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2022-07-29 20:53 · 新商盟

因为受伤的缘故,必须要得到充足的休息。

熬夜本就对身体影响挺大的。

尽管早班事情比较多,老张也只得接受了。

开始上班的老张也觉得日子有些充实了起来。

不过也因为上班的缘故,和许艳也就短时间内不会再见面了。

不过他现在倒是可以天天看见刘凝雪。

早上刘凝雪送孩子上学,下午还会看到她接孩子放学。

本来刘凝雪就是一个专职的家庭主妇。

但她现在每日都要去医院照料陈汉文。

而陈汉文的情况,刘凝雪也会告诉老张。

已经慢慢越来越好了。

近期可能随时都能苏醒过来了。

日子一晃过去了五六天。

这天,刘凝雪跟往常一样接了孩子回到小区门口。

老张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

但却看见刘凝雪的脸色不太好看。

“张叔,等等下班了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

正当老张疑惑的时候,刘凝雪突然对着老张说道。

老张错愕了一下。

心中顿时想起了诸多想法。

嘴上却是立马答应了下来。

见到老张答应,刘凝雪便有些失魂落魄的牵着孩子往小区内走去。

而这边的老张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到底会是什么事儿呢?难道是她寂寞了?但是看样子不太像呀,估计是陈汉文那边出事了吧,不然......。”

老张心头浮想联翩。

但不管怎么说,晚上终于是有机会跟刘凝雪单独相处一下了。

有机会揩揩油也是不错的。

毕竟刘凝雪那身材,老张看得是垂涎三尺。

此刻才下午五点,又煎熬了三个时辰后。

老张立马便朝着刘凝雪的家中赶了过去。

站在门口激动了半天的老张,终于按下了门铃。

等待了片刻之后,大门被打了开来。

只见刘凝雪穿着一身简便的居家长裙,简单而不失大方。

不过裙子太过宽松,老张便没办法欣赏刘凝雪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了。

裙摆一直到了脚踝的位置,将那双纤细修长的美腿都遮掩住了。

老张心头涌起一阵失望。

“小刘啊,找我什么事儿呀?”

刘凝雪将老张迎进门内,招呼老张在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张叔,晚上吃过了么?”

老张点点头道:“物业有工作餐的,不用麻烦了。”

刘凝雪这才坐了下来。

“其实我.....我是有些事....拿不定主意,所以我......。”

见刘凝雪说话吞吞吐吐的。

老张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既然你叫我来了,那就是相信我,我也一把年纪了,是过来人,可以帮你拿拿主意的。”

刘凝雪这才缓缓点头。

冷静了下来说道:“是这样的,汉文今天醒了。”

老张面露惊讶,当即道:“那这是好事呀,怎么下午看你脸色那么差?”

说到这里,刘凝雪叹息一声,悠悠说道。

“他是醒了,不过这次他醒了,改变很大,他竟然跟我老实交代了他在外面找女人的事情。”

老张有些不解起来。

问道:“那他这是摊牌了,想离婚?”

刘凝雪摇了摇头道:“不,他是认错,他跟我交代了一切,希望我原谅他,但是......。”

还不待刘凝雪说完,老张便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现在纠结的是该不该原谅他?”

刘凝雪点了点头。

轻声说道:“我知道我也没有这个原谅的资格,因为我也做了错事,但是现在他突然坦白,让我有了负罪感,张叔,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说着,刘凝雪竟然落下泪来。

身子微微耸动着,抽泣着。

老张立马叹息一声,身子挪到刘凝雪身边,轻轻拍着刘凝雪的后背安慰起来。

“这件事错也不完全在你,不过现在你最应该纠结的不应该是原谅不原谅,而是你还爱他么?”

老张一边轻声说着,手上却传来一阵柔软酥麻的感觉,令他心头开始泛起涟漪。

尽管刘凝雪已经三十了,但是肌肤的水嫩依旧保持的非常好。

听了老张的话,刘凝雪沉默了下来。

半晌后才淡淡开口道:“我感觉我可能没有以前对他的感觉,不仅仅因为他出轨,现在感觉他就是我名义上的老公而已了。”

老张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随即说道:“那现在你就该做决定了,你是继续和他保持着这种关系过完后半辈子?还是想重新找一个能够有感情的家庭?”

刘凝雪再一次沉默了。

老张却没住嘴,继续说道:“这种事没人可以帮你做决定,决定权在你,你可以原谅他,然后继续这个样子生活,也可以重新开始,毕竟你才三十,还有机会。”

“可.....可是我们还有一个孩子。”

刘凝雪说出了她真正的犹豫。

老张点了点头。

“孩子可能是你们之前唯一的牵绊了,所以只有你自己取舍。”

这种事,老张不敢随意说话,也不敢有任何倾向的言语。

因为这关系到刘凝雪一辈子的生活。

或许她继续这样下去可以过得更好,但也有可能离婚后她能得到想要的。

但事无绝对,万一没有想象的美好。

老张敢说,刘凝雪第一个怨恨的绝对是他。

所以老张不敢随意说话,而是十分谨慎的组织语言。

刘凝雪沉默片刻,随即有些烦乱的摇了摇头。

老张立马抚着她后背的一片柔软,轻声道:“不要急,不是要你马上做出决定,你多想一阵子,现在陈汉文还需要在医院休养,没人逼你。”

在老张的安抚下,刘凝雪渐渐冷静了下来。

半晌后,刘凝雪还是有些失神的看了一眼老张道:

“不好意思,张叔,这么晚还麻烦你过来,不过现在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么?”

这是下逐客令了呀!

老张心中暗道。

随即苦笑一声点点头道:“当然可以,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老张便出了大门。

替刘凝雪关上了房门。

他知道,此刻的刘凝雪的确心绪烦乱。

但这事儿,还真是有些令人无奈。

老张觉得,如果陈汉文永远不说出来。

刘凝雪应该也就继续装作不知道了。

但现在却把这最后一层窗户纸给捅破了开来。

刘凝雪也必须做出她的决定了。过了几日之后。

老张头上的纱布也拆掉了,基本好的差不多了。

而于此同时,他也看见刘凝雪将陈汉文从医院接了回来。

看着二人一副甜蜜说笑的模样。

老张叹了口气。

看来刘凝雪还是选择了第一条路。

忍口气,平平淡淡的过了这一生。

但老张想来,她应该多半是因为孩子。

刘凝雪和陈汉文的孩子还小,如果这个时候失去了爸爸或者妈妈。

对以后的人生难免造成影响。

尽管老张心头难免有几分失落。

但他也希望刘凝雪以后可以过得幸福。

又过了两天。

老张却看见陈汉文拖着行李箱从小区大门走了出来。

打了辆车便远去了。

老张心中纳闷了。

这家伙才刚好就要出差,难不成又是去找情妇的?

这刘凝雪的心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也是他们的私事。

老张也不好过问。

心底只得替刘凝雪感觉到了悲哀。

但令他更感到的奇怪的是。

这边的刘凝雪丝毫没有感觉一般。

每天出入都带着笑脸。

看到老张都会热情的打着招呼。

不过她现在的出入时间却变得更加固定了起来。

每天早上八点出门,六点左右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观察了四五日之后,老张忍不住了。

这天逮着刘凝雪晚上回来的时候。

他叫住了刘凝雪。

“小刘,你没事吧?”

看着老张一脸古怪的神色,刘凝雪却十分疑惑。

“我没事呀,张叔,你怎么了?”

老张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

“小刘,你和汉文怎么样了?怎么他才刚好,就又出差了?”

刘凝雪沉默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她左手牵着的小女孩。

温柔的对女孩说道:“乐乐,你进去滑滑梯那边玩一会儿,妈妈等等就来找你。”

女孩很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就走了进去。

等她女儿离开后。

刘凝雪才叹了口气对老张说道:

“我跟他已经离婚了!”

老张心头一惊。

“你真的想好了?”

刘凝雪又恢复了笑容,表露出来一副洒脱的模样。

“离都离了,再说我现在感觉真的挺自在舒服的。”

这一点,老张也看得出来。

现在的刘凝雪比之前更加随意快乐了。

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往的更加发自内心了。

老张点点头道:“也好,既然不爱了就分开,不过你现在带着一个孩子,以后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找我。”

“那可能真的少不了麻烦你。”刘凝雪笑着道。

老张拍了拍胸膛道:“尽管来麻烦,可别逞强呀你一个人。”

刘凝雪带着感激之色点点头。

随后跟老张道了别,就往小区内走去。

看着刘凝雪远去的曼妙背影,老张心头涌起一阵火热。

竟然真的离婚了呀!

这种情况下,老张也按捺不住他内心的躁动了。

现在的刘凝雪可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是有夫之妇了。

这同样也意味了,老张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机会的。

万一刘凝雪眼瞎,看上自己了呢。

那美好生活不就来了!

老张美滋滋的想着。

......

得知了刘凝雪离婚后。

老张便安分不起来了。

有事没事就往刘凝雪家中跑。

要么送些生活用品,水果之类的东西。

偶尔等刘凝雪下班后,给她孩子买点玩偶零食的小玩意儿。

刘凝雪的孩子叫陈乐乐,今年也才六岁,还在读幼儿园。

小孩子的心是最容易笼络的。

一来二去,无论是刘凝雪还是陈乐乐都对老张充满了好感。

刘凝雪更加感激老张。

因为自从她离婚后。

也没少遭人非议。

毕竟凤山县就是个小地方,思想并没有那么开明。

离了婚的女人总觉得是有污点的。

再说刘凝雪还年轻漂亮。

老张的举动给刘凝雪不仅带来的是物质上的温暖,更加是心灵上的安慰。

而老张什么心思。

刘凝雪也是十分清楚的。

但她再怎么也是不可能和一个比她大二十来岁的男人在一起的。

根本接受不了。

刘凝雪也曾明里暗里暗示过老张。

她没有再找的打算。

但老张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他的态度。

渐渐的,刘凝雪也没有再理会这些了。

时间波澜不惊的又过去了一个月。

这天下班。

刘凝雪主动叫老张下班后去她家里吃饭。

老张顿时有些激动了。

心中还在疑惑,是不是这一个月的献殷勤起到了作用。

抱着这种不确定心思。

老张下班后来到了刘凝雪的家里。

刘凝雪早就做好了饭菜,正等着老张。

“来了,张叔,快来吃饭吧!”刘凝雪热情的招呼道。

老张对刘凝雪的家早已熟悉无比。

坐在餐桌上,看着冒着香气的饭爱。

脸上带着笑意道:“太丰盛了吧,小刘,真是麻烦你了。”

“哎呀,张叔,咱们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正好我还有事麻烦你呢。”刘凝雪说道。

老张顿时心头如被浇了一盆冷水。

原来她是有事找自己。

“有事就说话呗,还要做饭贿赂我呀!”老张恢复了心态,开玩笑道。

刘凝雪顿时笑了起来。

今晚她穿的还是回来时的那套工作制服。

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

一笑起来,衬衫上的那片挺拔都微微抖动了起来。

看得老张心肝一颤。

真是个妖精呀!

刘凝雪给老张盛好饭,便坐在老张对面。

一边看着老张吃饭,一边说道:“张叔,咱们小区可以对外出租房子么?”

老张嘴里嚼着饭菜,疑惑的看着刘凝雪。

咽下嘴中食物后,问道:“怎么?你经济很紧张么?还要出租房子,需要钱你可以找我呀!”

经过之前的相处之后。

刘凝雪也了解到老张不是差钱的人。

也知道老张在月华小区也有一套房子。

“不是,我是想多赚点钱,现在孩子还小,得为以后做打算。”

刘凝雪一本正经的说着,又继续说道:“你看我这屋子,我和我女儿睡一间,还空着两个房间,多浪费呀,就想着租出去赚点钱。”

老张沉思起来。

这的确也是个赚钱的好办法。

而且也很方便、简单。

相关文章:

揉女房东揉出了水|发硬的奶头翘着h

【经典古言】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宁诗薇全文

xxx影院 日韩2000XXX电影

不许流出来检查塞东西,课时我和同桌作爱

聪明男人娶丑女_自己弄到喷水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