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在马鞍上固定玉势

2022-07-26 07:34 · 新商盟

只是,疯狂过后,药效失去了作用,而牛蛋神智也清醒过来,看着一丝不挂的孙雪娥,胸口剧烈起伏的样子,一时之间,牛蛋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对雪娥嫂子做了什么?”牛蛋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脸上尽是懊恼之色。

牛蛋这会儿有些迷茫,看着呼吸逐渐平稳下来的孙雪娥,并没有苏醒的意思,牛蛋轻脚下床,将被子盖在了孙雪娥的身上,这才轻微的松了一口气。

站在地板上,牛蛋将目光从孙雪娥的身上收回,看到了被自己刚才连续两凳子砸下去的陈辉,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陈辉刚才趴在孙雪娥的身上,露出一脸淫-秽的笑容,牛蛋就怒火中烧。

“王八蛋,你刚才一定是想要对雪娥嫂子图谋不轨!”牛蛋愤怒的盯着陈辉,在心里下了定夺。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牛蛋,目光在屋子里看了好半天,最终才下定了决心,找来了一条绳子,不由分说的就将陈辉手脚给捆到了一起,活生生的就好像是一个粽子一般,牢固得不行。

做完这一切的牛蛋,仍旧觉得有些不太泄火,又找了纸笔,在上面用正楷写下了几个大字:“我是个畜生!”

当然了,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牛蛋害怕一些村民不识字,所以还特地在这五个字的上面分别备注了拼音,这才将纸张给贴到了陈辉的胸前。

“这还差不多!”看着自己的杰作,牛蛋脸上总算是多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

找了一截较长的绳子,牛蛋余光瞥了孙雪娥一眼之后,这才拽着陈辉离开了屋子,一直到村口的马路边上,牛蛋将再次五花大绑的将陈辉给固定到了电线柱子上。

如果想法可以成真的话,牛蛋这会儿只希望老天能够来一场暴雨,在狠狠的劈几道雷下来,将陈辉这个畜生给劈死在电线柱子上。

一步三回头的牛蛋多看了几眼自己的杰作,确认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之后,这才回家了。

“坏了,我是去问雪娥嫂子要止血药的啊,这下好了,止血药没拿到,还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该怎么向小娴姐和王婶儿交代呢?”

走到了家门口的牛蛋,这才暗道不好,露出一脸的懊恼神色。

王艳梅就站在屋门口里面,看着出现在视野里的牛蛋,一把就拉近了屋子,责备的言语中带着几分担忧道:“你这孩子,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我……”牛蛋支支吾吾,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搪塞王艳梅。

“我什么我啊?你小娴姐已经没事了,真是傻孩子。”王艳梅也是没好气的瞪了牛蛋一眼,将牛蛋一把摁在了林娴的身边。

恢复了视力而且还拥有透视能力的牛蛋,这会儿当然是知道林娴在做什么了,斜眼瞥了一下正梳理着头发的林娴,小心的站起身来,东摸摸西碰碰,问道:“王婶儿,我……我的竹竿呢?刚才出门忘拿了,我……”

“还要竹竿做什么?先睡觉吧?”王艳梅眼眸闪烁,看着一如往常一般的牛蛋,目光舒缓了不少,落到林娴的身上,迟疑片刻才说道:“今天晚上,你和小娴一起睡吧!”

“什么?”牛蛋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一脸怪异的看着做出这个决定的王艳梅,不解道:“王婶儿,我和小娴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睡到一起啊?”

“让你睡你就睡,别多问,而且这件事情没得商量!”王艳梅这会儿强势得有些过分,一点都给牛蛋留转圜的余地。

“不是,王婶儿,我和小娴姐都这么大了,哪儿还需要睡到一起啊?再说了,小娴姐也不会同意啊!”牛蛋一个人霸占着一张床都已经习惯了,突然枕边多出一个人来,牛蛋总觉得怪怪的。

再说了,现如今的牛蛋可是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就好像是衣服里面的赤果身子一般,牛蛋真的很担心和林娴睡到一起了,会不会出现向今晚在孙雪娥家里那样的情况,对自己的姐姐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啊?

“我同意。”牛蛋的话音刚落,都还没有来得急为自己的机智点一下赞,林娴就已经做出了回答。

“看吧,小娴姐她……”牛蛋本来胜券在握的表情,顿时就僵硬了,一脸怪异的看着林娴,小声道:“小娴姐,你是不是说错话了啊?”

“说错了吗?”林娴淡然的看了牛蛋一眼,认真道:“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一起睡,听明白了吗?”

比起王艳梅强势的话语,林娴的话语虽然同样毋庸置疑,不过,牛蛋却还听出了无奈与羞涩。

看着洗完澡出来的林娴,穿着一套淡粉色睡衣,将此刻羞红的俏脸衬托得更是美丽了几分,一想想自己要和本就有娃娃亲在身的林娴睡到一起,牛蛋的心情多少还是有几分激动的。

只是换个念头想想的话,牛蛋又觉得事出反常,自己刚恢复视力,王艳梅就要求两人睡到一起,难道说,王艳梅和林娴都察觉到了什么吗?

“非……非睡不可吗?”牛蛋心思忐忑,想要最后确认一遍。

回应牛蛋的,是林娴伸出的玉手,直接将牛蛋给抓入了手中,这才道:“非睡不可!”

“小娴姐,你慢点,我……”牛蛋脚下步子移动缓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掉到坑里面了一般,全然一副比瞎子还瞎的模样!

林娴的闺房牛蛋不是没有进来过,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身份在不知不觉间,就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小……小娴姐……”感受着林娴手心的湿润,牛蛋支支吾吾的说道:“小娴姐,是不是王婶儿逼……逼你这么做的啊?”

看着此刻的牛蛋竟然比林娴自己还要害怕的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刚过门要洞房花烛的小媳妇啊,让林娴哭笑不得之余,却又多了几分委屈。

好歹林娴才是一个女人,要说这会儿有点小媳妇娇羞姿态的人,那也应该是她才对啊,牛蛋这幅表情算怎么回事啊?搞得好像是林娴要对牛蛋霸王硬上弓似的……

“还记得刚才在浴室里,我们是怎么说的吗?”

虽然心生不悦,但是林娴的俏脸上这会儿还是多了一丝耐心,真的就好像一个大姐姐一般,一步步的开导着牛蛋:“你觉得自己应该叫我什么?”

“媳……媳妇儿?”牛蛋有些不太自信的喊了一声。

“嗯!”林娴唇角轻启,羞红的脸蛋早就耷下了几分,小声道:“既然我已经是你媳妇儿了,从今以后,我们就要坦诚相待,知道吗?”

“坦诚相待?”牛蛋的目光从林娴的V形领口收回,一脸似懂非懂的表情,木纳的点头。

牛蛋的回答,林娴还是相当满意的,虽然没有什么海誓山盟一般的保证,但是对于全然不谙世事,犹如一张白纸的牛蛋而言,能够让他点头答应,就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至于林娴现在所感受到的委屈,她相信,时间会让牛蛋明白一切的,她可以等,也愿意等!

更何况,林娴这会儿牵着牛蛋的鼻子走,可不是单纯的在为了他们的感情奠定基石,这不,林娴的嘴角轻咧,微微上扬几分就问道:“既然要坦诚相待,那你告诉我,我下……下面流血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牛蛋就知道自己装瞎露出的破绽不是那么容易就骗过了林娴和王艳梅眼睛的,果不其然,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了。

牛蛋支支吾吾,不知所措的模样,让林娴心中多了一份笃定,话语也坚定了几分,质问道:“你老实说,是不是眼睛能够看见了?”

“啊?”牛蛋愣了一下,随即就摇了摇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我也希望能够看到媳妇儿你美丽的容貌,可是,媳妇儿你见过哪个瞎子突然复明的吗?”

牛蛋将脚下的皮球一下子就踹回到了林娴的脚下,与其牛蛋自己去找理由来搪塞林娴,还不如让林娴自己去悟!

别说,牛蛋一句话还真是问住了林娴,让她自己都不由得扪心自问一番,一个瞎了十几年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复明呢?

“可……”道理虽然是这样不假,可林娴却总是觉得哪儿不太对劲,依旧追问道:“那我下面流血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于林娴来说,打心底而言,她是希望牛蛋的眼睛能够看到的,即便这样会注定牛蛋将一丝不挂的自己全身看了个遍,可相比起换来牛蛋一双明亮的眼睛,林娴觉得是值得的!

“我……这……”牛蛋没想到林娴竟然还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只得找个理由搪塞道:“我虽然眼睛瞎了,但是鼻子灵敏啊,那么浓烈的血腥味,当然一闻就知道了!”

牛蛋神情自然,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意思,就好像是说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让林娴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在盯着牛蛋看了许久之后,林娴最终没有在多问什么,轻叹了一声,整理好被子就道:“睡觉吧!”

“真……真睡啊?”牛蛋干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撅起屁-股为牛蛋准备枕头的林娴,牛蛋心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着比自己还要羞涩的牛蛋,林娴也是气得不行,没好气道:“爱睡不睡!和自己媳妇儿一起睡觉有什么问题吗?”

一向温柔的林娴突然生气,牛蛋还真是有些招架不住,顿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就乖乖的躺下了。

足有一米八宽的大床上,放置下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也正是如此,两人的身子总是间隔着一定的距离,可身体传来的热气,还是让两人心下一紧。

两人就这样平躺着,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各怀心思的样子,似乎都在深思着什么。

倒是林娴,忍不住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脑袋,看着呼吸平稳,手脚规整的牛蛋,轻嘤了一声榆木脑袋,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林娴的眼中,牛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身边就摆着一个唾手可得的小女人,偏偏牛蛋不懂得主动一点,愣是跟一榆木脑袋一般,杵着不动。躺在林娴身边的牛蛋,睡眠由浅渐深,一阵欢声笑语,也随之出现在了牛蛋的脑海之中……

梦境中的牛蛋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与父母同乘一辆小轿车,开车的人还是叔叔林正德,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值得人怀念。

只是,小轿车行驶道十字路口的时候,牛蛋的眉头却是随之紧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不安的预感在牛蛋的心头升腾而起。

“嘭……”牛蛋还没有回过神来,小轿车就已经在巨力碰撞的作用下腾飞了出去,在空中还翻滚了两圈,这才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车毁人亡的一幕,就好像幻灯片一般,在牛蛋的眼眸中滑过……

小轿车已经不是那个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小轿车,取而代之的是犹如小溪一般汇流出来的鲜血,还有扭头看向牛蛋的父亲牛锋,嘴里吐着鲜血道:“吃……,快……吃了!”

牛锋不由分说的把花生米大的药丸塞进牛蛋的嘴巴里,原本哭哭啼啼不止的牛蛋,在牛丸入口下肚之后,火烧的感觉的让牛蛋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啊……”

还是林娴的那张大床,牛蛋所睡着的这一块,却是已经被还在不断滚落的汗珠给打湿了个遍,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牛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猛然发出的嘶吼声,自然是惊醒了身边的林娴,本来还睡眼惺忪的她,看着此刻犹如丢了魂一般的牛蛋,连忙安抚道:“小牛,你没事吧?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牛蛋做噩梦的事情,林娴和王艳梅都是知道的,十六年来,牛蛋做了多少次噩梦,她们都记不清了,只是,以前没和牛蛋睡在一起,牛蛋做了噩梦,很多事情多事王艳梅去安慰的。

“小娴……媳妇儿……”抹了一下额头,牛蛋离开了被窝,看了一眼忧心不已的林娴,牛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道:“媳妇儿,你先睡吧,我想去坝子坐一会儿。”

“你……”林娴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加上昨晚本就被折腾得不轻,林娴这会儿睡意确实不小,还过还是没有迟疑的就说道:“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了,你快睡吧,没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你白天还要上班呢!”牛蛋这会儿的语气似乎没有往日的那般畏缩,反倒是给了林娴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说服了林娴的牛蛋独自一人坐在坝子的石墩上,一阵冷风出来,让牛蛋也是没来由的轻颤了一下身子。

十六年来,牛蛋一做梦就是这一幕,每一次,自己父亲牛锋都会塞给牛蛋一颗花生米大的药丸,并且要牛蛋好好地活下去,一直以来,牛蛋也都是简单的将它当做噩梦处理了,只是这两次身体的变化,让牛蛋不禁重视起了这个问题。

孙雪娥家里的一次,牛蛋被噩梦惊醒,失明十六年的眼睛突然就恢复正常了。

如果说眼睛复明那是偶然的话,那么今晚的这一次呢?牛蛋觉得就有些解释不过去了。

这会儿的牛蛋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恨不得上山跑几圈,来消磨一下自己的体力,实在是牛蛋这会儿只感觉身体就好像是一个快要被打气棒给冲破的气球一般,膨胀得很啊!

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腹部,感受着这儿传来的热气,牛蛋面色出现少有的凝重,还没等他一探究竟的时候,热气竟然瞬间就侵袭了牛蛋全身。

“这……”

牛蛋诧异出声,这一刻的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热气侵袭到的位置,原本松弛的肌肉,顿时就变得紧绷绷了不少,那种感觉,牛蛋觉得,自己的身子不是被侵袭,而更像是正在被这股热气滋润!

没错,就是滋润,牛蛋觉得,这个词语没有用错。

“哈……”牛蛋大喝了一声,猛然一拳轰出。

牛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是此刻浑身都充满了力道的牛蛋,似乎不狠狠的来上几拳,就会觉得不舒服一般。

“再来!”牛蛋沉声大喝了一声,身子凌空翻转一圈,又是一拳悍然轰出。

臂膀笔直,拳头有力,拳风割耳,相比起以前只能用来给人按摩或者抓着竹竿走路的软绵无力双手,牛蛋这会儿简直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一拳下去,要是落到一个正常人身上的话,估计非得轰得对方连连后退不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牛蛋重新坐回到了石墩上,看着一如往常没有任何变化的双手,眼中满是疑惑。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牛蛋想不明白,也就只能将其归属到噩梦和时来运转这个本该莫须有的话题上。

为了不打扰刚睡下的林娴,在坝子里坐了小会儿功夫的牛蛋没有在回林娴的闺房,反正是夏季,天亮得早,牛蛋就在自己的房间将就了两个小时。

一大早,牛蛋是第一个醒来的人,仿佛昨晚身体发生了一个质的改变之后,牛蛋整个人也变得极有精气神了一样。

深深的吸了一口大自然的气息,为了防止在露出破绽,牛蛋拿着自己的竹竿离开了坝子,想想昨晚被自己绑在电线柱子上的陈辉,思前想后的牛蛋还是觉得去看一下的好。

隔着远远的距离,牛蛋就看到了已经被包围起来的电线柱子,不用问,牛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热闹这是农村人的天性,陈辉那么大一个人被五花大绑在电线柱子上,胸前还贴了一块‘我是个畜生’的牌子,想不引人注意都不可能。

牛蛋向着电线柱子走进,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也随之出现在了牛蛋的视野之中,让牛蛋的脚步不禁再次停了下来,眼眸中泛着疑惑。

小轿车的车门打开,驾驶位置下来了一个平头小青年,身上带着的痞子气息很是浓郁,即便是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牛蛋都能够感觉到。

不过,比较出乎牛蛋预料的是,副驾驶位置下来的人竟然是吴大壮,这就让牛蛋顿时深皱起了眉头。

“这么多人,看什么呢?”平头小青年停车的地方,也就是昨晚牛蛋将陈辉绑在电线柱子上的地方,一下车自然也就是看到了。

“让一让,让一让!”吴大壮见状就连忙拉开了嗓子,推攘着围观的村民,以此让小青年能够站进去。

吴大壮的声音刚落下,都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刚才眼尖而又机智的举动称赞一番呢,挥舞而来的巴掌就已经在吴大壮的脸上烙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了。

“虎……虎哥,怎……怎么的了?打我做什么?”根本没有理清楚头绪的吴大壮就这么白白的挨了一巴掌,偏偏扇他的人还是小青年,吴大壮还得一脸赔笑的问道。

“他娘的,瞎了你的狗眼了?辉哥昨晚不是在你……”小青年顺手指了指电线柱子上的杰作,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叫骂道:“这他娘的是不是你那臭婆娘的杰作?”

“我……”被吓得不轻的吴大壮目光顺势落到了电线柱子上,这一看可吓得不轻,连忙道:“乖乖,谁把辉哥给绑到这里的……”

“乖乖,乖你家婆娘,还不赶快把这些人给轰走,把辉哥弄下来?”小青年恶狠狠的瞪了吴大壮一眼,双目里面的燃烧起的熊熊怒火,简直恨不得生撕了吴大壮一般。

“好好好……”吴大壮连忙应答道,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站起,将小青年发泄在自己身上的怒火,一点不剩的转移到了围观的村民身上,开口就臭骂道:“他娘的,听不到虎哥的话吗?还不赶快滚蛋?一个个大清早的不做农活,围着这儿看戏,又不是你家人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你他娘的家人才死了呢?”吴大壮还没有引来村民的共同愤怒,就先被小青年一脚给踹翻了。

“是是是……”吴大壮哪儿还敢在放半个屁啊?连滚带爬的就站到电线柱子后面,手忙脚乱的给五花大绑的陈辉解绳子,生怕慢了一点就又被小青年一脚给踹翻了。

松绑之后的陈辉依旧没有要苏醒过来的意思,看得出来,昨晚牛蛋下手还真是挺狠的,两板凳,直接给人砸昏到现在,说起来,牛蛋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陈辉被松开,这会儿最担忧的就是吴大壮了,看着同样吓得腿软的小青年,心思全部都在陈辉身上,吴大壮当然是转身就要跑了。

“往哪儿走呢?”小青年的身边,还有两个跟着一起来的青年,一把就将吴大壮给拎了回来。

“虎……虎哥……”吴大壮刚开口,就率先被小青年一拳抡到了嘴上,血水混着一两颗牙齿一起飞了出来,疼得吴大壮是一阵哇哇直叫。

“辉哥没有醒之前,你哪儿都不能去,这件事情,你他娘的不给我一个交代的话,我保证不弄死你!”

小青年怎么说也是跟着陈辉几年的混混,没有两三招防身的功夫怎么能行呢?而在吴大壮眼中本就厉害的小青年,这会儿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阴狠劲,才是吴大壮最为害怕的。

“是是是……”吴大壮依旧连连点头,哪儿还敢在说什么啊。

“带走!”小青年招呼了一声,一人拎着吴大壮,一人扶起陈辉,直接就离开了村口,还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吴大壮一行人离开村子之后,牛蛋多少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善了,好在如今牛蛋的眼睛已经复明,更是经过昨晚的噩梦之后,整个人的实力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抬脚向孙雪娥的家里走去,昨晚两人的荒唐举动,牛蛋这会儿都记忆犹新呢,只是,牛蛋还并不知道自己昨晚所做的算是怎么回事,倒也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雪娥嫂子……”推开大门直接就进去的牛蛋扯开嗓子叫了一声。

屋子里,孙雪娥倒是早早的就已经醒了,只是身子传来的异样,让作为一个过来人的孙雪娥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什么,所以,一直到现在,孙雪娥都还没有能从这茬儿之中回过神来。

“小……小牛啊……”孙雪娥穿好衣服出现在房间门口,面色依旧潮红。

“雪娥嫂子,你没事吧?”看着孙雪娥不自然的举动,牛蛋有些担忧的问道,这可让得孙雪娥忍不住微微一愣,支支吾吾道:“没没事呢……能有什么事?”

牛蛋点了点头,放心了不少,这才继续说道:“昨晚小娴姐下面流血了,我想来找嫂子你拿药呢,却发现有人对嫂子你图谋不轨……”

“啊?”牛蛋简单的一句话,所涵盖的信息可着实不小,让孙雪娥一度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问道:“你说……昨晚林娴下面流血了?”

至于图谋不轨这件事情,孙雪娥当然是选择将其直接给忽略了呗。

“对啊!”牛蛋一本正经的说道:“要不是小娴姐下面流血的话,我也不会撞见昨晚对嫂子你图谋不轨的那个人了。”

“你……”孙雪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实在是昨晚的事情,相当于又多了一人给吴大壮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孙雪娥拉着牛蛋坐到了凳子上,看着依旧是一脸天真模样的牛蛋,脸上多了一丝苦笑,摇头道:“昨晚的事情,你能别说出去吗?”

“嗯!”虽然不解孙雪娥的意思,但牛蛋也没有拒绝孙雪娥的要求,满口就答应了下来,不仅如此,还笑着补充道:“其实,昨晚那人阴谋没有得逞,被我两凳子被砸昏了,这会儿才被人给带走了呢。”

“哦……”孙雪娥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音调还没有落下,就猛地扭头看向了牛蛋,吓得牛蛋都是没来由的身子一缩。

“你说什么?昨晚那人被你两凳子砸昏了?”孙雪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牛蛋一眼,眼眸之中尽是不解之色。

按照牛蛋所说的,昨晚想要对孙雪娥图谋不轨的人被砸昏了,那么,自己身子下面依旧传来的疼痛,以及床单被褥上的粘稠物,又该是谁的呢?

难道说,真是寂寞难耐的孙雪娥昨晚还找了一根黄瓜来满足自己不成?

要真是这样的话,昨晚不是在牛蛋面前来了一次现场直播?

“还好,小牛眼睛看不到……”孙雪娥的脑子里,一时之间思绪万千,好在最后一念至此,心头也平复了不少。

只是孙雪娥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孙雪娥自己想象出来的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孙雪娥哪儿会知道呢?

“对啊!”牛蛋这才继续回答道:“昨晚我把那人砸昏之后绑到了村口的电线柱子上,这会儿才被人带走呢?只是我不清楚为什么其中还会有大壮哥。”

“吴大壮?”孙雪娥的眉头忍不住皱到了一起,回想起自己昨晚的一幕幕,脑子之中渐渐又有了几分额外的思绪,只是,她不敢确定。

“昨晚……嫂子没有那……”孙雪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牛蛋,只能面露难色,就此作罢。

倒是牛蛋自己比较率性,主动承认道:“对不起,雪娥嫂子,昨晚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又在你身上做了按摩,可是小娴姐说了,下面那个穴位不能随便碰,我不知道……”

“你……”孙雪娥瞪大了双眼,看着全然还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荒唐事的牛蛋,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牛蛋的傻乎了。

孙雪娥也是羞红了俏脸,看着有种愧疚感的牛蛋,还是小声的问道:“那你是用的黄瓜,还是……那……”

“没有用黄瓜吧?”牛蛋也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道,谁让昨晚牛蛋自己也是磕了两颗小药丸呢?要是真能记住,那才是怪事了。

牛蛋的话音刚落下,孙雪娥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看着牛蛋的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除了抱歉,就再无其他了,让孙雪娥实在是有些错愕。

孙雪娥很清楚,牛蛋的抱歉,并不是因为他昨晚霸占了孙雪娥的身子,而是没有经过孙雪娥的允许,就在孙雪娥身上进行了按摩。

可两者,根本就是殊途同归的好吧……

看着就坐在自己身边的牛蛋,孙雪娥的心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相关文章:

情侣间身体接触等级,女生自己坐到上面什么感受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_桃播

赤焰鸿蒙【全章节】赤焰鸿蒙全集无删减

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当兵男朋友一晚八次

男生最污自我体罚:我所经历过的11个女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