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本心小说,医者本心阳顶天小说阅读

2022-08-06 15:35 · 新商盟

05 别打了

肖奸商也给阳顶天那股猛劲吓到了,在地下爬起来,嘴里叫:“我哪里调戏她了,我就是验一下蘑菇质量。”

“你验蘑菇质量你抓他手做什么?”阳顶天怒了,还要上去抽他。

梅悠雪急了,一把扯着他:“别打了。”

肖奸商给阳顶天吓到了,他不敢过来敢阳顶天打,但他性子阴,叫道:“你们红星厂的蘑菇我不收了,你们莫怪我,要怪怪他。”

说着上了车,直接开走了。

这下红星厂的职工家属急了,都怪阳顶天冲动。

红星厂效益不好,山货收入是不小的补贴呢,也莫怪这些人发牢骚。

阳顶天是个燥脾气,就听不得怪话,一下急了,叫道:“吱歪什么,你们的蘑菇我收了,这样行了吧。”

说着跑回去,箱子底他老娘收得有两千块钱,他拿了一千五,买了两包烟,找到厂司机杨大海,叫道:“杨哥,车子我用一下。”

把烟塞过去。

“我没油票了。”

厂里的车是公家发油票,但省下的油票可以卖钱,所以杨大海不太愿意。

“我自己加。”

“那你小心点。”

有他这一句,杨大海才把钥匙给他。

阳顶天把车开到收货点,梅悠雪看他真来了,急了:“你真的代收蘑菇啊。”

阳顶天还没答,一个老妇女就插嘴了:“他不收怎么办,把肖奸商打走了,我捡一早上蘑菇,四五斤呢,就六块一斤也是三十块,你要我烂到家里啊?”

“就是。”边上就有几个家属帮腔。

“少吱吱歪歪。”阳顶天不耐烦:“我说收就收,有多少我收多少。”

就借了边上卖菜小贩的秤,来的都收,居然收了两百斤蘑菇,平均六块一斤,就是一千二。

那些妇女们拿了钱,心满意足的走了,梅悠雪就急了:“你现在怎么办啊?”

“我到市里去卖掉啊,市里好的可以卖十五到二十呢。”阳顶天不着急,看梅悠雪的两篮子蘑菇没提过来,道:“你的蘑菇也提上来啊。”

“那你等着。”梅悠雪一咬牙,猛地跑开了,没多会,她又跑回来了,换了条白裙子。

她本来就漂亮,给这白裙子一衬,真就好象天上的仙女一样。

阳顶天都看傻了,忍不住叫:“梅技,你真漂亮。”

梅悠雪跑得有点喘气,脸上也染了红霞,道:“好了,上车吧,我帮你去卖,我一个同学在市里。”

竟然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一时间喜得牙齿都要爆了。

蘑菇卖不卖得掉无所谓,关健是,有梅悠雪陪着去啊。

“那太好了。”阳顶天喜滋滋上车。

梅悠雪在另一边上车,上车的时候,膝盖还跟阳顶天的膝盖碰了一下,让阳顶天有一种酥酥的感觉。

红星厂建在山沟沟里,到临水市有三十多公里,阳顶天加了油,车开得快,当然,最重要是车上坐了一个仙子一样的梅悠雪,只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一晃眼,就到了市里。

“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梅悠雪带了手机,拨电话,接通,她同学却说休产假,回老家了。

“呀,这可怎么办啊。”梅悠雪一下子急了。

06 老板女儿

“没事。”阳顶天反而安慰她:“肖奸商卖得掉,我也卖得掉。”

眼珠子一转,道:“要不我们干脆去江城吧,那边才真正卖得起价,我听说最好的松树菇,可以卖八十块一斤呢。”

江城是省城,城里人爱吃个新鲜山货,当然卖得起价,可梅悠雪发愁:“只怕卖不掉。”

“不怕不怕。”

只要梅悠雪坐在车上,蘑菇卖不卖得掉,阳顶天真不在乎,无非亏点钱,老娘揪耳朵骂几声,那有什么关系。

他发动车子,直接就往江城去,梅悠雪也没办法。

临水市到江城一百多公里,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看着热闹,梅悠雪却发愁:“怎么卖啊。”

“我们去城南大市场,找个大菜贩子,批给他。”阳顶天有主意。

开到城南大市场,两个人下车,连问了几个老板,却都说不要,都做批发的,要的长久生意,量还要大,蘑菇不好卖。

“现在怎么办啊?”梅悠雪真急了。

“酒店里应该会要。”阳顶天心里也急,不过不能在梅悠雪面前露怯:“我们去江城大酒店,那边有我一兄弟,他熟,帮我介绍一下经理,肯定不成问题。”

他信口胡吹,其实哪是什么兄弟,就以前同学结婚喝过一顿酒,名字都不知道,就知道姓朱,干保安的。

车到江城大酒店,倒是一眼看到了朱保安——就在门口转悠呢。

阳顶天停好车过去,打声招呼:“朱哥,当班呢。”

朱保安回头看到阳顶天两个,道:“阳老弟啊,你怎么来了,你女朋友啊,行啊你小子,女朋友这么漂亮。”

阳顶天就不解释,这是面子啊,为什么要解释?

发了根烟,道:“朱哥,你们酒店搞采购的是哪个。”

“管后勤的陈胖子。”朱保安嘴巴一撇:“怎么,你问他做什么?”

“我收了点蘑菇,最新鲜的松树菇啊,想看他要不要?”

“那不可能。”

阳顶天话没落音,朱保安已经把脑袋摇成了个拨浪鼓:“他进货,都是专门定了点的关系户,那钱送的是一包一包的,你知不知道,那个供肉的,专门包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花给他玩,所以陈胖子就只要他的肉,没关系的,你喊他爹他也不会理你。”

这时有车停下,朱保安忙跑去开门了。

梅悠雪看着阳顶天,阳顶天也有些搔头,眼看牛皮要破啊,平时也无所谓,他反正爱吹牛,经常也有牛摔死的,但今天不同啊,今天可是当着梅悠雪的面,这牛摔死了,有些脸上无光啊。

朱保安开了门,又走回来了,阳顶天还是不死心,道:“朱哥,这事就只能找陈胖子吗,还能找找其他人不?”

朱保安摇头,刚要开口,突然看见……

相关文章:

新书推荐@《一纸成婚:秦少宠妻上瘾》全文阅读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妇人玉股花心尘炳,手指勾出花液|含着一晚上

惊世狂少/h文系列辣小说合集 快点,受不了了,谁来帮我舔

沦陷_紧密贴合摩擦缝隙gl,如果让男朋友秒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