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快穿带点肉肉那种:鲤鱼乡尿满肚子失禁

2022-07-28 20:39 · 新商盟

每当夏天在院子里乘凉时都会露出那雪白的肌肤和一双诱人的大长腿。

即使有了小孩,身材也是绝佳的完美,胸前的美景也会随着呼吸一动一动。


我与她已经许久不见,但魅力依旧不减。


今天的她穿着一条黑色蕾丝睡裙,只到大腿根部下面一点点,根本包不住腿间的风光,外面也只是披了件长外套,胸前的柔软呼之欲出,一瞬间,我感觉口干舌燥。


“婷姐,这么晚你找我什么事啊?”


婷姐俏脸通红,大腿也情不自禁的并拢,不敢直视我,解释道:“就...就是我今天喂宝宝的时候,突然没有了,听说你按摩能好,才来找你帮忙。”


我一听就乐了,没想到自己的职业竟能有这么大福利。


我开这间小诊所就是为了帮助哺乳期的妇女解决肿胀或者堵塞等问题。


即使心中狂喜,我表面还是假装淡定的对婷姐说:“婷姐你先进来,把外套和里衣脱掉,我帮你找找原因。”


婷姐有些为难,已经脱掉外套的手还在犹豫,眼看就差一步,我又开口劝道:“婷姐,这只是检查的一部分,你放心我不会干嘛的。”


这话才让婷姐稍稍放松了些,只剩了那条性感蕾丝裙,又将束缚里面的粉色里衣拿出,躺在了我刚才坐着的沙发上。


大概是害羞才不敢坦诚相见吧。


我看着沙发上媚眼如丝的婷姐,顿时心跳加速,伸出的手也有些颤抖。


而婷姐早已疼的咬牙,额头蒙上一层层细汗,还有细碎的娇吟,我不禁深呼吸,才将大手覆上了丰腴的柔软,柔软细腻的弹性瞬间打破我的理智...


此刻我的手法不再是按摩,而是带着挑逗,刺激的手法,一处一处的寻找婷姐的敏感。


婷姐似乎没感到奇怪,反而呼吸急促起来,潮红染上耳垂,更让我激动的是,在我花式的揉捏下,婷姐竟然娇吟起来,红唇更显得鲜艳欲滴。


我顿时觉得尴尬不已,好歹入行也有三四年了,对于女人的身体没摸过上千也有几百了,可遇到婷姐,我的手和思维就不听使唤。


或许,真的是她太迷人了。


我看向眯着眼睛享受的婷姐,以及她不受控的大腿开始摩擦的动作,我知道,婷姐一定是想要了。


我又看着手中动作的柔软,淡淡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子,激活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小海,你的东西碰到我了,你快拿开。”我看的有些出神,婷姐突然眼神迷离的望向我问道。


我吓了一跳,才发现下面碰到了婷姐那妖娆的小蛮腰,又是一阵尴尬,更有些难为情。


我跟婷姐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更是世交,一直以来我都把婷姐当成自己亲姐姐一样看待,自己怎么能够对她产生这种邪念呢?


我再次深呼吸,想要压制住心底的邪火,可我才意识到婷姐对于男人来说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只要闻着她的味道,我就控制不住。


“婷姐,对不起。”


“唉,婷姐,要不你还是帮你找个女的按摩师吧!”我别过头不再看婷姐,以免控制不住再度尴尬。


婷姐一听就急了,这个小县城别说是按摩师了,连洗脚的都没见几个,还去找啥女按摩师?根本来不及啊。


随后,竟直接拉着我的手,覆上她的柔软,便说道:“小海,姐信你!别怕尴尬,主...主要是姐太难受了。”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我再次浑身一颤,我的气息再次变粗...


沙发上的婷姐见我迟迟不动,再次用手拉住我的手,恳求我帮她检查。


我看着她那展现在我眼前的雪白曲线,不禁咽了咽口水……


真的很难冷静,可婷姐疼的这么难受,只有我能帮她,只能在心里默念职业道德守则,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附上的那一刻,温热细腻又让我一阵迷离,力气也大了几分。


“嗯……”婷姐顿时发出一道娇哼声,性感的身躯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我好不容易压下的邪火一下子从脚底窜了上来,反应变得更加激烈,因为帮婷姐检查本来靠的就近,这一反应起来直接就将婷姐的裙边顶了起来,玉腿便完整的露了出来。


婷姐闭着眼,似乎没有察觉到裙子的变化,但是身体轻颤越来越强烈。


我有些害怕,要是她不让我按摩了怎么办?


好在婷姐没说什么,只是轻咬着红唇,眼神迷离,喘息声与娇吟声交替。


我暗暗松了口气,压着婷姐柔软的腰,毫无空隙的肌肤之亲让我感觉到无限的丝滑,我忍不住亢奋,试探性的向前动了动。


没想到隔着衣服婷姐的反应也这么大,我抓着柔软,忘乎所以的揉捏着。


恩……


婷姐双腿夹得更紧了,这更加刺激到了我!


于是我将大手轻轻往下移......


“小海,还…还没检查出来吗?”


婷姐突然问道。


我吓得一激灵,慌忙的退后一步将即将得逞的手收回,看着婷姐泛着粉红细腻的娇躯,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婷姐,你是因为堵塞,才没有的。”


“哦。”婷姐听后,俏脸一红,侧过身子,将外套穿好。


我不禁有几分失落,更有着一些愧疚,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婷姐一直把我当亲弟弟对待,这么多年了,自己遇到不少困难,婷姐也没少帮我。


可我却用自己的职业去吃婷姐豆腐?怎么对得起婷姐。


想跟婷姐道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这个怎么解决?”婷姐穿好衣服,抬头看向我。


我发现婷姐没有怪我的意思,一双美眸写满了深信不疑,她就坐在沙发上,双腿微张,隐约看见里面的风景,一瞬间,我的渴望占了上风。


“婷姐,这事只需要你老公配合一下,帮你吸出来。”我顿了顿,紧接道:“如果不及时处理,那东西在里面堵塞,还会致癌!”


据我多年经验来看,只是正常的堵塞,致癌是我编的,目的就是为了...


婷姐并不知道我的小心机,一听便慌了神,一张小脸吓得惨白,带着哭腔问:“小海,你可要帮帮姐,你姐夫常年不在家,所以...”


我假装没听懂般问她,要我干什么,她见我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扑过来就要揍我,毕竟我在她眼里还是小屁孩,现在居然敢调戏她。


可下一刻,婷姐却踩到了地上的一瓶子。


即将摔倒之时,我将她稳稳的接住,抱在怀里,这一瞬间,我听见了我和她疯狂的心跳。


我最先反应过来,却没有将婷姐从我怀里推开,而是贪婪感受每分每秒的细腻触感,她的芬芳,脑海里幻想着与她结合时的画面。


我正沉迷时,婷姐反应过来,将我推开,一张俏脸仿佛熟透的番茄。


许久,婷姐才尴尬的开口:“谢谢你,小海。”


我看她没有生气,继续我的计划:“婷姐,你躺下吧,我帮你就是了。”


婷姐身体又是一抖,好像在回味刚才的按摩,脸更红了,但还是脱了蕾丝裙,露出了粉色的里衣...


可当她的手刚想脱掉粉色里衣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问我:“小海,我记得有机器可以吸的对吧。”


我想否认,但是想起婷姐与我从小长大的点滴,一时间,理智重新占领高地,于是我便从抽屉拿了个器具给她。


这也是对我职业的负责。


婷姐接过器具,又低头看了看饱满的胸脯,冲我一笑:“小海,姐能在你这,试用一下吗?”


我点了点头,她又指了指门外,示意我出去。


虽然心底不由得失落,但我还是出去了,因为我只知道,如果真的亲眼看见,我一定会忍不住的。


可我刚到外面点了根烟,就听见房间里的婷姐尖叫了一声,我破门而过只见那器具紧紧在扣在了婷姐的丰满上,还有红印子。


看的我不由一阵心疼,小心翼翼的帮她拿下来后,才彻底被胸前的风景震惊。


虽然刚才已经上手过了,可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婷姐还在哺乳期,可一点下垂的迹象也没有,还很白,就连那处也十分诱人!


婷姐缓了一会,才将蕾丝裙的吊带拉上,似乎没看见我的沉醉,只是自顾自的说:“这可怎么办好,家里的宝宝肯定要饿死了!”


她的话提醒了我,我清了清嗓子,提醒她我的存在。


这一咳还真有效,婷姐像是想到了什么,刚刚疼的惨白的小脸再度染上粉红,她张开红唇,支支吾吾的说道:“小海,要不你帮姐吧,不然家里的孩子真要饿死了。”


我又是假装犹豫才答应了,又要求她躺在沙发上,将衣服脱光,一件不留,不然会弄脏衣服。


婷姐背对着我,将蕾丝裙脱下,粉色的里衣才露出来,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等她自己脱下来。


可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刚才几次脱得很顺利,这次她居然说解不开扣子要我帮忙。


我既紧张有兴奋,假如是故意的话那就代表婷姐对我有想法,如果不是这未免也太牵强,可不管怎样,这都是我离她身体最近的一次。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婷姐早已站在我面前,雪白的皮肤与沙发的红色相辉映,简直就是视觉盛宴,而她就是最美味的佳肴。


我想移开视线,因为下面的反应实在是剧烈,光想想我便不能自控,为了防止那儿的突兀吓到婷姐,我只能闭眼向那处凑了过去...


下一秒,我整个脸便陷在那柔软当中。


婷姐被我突然的行为吓到了,一声长吟脱口而出,听起来真像办事时最舒服时发出的声音。


“小海...轻点,疼~”


我当做没有听见婷姐的话,只是用技术将表姐安排的舒舒服服。


我开始庆幸自己选择做了这一行,竟然能跟婷姐这么近距离接触,我感觉幸福极了,婷姐也在意料之外的抱住了我的头,使劲往里面按。


终于,我再也按耐不住,腾出手就要攻陷那里...

可当她的手刚想脱掉粉色里衣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问我:“小海,我记得有机器可以吸的对吧。”


我想否认,但是想起婷姐与我从小长大的点滴,一时间,理智重新占领高地,于是我便从抽屉拿了个器具给她。


这也是对我职业的负责。


婷姐接过器具,又低头看了看饱满的胸脯,冲我一笑:“小海,姐能在你这,试用一下吗?”


我点了点头,她又指了指门外,示意我出去。


虽然心底不由得失落,但我还是出去了,因为我只知道,如果真的亲眼看见,我一定会忍不住的。


可我刚到外面点了根烟,就听见房间里的婷姐尖叫了一声,我破门而过只见那器具紧紧在扣在了婷姐的丰满上,还有红印子。


看的我不由一阵心疼,小心翼翼的帮她拿下来后,才彻底被胸前的风景震惊。


虽然刚才已经上手过了,可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婷姐还在哺乳期,可一点下垂的迹象也没有,还很白,就连那处也十分诱人!


婷姐缓了一会,才将蕾丝裙的吊带拉上,似乎没看见我的沉醉,只是自顾自的说:“这可怎么办好,家里的宝宝肯定要饿死了!”


她的话提醒了我,我清了清嗓子,提醒她我的存在。


这一咳还真有效,婷姐像是想到了什么,刚刚疼的惨白的小脸再度染上粉红,她张开红唇,支支吾吾的说道:“小海,要不你帮姐吧,不然家里的孩子真要饿死了。”


我又是假装犹豫才答应了,又要求她躺在沙发上,将衣服脱光,一件不留,不然会弄脏衣服。


婷姐背对着我,将蕾丝裙脱下,粉色的里衣才露出来,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等她自己脱下来。


可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刚才几次脱得很顺利,这次她居然说解不开扣子要我帮忙。


我既紧张有兴奋,假如是故意的话那就代表婷姐对我有想法,如果不是这未免也太牵强,可不管怎样,这都是我离她身体最近的一次。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婷姐早已站在我面前,雪白的皮肤与沙发的红色相辉映,简直就是视觉盛宴,而她就是最美味的佳肴。


我想移开视线,因为下面的反应实在是剧烈,光想想我便不能自控,为了防止那儿的突兀吓到婷姐,我只能闭眼向那处凑了过去...


下一秒,我整个脸便陷在那柔软当中。


婷姐被我突然的行为吓到了,一声长吟脱口而出,听起来真像办事时最舒服时发出的声音。


“小海...轻点,疼~”


我当做没有听见婷姐的话,只是用技术将表姐安排的舒舒服服。


我开始庆幸自己选择做了这一行,竟然能跟婷姐这么近距离接触,我感觉幸福极了,婷姐也在意料之外的抱住了我的头,使劲往里面按。


终于,我再也按耐不住,腾出手就要攻陷那里...


男人好像没有注意到视频没关,只是将罪恶的大手伸向了婷姐的胸部,婷姐闪躲过去,拉下衣服,抱着孩子在角落。


“嫂子,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张浩我可是你嫂子,你不能这样!”


我突然想起,婷姐的老公有个弟弟,竟是视频中的男人!


而下一刻,我想起婷姐就在以前的家里,便撒开腿跑回去,索性诊所离家里只有三百米,我拼劲全力,两分钟就到了,砰的一脚踹开门,将张浩打倒在地。


因为工作很清闲,我没少健身,很快将张浩打的落荒而逃。


婷姐吓得梨花带雨,看见张浩跑了后,直接朝我怀里扑了过来,不断的啜泣。


我一边拍着婷姐的背,一边安慰:“婷姐没事了,乖~”


安慰了好一会,婷姐才安稳的睡着了,甚至刚被脱下一点的裤子都忘记拉上,卡在膝盖处,露出一角黑色蕾丝,胸衣也有些凌乱...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不敢逾越,只敢看着饱饱眼福,最后才恋恋不舍的将她的裤子穿好,又把她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在一边等候。

相关文章:

约了个毛都没长齐的|怎么吸男朋友的命根才舒服

男人用嘴是爱我吗*老师不可以txt

唔疼小东西越来越紧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医者仁心

潇湘溪苑不听话被夹姜,隔着布料弄

女人有谁喝过精子的说说_一滴都不许漏林荫 高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