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惩罚 放 进 夹 震动 开 关

2022-08-26 07:11 · 新商盟

肖晓云冷冷的声音从后座传来,王虎心中无奈,明明知道他和肖晓云不对付,何老怎么派她来接自己呢!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肖小姐失望的。”

王虎懒懒地说着,随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肖晓云不忿地瞪了他一眼,两人一路无言,来到了何老的宅邸。

王虎虽然看似闭眼假寐,但其实眼角余光偷偷地瞟着肖晓云。

不得不说,冰蓝色的礼服真的很衬肖晓云的肤色,将她衬托的肌肤如雪,略施粉黛就已经美的让人心惊。大长腿踩着一双露趾凉鞋,肖晓云真是从头到脚都是完美的,王虎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竟然连脚趾也生的如此粉嫩可爱。

他不禁想到了前几天的梦境,心里不禁蠢蠢欲动。

等他赢了鉴宝会,肯定得让肖晓云好好吃一番苦头,收敛一下那嚣张的气焰!

何老很重视这次的鉴宝会,特意邀请了很多之前的老战友,请来许多云中市知名的鉴宝大师,每一个都是传说级的人物。

王虎一踏进去,会场中间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一个都是非富即贵,气质不凡。

众人的目光落在王虎的身上,不禁染上了一丝讶异。

“这人是谁,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参加何老的鉴宝会?”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王虎穿着一身休闲服就过来了,自然不能不让人惊讶。

肖晓云先一步进了会场,没人知道王虎是和她一起来的。

会场门口的保镖见他这幅打扮,也上前拦住了他:“这位先生,里面是私人聚会,需要邀请函。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

保镖的眼中带着一丝嘲讽,根本不相信像王虎这种装扮的人,能进入这么高级的会场。

王虎愣了一下:“我没有邀请函,我是何老爷子的客人。”

何老爷子光是派肖晓云过来接他,半点未提关于邀请函的事情!

保镖的语气变得更加鄙夷了:“没有邀请函,进不去!赶紧上一边儿去,别在这儿妨碍我们!”

王虎见他这幅狗眼看人低的样子,不禁也来了气。

“我是何老爷字请来的,刚才和肖晓云一起下的车,她刚进去,难道没告诉你我的身份?”

保镖一听,上下打量着王虎平平无奇地装扮,不屑道:“就你这种人,也配和我们大小姐坐一辆车?说出去真不怕笑掉大牙!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就你个穷比,别想溜进会场!”

王虎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待,差点没控制住一拳打上这保镖的面门。

此时,一个有些傲慢的声音在王虎的耳边响起:“这是鄙人的邀请函。”

保安一看来人,顿时换了一幅神色,有些巴结地说:“文大师,您来了!您的名声在这云中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不用这邀请函,我也能认出您的。快请进,请进。”

王虎一听,差点气笑了,一个个小小的保镖,敢情还有两幅面孔?

文风远身着西装,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看来有些油头粉面。

他不屑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王虎,随即大步跨进了会场。

王虎也跟在他身后要进去,立刻被保镖伸出胳膊拦住了:“你站住,没让你进去!这可是高级私人聚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钻进去的!”

王虎眼睛都没抬,直接拽住他的胳膊向前一扥,那保安立刻摔了狗吃屎。

他痛呼一声,立刻吸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

“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这小子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王虎无视众人的窃窃私语,对那保镖道:“我说过了,我是你们何老爷子请来的客人,怠慢了我,你自己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保镖吃痛地咬着牙,低吼道:“你这死穷比,不让你进去就动手是吧?你认识何老?牛皮吹破天了,你认识何老我就把这地板砖吃了!”

王虎眉毛一挑:“年轻人,有些誓可发不得。”

不过,他倒真想看看这人吃地板砖的样子。

“MD,老子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

其余的保镖见状也围了上来,几人渐渐逼近王虎,王虎一脸的淡然,根本没在怕。

等何老问讯下楼的时候,王虎已经将那几个保镖全都撂倒了,虽然身上也不可避免地挂了一些彩。

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果然难搞,好在王虎的学习能力极强,几下就摸清了他们的出拳套路,用同样的招数把他们一个个全都打倒了。

何老得知了前因后果,顿时一脸歉意地看着王虎:“王虎小友,实在对不起!你们几个,竟然敢怠慢我的客人,都活腻味了吧!”

老爷子拿出了当年在战场上的威严气势,那几个保镖顿时被吓的屁股尿流。

“何老,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位小哥是您的客人,不然就是给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怠慢他啊!”

谁都知道云中市有几个不能惹的人,若是他们动了真怒,那下场是很可怕的。

何老一个眼神,身边的贴身保镖就将人带下去了。

那几个保镖完全没有了刚才准备围殴王虎的神气,哭天喊地地抢着,彻底变成了几个怂蛋。

“王虎小友,不知这样你解气了没?”

王虎心里暗爽,嘴上却道:“哪里,何老此举让我受宠若惊了。”

的确受宠若惊,会场上的人就打量着王虎,心里琢磨着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和何老爷子的关系这么亲近?

要知道,云中市不说是何家和肖家两家的天下,可也差不多了。

众人心里知道,过了今天,王虎的名字,将开始在云中市传播了。

王虎被何老迎进了会场,一路上,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

他环顾四周,何老拿出了许多藏品摆放供人参观,眼前闪过的面孔都很熟悉,王虎看了半天,这不是经常上鉴宝节目的那几个老头儿吗?

肖晓云看见王虎,脸上染上了一丝不屑。

“王虎小友,老夫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等一下,你不要让我失望。”

何老重重地拍着王虎的肩膀,看似温和地说着,其实眼里却有着很大的威压。王虎心里了然,要是他输了这场鉴宝会,那就是欺骗何老的罪名,肖晓云和何老都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越是有名望的人,就越不能忍受自己被愚弄,王虎点乐点头:“放心吧何老,我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的。”

肖晓云端着一杯鸡尾酒,来到两人的面前,她的气质是那么的清冷高贵,顿时吸引了在场不少男性的目光。

她的身后,跟着那位装X至极的鉴宝大师,文风远。

“外公,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鉴宝大师,文先生。”

文风远脸上闪过一抹傲色,不屑地看了何老身边站着的王虎一眼,但对何老这种地位的人他当然不敢摆出自大的神情,恭敬地说:“何老先生,久仰您的大名。”

何老脸上带着笑意,和蔼地说:“这位就是云中市赫赫有名的文先生?久闻不如一见,果然少年英才!”

文风远心里一喜,不禁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肖晓云。

他对肖晓云肖想已久,若是得到了这位大美女,那就相当于同时得到了她身后的肖家、何家两股势力的支持,以后在云中市,他文风远可以横着走了!

今天,他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让何老对他刮目相看,拿下肖晓云的机会也就更大了!

何老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便转身去招呼自己的老战友去了,留下王虎三人,场面有些尴尬。

文风远早就从肖晓云的口中得知了王虎的存在,当下没有别人,他眼高于顶地看着王虎:“我听说有人对我的水平不服气,想要挑战我一番?”

王虎见他那副嚣张的模样,心里恨不得直接一拳打歪他那装X的嘴脸。

“哪有哪有,我自然不敢质疑您的水准。不过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时,就算是名望再高的大师,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文风远面色一变,看来王虎是在嘲讽他资历不够深厚,看文物竟然走眼了?

“你少口出狂言,那尊玉菩萨是我亲手坚定的,保证是真品,一点错都不会出,你凭什么说它是赝品!”文风远不屑地看着王虎,脸上闪出一丝嘲讽之意:“我浸淫文物鉴赏数十年,自认没有过一次失手,你小子什么都不懂,也赶来质疑我?”

王虎施施然地拿起桌上的红酒,抿了一口:“质疑谈不上,就是指教一二。”

他心中冷笑,现在果然是世风日下,什么猫猫狗狗都敢自称大师,他父亲混文物圈子的时候,文风远还没出生呢!

文风远被王虎的态度气着了,噎了一下,愤愤不平地说:“哦,看来你小子很狂妄啊,敢不敢现在就与我比试一番?!”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不少周围的人来围观,文风远也算的上云中市的一号人物,他要与人比试,自然会引得众人哗然。

王虎但笑不语,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那尊玉菩萨仿制的手法并算不得十分高明,这个文风远都会看错,说明他不过是个肚子里没多少真材实料的草包而已。

此次来到何老举办的鉴宝会的,除了云中市一些赫赫有名的文物名家,还包括一些商业名流巨贾。

听说何老举办鉴宝会,也不想错过这次的热闹,纷纷拿出了自己准备的藏品。

肖晓云也冷眼看着王虎,等着看他露怯:“怎么样王虎,你怕了,不敢和文先生比试?”

“我怕什么,只不过鉴宝会还没有真正开始,我们这样直接比试,恐怕不太好吧?”

众人窃窃私语,纷纷说王虎其实根本就不懂文物,害怕输给文风远。

文风远是谁啊,那可是古董界的大人物文老太公的唯一传人,文老太公早年便混迹于云中市的古董圈,直到现在已经混成了圈子里的标杆人物。

文风远尽得他的真传,迄今为止,一件文物都没有错鉴定过。

而王虎只是个名不见惊颤的小子,论起见识来,和他差远了,拿什么和文风远比?

王虎丝毫不在乎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显然文风远的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王虎:“不敢比试,那你就直接滚出这个会场!”

“咳咳,王虎小友,不用顾忌老夫!现在我宣布,鉴宝大会正是开始,你们的比试也可以进行了。”

何老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一声令下,谁敢有异议?

“好!”

王虎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下来,沉声道:“既然是比试,自然得有规矩,怎么比?不如这样,就由何老您来定吧。”

何老沉吟了半晌,说道:“正巧,我的几位老朋友拿来了最近收藏的几件藏品,还没有被鉴定过,不如就先给两位小朋友掌掌眼?”

“至于评委嘛,在座这么多云中市的文物大家,就由你们来评判,王虎和文风远二人,孰胜孰负!”

何老的声音掷地有声,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赞同道:“没问题!”

“这小子输定了,竟然敢和文先生比试!”

“是啊,之前的云中市的鉴定会上,文先生一人之力,力挫群雄,短短二十分钟鉴别了二十多件文物,每个都说的分毫不差,这份实力何其恐怖!”

没错,所谓的鉴宝,其实不逛考验鉴宝师的能力,还考验他们的眼界。

若是连这件东西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说,又怎么能将它的来历说的一清二楚呢?

文风远对赢下王虎志在必得,当下点头道:“没问题!”

王虎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个脸,他打定了!

这家伙装X的样子简直让人恶心至极,王虎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

“好,那就请二位移步吧,东西已经摆在参观台上了。”

为了此次的鉴宝会,何老准备地颇足,打造了不少可以用来放藏品的水晶柜,琳琅满目地摆了一整个会场。

第一件藏品,是云中市的一位富商陈大磊拿出来的收藏。

他看着柜子里摆放的清代古簪子,脸上带着一抹笑意。

相关文章:

胖女人下边很黑:伴随着地铁的晃动来来回回地戳弄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 啊唔好涨太深了花园|医界狂少

鼻吸指滑是什么服务.办公室跪下拉开拉链

肉肉动漫片无遮挡男女,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