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不好 这是在车上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2022-08-30 19:55 · 新商盟

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人。

  看着老公后背上的抓痕,作为已婚妇女,我比谁都清楚那是怎么来的,我站在床边,手里还机械性地拉着被子一角。

  “你干什么!我还要再睡会儿。”老公还没意识到我发现了什么,嘟嘟囔囔要把被子抢回去。

  “你背上的东西是谁抓的?”我紧紧抓着被子,不让他抢回去。

  老公脸色一变,似乎猛然想起点什么,随手抽起一件衣服套上,跑下床要跟我解释,但我此刻已经没有理智,一把将他推开,歇斯底里地喊:“你现在不要碰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老婆你先别哭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被我阵仗吓到,说的时候,老公还有意避开了我的眼神。

  “你少装傻,我都看见了,你肯定是在外面有人……”我哭得快要喘不上气,被背叛的难过压住全部希望,此刻甚至在想这个家要是散了该怎么办。

  我倾注全部心血才有现在小而温馨的家庭,一直以为虽然我和老公日子过得不算富足,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不怕外界的压力,把生活过得幸福。

  可是现在,眼前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我的老公并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老实人,我的一切希冀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哭着看向老公,我浑身都在发抖,等待着他能给我一个交代。

  “你是在怀疑我?”

  “我也不想怀疑你,但是你怎么解释?上面的长头发是谁的?我的头发可没这么长!”说的时候,我崩溃大哭,还一把将他的衣服扔在了他脸上:

  老公接住衣服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从容,过来压着我的肩膀道:“老婆,乖,你先别哭,我给你解释,这些我都可以解释。”

  “你还想怎么找借口?衣服上的女人长发,背上的抓痕,还有你昨天下午去了悦和酒店……”越说越痛心,我的声音渐渐低下来。

  老公揽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在床边坐好,抽张纸给我擦眼泪,我冷着脸别开头,不让他碰我。

  “看你,眼睛都哭红了。”老公叹息一声,语气温柔得能掐出水来,“我背上有什么?我就记得昨天去了石材厂一趟,背后一直很痒,昨晚洗澡的时候就多抓了几下。至于头发,可能是昨天同事差点摔倒我扶她的时候沾上的,我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老婆你相信我好不好?”

  “老公,你说的是真的吗?”听他这么说话,我心里一酸,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腕,语气不自觉变成了恳求。

  “当然是真的,老婆这么好,我这么舍得出去乱搞让你伤心?”老公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亲,态度虔诚。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女人的直觉在心里咆哮。

  我又问:“我昨天明明看见你和张姐从悦和酒店一起出来,你真的没去?”

  “张姐?”老公皱眉想了想,“我说你昨晚怎么突然问我认不认识她,你老师的老婆,我怎么可能认识,还有悦和酒店,我昨天公司工厂两头跑,根本没去过酒店。老婆,倒是你,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刚好路过,看到那两个人特别像你……”眼看老公问到我的痛处,我慌忙避开这个话题。

  “唉,一定是你最近太累眼睛花了,我不认识你说的张姐,更没可能跟她去酒店。老婆,我上班快迟到了,先走一步,你别哭了啊。”

  老公出门前又摸了摸我的额头,丝毫看不出破绽。

  应该是我想太多了吧。

  我安慰自己可能是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才会对老公疑神疑鬼,收拾收拾情绪,把老公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清洗。

  婆婆把宝宝带过去待几天,我才终于有精力把家里彻彻底底打扫一遍,又把一部分钱拿出去存进银行卡里,怕老公问起这笔钱是哪里来的。

  中午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知道她是来催钱的,不情不愿接听电话。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你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不是说好三天,我、再给我点时间。”我捏着银行卡,里面只有一万三,是我仅有的私房钱。

  “你怎么这么不中用,赶紧把钱弄好。”说出这句话,我妈明显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忍着泪意联系上娟姐,想问问她能不能再给我个单子接。“楚楚,你这是开窍了?我就说这钱好赚,你还跟我犟。”电话那头,娟姐笑的有些开心,随后顿了一下道,“不过...现在没有现成的单子,但我会帮你留意的,你这段时间多注意饮食,别坏了奶味儿。”

  “我记下了。” 这么直白的对话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很快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回头有单子我联系你。”

  电话刚挂断,老公回来了,我赶紧收起手机。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公司念在我昨天加班的份儿上,今天给我放半天假。中午我们出去吃饭怎么样?”

  我们结婚以来生活都很拮据,为了省钱,一般都在家里做饭吃,我下意识想拒绝,可老公抢先一步堵住我说:“这顿饭公司报账,咱们放开肚子吃。”

  “有这种好事?”我惊喜道。

  “本来轮不到我,不过老板无意间知道你跟我闹别扭的事儿,说是对我昨天加班的补偿。”老公笑嘻嘻地说,“虽然是老板报销,咱们也不能太黑心,出去吃火锅怎么样?”

  “我还要给宝宝喂奶呢,不能乱吃东西。”

  “没事,你吃清汤。”

  难得我们两个人可以单独出去吃饭,还可以找老板报账,我也禁不住诱惑,在老公的催促下换了衣服,跟他一起出门。

  不知不觉我渐渐淡忘之间的不愉快,甚至自责怎么会对老公产生那样的误会。

  刚吃完饭,就接到张玉萍的电话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过去一趟,因为她奶水不够,孩子去娘家不到两天就一直哭,不得已只好带着孩子回来,让我下午过去给安安喂奶。

  我想到陈寿心里一阵害怕,犹豫着。

  “对了,正好你过来也有段时间了,这两天有时间我先给你结一部分工资。你尽快过来吧,安安哭得厉害。”

  “好张姐,我马上打车过来。” 提到工资,我动摇了,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虽然陈寿让人恶心,可钱对我现在的处境而言也很重要,我想着都已经在张玉萍家里干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没能拿到工资也不划算,更没办法解决娘家的困境,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张玉萍家里。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响门铃,开门的人张玉萍。

  “陈、陈老师在家里吗?”我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他有事不在,进来吧,都来这么多次了你还这么拘谨。”张玉萍没觉得什么不对,说完这句话,还热情地邀请我进去。

  刚进屋就听到安安在哭,为人母的我瞬间心疼到不行,大步走过去将孩子抱起来,抚摸着他的娇嫩脸蛋儿道:“乖安安不哭不哭,阿姨这就喂你吃奶奶,乖啊。”

  如愿吃到奶,安安很快停止哭泣,小眼睛圆溜溜地盯着我,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我的母性被激发出来,看他这样可爱,暂时忘记陈寿带给我的阴影。

  “楚楚,安安就暂时交给你照顾了,我有事出去一趟,桌上有吃的,你要是饿了随时可以吃。”不知道什么时候张玉萍换了身漂亮衣服,拎着包从主卧走了出来。

  她虽然是陈寿的老婆,但比陈寿年轻十来岁,又很会打扮,整个人看起来很有气质,可惜她跟了陈寿那样的男人。

  “嗯,我会照顾好安安,张姐你放心吧。” 我垂下眼睛,轻声回应道。

  外面传来关门的声音,我开始跟安安自说自话,看着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模样,母性泛滥,渐放松下来,却没注意到危险正在靠近。

  感受到身后不同寻常的气息,我回过头猛地对上陈寿放大的嘴脸,吓得惊声尖叫。

  “啊……唔!”

  “嘘。”陈寿捂着我的嘴,把我往主卧里面拖,“别吵到安安,咱们到卧室去。”

相关文章:

师傅你弄得徒儿好痛在桃花/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囗交姿势技巧图片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玩弄乡村肉熟妇的小说

盲人按摩猥琐,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蒙着眼睛做中途换人_软萌甜糯女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