓兰腰间的腰带,很快的找到了接头,轻轻一拉,能够明显感觉赵晓兰的裤腰松了一大截,赵大头点着手指在赵晓兰小腹上点点,柔软又富有弹性。

那种激烈的感受,让他的手完全不受控制,一门心思只想往裤腰里边去,他准备伸到赵晓兰身下。

突然赵晓兰两腿夹得很紧,赵大头吓了一跳,再看看赵晓兰,眉毛渐渐聚在一起。

“长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做过...”

赵晓兰的身子开始不安分的扭动,她整个人有些畏惧的样子,赵大头不知道在梦里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她叫的那个名字让赵大头清醒了不少。

赵晓兰雪白的大腿还是一样的靓丽,柔软的腹部一样有吸引力,可是赵大头多了一分负罪感。

长贵,赵晓兰叫的这个名字应该是她已经死去的男人王长贵,看赵晓兰的表情她是在害怕,害怕什么赵大头就不知道了,究竟是不是他男人也不得而知。

赵大头停下手中的动作,尽管自己下身依旧火热,但是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再那么做,赵晓兰做了寡妇这么久,日子过得那样清苦也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身子,自己这样莫名的占有了算是怎么回事。

而且是在别人醉酒,这属于趁人之危。

只是赵大头脑子里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催促他,占有,占有这个女人。

蛟蛇的内丹药性强大,需要女人才能激发出潜能,每多一个女人,多一次交流都能激发潜能,就像赵大头和王雪的第一次一样,所以它才会不停的催促着赵大头更快更直接的占有这些女人。

当然赵大头自己是不知道蛟蛇内丹需要女人才能激发的,所以关于脑中的提示,只要不是自己也真的需要到丧失理智,他根本就不会照着做。

赵大头看看自己身下的赵晓兰,她还是很畏惧的样子,整个人缩成了一堆,那丰满的身材展露的更多,但是赵大头没有再继续刚才的动作。

恰好这时候小丫在外边哭,赵大头才想起自己家的小侄女还在外边,赵大头赶紧出去抱着她,顺手端条凳子进了卧室,他抱着小丫开始睡觉。

现在是叫不醒王雪的,这两个女人喝醉了,赵大头靠着墙面,一直到了天亮。

赵晓兰比王雪醒的早,因为那个噩梦赵晓兰五点就被吓醒了,她这么多年总是会梦到自己死掉的男人,在梦里只要赵晓兰做过一点不检点的事情,他总是会出来,满脸血污指着赵晓兰骂她不检点。

这是赵晓兰自己的心理造成的,其实并非王长贵死后赵晓兰会做这种噩梦,在结婚之后赵晓兰都会做这种梦,因为新婚的时候赵晓兰没有落红,具体原因赵晓兰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王长贵就认为她以前不检点,没事就会用这个理由打她。

所以到现在,赵晓兰没有找男人虽然很大部分是因为她刚烈,另一方面也跟以前王长贵总是打她有关系,哪怕王长贵死了,只要赵晓兰想那方面的事情都会做噩梦。

起了床赵晓兰摸一把自己额头的冷汗,借着早晨的微光,很容易就看到了在窗户下边墙上靠着的赵大头,赵晓兰看着赵大头,想着自己昨晚之前的那个春梦,赶紧摸摸自己的下体,确定自己是安全的,尽管裤腰带被人解开了。

那个她并不是很介意,因为常年守空闺,晚上赵晓兰也有自己解自己裤腰带的情况,想着昨天的梦,她觉得应该是自己解开的。

扎好裤腰,赵晓兰看着赵大头,心里觉得暖暖的,这么可靠的男人守在一边,居然一晚上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起身她拍拍赵大头的肩头,赵大头睡得也不是很好,很容易就醒了,看着自己身边的赵晓兰,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

“晓兰姐...”

“晓兰姐?”

赵晓兰眉毛一聚,不加掩饰的疑惑,赵大头知道自己失言了,他这种说话的方式跟正常人无异,一般来说他都会叫赵晓兰赵寡妇的,看着赵晓兰疑惑的看着自己,赵大头反应很快,先傻笑起来。

“嘿嘿,床睡不下了。”

赵晓兰摇摇头,想着应该是自己想错了,原来他还是个傻子。

“大头,昨天夜里,有没有见到晓兰姐做过什么事?”

赵晓兰害怕自己将梦境里的事情变成现实的举动,这也不是一次两次,赵大头也知道她在问什么,当然赵大头不会直接说出来。

“昨天晚上,赵寡妇喝醉了,我把你抱进来,半夜你脸红红的,后来又缩成一推,大头看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啊,大头怕你怕就守在旁边。”

这是真话,他其实挺可怜赵晓兰的情况,没个男人什么都是一个人,做噩梦都没人倾诉。

赵晓兰咬咬嘴唇,既有兴奋又有失望,兴奋的是有个男人真心对她好,不是奔着她身子来的,失望的是赵大头是个傻子,一个傻子又懂什么男欢女爱呢。

相关文章:

男人会在意老婆非处吗~和前男友旅游一起睡

攻温柔地哄小受塞冰块: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

想 被一次日到爽:宝贝这么湿还说不想要

上一篇国模炮150p/男方睡过女方要求退婚

《相爱似水流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