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_紧腿别让樱桃掉下来

2022-07-25 20:17 · 新商盟

“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你们也别想问我任何一点儿东西!”

我原本以为这样子可以吓唬住这个家伙,但是电话那头的他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臭小子,你真的不说吗,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放过你吗?”

一句话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我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整个人都显得不太自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想要威胁我?”

我咳嗽了两声,盯着门口那里。

因为,我总感觉在门的后面,应该是有人的样子。

“我说过了的,你是不可能知道我是谁的,如果你再不说的话,可能我就会不客气了。”

一听到这里,我赶紧将自己的电话给直接挂断,在那里不停地深呼吸着。

可是,就在这时,我房子的门突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响动声。

“嘭!”

有人在踢门!

一下子,我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已经有些不对劲,赶紧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报警的时候,门却突然一下子从外面被他们给弄开,几个看上去很是奇怪的家伙直接上前对着我就是狠狠的一拳头砸了过来。

我几乎没有任何的准备,整个人直接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捂着自己嘴角溢出来的鲜血,在那里盯着他们继续观察着。

“臭小子,你还真的是胆肥,居然敢将我的电话给挂断。”

带头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露出一副很是得意的笑容在那里看着我。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更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苏姨。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我咳嗽了两声,用着吃力的语气在那里继续说了一句。

但是,即使是这个样子,对方在盯着我的时候依旧还是没有半点儿的同情,在那里继续坏笑了两声以后,直接一脚朝着我踹了下去。

这疼痛感让我整个人几乎都快要麻痹,跟着不停地在那里颤抖着。

“我都说了几遍了,你是不可能认识我的,原本我跟你是无冤无仇,但是你这家伙就是太固执,所以我就打算要狠狠打你一顿。”

听到这个家伙如此嚣张的口气,我也大概已经猜到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浑身的酸痛让我根本不可能有办法对他们怎么样。

“现在可以说了吧。”

那个眼镜男对着我笑了两声,然后慢慢接近了我。

“我~我也不知道。”

我说了一句。

“特么的真固执!”

在此时,这个家伙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脚直接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这种疼痛让我整个人几乎都快要麻痹,整个人开始不停地在那里喘息着粗气。

其实,我并没有撒谎,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苏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那天以后,苏雅为了担心我跟苏姨还会有什么联系,所以也没有告诉我苏姨到底在什么地方。

她说是为了苏姨的安全,所以我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也就没有继续打算去问的意思。

看到我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戴着眼镜的男人终于是开始发狠了起来。

“臭小子,我真的是不知道你特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你,这个事情可能并不只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在那里哼哼了两声以后,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掏出了一把刀,直接朝着我的脖子上抵了过来。

显然,他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吓唬我,这样子的话我就会说出来苏姨的下落。

“还不说的话,我就用这把刀在你的身上抹一口血!”

我的身体很是紧张,求生的本能让我不知所措。

但是,我一方面也不想做出这种对不起苏姨的事情,如果真的将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话,可能苏姨的下场比我还要可怕。

“哼哼~”

此时的我已经算是被逼到了极端,直接不客气地在那里苦笑了起来。

“你居然还有脸在这里笑。”

反正已经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不可以笑。

“明明欠下这一笔钱的不是苏姨,为什么你们不去找王宁,却在这里为难一个女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戴着墨镜的家伙突然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将自己手上的刀给一下子收了起来。

“你说什么?”

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严肃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打算对我下狠手的他突然一下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说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明白,苏姨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为什么要将这个事情推脱给他?”一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

“所以说,你认为王宁是罪魁祸首咯!”

明明就是这样子,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子笑出来。

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越来越感觉到了这个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起来,朝着这个男人看了两眼。

“王宁死了,我难道找一个死人去拿冥币吗!”

王宁死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甚至让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看。

“这不可能!”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些许,然后开始不停地挣脱着。

“老实点~”

那个戴眼镜身边的人开始用手拉住我,尽量让我的身体可以老实一点儿。

“放开他!”

那个男人突然吼了一句。

“鹏哥,这样子~”

“我让你们放开他!”

在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的命令下,身边的那些人总算是将我给放开。

平静下来了以后,我却突然一下子没有打算继续这样子挣扎的意思了,只是依旧在那里待着。

我能够想到以后事情到底跟谁有关系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让自己最为不相信的事情还是真的已经发生了。

“冷静下来了吧,现在可以告诉了吧!”

鹏哥在那里继续看着我,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么凶狠了。

我依旧还是没有说话。

“刘正,我想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对你下狠手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可以明白这个事情是什么样的结果,现在王宁已经嗝屁了,这笔钱怎么说也不算是小数目,如果不让苏烟这个女人拿出来的话,你想我会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我突然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在那里沉默着。

这不是我应该想得到的,但是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也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了。

“刚才我只是为了吓唬你,只是有个事情你必须要明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既然苏烟跟王宁这个家伙有关系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苏烟自己来承担。”

很明显,这个就是没有道理的!

“你别想报警,如果报警的话,关于王宁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清楚的吧!”

鹏哥笑了两声,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我。

“这上面是我的电话,我希望你想通了这个事情以后,会告诉我这一切。”

说到这里,这个男人打了一个手势,面前的这些家伙跟着相继离开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发呆。

王宁死了~

王宁死了!

这个消息一直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围绕着,而且是变得越来越敏咸,越来越敏感了起来。

之前的时候,苏雅跟我说过这个事情,她口中一句恨不得杀了王宁让我感觉到了一阵后怕。

是的,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做出了这个事情,而鹏哥也是唯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人,如果这个事情真的变成这样子的话,那就会不太一样了。

这个时候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整个人的身体一直在那里翻来覆去,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去面对这个事情。

手机里面那个存着的号码一直在那里没有动过,因为我觉得我跟苏姨已经不会再有任何一点儿的联系了。

只是,现在这个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去形容的,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一切。

在犹豫了好久好久以后,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在那里深吸了两口气以后,直接一下子拨通了这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那头在响动了好一会儿以后,突然传来了苏姨那熟悉的声音。

“阿正~”

那一声熟悉的阿正直接让我的心里面产生一阵暖流,我甚至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形容这个事情。

“苏姨,明天能不能见个面。”

我原本以为苏姨不会同意,只是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苏姨却开口说。

“好的~”

我并不是特别怀疑这个事情本身的情况,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还是忍不住对苏姨有些想念。

……

第二天,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苏姨还是如约出现在了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今天的苏姨穿着一身的碎花裙子,脚上也只是一双凉高跟,一身随意的打扮在这个时候看上去却还是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相关文章:

一捏就出来的葡萄_从卧室日到厨房

发现杏鲍菇比黄瓜舒服&兵哥要了很多次

上错女孩_男主儒雅阴狠强要女主/用道具整女主小说

饭桌下张开双腿,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男朋友见面就想抱想亲|两人的结合处红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