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_来吗 使劲 再用力一点

2022-08-22 07:55 · 新商盟

活动了几下,陈光宗顿感一阵美妙无比的快感瞬间席卷全身,别提有多销魂,仿佛升入了天堂,快活如神仙,他情不自禁的申吟一声,虎躯一震。

随后,陈光宗却傻眼了:尼玛的,坚持了不到三十秒,还没正式上阵,就缴械投降了,我太衰了吧,还是不是男人?

“怎么了?”秦兰感觉陈光宗停止不动了,问道。

“嫂子,我……我……”

“你怎么了,支支吾吾的。”

“我……我……”陈光宗实在难以启齿,一脸羞愧,真想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么快就……”秦兰毕竟是过来人,很快弄明白了怎么回事,难怪刚才感觉有一团东西黏在了身上。

他不会跟哥哥一样,也没有那方面的能力吧?这是秦兰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嘴上安慰道:“别在意,可能是你太紧张的缘故。”

“但愿是吧!”陈光宗无比沮丧,如泄了气的皮球,邪火也如潮水般退去。

“肯定是你太紧张,别灰心。”秦兰鼓励道,心中唏嘘不已,如果陈光宗也没有生孩子的能力,这可怎么办?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人各怀心事,直到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许冰经过客厅,去后屋的洗澡间。

“嫂子,我回屋了。”门外的动静消失,陈光宗摸黑起身,胡乱穿上衣服,秦兰又安慰了几句,让他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回到自己的卧室,陈光宗如霜打的茄子般坐在床头,满脑子胡思乱想。

他保持着雏男之身,以前没碰过女人,男人方面的能力强不强,连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是因为第一次紧张等方面的原因,还好说,万一有毛病,这辈子岂不是完蛋了。

“我不会那么衰,肯定是第一次的缘故,得找个人再试试。”

陈光宗暂时不敢在秦兰身上尝试了,如果还是坚持了不到三十秒,以后连头都抬不起来,但又不能随便在其他女人身上尝试,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我学过医术,就算那方面有问题,也能找到医治的办法,重振男人雄风,怕什么!”想到这,陈光宗一扫阴郁,恢复斗志昂然的心态,拿出了《药王神针》,他记得上面有治疗男人问题的针灸方法。

陈光宗已这本书翻阅了三四遍,很快找到了相关的针灸方法,但他没有拿自己练手,首先要确定是不是男人的问题,别本来没毛病,再治出点毛病……

转眼到了第二天,秦兰为了逃避学习广场舞,跟着陈光宗一起上山去果园干活。

“咱家的果树怎么都倒了?”登上果园所在的山头,陈光宗远远的看见不少果树横倒在地,心急如焚的加快脚步,狂奔了过去。

跑近之后看得更清楚,大部分果树都被砍倒了,剩下立着的也没有一棵完好无损,树杈被砍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而隔着一道铁丝网,属于二癞子的果园,任何一棵果树都毫发无损。

本来这座山头上的果树都是陈光宗家的,由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陈光宗摔成了傻子,母亲大病一场,为了给两人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因为着急用钱,秦兰只好将果园转租了出去。

当时,有几个村民想租,不过二癞子放出狠话,他要承包果园,谁敢跟他争,小心家破人亡,鸡犬不宁。

想租的村民不愿得罪二癞子,纷纷退缩,最后二癞子以极低的价格承包了下来,租金一年一付,共承包五年。

秦兰着急用钱救命,明知吃亏也只能认了,好在她留个心眼,留下了五亩果园自己种,没全部承包给二癞子。

二癞子好吃懒做,根本不是种地的料,开始雇人打料,但是不给工钱,找各种借口赖账,后来没人再愿意给他干活,他自己又懒得打理,果园渐渐的荒废,如今已是荒草丛生。

另外,二癞子只给了一年的租金,以本钱都没赚回来,裤衩差点赔掉了为由,拒绝支付剩余的租金。秦兰几次想要回果园,二癞子就是赖着不给,声称想要回去也行,赔他五年的租金,否则免谈。

就这样,原本属于陈光宗家的果园,一大部分都被二癞子霸占了,留下的不足三分之一。

“哪个王八蛋干的缺德事,我靠你大爷的,不怕全家死光光吗?”看着自家果园惨遭砍伐,陈光宗气得火冒三丈,双眼发红,破口大骂。

“这是哪个挨千刀的干的,还让不让我活了……”秦兰更是当场崩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如止不住的珠子般流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

果园是她苦心栽培三年的心血,跟自己的孩子差不多,还是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如今被人砍的不成样子,能不伤心嘛!

“肯定是二癞子干的,我绝饶不了他!”除了二癞子之外,陈光宗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情,他恨得咬牙切齿,随手抓起一根小臂粗的树杈,怒不可遏的朝山下跑去。

“小宗,你去干什么?”秦兰呼喊道。

“我去找二癞子算账!”陈光宗头也不回道。

“你先别去,冷静点,快回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再去也不迟……”见陈光宗根本不听自己的劝阻,秦兰擦了一把眼泪,跟着追了下去,生怕陈光宗冒冒失失的去找二癞子,会吃大亏。

陈光宗一口气跑回村子,脚步不停,直奔二癞子家,对遇上的村民一律视而不见,一心只想找二癞子讨个说法。

“傻宗这是怎么了,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架势?”

“不知道啊,跟上去看看。”

夏天地里没什么农活,村民都闲的无聊,几个好事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了上去。

“二癞子,你给我滚出来!”二癞子家大门紧闭,陈光宗直接飞起一脚,野蛮的踹开了,拎着能当擀面杖使的树枝,闯了进去,整个人如同发怒的雄狮,恨不得将二癞子撕成碎片。

“谁啊,大呼小叫的,还敢踹我家大门,找死呢?”二癞子正在院里的树下打麻将,周围围着四五个人,转头见是陈光宗,吹胡子瞪眼怒骂道:“原来是你这个傻子,正好新仇旧恨跟你一起算!”“二癞子,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家的果树全砍了?这么缺德带冒烟的坏事儿,只有你干的出来!”一路跑回村,陈光宗累得气喘吁吁,又累又气叠加之下,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

“你有什么资格质问老子?你又有哪只狗眼看见是老子干的了,别TMD含血喷人,今天进了我家的门,你就别想走着出去!”

二癞子拍案而起,一阵狞笑道:“哥几个帮我狠狠教训这个傻子,往死里打,出了事儿,我兜着。”

周围的人中,只有常有米是本村的,剩下的全是三里五乡不学无术的小青年,他们常来二癞子家赌钱,一玩就是好几天,连家都不回。

论起交情,这些人自然跟二癞子关系比较好,基本上都知道陈光宗是傻子,揍了也白揍,纷纷捋胳膊挽袖子,一拥而上。

“我今天找的是二癞子,谁敢阻拦,我跟谁玩命,反正我是傻子,就算杀了人,也不犯法!”

陈光宗几乎没打过架,上次暴打二癞子,全是因为二癞子欺负秦兰,愤怒到了几点。眼见四五个人如恶狼般扑上来,他顿时急眼,拼命抡动树枝,一通乱打。

别说这招真有效,那些小青年纷纷退回闪避,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各种装比的话,却没有人敢做出头鸟,贸然冲过去。

这些人都不傻,没必要跟一个傻子拼命,正如陈光宗所说:傻子杀人不犯法,真被打伤了,没地说理去。

“一群怂包,怕个屁啊,给我上,按住这个傻子,每人一百块钱的好处费。”二癞子自以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喊完还是没人动。“每人两百,三百,吗的,五百!”

二癞子喊的价钱低时,还有人犹豫想上,喊的价钱高了,反而更没人上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二癞子耍无赖是出了名的,每人五百,四五个人就是两千多块,他肯定赖账不给,最后不了了之,白费半天力气也捞不到任何好处。

“靠,老子真是瞎了眼,拿你们当朋友了。”身边没一个人给力,二癞子又羞又怒,亲自抄起椅子冲了上去。“一个傻蛋而已,老子自己也能摆平,用不着你们!”

“赖哥,我帮你!”见二癞子一马当先扑了上去,常有米一副很讲义气的样子,随后跟上。

“二癞子,赖哥,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你有事,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我们没说不帮忙,先让傻子咋呼一会儿,等他没力气了,在上也不迟,没必要浪费力气。”其他人假惺惺的说着仗义的话,也跟着冲了过去。

陈光宗没管其他人,死死盯着二癞子,抡动树枝砸了过去,跟二癞子的椅子撞在了一起。

“咔嚓!”树枝断成了两截,二癞子的椅子也被打落。

紧跟着,陈光宗一个箭步欺身上前,半截树枝重重的打在了二癞子的胳膊上。

果园是父亲半辈子的心血,又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被毁了,陈光宗愤怒到了极点,打死二癞子的心都有,所以用足了全身的力气,一棍子下去打断了二癞子的胳膊。

“我……我的胳膊,疼死我了!”二癞子捂着胳膊,疼得一阵哀嚎。

“敢毁我们家的果园,打死你个够日的!”陈光宗气得咬碎钢牙,轮到树枝又狠抽了两下。

“去尼玛的!”常有米冷不丁飞起一脚,将陈光宗踹倒在地。

其他人见有便宜可占,一拥而上,对着倒地的陈光宗一通拳打脚踢,陈光宗暂时起不来,只好双手护住了脑袋,硬挨一通拳脚。

“赖哥,你怎么样,不要紧吧?”常有米关心的问道。

“别管我,都尼玛的闪开,老子要弄死这个傻子。”二癞子暴跳如雷,顾不上胳膊的伤势,推开围殴陈光宗的人,抬起腿,恶狠狠的踹了下去。

周四的人暂时停手,陈光宗得到了喘息的时间,眼见二癞子一脚踢来,猛然抱住了二癞子的腿,将其拽倒在地。

二癞子的一条胳膊断了,明显吃亏,被陈光宗趁机骑在身上,疯狂的暴打了几拳。其中一拳打中了鼻子,鼻梁骨被打断,鲜血顿时流淌而下,还有一拳打中了眼睛,变成了乌眼青。

“放开赖哥!”

“住手,再打一下,我们废了你。”

常有米等人急忙围了上来,想拉开陈光宗,但陈光宗已打红了眼,状若疯狂,随便抱住其中一人,扭打在了一起,场面一片混乱。

“住手,都住手!”就在这时,许冰带着一众村民从门外冲了进来。

许冰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接到了秦兰的电话,秦兰跑得没有陈光宗快,生怕陈光宗出事,只好给许冰打电话求助。

“别打了,住手,一群男人打架,真是吃饱了撑的,还有没有点正事,我都替你们脸红!各位父老乡亲,帮帮忙,快点把他们拉开。”

许冰厉声喝斥,在村民的帮助下,强行拉开了扭打在一起的几人。

“傻宗,老子跟你没完,你他吗的等着!老常,报警,就说傻宗要杀人。”

二癞子满嘴是血,一只眼睛乌青,样子狼狈至极,肺都快气炸了,几次都在陈光宗面前吃亏,自觉太丢人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场面有点乱,谁也没有太在意常有米,他走到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

好不容易控制住局面,许冰高声喊道:“其他人都散了吧,二癞子,你跟我去趟大队部,把事情交待清楚。”

“你他娘的算老几啊,这事轮不到你管,哪凉快哪待着去。”二癞子气呼呼的怒喝道。

许冰脸色一沉,“我是村长助理,有权过问药王村的一切事务。”

“少他娘的给老子摆谱,村子助理说的好听,实际上狗屁不如,芝麻粒大小的官都算不上。”二癞子轻蔑的嘲笑道。换做平时,他肯定会跟许冰客客气气说话,不过此时正在气头上,说话很难听。

“好,今天让你看看芝麻粒大小的官有什么权利!”许冰怒极发笑,几步上前揪住了二癞子的脖领子,野蛮的道:“跟我走,敢不走,姑奶奶打断你的腿!”

 

相关文章:

承受他尽根贯穿_两瓣雪腻的臀部高高翘起

复合维生素能长期吃吗女人吃复合维生素好吗

黄金瞳小说全文-黄金瞳免费阅读

把震动器放在哪里*抽打红肿 双乳

边写作业边爸爸弄.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