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2022-09-02 14:14 · 新商盟

老张在高静的怀里喘息着,像是一个小孩一样伸出自己的舌头寻找着奶水的源头...

哦~

高静闭着眼睛轻呼一声,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老张的身躯,一只手在老张的背部轻轻的抚摸着,像是在抚慰自己的孩子。

过了一会,老张抬起了头,头发有些凌乱,那是刚才高静用手揉的,他喘了口气对高静说道:

“行,我答应你,不过这个事情急不来,得寻找机会。”

高静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没关系的,我可以等,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你尽管说。”

老张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把:“你就别多事了,好好的教你的书,对了,你在这租房子,马钢知道不?”

高静眼神一暗:“又怎么会叫他知道,老张,你跟我说句心里话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下贱,特不要脸。”

老张摇摇头:“这事上哪里有什么黑白都是身不由己,我老张没啥文化反正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其实这事你也别往心里去,那个马钢,他也不是啥好东西。他要是个男人就不会叫你受着委屈。”

高静的眼泪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老张笨拙的给她擦了擦眼泪:“别哭,有啥好哭的,谁这一辈子不遇到点糟心事。难走的路就那么一段,走过去就算了。”

高静张开手臂给了老张一个拥抱,轻声说道:“谢谢你老张,你真会安慰人。”

老张有点不适应别人对自己好久推开了高静对她说:“你等会,我给你点东西。”

过了会,老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银行卡递给高静:

“高老师,这个里边是四万,密码六个八,你收着吧,租房买饭肯定花不少钱,在我这你也受了不少委屈。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高静脸色一红,拒绝道:“老张,你这是在干啥,搞的好像是在包养一样,你拿回去吧,我自己有钱。再说了,你把钱都给我,你用啥?”

老张硬把那钱塞到了高静的包里对她说道:“你就别管我了,我老张以前是不想挣钱,我要挣钱,门道多的是。包养就包养吧,过几天我再弄笔钱给你。”

高静噘着嘴:“不行,我才不叫你包养,这感觉怪怪的,不如我以后当你干闺女算了。”

“干闺女?”

老张呵呵一笑,突然想起了王梅,这女人也认自己当干爹了,说是那样玩起来比较刺激,难道高静也是这个心思?

老张目光火热的在高静的娇躯上游走起来,高静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娇嗔道:

“老张你又发什么神经,干嘛那样看着我?”

老张一把搂住了高静的细腰,用手在她柔嫩的屁|股上轻轻掐了一下一脸坏笑的问道:

“那我做了你干爹是不是就不能和你那个了?”

高静脸色一红,身子在老张的怀里扭了扭,撒娇道:

“自然还是能那个的,又不是亲生女儿,哎呀,老张,你咋那么坏啊,你是故意叫我难堪是不是?”

老张哈哈大笑起来,在高静的脸色吧唧亲了一口说道:“那样就好,要不认个干女儿只能看不能吃我才不开心呢,干女儿挺好,挺好的。”

说着他又捏着高静的下巴笑嘻嘻的说道:“叫干爹。”

“干爹~”

高静腻着声音叫到,低垂着眼帘,一脸的娇羞。

“好好,真好。”

老张老怀大慰,奖励似的用一只大手在高静的翘臀上揉捏着。

高静强忍着心里的厌恶,捧着老张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说道:

“行了,干爹,赶紧吃饭吧。要不待会我迟到了。”

老张朝桌子上看了一眼,发现就剩下一碗米粥和几个生煎了就说道:“饭不够吃,要我下去买点。”

“不用了,干爹,那碗粥咱们一起吃吧。”

高静笑着说道。

两个人坐在桌子前开始吃饭,高静把老张伺候的无微不至,坐在老张的大|腿上端起红枣粥一勺一勺的喂给老张吃。

老张一边享受着美味的早餐,一边用一只手在高静的娇躯上游走着,享受着她那美妙的身体,只觉得现在就是自己人生最完美的时刻了。

吃完饭,高静拿着餐巾纸体贴的给老张擦了擦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好了,干爹,我要去学校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吧。”

老张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心满意足的说道:

“去吧,中午到我店里来一趟,带点水果去吃。”

高静回头美美的瞪了他一眼,故意说道:“去了你又要占我便宜,我才不去呢。”

说着蹲在地上换好了自己的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出了家门。

老张一脸回味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想:自己认识的这些女人里边还是高静最好,没啥心机,性格又好,最主要会撒娇啊。

她要撒娇起来老张是真的没办法拒绝。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老张拿起来一看是王梅打来的。

老张刚一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梅甜甜的声音:

“干爹~”

老张心里一酥呵呵笑道:“是王小姐啊,怎么今天不忙了。”

“干爹~。叫王小姐多见外啊,以后你叫人家小梅就好了嘛。”

王梅在电话里撒着娇。

“好好,小梅啊,今天咋想起给干爹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嘛?”

老张当即就改了口,反正这被小姑娘一口一个干爹的叫着,心里还是很爽的。

“没什么事啊,就是今天公司没事,想请干爹吃饭,干爹去不去啊?”

“去,肯定去啊,我家小梅请吃饭,我怎么能不去呢,对了小梅啊,今天吃完饭干啥去啊,要不要干爹带香蕉给你啊?”

老张一脸坏笑的问道。

“干爹~”

王梅又在电话里撒娇起来:

“吃完饭肯定是有活动的,你下午三点过来菁华酒店,有惊喜等着你。”

“啥样的惊喜啊?”

老张明知故问道。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请你吃鲍鱼。”

“哈哈哈。”

作为一个曾经的江湖混子,老张自然听得懂鲍鱼是啥一边大笑一边问道:

“鲍鱼好啊,嫩不嫩?”

“你来了不就知道。好了,不跟你说了,到了打我电话啊。”

王梅在电话里给了老张一个飞吻,就挂了电话。

第二十章王梅的礼物

三点多的时候,老张打了个出租来到了菁华酒店的门口,不过却叫保安给拦住了,他身上就穿了个短袖裤衩,脚上穿着拖鞋,保安说是他衣衫不整不准进去。

两个人正在争执,王梅提着个小包从里边走了出来,对着保安就是一阵喷:

“你个看门狗看不起谁呢,这我爹刚从乡下过来,你拦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拦,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还是五星级酒店呢,请的保安怎么素质这么差啊。”

保安被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但是看着王梅一身名牌衣服也不好还嘴,只好灰溜溜的走一边站岗去了。

老张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看戏,她发现王梅骂起人来老带劲了,一只手指着别人的鼻子,表情严肃,嗓门洪亮,不时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果然是当领导的材料。

王梅这小妞不但身材火爆,脾气也火爆,这种女人玩起来是再过瘾不过了。

老张一边不怀好意的想着,一边往王梅鼓囊囊的胸部望了两眼。

她今天穿的还是标准的职业装,黑色的裙装里边是白色的衬衣,腿上穿着肉色丝袜,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更是显得身材窈窕,微卷的大波浪发型趁着姣好的容颜,浑身散发着成熟妩媚的气质。

王梅骂够了人,转过头对老张露出一张笑脸:

“干爹,没事吧,你要心里还不舒服,我现在就找他经理投诉,都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老张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小梅啊,你挑这地方可真够高档的,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王梅嫣然一笑:“没事,我有这里的会员卡,待会送给你,你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

说着王梅主动靠近了老张搀扶着他的胳膊把他搀了进去,老张的胳膊抵在王梅的胸口感受着那两团柔软,心里的小火苗滋啦滋啦的跳个不停,两个人走到一个拐角处,老张趁着没人,一把把王梅压在墙上,直接就吻了上去。

王梅象征性的挣扎两下也就随他去了,两人的口舌纠缠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了,王梅红着脸责备道:

“干爹你怎么这样啊,这里人来人往的,到处都是摄像头,有啥事不能去了酒店房间办,非得在这里。”

老张有些尴尬地搓着手嘿嘿笑道:“那个,在外边的时候发现你骂人的时候特性感,当时就有点忍不住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王梅白了他一眼,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干爹,你的嘴咋这么甜啊,年轻时没少骗大姑娘吧。”

老张嘿嘿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的确很迷人嘛,要不咋把我迷的神魂颠倒的,看到你就想亲呢。”

王梅咯咯笑起来,胸前带起一片波浪,她风情万种的说道:

“好啦,干爹,快跟我吃饭去吧,那里有惊喜等着你。”

说着王梅主动挽着老张的胳膊把他带到了二楼的餐厅,一路上不少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好像奇怪这么一个动人的尤物怎么会和一个糟老头子如此的亲密。

王梅的心里很紧张,但是又舍不得这种刺激的感觉,直到进了电梯,她才松开了老张的胳膊解开衬衣的两个纽扣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一边说道:

“哎呀热死了,这酒店的服务也太差了,是不是没开空调啊。”

老张直勾勾的望着她胸前的雪白,突然扑了上去,一只手猛地从她的窄裙里探了进去..

王梅惊叫道:“干爹,别,别这样,电梯里有摄像头。”

可老张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把脑袋埋在王梅的怀里,一只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恣意纵横。

王梅斜靠在电梯墙壁上,气喘吁吁,不得不用手拨了拨头发挡住了自己的脸。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老张放开了王梅,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又猛地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口,这才出了电梯。

王梅一只脚踩在电梯的开门开关上,斜靠着电梯直喘气,脸上红云未散,身上衬衣的纽扣已经完全被解开,裙子有一半被卷在了腰间,露出一只迷人的大长腿。

她在那歇息了一会,整整自己的衣服,这才走出了电梯。

被老张三番两次的强迫她也有点火了,冷着脸对老张说道:

“干爹,都跟你说了楼上开好房间了,你这么着急的干嘛,又不是不给你,你再这样我现在就走了。”

王梅说着作势要走,老张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低声下气的说道:

“好好好,乖女儿,都是干爹的错,干爹给你认错。”

说着他吧唧在王梅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一边摩挲着王梅的一只纤纤玉手一边说道:

“这样满意了吧。”

王梅的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行了,不生你气了,快点走吧,待会菜都凉了。”

王梅把老张带到了提前预定好的包厢,老张看到桌子上已经摆了几样精美的小菜。

叫他最诧异的是,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二十三四的年龄,穿着浅黄色的职业装,淡色的女士西装里穿着白色的吊带裙,露出两段精致的锁骨,一对不大的乳鸽伴随着呼吸轻微的颤着,脸蛋精致画着淡妆,一头短发染成了酒红色,整个人显得明艳无双。

不过她好像喝醉了,斜靠在沙发椅上直打盹,连进来人了都不知道。

“这是?”

老张有些疑惑的看了王梅一眼。

王梅凑在老张的耳边小声说道:“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老张的心里猛地一跳,再次看了那女人一眼,眼神逐渐变得滚烫起来。

自己这个干女儿可真不得了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看她这年龄只怕今年刚从学校毕业吧。

喜欢归喜欢,老张还是警惕的问了一句:

“这女的到底是谁?要是你叫的高价小姐我就收下了,咱们三个来个一炮双响,要是还有别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说清楚。”

王梅有些迟疑,拉了拉老张的胳膊小声说道:“你出来我跟您说。”王梅拉着老张来到离房屋较远的位置对老张说道:

“干爹,实话跟你说,这个女人叫苏珊,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业务经理,最近我查到她和别人在外地开了家公司专门挖我们的墙角,但是她狡猾的很,我找不到证据,所以想请干爹帮我找找证据?”

老张疑惑道:“找证据,我怎么给你找证据。”

王梅掩嘴一笑,凑过头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

“你待会在床上往死里玩她,搞的她要死要活离不开你,这事就成一半了,后边的计划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老张脸色大变:“不行,你这不是害我吗,万一那姑娘报警我不死定了。”

王梅咯咯笑道:“干爹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那你上次迷我的时候咋没看到你害怕啊。”

老张咬牙切齿的说道:‘上次的事你就别提了,TMD,那狗老板卖给我的是假药,要不然你都根本见不到我。’

王梅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用手在老张的脸上摸了摸,喘着气说道:

“干爹,你这人是真坏,不过你越坏我越喜欢。行了,行了,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你别看苏珊外表长的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也乱的很,经常跟我出去鬼混,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专门介绍给她的。”

老张怒道:“什么意思,你们两个拿我当鸭子啊?”

王梅忍不住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老张:“干爹,别生气,不会叫你白帮忙的。钱早给你准备好了,这是三万定金,事情办完一共十万的辛苦费,又有钱又有女人,你还不满意吗?”

看老张还在那低头思考,王梅拿肩膀碰了一下他,娇滴滴的说道:“你还考虑什么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玩。”

说着王梅伸出舌头在老张的耳朵上舔了一下,老张身子一震,伸手在王梅的翘臀摸了一把,接过信封揣入自己怀里,哼哼唧唧的说道:

“行,这忙我给你帮,不过不管成不成这定金我是不退的。”

王梅咯咯笑道:“好啦好啦,赶紧走吧,别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个人回到包间,王梅坐在苏珊身边,一把抱住她用手在她饱|满的胸|脯搓|揉起来,苏珊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叫声:

“不,刘总,不要这样。”

王梅咯咯一笑,举起桌子上的茶水给苏珊喂了点,嘴里说道:

“小妮子,还想着刘总呢,你亲爱的刘总签了合同已经走了。”

喝了点水,苏珊清醒了点,拍了拍自己脑袋,一脸难受的问道:

“王姐,这是哪里,我刚才好像喝断片了,对了,刘总呢,合同签没,这个死男人,占我便宜那么久再不签合同,我弄死他。”

说着她从包里抽出一支女士香烟啪的一声点上了。

王梅坏笑道:“怎么弄死他?是不是弄的他肾虚啊?”

“王姐你取笑我!”

苏珊撒娇似的搂住了王梅的脖子假装要掐她脖子,突然她愣住了,因为她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刚才脑袋不清晰根本没注意到。

苏珊有点不自然的松开自己的手,又看了老张一眼,小声问王梅道:

“王姐,那男的谁啊?”

王梅笑嘻嘻的在她耳边说过:‘不就上次我给你提过的老张。’

苏珊疑惑道:“哪个老张?”

因为上次苏珊给她说这事已经很久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上次我跟你说床|上功夫特厉害那老头嘛,你不是说叫我有空介绍你认识,这不我给你带来了。”

王梅一脸坏笑的说道,手又很不自觉的攀上了苏珊身上的高峰。

苏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偷眼看了老张一眼有点恼怒的说道:

“王姐,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毕竟他,他是个老头啊,这,这能下得去嘴吗?”

王梅抱着她的身子摇了摇,在她脸蛋亲了一口,小声说道:

“你害怕啥,你以前玩的不是挺牛掰的嘛,老头怎么了,跟老头玩才刺激。别装了,这里没外人,都是姐妹,我还不了解你了。”

苏珊给她又摸又亲又拿话刺激,心里也有些动摇了,终于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行吧。还是老规矩?”

王梅点点头:“嗯,老规矩。”

两个人嘀嘀咕咕了半天,老张一直在冷眼旁观,看着两个人亲如姐妹的样子,老张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这个王梅也太能装了,真是把人卖了别人还得给她数钱。

这时王梅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张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梅公司的业务骨干苏珊,苏小姐。”

“苏珊,来,这就我上次跟你说的按摩师傅张叔,你两先喝一杯,等吃完饭叫张叔带你去房间好好给你按按。”

听了这露骨的话,苏珊羞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心里紧张的要死,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和这么老的男人来。

老张楞了一下心想自己啥时候成按摩师傅了,不过既然王梅都那样说了,他也只好接过了王梅手里的酒有模有样的说道:

“王小姐,你好。”

苏珊也红着脸和老张碰了个杯小声说道:“张叔你好。”

几个人喝了一杯酒,苏珊就立即装起了头晕,一副天旋地转的样子,王梅赶紧把苏珊扶到了旁边沙发上躺着大声对老张说道:

“哎呦,不好意思啊,张师傅,我们家小苏今天喝多了,先叫她休息会,我陪你吃饭。”

说着她冲着老张挤了挤眼。

老张会意,抓起手机给王梅发了一条信息:“真醉了?”

王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迅速回到:“装的,我们两个定下的规矩,一个牵针引线,一个装醉,然后事情就成了。事后不伤面。”

老张憋着笑给回了一句:“会玩!”

王梅回了一句:“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玩,这女人今天跑不了的,待会看你表现。”

老张给回了一个OK表情。

两个人匆匆吃了点东西,老张的眼睛一直朝着沙发上的苏珊瞅,王梅有些吃味的从桌子下伸出一只脚在老张的某个部位轻轻按摩着,又给发了个信息:“咋了,忍不住了?”

老张回到:“差不多就得了。”

相关文章:

前后夹击寡妇啊好痛@罚小受用分腿器

换爱交换乱—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他粗暴的将她抵在墙上

西瓜地偷瓜女小雪|我憋不住了尿的作文长一点

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啊好疼好涨别别进来-激情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