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好爽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2022-07-23 13:55 · 新商盟

陈壮昨天才初经人事,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还能有这么多花招。

他甚至一度以为,这种事只能在床上躺着来,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子。

当雪梅带着他,陈壮仿佛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于是,厨房里,雪梅无论在做什么,后面都紧紧粘着一个陈壮。

雪梅给山鸡去毛、给野兔扒皮的时候,陈壮在她身后跟着;

雪梅把山鸡和野兔开膛破肚、斩成块的时候,陈壮还在她身后跟着。

以至于雪梅后来连做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被后面的陈壮给掏空了去。

这顿饭,“做”的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待两人磨磨蹭蹭把饭做好的时候,赵铁柱已经喝的有点迷迷糊糊了。

雪梅穿好裤子出来,赵铁柱正在院子的小破竹椅上一口口的咂着白酒,她急忙把饭桌支起来,把他叫过来一起吃饭。

陈壮又陪着赵铁柱喝了几杯酒,饭吃到最后,赵铁柱一个人就喝了一斤多。

醉醺醺的赵铁柱吃饱喝足,站起来对两人挥手道:“媳妇……壮子……你俩……你俩回屋接着……接着办事去吧!我……我……我回小屋睡……睡觉去了……”

陈壮大喜,急忙扶着赵铁柱说:“铁柱哥,我送你回房间。”

这一夜,陈壮与雪梅更加放肆。

雪梅已经全身心都扑在了陈壮,一晚上使劲了浑身解数来讨他的欢心,把陈壮伺候的美妙无比。

……

翌日,陈壮没有再赖床,一大早就醒了。

见雪梅还在熟睡,他便悄没声的下了床,穿好衣服,从赵铁柱家溜了出去。

陈壮心里惦记着地里的农活,昨天因为给马玉倩做床,所以把活耽搁了,今天得赶紧把这些活干完。

一个人扛着锄头来到地里,陈壮埋头干了一上午活。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每天晚上跟雪梅都跟疯了一样,可是这身体却一点也没感到疲累,反而是越来越觉得精神。

快到晌午,赵铁柱找了过来,拉住陈壮在地头坐下,低声问陈壮说:“壮子,这两天跟你嫂子办那事,感觉怎么样?”

陈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感觉还挺好的,多谢铁柱哥了……”

赵铁柱拍拍他的肩膀,说:“自己兄弟,说什么谢谢,太见外了啊。”

说完,赵铁柱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这才说:“接下来,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陈壮急忙问:“铁柱哥,你说的抓紧时间,是啥意思?”

赵铁柱说:“马来财的事儿呗!我看你这两天跟你嫂子表现也挺不错的,是时候盘算一下,怎么让你勾搭上柳凤娇那个骚货了,赶紧给马来财扣上一顶绿帽子!”

陈壮点点头,问:“柳凤娇那货,前几天把我头砸个大包,妈的,气死我了,真要有机会睡她,我一定睡得她跪地求饶!铁柱哥,你说吧,该怎么整?”

赵铁柱嘿嘿一笑,说:“你先别急,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这两天我再好好观察一下,然后再好好给柳凤娇设个套,你到时候就完全听我指挥,你放心,柳凤娇到时候一定会乖乖钻进套子里!”

陈壮当即说道:“铁柱哥,你盘算好了,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就行,我都听你的。”

“行嘞。”赵铁柱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黄土,对陈壮说:“壮子,你先忙,我家走了,待会儿我让你嫂子给你送饭来,你嫂子正弄你昨天打的公山鸡呢,说是要辣炒,你待会有口福啦!”

陈壮摸着肚子,笑道:“正好饿了,还不知道中午吃啥呢,铁柱哥替我谢谢嫂子!”

……

陈壮又埋头干了半个多小时农活,正午太阳最热的时候,他便跑到路边的树荫了躲着太阳休息休息,远远的便看到雪梅穿着碎花布裙,提着饭盒向这边走了过来。

雪梅一扭一扭的来到跟前,笑着对陈壮说:“壮子,忙活一上午,累坏了吧?来,嫂子做了辣炒野山鸡,赶紧吃点!”

陈壮嘿嘿一笑,说:“谢谢嫂子,嫂子真疼我。”

随后,他接过饭盒,便开始大快朵颐。

野山鸡的肉特别香,再加上雪梅的厨艺精湛,所以味道更是好的没话说。

雪梅在一旁看着他吃饭,一边眼神往他下面瞟,看到陈壮那儿,想起这两个晚上以来的销魂滋味,不由得心里又是一荡。

往近凑了凑,雪梅看似不经意的胸脯在陈壮胳膊上蹭了几下,柔声问他:“壮子,你这一上午都干啥了?”

陈壮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就下地干活啊,其他的啥也没干。”

雪梅笑了一声问道:“光干活啦?干活的时候就没想些其他的什么吗?”

陈壮好奇的问:“想什么呀?”

雪梅双目含情,问:“不想嫂子吗?”雪梅心痒痒的,自从这两天被陈壮睡了这么多次以后,她就被陈壮彻底征服了。

今天她起床没看见陈壮,心里一直空落落的,这一上午都在想着陈壮。

陈壮嘿嘿一笑,对雪梅说道:“我当然想你了嫂子,我刚才下地干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你。”

雪梅往四周看了看,这大中午的,太阳正晒,整个地里除了他们俩,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她便羞涩的说道:“壮子,现在正是大中午,大家都在家里吃饭呢,地里也没人,你要是想的话,嫂子现在可以给你。”

“在这儿?”陈壮一脸的惊奇。

雪梅往左右一看,再次确定没人之后,便直接趴在了树荫下的草地上,轻轻将陈壮的裤子扒了下去,娇羞不已的对陈壮说:“嫂子用别的先,你还没试过这种滋味吧?”

说着,没等陈壮反应过来,她便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去。

陈壮舒服的倒吸一口凉气,只感觉雪梅自己浑身上下都像过电一样。

这种滋味,比起占有嫂子的时候,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片刻后,雪梅抬起头说道:“壮子,嫂子也忍不住啦,你快开始吧。”

说完话,雪梅便把裙子提了起来,趴在了草地上,陈壮看到,里面竟然是啥都没穿,空空的。

“嫂子,你咋连小裤裤都不穿啊?”陈壮奇怪道。

“这不是为了方便嘛,壮子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进来。”雪梅脸红了一下,回答道。

陈壮哦了一声,然后一挺腰。

“哦……”

雪梅舒服的叫出了声,陈壮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提醒道:“嫂子,你别出声啊,在外面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你。”

雪梅娇声说:“放心吧,大中午的,这里没人来。”

大白天在野外做这事儿,无论是雪梅还是陈壮都还是第一次,两人都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刺激,这种刺激让两人感觉更加亢奋。

雪梅身子不断体验着快乐,陈壮也是感觉无比刺激,一时间没忍住,也终于结束。

在陈壮身上趴着好一会儿,雪梅这才依依不舍的起了身,拿出一团纸巾打扫了一下,四下瞅了瞅,对陈壮说道:“壮子,嫂子先回去了,不然一会让人看见就坏了!”

陈壮一边提裤子,一边点了点头,说:“嫂子,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你裙子里没穿裤衩,万一吹风,当心让人瞧见!”

雪梅娇羞一笑,说:“咋啦,别人瞧见你不乐意啊?”

陈壮伸手探到雪梅裙底道:“当然不乐意了,你是我一个人的!”

雪梅听了这句话,身心格外愉悦,嫣然一笑,羞赧道:“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满足了,你放心,除了你,其他男人谁都别想碰嫂子一下,哪怕是你铁柱哥都不行!”

……

陈壮今晚原本还想去赵铁柱家里跟雪梅好,但不凑巧的是,雪梅她娘从邻村来看她,晚上住在她家里。

没办法,陈壮只能一个人在自己家的小破屋里睡了一觉。

这一晚,陈壮不但梦见自己又跟雪梅睡在了一起,甚至还梦见自己把马玉倩也给睡了。

第二天早晨,陈壮正在梦里跟马玉倩天人交战,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啪啪的砸门声音。

“谁啊,拍什么拍!”陈壮被吵醒,心情很不爽,大声嚷了一句。

“壮子,赶紧开门,我是你凤娇婶子!”

“柳凤娇?”陈壮顿时慌了神,心想这柳凤娇莫不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她撒尿,砸了自己一下还不够,又找上门来了?

柳凤娇见他半天不开门,便继续砸门道:“臭小子赶紧给老娘开门!”

陈壮急忙套了条短裤下了地,跑出来把院门开了一条缝,隔着缝隙,他一脸谨慎的看着柳凤娇,没底气的说:“凤娇婶子,你来干啥啊?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而且你看我的脑袋,到现在还鼓着包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动手了。”

柳凤娇撇撇嘴,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门,首先便看到了陈壮精壮的身体,线条优美,肌肉棱角分明,看起来就充斥着一种活力。

盯着看了好几眼,柳凤娇凑到陈壮旁边,用手捏了一下陈壮的腹肌,笑道:“壮子,还别说,虽然你年纪不大、家里也穷,不过这身体倒是长得很好,是不是你爹给你留下啥好补品了?

相关文章:

黄瓜卡到下面去了|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

娇弱强迫趴着|贯穿闪婚;餐桌放肆h

弑天邪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我每天都被老板要

神针侠医(陈飞宇苏映雪)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