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2022-07-29 15:22 · 新商盟

“爹娘……儿子来看你们了……”楚晨说着说着,鼻子就忍不住酸了一下。

虽然前几年都回来,但是一想起泉下的爹娘看到了一个傻儿子每年过来,指不定怎么难受。

最近他终于恢复了神智,他在父母的坟前发誓,一定要找出父母暴毙的原因!

他才不相信村里面那些人的说法呢!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就不信他查不出来!

在这个时候,楚晨突然听到了一丝很不和谐的声音。

“啊……”

好像是女人的叫声,是从不远处发出来的。

楚晨越听越觉得这声音自己很熟悉,所以就竖起耳朵,站了起来四周看了看。

果然,在大概五十米远的地方看到草丛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奇心促使着楚晨跑过去,越走越近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在草丛里面晃荡着。

“哎呀,这破虫子!”女人娇呼着,还伸手在空气中挥动着,好像是在驱赶着什么似的。

这个时候楚晨才认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原来是王玥琪!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好像还蛮害怕的样子。

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楚晨故意傻笑了一声,果不其然吸引了王玥琪的注意力。

王玥琪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转过头看到是楚晨的那一刻,又瞬间的放松了,想着原来是这个傻子。

只是看着他傻呆呆的样子,一个想法又悄无声息的在王玥琪的心中形成了。

“哎呀……哎呀……小晨你快来救救我……”她半躺在地上,酥胸半露,从楚晨的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她胸脯中间的一点红色,微微有点肿,再加上她刚刚说的话,楚晨联想到她可能是被虫子给咬到了。

“医生怎么了?小晨来救你!”

说着,他直接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前面两步远有个石子,他故意踩空,绊到了石子上,真个人都朝着前面倒过去。

王玥琪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了楚晨。

好巧不巧,他的脸更好落到了王玥琪的胸口中间,目光也正好对上了那点朱红。

刚刚里的远没有看清楚,现在近了一看才知道,这个应该是蜜蜂蛰的。

“哎呦小晨你没事吧!”王玥琪不动声色的把楚晨抱在了怀里,目光中带着迷恋。

不得不说,楚晨这家伙虽然是个傻子,但是活真的不错,居然足足的让她想了一整个晚上。

晚上想起来的时候都觉得空虚了,就想着什么时候再找个机会找楚晨再来一次。

这里平时连个活人都没有,没想到今天上山来采草药居然碰到了楚晨?

这算不算是缘分呢?

王玥琪无意识的动作楚晨也感觉到了,自然也知道这个医生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肯定是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威力”呢!

如此想着,楚晨直接就爬到了王玥琪的身上,眼眶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泪花,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玥琪。

“呜呜呜……医生怎么了?这里好可怕……”

楚晨指着王玥琪的胸前,“这个是什么?”

“平时都是王医生给你治病,今天你能不能帮帮姐?姐也受伤了……”

说着,她还煞有其事的叫了一声。

说是惨叫,其实不如说是呻吟声。

她声音软软的,加上可以装出来的可怜表情,使他看起来更加的惹人怜爱了。

看着一个傻子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王玥琪心中有一种没由来的满足感。

“好……我救医生!”楚晨愣愣的,口上说着要救她,但是身体却毫无作为。

他就是在等王玥琪自己主动邀请他!

果不其然,王玥琪忍不住了,直接就压下了楚晨的头,往自己身前的伤口上按。

“你帮帮姐,把毒吸出来,不然姐会死的。”

这下子楚晨装作听懂了的样子,直接对着她的胸口就是一阵乱拱,弄的王玥琪有点吃痛。

她拉起了楚晨的头,皱着眉头问:“怎么了小晨?不是那样的呀!就像你上次弄!”

“看不到,看不到!”楚晨嘟着嘴,对着王玥琪的衣服说道。

王玥琪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把伤口漏出来了,两边还没漏出来,怪不得这个傻子不明白呢!

她顿时就哭笑不得,但还是挨个的解开了身前的扣子之后,把胳膊抽出来,好让衣服充当一个临时的褥子,暂时的分割开脏兮兮的土地和她白皙的躯体。

楚晨看着她把外衣脱了下来,瞬间眼睛都看直了。

楚晨笑嘻嘻的,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

“雪梨,好吃……好吃!小晨想吃医生的雪梨!”

看着他的样子,王玥琪一阵窃笑,想着傻子就是傻子,什么都不懂。

她捂住了楚晨即将压下来的头,神秘兮兮的说道:“在那之前,你得先给姐治病,你也不希望医生受伤吧!给姐治好了病之后,姐给你吃雪梨。”

面对不留余力的诱惑,楚晨其实还蛮想笑的,只是自己现在是傻子,笑也不能笑得太明显了,只能歪着嘴角,嘿嘿了两下才说。

“好!给姐治病……给姐治病有雪梨吃!”

得到了楚晨的点头,王玥琪放心的把自己的身体都露了出来,指了指那点红心。

“吸这里,把毒和血吸出来!吸出来姐就不疼了。”

“好,给姐吸!”楚晨大叫了一句,王玥琪立马瞪大了眼睛捂住了他的嘴巴,还扭过头警醒的看着四周,好像是生怕有人一样。

也对,现在毕竟是在野外,虽然这里人少,不代表没人会来。就好比王玥琪,楚晨。

趁着她走神的空挡,楚晨直接低头在她的伤口处狠狠的吸了一口。

“呃……!”

也许是他来的突然,也许是太过于用力,让她吃痛了,王玥琪不可抑制的轻吟了一句,带着无尽的媚意。

“恩……”王玥琪躺在地上,垂着眼眸看楚晨,媚眼如丝的模样让他看了忍不住起了某种冲动。

他下腹的变化敏感的王玥琪自然也发现了,顿时满脸羞红,好像昨天的那种刺激感刚刚才发生过一样。

楚晨没有抬起头,还是用力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王玥琪虽然是嘴上说着他用的力气太大,可是身体上却没有丝毫的抗拒,甚至还把楚晨的头往自己的身上用力按,好像是希望他更加粗暴的对待似的。

她是个很敏感的女人,动情的时候身体都会迅速的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映在绿色的草地上的时候,活生生像是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漂亮极了。

现在这朵美丽的花儿正如同接受者风雨的摧残一般,飘飘摇摇的,眼中带泪,让人有一种想要更加用力摧残的想法。

“恩……”

王玥琪把楚晨的头死死的抱在怀里,只让他在一小方天地中活动,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身前。

渐渐地,她红肿的伤口已经吸不出来水了,出来的都是鲜红的血。

楚晨看了一眼,约摸着差不多了,就慢慢的转移到了一边。

由于嘴里面还有血,楚晨故意找了个空挡把自己的头抬了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皱着眉毛很嫌弃的样子,“唔……好难喝……”

王玥琪顿时哭笑不得,用身下衣服随便的擦了擦身上的血迹之后,就翻过了身体,把楚晨压在了身下。

当然,这也得有楚晨的暗中配合,不然她一个女人,哪里来的力气可以把楚晨翻过去呢?

“小晨,你喜欢姐吗?”王玥琪笑着问。

楚晨半真半假的说:“喜欢……最喜欢姐的大雪梨!”

听到楚晨这样的话,王玥琪一下子就笑了,摸了摸他的头,笑话他的诚恳。

“那姐就让你吃大雪梨!”

说着,王玥琪倾下了身体,双手扶着自己身前的其中一团,往楚晨的嘴里面塞。

她并不觉得自己放荡,只是太寂寞了而已,就算是心里面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但是看着楚晨的时候,理智总是会败给身体原始的渴望。

她没有办法,也不想纠结,索性就顺其自然了。

楚晨虽然没有许多这方面的经验,但是颇有无师自通的风范,不管什么活,都能让人觉得很舒服。

“恩……好舒服!”

王玥琪闭着眼睛,微微张着樱桃小口,露出了一小部分贝齿。

“老公……”她的每一句话最后的一个字的音调都是上扬的,听起来颇有些挑逗的意味,至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听的话,不亚于最烈的情药。

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有两个男人的对话传了过来。

“这山药草药不少呢,据说有一种草药吃了壮阳哈哈哈……”

“那你可多吃点,你家婆娘看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主啊!”

“哈哈哈去你的……”

两个人谈话的声音从远处慢慢的到了近处,好像就在两个人的不远处。

王玥琪的身体自听到了声音之后就猛然的顿了一下,不光是她,就连楚晨的心里也是一咯噔,为了防止王玥琪察觉出自己并不是傻子的事情,所以他才装作表现很平静的样子,嘴上的动作还在继续。

“恩……别……”

王玥琪也不敢大声叫了,只是很克制的轻吟了一下,声音很小很小,几乎是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所幸的是,两个人的说话声音又渐渐的变远了,似乎是已经往别的地方走了。

纵使有惊无险,两个人的兴致也已经被吓走了一大半。

王玥琪虽然想立刻让楚晨和她办事,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就是得不偿失了。

自己在村里面是医生,是有知识的人,若是被人家知道趁着丈夫外出打工的时候和一个傻子做了那种事情,所有人都会以为是自己不贞,就连那个傻子也可以被传成是被迫的。

那样的话,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如此想着,王玥琪就伏在楚晨的耳边,像是安慰着小孩子一样的说:“今天多亏有小晨帮医生解毒,为了谢谢小晨,今晚你来姐家,姐还给你吃大雪梨,不光如此,还给你更多好吃的东西。”

这话落到了楚晨的耳朵里,心中更是一阵冷笑。

这不就是明晃晃的邀约吗?让自己今晚去她家做什么事情,是个人都能想出来。

“好……嘻嘻……小晨还要吃医生的大雪梨,大雪梨好吃!”楚晨傻乎乎的笑着。

王玥琪起身把自己的衣服都穿整齐了,背着自己的背篓就走了,看起来像是要下山了。

当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楚晨脸上的傻笑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相关文章:

女人叙述被口爱的感觉/两个奶被揉得直叫

低头含住胸上的樱桃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女神的医流高手

打动漫女腹部:川藏线是炮火连天经历

公主被卖到妓院高H*噗嗤噗嗤太深了啊你轻点

大佬们的玩物御书屋|双丘红红肿肿挨巴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