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荔枝一颗一颗推入她的 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2022-08-30 09:10 · 新商盟

赵铁柱拿出白酒,倒了三杯,递给雪梅和陈壮,说:“壮子,咱俩多喝点,你嫂子酒量不行,就让她少喝一点吧!”

陈壮毫不犹豫的说:“好嘞铁柱哥!我陪你多喝点!”

赵铁柱端起酒杯,对陈壮说:“壮子,这一年来,你帮了我们家不少忙,哥哥和你嫂子敬你一杯,谢谢你!”

雪梅也跟着端酒,柔声道:“壮子,嫂子谢谢你!”

陈壮急忙端起酒来,说:“铁柱哥、雪梅,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这么客气!”

赵铁柱点点头,说:“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喝酒!”

说完,他一口把酒全喝干了,陈壮也很干脆的干了一杯,雪梅酒量不行,便跟着喝了一口。

只是一口,雪梅那白嫩的俏脸儿便红润了起来,看着格外动人。

赵铁柱又喝了几杯酒,看向雪梅,说:“媳妇,壮子既然也在,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等我大仇得报之后啊,你就跟着壮子过日子吧,人家壮子可说了,绝不让你受半点苦!”

雪梅红着脸,心里感动,嘴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壮也有些害羞,毕竟这话还是第一次当着三人的面说出来。

他偷偷的看向雪梅,却发现雪梅这时候也正在看他,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一交汇,便立马各自转过了头。

雪梅假装镇定,把头发撩到了耳后,心脏狂跳不止。

赵铁柱看着雪梅,说:“媳妇啊,你跟壮子喝一杯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俩也不用太拘谨,待会就回屋把正事办了吧,老这么搁着也不是个事儿。”

雪梅被这话闹的更羞了,连连低着头不敢看一旁的陈壮。

赵铁柱一见如此,继续劝道:“雪梅,老这么害羞哪还行?你身子早都让壮子看光了,也该真枪实弹的来一次了。”

赵铁柱这么一说,雪梅心里也就放开了不少。

如他所说,自己的身子确实已经让陈壮看完了,自己再害羞还有啥意义?

想到这儿,雪梅把心一横,端起酒杯来,对陈壮说:“壮子,我敬你一杯,以后就靠你照顾了!”

陈壮急忙也把酒端了起来,无比认真的说:“雪梅,以后我一定拼了命对你好!”

说完,陈壮把一杯酒喝得一滴不剩,雪梅也把心一横,皱着眉头把酒全都喝光。

赵铁柱这时又道:“不过,壮子,还有一件事你不要忘了,等雪梅教会你睡女人之后,咱俩就给那个柳凤娇下个套,然后你就找机会把她办了!”

雪梅一听这话,急忙说道:“铁柱,你这不是瞎整吗,马来财要是知道壮子弄了柳凤娇,还不得杀了壮子?”

赵铁柱嘿嘿一笑,说:“你们放心,马来财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到时候自然会让马来财生不如死!”

陈壮点点头,不管怎样,自己之前就答应了赵铁柱,而且一想到今天自己还让柳凤娇砸了脑袋、又被她骂了死去的父母,心里就一阵火大。

雪梅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她已经把陈壮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可他却跟自己丈夫密谋去睡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雪梅也不敢说啥,毕竟这一切都是赵铁柱安排好的,万一出了差池,自己跟陈壮的事儿也未必能保稳。

赵铁柱见陈壮没有问题,顿时松了口气,又急忙张罗两人吃菜。

雪梅的厨艺很好,一桌菜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味道都格外的好。

推杯换盏间,陈壮和赵铁柱都有些酒意,待得饭菜也吃的七七八八了,赵铁柱便站起身来,对两人说道:“行啦,饭吃好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你俩回屋办正事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雪梅害羞,没有接话,陈壮急忙问道:“铁柱哥,你去哪啊?啥时候回来?”

赵铁柱哈哈一笑,说:“你放心,我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再说,你俩也不用惦记我,我回来之后就睡偏房,你俩只管办事,困了在主屋睡就行了。”

雪梅心下一喜,她也怕赵铁柱给的时间太短。

自己可是压抑了一整年了,要是赵铁柱几十分钟后就回来,那可真是尽不了兴。

这下好了,赵铁柱晚上睡偏房,留给自己和陈壮的时间足有一整晚!

一整晚的时间,陈壮这小子身体这么壮实,肯定能让自己彻底开心!

赵铁柱说完,便一个人趁着夜色出了门,堂屋里就只剩下陈壮和雪梅。

两人共处一室,多少有些尴尬,陈壮心里紧张,支支吾吾的说:“雪梅,你说咱还有啥要准备的不?”

雪梅看他那副紧张的样子,自己心里的尴尬反而消失了不少,调笑一声,道:“瞧你那个傻样,这还有啥好准备的,你愿意、我也愿意就行了呗!”

陈壮急忙脱口说道:“我愿意!”

雪梅噗嗤一笑,说:“我早就知道你愿意了,说,你是不是做梦的时候还欺负我了?”

陈壮好奇的问道:“雪梅,你怎么知道的?”

雪梅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口中喷洒着热气,道:“我下午去河边洗衣服,正好看见你在河边睡觉,你睡觉的时候说梦话了。”

“是吗?!”陈壮惊讶的问:“我都说啥梦话啦?”

“你说……你说……”雪梅羞赧半天,这才幽幽道:“你说你想天天都睡我、夜夜都睡我……”

“啊?!”陈壮一下子慌了神,这确实是自己梦里说过的话,没想到竟然让雪梅听见了……

雪梅看陈壮慌乱的模样,笑道:“咋啦?自己说的话,自己不敢认啦?”

“没有没有!”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脱口说:“我认!我都认!我确实梦见你了,也确实说了这些话……”

雪梅伸手在陈壮鼻子上一点,娇声问他:“那我问你,梦里说的话,算数不?”

“梦话哪能算数……”陈壮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问出。

雪梅立刻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原来做不得数啊!那我可真是白高兴一场……”

陈壮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改口道:“雪梅,我说错了,梦里的话也都是真心话,肯定算数!”

雪梅这才满意一笑,拉着陈壮的手,说:“算数不算数,可不是靠嘴说出来的,是靠实际行动做出来的……”

说着,雪梅就拉着陈壮进了卧室。

一到卧室里,陈壮就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焰,他看见床,便一把将雪梅横抱了起来,心急火燎的来到床边。

雪梅被陈壮一把抱起,吓的惊呼一声,但瞬间就沉醉在了他壮实的怀抱里,紧贴着他的胸膛,雪梅心里一阵心神荡漾。

她偷偷抚摸着陈壮的胸肌,脑子里想的,全是他待会儿和自己要发生的场景。

陈壮把雪梅放在床上,嘴巴在她滑嫩的脸上一阵乱亲。

雪梅也有些安耐不住了。

娇声对陈壮说:“壮子,来,好好疼爱我吧。”

陈壮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衣服脱了呀!”

陈壮这才回过神来,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我想……我想……”

雪梅焦急的问:“壮子,你想啥你跟我说呀!”

陈壮红着脸说:“雪梅,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身子……”

说完,她脱下了衣服,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你快开始吧!”

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

听见雪梅的话,陈壮开始了动作。

相关文章:

公息乱大全小说_师生乱合集2第一部分&绝品农民

惟我独仙海龙上缥缈@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无良邪少

脚上长硬硬的东西/男生子虐分娩男宠

40岁女人绝经正常吗_都上课了还做这么污的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