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喜欢含着睡觉的文 超级乱婬长篇小说

2022-09-03 07:22 · 新商盟

一个傻子的话说的如此直白,更何况秦思慧还起了反应,这样的反应比刚刚的还要大。

秦思慧看到了,直接就从楚晨的身上下来,然后捧着楚晨的脸,认真的说道:“小晨,姐受伤了,你可以帮姐吗?”

“好!姐对我好,让我不痛,我要给姐治病!”楚晨傻笑着吆喝。

“乖!”秦思慧一听这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活生生像是一只祸国殃民的小狐狸一般。

这话一说出来,秦思慧立马就站起来,脱掉了自己的睡衣。

昏暗灯光之下,她的身体完美的就像是一块玉璧那样,闪烁着耀眼而迷人的光芒!

楚晨抬起头,勉强可以看得清楚她身上的细节。

她的身材不像王玥琪那样的精瘦,还带点可爱的肉肉。

虽然是这样,但是她该凹的地方绝对没有赘肉,该凸的地方也绝对不含糊!

她的腰上有两个完美的腰窝,楚晨听村子里面的大男人们讨论女人的时候听到过,腰窝是只有身材完美的女人才会有的。

楚晨看着她的身体的时候眼神都是直溜溜的,很明显是看呆了,这是他的真实反映。

这就是男人最真实的反应!是他楚晨最真的感受!

极品的身材!

感受到了他直白且炙热的眼神,秦思慧开心得不得了。

看来自己练瑜伽的作用还是很大的,现在就连一个傻子都会对自己的身体反应。

“姐的身材好吗?”秦思慧自信的问。

楚晨故意呆呆的,就差没有挂一滴口水在嘴边了,他看着秦思慧,慢慢的说:“好看……”

秦思慧眼珠滴滴流滴流的转了几下,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个点子,楚晨这个傻子肯定会觉得有趣!

“别想你嫂子了,姐跟你玩个有意思的游戏吧!”说着,她还把自己的嘴唇放到了楚晨的嘴唇上,有意无意的抚摸着。

一听说要玩游戏,楚晨立马就觉得刺激了,亮出了他的一口大白牙点点头……

得到了楚晨的首肯,秦思慧立马就捡起了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睡衣,随便的折叠了几下,弄成一长条的布条,盖到了楚晨的眼睛上,还在他脑袋后打了一个不容易脱落的结。

“姐你干啥!”楚晨故意装作很惊慌的样子,伸着手装作不安的去前面随便的摸了几下。

这一伸手,直接摸到了秦思慧的胸前。

他故意用力捏了两下,得到了秦思慧的一声娇小之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手。

借着,秦思慧不知道在旁边捣鼓什么,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凑到了他的嘴唇上,还戳了两下。

“尝尝啊小晨!”秦思慧柔媚的声音带着阵阵的酥麻,在楚晨的心头上肆虐了一便。

顺从的张开了嘴,楚晨伸出舌头卷住了那个东西之后,才发现居然是手指!

他故意吮吸了几下,把口水砸吧的很响。

“诶?姐!这个跟你下面受伤的地方的声音好像!我也受伤了吗?”楚晨声音不大,但是可以听得出来很慌张。

许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紧张,秦思慧顿时哭笑不得。

但是楚晨的映射比喻还是让她激动了一下,毕竟现在楚晨含着她的手指的动作,特备的像做那种事情的样子……

“来,你尝尝这个!”说着,秦思慧突然把自己手指头拔了出来,直接扶着自己胸前的一团雪白,靠了上去。

楚晨一尝就是到这个是什么了,心想着这个小婊/子终于是忍不住了,就开始了动作。

不痛,但是酥酥麻麻的,秦思慧立马就叫的不行了,刺激的不得了!

“小晨,老公,叫我媳妇!叫我!”秦思慧媚叫着引诱楚晨叫出那个暧昧至极的称呼。

“媳妇!”楚晨口齿不清叫了一句,嘴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还坏心眼的加了一个称呼,“小骚货!”

听到楚晨叫自己小骚货,秦思慧身体一抖,差点就到了,但是一方面也在后怕——这家伙怎么知道这种称呼?

“老公,你怎么知道这种称呼的?”秦思慧的殷红还在楚晨的嘴里,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颤,活生生像是春日里抖擞的柳条一样,妖艳的不得了!

“王叔叔就是这样叫王婶婶的……”楚晨抬头,看着秦思慧,眼中满是认真。

得到了他这样的解释,秦思慧彻底的放下了心,想着可能是这个孩子跑到人家里玩的时候听到的吧,于是便不再去想,而是沉浸在楚晨给予自己的快感中。

又含了一会,秦思慧又把自己的左边拔出来,换成了右边的,楚晨也顺从的服侍着她,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想着一会该怎么让这个小骚货服侍自己了。

“恩……好舒服啊老公!”秦思慧闭着眼睛,尽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把两个人都惊醒了,一齐看向门口。

刚刚那个声音,如果出车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刚刚暴打自己的吴正德了!

他怎么回来了!

“媳妇开门!”吴正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听起来闷闷不乐。秦思慧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了楚晨的嘴巴,示意楚晨不要说话。

楚晨也知道现在若是出声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所以就装作乖乖的样子坐着不动,也不出声。

“开门啊!”吴正德又在门外喊了一句。

“你还回来干什么?不是去找你的小妖精了吗?”秦思慧壮着胆子,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你这婆娘说话怎么这样?”吴正德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敢称呼秦思慧为婆娘了。

楚晨下意识的就觉得可能他身后有人跟着。

果不其然,吴正德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另外的一个男声。

“好了,吴老二,你媳妇脾气就这样,你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屋内的两个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一齐被吓到了,这不是王家老三的声音吗?平时有事没事就会来吴正德家蹭酒喝的,想必今天是被吴正德拉过来喝酒的。

只是屋内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架势,怎么开门。

秦思慧也知道今天是没有办法和楚晨继续下去了,只能翻了个白眼,脱下了楚晨眼睛上的睡衣,再穿上。

在拉下睡衣的那一刻,她同一时间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在嘴前面,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别说话小晨,你进我的房间,然后从窗户跳出去,一定要等没人的时候再跳,去吧!”

时间紧急,秦思慧就算是知道楚晨是个傻子,也来不及交代太多,只是把他往房间里面一推,还顺便关上了门。

在走到门前的时候,秦思慧已经没有任何的异样了。

这边房间里面的楚晨已经卸掉了那傻傻的表情。

房间里面乱的不行,床上还有贴身衣物散落着,房间内还有未消散去的气味,看来是前不久秦思慧和吴正德准备的时候秦思慧留下的。

外面已经传来了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了,好像就是在门外一样。

楚晨自知不能久留,直接撸了袖子,从窗户跳出去了。

幸好外面没人,楚晨一路脚底生烟的跑了回去。

今天他有些累了,所以就躺在他的那张硬木板床上睡着了,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

晚上的时候白晓雪带着小侄子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

她做好了饭就去楚晨的房间叫楚晨,可是叫了两声之后没有回应,就出去了。

凌晨的时候楚晨睡醒了,随着神智慢慢的清醒了起来,肚子也第一时间抗议了起来。

“咕噜噜”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房间中显得特别的响亮。

楚晨砸吧了一下嘴,挠着头出了房间。

刚一出房间门,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循着味道一路过去,是饭桌的位置,借着从窗户透过来的月光,他看到桌子上有一碗凉掉的米汤,还有一个大馒头,一小碟菜。

想也知道这是谁准备的,楚晨无声的笑了一下,也不开灯,就这样蹲在饭桌前,把冷掉的饭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进去。

白晓雪嫁到他们老楚家之前也是十里八村的俊俏姑娘,这才嫁过来几年,就成了寡妇,养着一个傻小叔子还有一个儿子,想也不容易。

吃完了饭,他把锅碗瓢盆往厨房的水槽里一扔,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窗台前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动也不动,活生生像是一尊雕像。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微微凉了,东方漏出了鱼肚白,空气中也飘来了一种清晨特有的味道。

凉凉的,让人很清醒。

揉了几下脸,眨巴了一下酸疼的眼睛,楚晨从窗台上下来,走出了房间。

刚准备推大门走出家,身后就传来了嫂子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白晓雪挂着围裙,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跑起来的身后身前的两个骄傲也随之晃荡着,让人一眼就注意到了。

楚晨看了两眼,就把眼神挪开了。

“等等,小晨……”

楚晨微微垂下眼眸,再次抬起眼的时候,已经是满脸傻乎乎的笑了。

“嘿嘿……嫂子……”

“把这个带上吧。”

说着,白晓雪递上了一个竹篮,里面飘来了淳朴的香气。

看着这个小叔子,白晓雪心头也有心疼。

她公公婆婆死了几年了,小叔子虽然傻,每年的忌日都会风雨不动的去祭祀。

可能这个傻子心里面也知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吧。

接过了篮子,楚晨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村外是一大片山丘。

想要走到父母的坟,要走过两三个山丘,说不上多远,但是路绝对算不上好走。

前两天刚下过雨,路上坑坑洼洼的,走两步鞋上都是泥。

但是楚晨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注视着前方,但又好像不只是在看路,好像是透过眼前的一座山丘,看向很远的地方一样。

终于,到了。

本来楚晨的父母死了之后是可以进入祖坟的,但是家族里面的人都说他们是突然暴毙的,不能进入祖坟,怕给整个家族都带来厄运。

就这样,楚晨的父母身为楚家的人,连祖坟都进不去,最后只能找了个山头,随便挖了个坑埋了。

这里是一大片的树林,走到了半山丘,一颗高三四十米的树前面有两个微微拱起来的小土包,已经被杂草淹没了,但是楚晨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父母的坟。

把白晓雪给的竹篮放到了一边,楚晨撸起了袖子,徒手开始拔草。

这也是每年都会做的事情。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坟头上终于算是干净了些,楚晨又在两个并排的坟前面腾出了一块干净的空地,把竹篮里面的食物摆到了那片空地上。

刚一拿出来,他就微微愣住了。

他们家现在过得不怎么样,全靠白晓雪拧拧巴巴才过得下去,所以祭祀的食物楚晨本以为也没有多好。

可是他却看到了盘子里有两个馒头,形状是寿桃的,她一向手巧,应该是她悄悄做的。

试问谁会祭祀死人的时候给两个寿桃做的馒头?楚晨全都明白。

若是爹娘没死,今年算是整整五十岁了,白晓雪真的是有心了。

相关文章:

捅肚脐眼nns音速黑岩射手_他喘息着说控制不住

无道具惩罚|将军太大了冲撞慢点哭喊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_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皇上臣妾好涨有水——公主与驸马黄h

【大结局】月伴星相眠小说在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