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水烫肉核*白浊液体打在肠壁

2022-08-06 21:51 · 新商盟

而女人似乎并没有丝毫留恋,她眼眸明媚中带着浅浅忧怜,自人群扫过,转身离去。

华盛会所楼上,偌大的落地玻璃窗,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立着,他的脸在光线明灭间有一种隐晦的光影,忽的,完美的唇形勾起一抹笑。

望着那抹几乎消失的倩影,举起手中的酒杯,隔空冲着那头敬了一下,仰头一仰而尽,高浓度的酒精滑过咽喉,眼底是雾霭霭的墨沉。

带着毫不掩饰掠夺。

关悠若走回后台休息室,迎面就是领班的夸奖,和毫不掩饰贪婪的游说。

关悠若颦眉,“王姐,你知道的,只此一次。”

王姐绘声绘色的老脸一僵,呐呐说不出话来。

如果不是领舞的缇娜生病,关悠若也不会上台,别人不敢说,但关悠若的洁身自爱,会所里的人还是知道一二的。

她看了眼外间的喧闹,又打量一眼关悠若,耸了耸肩:“好吧,要是哪天想通了再找我!”

关悠若表面上没什么,心底里暗自松了口气,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来这里一年,她能平安无事不是没有原因的。

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比谁都清楚!

“行了,赶紧换衣服,三楼VIP贵宾点了名叫你。”

这是属于关悠若的本职,不容拒绝,她拿起号码牌,默默的回去换衣服。

换上超短的制服套装,重新补了妆容,确定自己此刻的样子总够风情,关悠若才踩着小高跟跟着王姐。

“记着,今天这是贵宾,机灵点儿!”

面对王姐的提点,关悠若默默的点点头。

在华盛,客人就是上帝,而她,只有服从。

三楼贵宾室,是整个华盛最为豪奢的包厢,能够进得来这里的人,不是商界精英,就是政界名流。

推门而入,包厢内的奢靡气氛一如既往。

关悠若眸光流转,眼睛不自觉对上男人的视线,犀利而冷锐的。

嗖然垂下,心头忍不住狠狠一跳危险。

他只是那样坐着,却给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和压力,一种王者的气势,压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关悠若突然有些后悔了,或许……她不该来。

她低头沉吟一会儿,再次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只见宋元凯身边的女人几乎整个身子都缠在他的身上,而他的目光,只盯着一个人。

撇开香水和烟草的香味,空气中隐隐漂浮着性感萎靡的情欲味道,使得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既危险又迷人的气息。

华盛风气开放,姑娘跟客人现场办事的情况不少,只要客人有这个意愿,绝对服从。只是,这于关悠若而言,却是超出了她的忍受范畴。

“宋少爷,这就是悠若。”

王姐伸手一推,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关悠若一个踉跄,直接栽进了男人坚硬的胸膛。

引人遐想的姿势,令她尴尬的处境。

她惊呼,视线扫过他按住她腰身的那只大手,错愕抬眸。

四目相交,男人眼里的犀利与探寻直逼眼底,关悠若心头一窒,深吸一口气,眼眸弯起,唇角上扬,软软懦懦,笑。

“讨厌死了,捉弄人家。”

她嗲嗲的说着,一双玉手也不住的在宋元凯胸膛前磨蹭着。

“想要?”

宋元凯挑了挑眉,握住了她放在他胸前的手,短短两字,却带着嘲讽意味。

第二章 我无所谓

他的嗓音低沉,带着特有的暗哑,为这样暧昧的气氛再添一抹色彩。

关悠若面色一白,幸好灯光昏暗,才能让她掩盖此刻的窘迫,干脆,她故作娇羞的垂下头,朝着他靠近,好似想接近他似的。

宋元凯深邃的眸子微眯,暗墨的眸低,是一抹明显的厌恶。

关悠若心头冷笑,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而送上门的往往都是弃之如敝屣。

腰上的力道明显松了松,她侧身滑向他的另一侧,毫无阻拦的坐在了他身侧的沙发上。

来华盛一年多,该怎么样应付男人,她多少也懂得一点。

“宋少……”一旁的欣欣见宋元凯对自己的兴趣消淡,连忙将身子依偎过去。

宋元凯挑眉,没有阻止女子大胆的举动,欣欣心头一喜,整个人又贴了上去。

关悠若尴尬的撇过头,然而另一边也是同样场景,她无奈,低下头去。

她是华盛的陪客,却从来不会跟客人发生过多的肢体接触,然而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想要避开也为之不及,实在让人无可奈何。

关悠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给雷着了,唇角无意识勾起,暗暗嘲讽自己在这种情景下还能置身事外。

宋元凯的眸子瞥见她嘴角的那一抹笑,手上的动作突兀停下,这算什么,她是把他们当做是免费真人秀在看吗?

他一把扯开缠在他身上的欣欣,盯着关悠若淡漠而讥诮的小脸,狠狠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宋少……”

“宋少……”

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发出声音,关悠若一惊,下意识想要挣扎,旁边的sara似乎还没有从漩涡中抽离,满脸迷茫的盯着男人出列拔萃的俊脸。

迷乱的呼唤和这一声冷静如冰的呼喊,听在宋元凯的耳朵里十足讽刺。

“你在笑什么?”他的手指紧紧攥住她的下颚,逼迫她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关悠若眸子里的茫然和慌乱,直直落入男人的眼底,宋元凯勾唇一笑,上身突然前倾,两人几乎鼻尖相触。

“告诉我,你到底在笑什么?”

他在笑,且问话的口气缓慢,然而攥住她下颚的手指却在微微用力,关悠若颦眉,显然十分难受。

“宋少,你误会了。”

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脂粉味,还有层层的酒气,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关悠若十分不舒服,咬牙忍下想要摆脱的冲动,四两拨千斤的转过手去给他倒酒。

“讨厌,宋少爷吓唬人家,罚你喝酒!”

酒杯凑近男人的唇边,宋元凯微微让开身子。

关悠若压下想要将手中酒杯砸过去的冲动,回头看去。手的主人大约四十几岁的年纪,眼睛浑浊无光,眼袋突起下垂,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沉迷与酒色的。

“原来是陈总。”关悠若意欲作呕,却依旧笑脸相迎。

“新来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他是华盛的常客,最喜欢稚嫩的雏儿。

“陈总真会开玩笑,我哪儿是新来的,您身边那个才是。”

相关文章:

解锁姿势的污图_女主播直播乳摇53秒

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偷欢小美妇小说

女朋友跟我说前男友比我的粗|男主很坏肉的校园文

公车被猛烈的进出,啊快停下吧好痛别撞了/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助理跪下拉开拉链含进:公主液体花壶深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