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美妇雪臀进去/ 鲤鱼乡羞处

2022-07-28 14:10 · 新商盟

都三个月了还不发工资,靠。”

看着公告,阳顶天竖起中指。


阳顶天所在的红星机械厂,效益一直不好,这几年,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工资少不说,还经常两三个月不发。


不发也没办法,阳顶天转身往山上走。


红星厂背靠绵绵大山,山上野物什么的很多,阳顶天利用厂里的材料,做了一把手弩,经常打只野鸡野兔的,回家里改善生活。


上了山,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人,那背影有些熟悉。


“像杨麻子啊,他怎么跑山上来了。”


杨麻子是福利科的副科长,有点小权,平时下巴昂在天上,阳顶天赖得理他,不过杨麻子上山,有些稀奇。


杨麻子往东头去,阳顶天就往西面走,西面陡,有崖,不过看得远。


“麻子有鬼,我看看。”


阳顶天抱着这个心思,飞快的上了崖顶,往下一看,杨麻子正往下面的山坳里去。


山坳里一片松树林里,这时林子里出来个女子,冲着杨麻子招手。


“果然有鬼。”


阳顶天一下子来了劲,仔细一看,那女子好像是蒋寡妇。


“那可是个浪货,难道他们......”


阳顶天正想着,就见杨麻子加快脚步迎上蒋寡妇,两个人一下搂在一起,进了林子,竟就抱着啃了起来。


“蒋寡妇竟然偷上了杨麻子?”


阳顶天看得又惊又喜:“今天可是给我看着好戏了。”


不过看着看着,他又转开了心思。


蒋寡妇年纪不大,就二十七八,是旁边村里的农民,老公车祸死了,就在厂边上开了家小卖店,因为长得俏,不少青工经常去他店里转悠,阳顶天也是一个。


但一般青工都没什么钱,转来转去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没想到她却跟杨麻子偷上了。


“妈妈叉的。”


阳顶天越想越怒,随手检起一块石头,猛地就扔下去,正落在林子里,虽然没打着人,却吓得杨麻子两人一下子跳起来。


阳顶天捂嘴偷笑,悄悄缩头,不想没注意脚下,突然一栽,就从崖下滚了下去。


一路滚到崖底,在一株老树茬子上一撞,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阳顶天醒了过来,还好,没什么大碍,就脑袋有点痛,摸一下,后脑一个大包。


“晦气。”阳顶天呸了一声:“这种事,果然看不得。”


02 厂花采蘑菇

摸着脑袋,还痛,有些晕晕沉沉的,脑子里又有些奇怪的记忆,就好像做了个梦,梦中自己成了桃树精,身边无数的桃花,却都是美丽妖娆的女子,围着他唱啊跳啊。


“真要是桃树精就好了,后宫三千啊。”


阳顶天自己打个哈哈:“可惜是个白日梦。”


绕路出来,却看到一个女子往山上爬。


阳顶天眼晴一亮:“咦,那不是梅悠雪吗?”


梅悠雪是厂里的技术员,正牌的重点大学毕业的,为人清冷,素常带着一点傲气,红星厂三朵花,她被公评为梅花,又因为她不好接近,所以得了个外号:雪里寒梅。


“梅技术员。”


阳顶天走出去,打招呼。


“阳顶天。”梅悠雪也看到了阳顶天:“你也在山上啊。”


“我轮休。”阳顶天看她手上提着个小篮子:“你来采蘑菇啊。”


说是看小篮子,其实在梅悠雪身上狠狠的挖了一眼。


梅悠雪上山,穿得简单,上身一件红色的长袖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有点旧,但还是掩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啊。


“是啊。”梅悠雪没留意阳顶天的目光,往两边山上看:“我也休息,看有蘑菇采没有。”


“这两天采蘑菇的多,附近的怕是采光了。”


阳顶天随口应着,也往山头看,眼前突然现出一片景像,好多的蘑菇。


“也是啊。”


听了阳顶天的话,梅悠雪似乎有些失望:“没有也没关系,就当爬山了,我先走了啊。”


“那边山上没有了。”


看梅悠雪往东边山上走,阳顶天忍不住开口。


“你怎么知道啊。”梅悠雪回头。


“我当然知道。”阳顶天冲口而出:“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真想采蘑菇,我带你去。”


先前看到的景像,让他有些犹疑,但面对梅悠雪这样的美女,他又忍不住,平时很难接近梅悠雪,即便当面碰上了,打声招呼,她也就是点点头,现在借着这个机会,要是一起去采蘑菇,那就爽呆了。


“真的啊?”梅悠雪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知道哪里有?”


“我当然知道。”阳顶天拍胸膛:“我天天在山上转的,这山上没有我不清楚的,你跟我来就行,包你采一大篮子。”


“好。”梅悠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来了。


阳顶天在前面带路,转过一个山脚,前面一片小林子,他一看,好像把林子看穿了,只见林中好多蘑菇,一窝一窝的。


“这到底是刚撞树上得了后遗症眼花呢,还是真能看穿啊。”


阳顶天自己心中也疑惑。


加快脚步,到林中,拨开一丛草,果然就看到一窝蘑菇,再拨开一丛草,树根下面,一大窝蘑菇。


“哇,好多的蘑菇。”


梅悠雪也看到了,喜叫出声,就开始采蘑菇。


阳顶天却傻在了一边。


“难道我出了天眼?”


他这么想着,看梅悠雪蹲在前面,牛仔裤包着的那个臀,漂亮极了。


他忍不住就用力看过去。


03 能看穿不

“能看穿不?”


可惜,并没有看穿,也不知是梅悠雪的牛仔裤太厚呢,还是他的天眼功力太低。


梅悠雪采了一窝蘑菇,一回头,看到阳顶天站在那里,不采蘑菇却盯着她后面看,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


她以前很讨厌厂里的青工盯着她屁股看的,不过这会儿心里高兴,倒是没生恼,只是站起身来道:“你怎么不采蘑菇啊。”


“我不怎么吃蘑菇的。”阳顶天也有些尴尬,忙移开眼光。


“不喜欢吃也可以卖啊。”


梅悠雪说着,又看到一窝,没多会,她篮子就满了。


“呀,这里还有,那里还有,好多哦,可是,我篮子装不下了。”


她一时为了难,看着她雪白的俏脸微皱着眉头的样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风中招摇,阳顶天忍不住又冲口而出:“这有什么难的,编只篮子就好了。”


梅悠雪惊喜的看着他:“你会编篮子吗?”


“这有什么难的。”


阳顶天随口应着,到旁边,他眼中看到那边有树藤,转过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样。


最怪异的是,他平时是不会编篮子的,但这会儿,好像自然而然就会了。


还有个怪异的,那树藤很坚韧的,可阳顶天伸手,毫不费力就扯断了。


阳顶天手脚飞快,以树枝为骨架,以树藤为经纬,没多会儿就织了一只篮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梅悠雪接过篮子,发出惊喜的夸赞。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这样冷傲美女的称赞,阳顶天一时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又琢磨:“好奇怪,难道我真是给树精附体了?不会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


“呀。”


梅悠雪突然一声惊叫,身子踉跄往后退。


“怎么了。”


阳顶天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脚下一绊,一下跌在他怀里。


阳顶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


“蛇,蛇。”梅悠雪惊叫。


随着她的叫声,果然是有一条蛇,从树丛后游出来,往旁边游去。


阳顶天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回来,往这边来。”


他这念头一生出来,那蛇儿竟然真的就回过头,往这边游过来。


“呀,它过来了,呀,它会咬人的。”


梅悠雪吓得尖叫,她本来已经站稳了,这时一急,竟然一下扑到了阳顶天怀里,而且用了一个阳顶天完全没想到的动作,她双手勾着阳顶天脖子,身子一跳,双脚竟然盘到了阳顶天腰上。


阳顶天本来只是试一下,顺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没想到,梅悠雪惊吓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别怕别怕。”


阳顶天惊喜交集,也不客气,双手就托着了梅悠雪身子,抱着后退,心中却叫:“跟上来跟上来。”


那蛇真的就跟上来了,梅悠雪回头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尖叫:“它追上来了,它追上来了,快跑。”


阳顶天就这么抱着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这才让那蛇游开。


04 要不你跟着我去

阳顶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节,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个吹啊,要是看到我这么抱着梅悠雪,那还不妒忌死。”


“它没追来了吧。”


看到蛇没追来,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从阳顶天身上下来,看一眼阳顶天,脸上红红的,随又急起来:“啊呀,我的蘑菇。”


“没事,你在这里,我帮你去拿回来。”


“会不会有蛇。”


梅悠雪先前吓着了,这时还往两边看。


“有可能有。”


阳顶天就点头。


“呀。”


梅悠雪吓得叫了一声,就往他身边靠了一点,胳膊都挨着阳顶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气钻入阳顶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闻极了。


“要不你跟着我去。”阳顶天出主意。


“那条蛇......”梅悠雪还害怕。


“没事,我走前面。”


阳顶天说着,走在前面,梅悠雪紧跟着他,还是怕,两边乱看,阳顶天就道:“别怕,我牵着你吧。”


他本来只是试一下,谁知梅悠雪马上就伸过手来,真的就紧紧的牵着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纤长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着一束丝。


阳顶天只读了高中就顶职进了厂子,读书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种喜爆了的感觉:“我要是牵着她手去厂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发了。”


到林子里,提了两篮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阳顶天,谢谢你,我只要一篮,另一篮你拿回去吧。”


“说了帮你采的。”阳顶天摇头:“我不喜欢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梅悠雪有些发愁。


“去卖给肖奸商啊。”阳顶天出主意。


红星厂靠山,厂里职工没事到山上捡点山货,就有人来收,这人叫肖志强,小气抠抠的,青工们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梅悠雪有些犹豫。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帮你提着去。”阳顶天把两篮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货点,已经有不少职工家属提着篮子在等了。


阳顶天把篮子放下,道:“梅技,放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痒痒的,给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卖了没有。”


到收货点,一看,怒了。


肖奸商来了,正在验梅悠雪的蘑菇,蘑菇分几个等级的,差的三五块,好的八九块。


肖奸商抠得死,一般最好的也就是给个五六块,这会儿他看着梅悠雪的蘑菇,说这个好,可以给七块,说着话,他手却去抓梅悠雪的手。


梅悠雪急了,一下甩开,肖奸商竟然还想去抓,阳顶天刚好就看到了,那个怒啊,冲过去,一把揪着肖奸商衣领着,啪啪就是两巴掌:“你敢调戏我们红星厂的女工?”


打了两巴掌不解气,猛地一用劲,竟然把肖奸商提了起来,一下扔出四五米远。


05 别打了

肖奸商从地下爬起来,嘴里叫道:“我哪里调戏她了,我就是验一下蘑菇质量。”


“你验蘑菇质量你抓她手做什么?”阳顶天怒了,还要上去抽他。


梅悠雪急了,一把扯着他:“别打了。”


肖奸商给阳顶天吓到了,他不敢跟阳顶天打,但他性子阴,叫道:“你们红星厂的蘑菇我不收了,你们莫怪我,要怪怪他。”


说着上了车,直接开走了。


这下红星厂的职工家属急了,都怪阳顶天冲动。


阳顶天是个燥脾气,就听不得怪话,一下急了,叫道:“吱歪什么,你们的蘑菇我收了,这样行了吧。”


说着跑回去,箱子底有他老娘藏的两千块钱,他拿了一千五,买了两包烟,找到厂司机杨大海,叫道:“杨哥,车子我用

相关文章:

紧致被巨大粗暴的撑开*坐腿上不停的磨蹭

用你的 那里帮我解痒|美女用脚玩男人命根

历史儿子最多的人 你知道曹操一共有多少儿子吗

我被按摩师做了三次,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bl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的胸罩&把奶尖儿送到嘴边核帮我吸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