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怀孕扶着肚子做,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2022-08-31 08:15 · 新商盟

常博启说道:“你狗日的,你是没见过当时那阵仗,来了一群警察又能咋?咱们村里人把那些警察围住,他们又不敢开枪,市长求我劝大家散开,不然谁能带走我的女人啊?”

李香说道:“那最后警察咋又放了你啊?”

常博启说道:“我是市长女儿的救命恩人啊,我这次能有工作,就是市长帮我的,下次我带你去我的办公室看看,你就信我了,让我一个公家人上你不亏,可你还这么小气的。”

李香说道:“我给我男人发过誓,这辈子只能让他,博启,就算我对不起你了行吗?”

常博启说道:“有啥不行的?遇到你这种瓷松,我又不敢像李大炮那样霸王硬上弓,算了,我也不想这事了,我还是回去吧。”

李香拉住了常博启,说道:“博启,你不能走,你要走了,李大炮来了咋办?我就不得活了,你一定要救我啊。”

常博启说道:“那好吧,好人做到底,今晚我就陪你,不过这样也太无聊了,咱们谝故事吧。”

李香说道:“可我不会谝故事啊,你谝我听。”

常博启在工地上搬砖,和那些男人晚上在一起就谝女人,听了不少荤故事,可以说张口即来,说道:“那我就给你谝一个,一个傻子遇到一个女人死了,就去报案,警察问女人有没有伤口,傻子就说,这女人胸膛上让人打了,鼓起两个大包,下边让戳了一刀,有一道一拃长的伤口。”

李香吃吃笑起来,说道:“这个傻子也真够傻的,连女人这东西都不知道啊,真笑死我了,还有吗?再给我说一个。”

常博启说道:“那好,我再说一个,一对母女睡一张炕上,这个女的有个相好,晚上来找这个女的,在炕上和这个女的耍,把女的她妈吵醒了,男的就急忙顺着墙站着,这当妈的顺墙一摸,说,这天真热啊,连墙上的泥橛都出水了。”

李香说道:“这当妈的也真是的,没见过男人这东西吗?那她女儿是咋样生出来的?还有吗?我还想听。”

常博启说道:“我肚子里全是曲,不过你听一个要让我亲一口,亲一下又不损失啥,让我亲一下吧。”

李香说道:“博启,你又来了,你亲了还想摸,我让你摸了你还想睡,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那些花花肠子。”

常博启说道:“其实男人跟女人弄这事,还是女人占便宜,可每次都要男人求着,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李香笑道:“那是你们男人太贱了,你们要不这么猴急,让女人猴急起来,那世道就该反了。”

常博启说道:“以后我一定会让女人求着我,把这世道反过来。”

李香说道:“博启,你现在有工作了,能挣钱了,就不用愁老婆了,好好找一个女人过日子,别像村里那些光棍。”

常博启说道:“可我不知道咋地,就是喜欢你,不然我到了临死的时候,都闭不上眼睛,心说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我还没睡了李香,我不能死,就是让我死,也得睡了李香再死。”

李香笑道:“你又开始胡说了,等你到了七老八十了,你还能睡得动我吗?你那东西早就蔫了。”

常博启说道:“那你小看我了,我的名字叫常博启,不管啥时候都不会掉链子,就是到了七老八十,照样像下山猛虎。”

李香说道:“真有你说的那一天,因为我你死不瞑目,那我就让你了,也好让你早点死。”

常博启说道:“那你现在咋不答应我啊?小气鬼,刚才要是答应我,咱们一轮都结束了。”

李香说道:“我就不答应你,你也别缠着我,缠我没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也是才听我爸妈说的。”

常博启说道:“我不听秘密,我就想睡。”

李香说道:“别闹,这个秘密是关于你的,你不是你爸妈要的,是你爸妈从城里偷回来的。”

常博启说道:“你是怕我上火,故意拿这个来给我降温的吧?我才不上你的当。”

李香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二十二年前,你妈不生娃,你爸带着你妈去城里医院看病,最后就把你带回来了,村里上年龄的人都知道,你知道你名字为啥叫博启吗?像你爸你妈这样的土农民,也起不了这样洋气的名字。”

这下常博启傻眼了,他确实比他的爸妈好看多了,在他脸上,也看不到爸妈任何痕迹,难道他真是他爸妈从城里偷回来的?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他可就惨了,要是他留在城里亲生父母身边,那就是一个地道的城里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会有一个更好的前途,可他的爸妈却把他偷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山沟,让他成一个人人嫌弃的搬砖小子。

常博启有点羞恼了,他抓着李香的肩膀,说道:“李香,你胡说什么?我就是我妈生的,你在胡说,我立马睡了你。”

李香说道:“我没骗你,我是听我爸妈说的,要不你回去问问你爸妈,看看真的假的。”

常博启这次回太平峪,心情非常好,没想到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让他失落起来,他居然是他爸妈偷回来的,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尽管爸妈养了他二十二年,他也会恨他爸妈的。

常博启在这里待不住了,放开了李香,从李香后院翻出去,一路向他家里跑去。

这时的常博启几乎要崩溃了,他生在了这个困龙出鳖的太平峪,他没有任何的不满,尽管家徒四壁,但他还依恋着这个家,可现在他的心性大变,是他的爸妈改变了他的命运,把他带到了这个让他憎恶的太平峪。

常博启来到了他家门口,影影绰绰中,感觉家里情况不对,家门口站着两个黑影,而且院子里也有大骂的声音。

常博启仔细一听,原来这些人是冲他来的,院子里的人把他爸妈绑到了树上,正在用力殴打他的父母,追问他的去向,可他的爸妈始终不吭一声。

就在这时,常博启脑海里浮现出爸妈关爱他的情景,在这生死关头,爸妈为了他的安危,宁肯让这些人殴打,也不吐出他的行踪。

常博启眼泪不由夺眶而出,他瞬间原谅了他的爸妈,尽管他的爸妈过去做了错事,影响了他的一生,但对他还是非常疼爱的。常博启在猜这些人的来历,看这些人的行为举止,他很快就猜出来了,这些人虽然没穿警服,但还是警察,他让何伟和那些警察吃了瘪,这些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了。

看来自己没把何伟整怕,现在惹火上身了,自己受罪没关系,爸妈一把年纪,咋能受得了这个罪啊?

常博启脑子飞快转着,寻思着对付这些警察的办法,看样子这些警察来了好长时间了,自己因为馋着李香,才躲过了一劫,可把自己的爸妈却害惨了,如果不尽快想出办法,估计爸妈就要完蛋了。

常博启想起村头树上有一个马蜂窝,马上就有了主意了,来到那棵有马蜂窝的树下,很快爬了上去,到了晚上,马蜂都回巢了,他也不怕马蜂蜇他,用自己的衣服包住了马蜂窝,然后又跑回到自己家院墙下。

常博启爬到墙头上,一个警察杀了他家一只鸡,已经炖到了锅里,这些警察都回到了他家,准备大吃一顿。

常博启悄悄翻进了院子,把爸妈身上的绳索解开,让他们去山上躲躲,等爸妈走远了,他抱着那个马蜂窝,扔进了屋里,随手把门锁上。

常博启听到屋里哭爹叫妈惨叫一片,这些警察想逃没处逃,想躲没处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常博启这下解气了,不过村里不能待了,这些警察既然是伟派来的,那他去玉泉县城也很危险,看样子不彻底撸了何伟,以后他就无法在玉泉立足。

常博启去山上找到了爸妈,说道:“爸,妈,这几天你们别回家了,想办法在外躲几天,等我把这件事处理好,你们在回家。”

老爸说道:“博启,你到底在外边犯啥事了?怎么总有人找你麻烦啊?你不是当官的料,还不如去城里搬砖去。”

常博启说道:“你们就想让我搬一辈子砖啊?要不是你们,我也不会惨成这样,我问你们,我是不是你们从城里偷来的?你们生不了,那也不能偷小孩啊?你不知道别人丢了小孩,会痛苦成啥样?”

这下老爸老妈面面相觑,半晌不吭声。

常博启说道:“你们不说话,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你们为啥要偷我?为啥要害我?”

老爸说道:“博启,我们也不想这样,当初我带着你妈去看病,医生说你妈这辈子都生不了,可我们太想要一个小孩了,在路边看到你没人要,就把你捡了回来。”

老妈说道:“博启,你爸说的是真的,不是偷的,是捡的,我们要不把你带回来,你就要喂狗了。”

常博启现在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爸妈偷回来的还是捡回来的,如果爸妈所说属实,那他还要感谢爸妈,不然他早就死翘翘了。

看来身世之谜,一时半会也解不开,他也没办法找到亲生父母,如果真是亲生父母贪图一时之欢怀了他,最后又扔了他,这样的亲生父母也不配为人父母,那就好好孝敬自己的养父母吧。

常博启说道:“爸,妈,我刚才给那些人扔了一个马蜂窝,估计他们不死也差不多了,这次我惹事惹大了,估计以后不会在回来了,你们二老要好好保重,等儿子飞黄腾达了,在回来看你们。”

老爸老妈抱住了常博启,哭成了泪人,老爸说道:“博启,我不想让你发财当官,只要好好活着,爸就心满意足了。”

老妈说道:“儿啊,出门在外,千万别争强好胜,吃亏吃不死人,妈只想让你讨一个老婆,给老常家传宗接代,那怕吃糠咽菜都行。”

常博启说道:“妈,你儿子这么有本事,娶一个老婆咋行?一定多娶几个,给你生一窝孙子,那好,我也要走了。”

常博启跪倒在地,给爸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摸黑下山,回到了村里,看到自己家那些人已经连爬带滚出来了,一个扶着一个,特别狼狈,逃出了村子,最后上了几辆摩托逃走了。

常博启整治了这些人,但他的心没有轻松下来,因为玉泉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炸药桶,只要他进了玉泉,就会引爆炸药桶。

可常博启是那种不肯服输的人,不会向何伟之流低头的,也不想失去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既然何伟向他挑战,他只能迎战,而且还要彻底战胜何伟。

那些人走了,但他不能待在这里,要连夜摸回玉泉,在玉泉寻找反击的机会,要是等到了明天早上,估计他一露头,就会让何伟的人抓走了。

常博启想连夜离开太平峪,可太平峪要到县城,靠他两条腿走去,也得三个多小时,走出去还有机会,待在这里只能束手待毙。

那些人让马蜂蜇了,也明白是常博启干的,随后还会派一拨人上来,所以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常博启也顾不上李香了,本来说好了和李香一起回县城,在路上说不定还能摸到李香,可现在他这边有了状况,只能先离开了。

常博启顺着山路一路慢跑,后半夜的时候,回到了玉泉县城,他摸到了县政府宿舍楼,来到他的宿舍门口,正要用钥匙打开门,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知道里面有警察在等他,也不敢进去了。

常博启来到凌丽门前,轻轻敲门,凌丽来到门内,小声问:“谁?”

常博启说道:“嫂子,是我,我房间有人,先让我在你房间躲躲。”

凌丽打开门,常博启急忙进去,关好了房门,凌丽也没敢开灯,常博启向前走了几步,碰到了凌丽身体,凌丽急忙躲开。

凌丽坐到床边,说道:“博启,那边有一把椅子,你坐到椅子上,你是从哪儿来的?我都担心死你了。”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从太平峪来的,有几个警察去太平峪抓我,还把我爸妈捆起来打了一顿。”

凌丽说道:“这些人疯了,全疯了,在玉泉,警察就是何伟的私人武装,你整了何伟,就捅了马蜂窝了,这些人不整你整谁啊?”

常博启说道:“嫂子,何伟和那些警察被带到了市里,最后都咋样了?”

凌丽说道:“能咋样?那些警察一人背了一个处分,何伟挨了一顿批,到了第二天就放回来了,他们回来,还不报复你啊?姐劝你一句,还是回市里去吧,你有孙国丰的关系,在哪谋不到差事啊?”

相关文章:

和初恋第一次过夜/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小丹你就再给我一次吧_乖让我把荔枝弄出来

手伸进老师的裙子里摸*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

《独家》霸爱甜妻:总裁的私宠宝贝小说全文(完结版)

16初中女孩没穿内内被摸|男啪到女的腿软gif动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