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胸挺起来让我,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2022-07-22 21:51 · 新商盟

肖晓云清冷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笑意,吩咐身边的保镖拿过来一个盒子。

“爷爷,过两天就是你的寿辰了,孙女儿得了一件好东西,拿过来给您老人家看看!”

她葱白的指尖捏着一方木盒,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那深紫色的盒子上传来。

王虎鼻子一动,好东西啊,至少百年的沉香木。

光是这个盒子,就价值不菲。

肖晓云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一方白玉菩萨,看成色是上好的和田玉,带着温润光滑的包浆,看起来是上了年头的东西。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皆是慈悲。

何老爷子年轻时在战场上雄踞一方,杀伐果断,人到老了也不禁变得迷信起来,图个心爱,开始吃斋念佛。

外孙女送的这尊白玉菩萨,看起来念头久,成色好,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老人家很高兴,接过肖晓云手里的白玉菩萨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

“好好好。”

肖晓云见外公开心,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喜色:“外公,这可是宋代的雕玉大师陈龙瀚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放在外面,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呢。”

何老一听,顿时更高兴了。

玉雕大师陈龙瀚,在当时是名动一时的玉雕大师,直到如今,他的作品也是有价无市。

曾有一尊陈龙瀚的白玉金佛在国外拍卖,二十公分高的玉佛,竟然拍出了一亿美元的高价!

而肖晓云送来的这尊白玉菩萨,大小不比那尊玉佛差,同样也是价值不菲。

何老越看越喜欢,连饭都顾不得吃,放在手中来回把玩。

王虎吃饭的空隙看了一眼,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尊玉菩萨,怎么会出现在肖晓云的手里?

他仔细观察,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尊玉菩萨的用料,雕工都是上乘的,散发着淡淡的温润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一切都堪称完美,可是王虎愣是从雕工上看出了一点不同。

当年他父亲王志海也曾收集过陈龙瀚的玉雕,其中就包括眼前的这尊白玉菩萨,初时王海以为是辗转流落道了肖晓云的手里。

可是定睛一看,这根本不是陈龙瀚的作品,而是仿制的!

仿制之人十分高明,应该是将一尊用料更大的宋代玉佛重新雕刻,此人应当对陈龙瀚的技法下足了苦功夫研究,雕出来的玉佛十成十的像。

他有心想提醒,这尊玉佛根本不是陈龙瀚的作品,可是看着老爷子兴奋的两眼发光的样子,他又不好扫了老爷子的兴。

何老赞赏地看着肖晓云:“晓云,你送来的这份贺礼,我很喜欢!等过两日我生辰的时候,我便邀请当年的老战友,都来好好参观参观陈龙瀚大师的作品!”

陈龙瀚的玉雕有价无市,能得到这么一尊已是不易,老爷子当然得和其他的老战友们显摆显摆了。

王虎却皱了皱眉,这东西放在家里看看也就罢了,若是摆到外面让众人观赏。若是对陈龙瀚的玉雕有一定研究之人,稍加观察便能看出里面的门道。

到时候,岂不是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

“咳咳,何老爷子,这尊玉雕,我劝你还是最好不好摆出去了。”

王虎突然出身,肖晓云和何老的目光顿时都被他吸引来。

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依我看,这尊玉佛,根本就不是陈龙瀚大师的作品。不过它确实是宋代的玉雕不假。”

肖晓云以为他故意找茬,声音也冷了下来:“王虎,说话要讲证据。这尊玉雕是我托朋友,花了大价钱才从一位国外收藏家的手里买到的。”

“这尊玉佛足足花了我两亿美金,还经过国际鉴宝大师文风远的亲自鉴定,你凭什么说他是假的?”

肖晓云神色不善地看着他,两道细长的眉毛蹙在一起,心底对王虎的厌恶更加重了。

这人信口雌黄,凭空污蔑,实在是可恶!

“王虎,今天你说不出理由,就是故意找我的茬,我会让你付出相应的后果的。”

肖晓云神色一肃,周身的气质变得冷然不可侵犯,挑眉看着王虎。

王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就这破玩意儿,还被什么国际鉴宝大师坚定过?可别是个水货吧!

何老也放下手中的玉菩萨,严肃地看着王虎:“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说这尊玉佛是假的?”

王虎能怎么解释?难道告诉他们真正的原版放在他们家,他小时候天天捧着玩,有一次还差点摔碎了,自然是熟悉的不得了。

“家父对古董颇有研究,我从小受他熏陶,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何老,如果您相信我,可以将这件玉雕拿给更加专业的鉴宝大师及鉴定,这尊玉雕就是一座高仿品!”

“不可能!”肖晓云一拍桌子,脸上带着愤怒的颜色,小脸通红,看起来煞是动人。

“这件玉菩萨是我的朋友为我牵线,我才怜惜上卖家的。而且我拿到国外的专业机构鉴定过,证实确实是宋代的玉雕,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它怎么可能是假的!”

肖晓云为了讨爷爷欢心,自然做了很多努力,经人多方打听才得到了这么一尊陈龙瀚的作品,这尊玉菩萨实在是太贵重,因为害怕自己碰到了假货,她还特意拿出专业机构鉴定成分,证实是宋代的玉雕后,才花钱将东西买了下来。

王虎空口白牙,仅仅是看了一眼,凭什么就说她买的玉雕是假的?

王虎见她不信,神色中带着一丝愤怒,不禁叹了口气。

虽然肖晓云准备的周全,各种鉴定也都做过,可也不能保证专家走眼,机器误判的可能。

况且这尊玉雕本身就是在古董玉雕上重新雕刻,机器当然检验不出它的真伪。

它却是宋代古董,可惜却不是陈龙瀚的作品,也值不了两亿美元这个天价。

王虎心里嘀咕,小姑娘长得挺精明的,没想到却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他问道:“肖小姐,你确定你的朋友可靠吗?”

能介绍这么一件假货给她,想也知道肯定不靠谱了!肖晓云顿了一下,随后道:“我的朋友当然可靠,她之前接介绍过我买不少的古董,都是真货。”

“倒是你,王虎,你一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别以为救了我外公,我就能信任你了!”

两人的矛盾再次被挑起,何老重咳一声,认真地对王虎道:“王虎小友,你敢保证这尊玉菩萨是假的?”

王虎点了点头,他确认自己不会看走眼。

“你......”

肖晓云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半晌才狠狠地瞪着王虎道:“你懂什么古董,文风远先生鉴定过都保证真品,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假的?”

证据嘛,王虎也不是拿不出来。

只要将玉菩萨敲碎,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壳。王虎估摸着,这么大的宋代玉料是极其罕见的,应该是现将古玉菩萨按照陈龙瀚的雕法重新雕刻,然后拼接在一起。

里面的玉石断然不会用和田玉填充,很可能就是普通玉石。

只不过需要砸碎来看,估计何老和肖晓云是不会同意他将玉菩萨砸碎的。

毕竟这可是两亿美金啊!

“外公,你别相信这小子的胡话,他最会骗人!我敢保证,我买下的玉菩萨,绝对是真的,而且是陈龙瀚大师的作品!”

何老放下手中的玉菩萨,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没有说话,面色沉重。

良久,他才开口:“我相信王虎小兄弟不会说假话,我也相信晓云你不会用假货来欺骗外公。不如这样,既然王虎小友说有证据,三天后,我便在这里举办一场鉴宝会。”

“晓云,你去请文风远老先生来。至于王虎小友,也拿出你的看家本事,鉴别古董,只要你能赢过文风远先生,我就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王虎愣住了,他好心好意提醒,为什么要参加这莫名其妙的鉴宝会?

肖晓云一口答应:“没问题,王虎,你这个骗子,我会在鉴宝会上让文风远大师揭穿你的!到时候,请你离我外公,离我们肖家远一点!”

王虎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处处和她不对付,肖晓云难免怀疑他是别有目的。

王虎也有些不乐意了,感情他好心提醒防止老爷子出丑,还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原本他本不想参加这个鉴宝会,这事和他本来也没有关系,可是现在他却想要期待了,好好地打一番肖晓云的脸!

“好啊,我可以参加。但若是我赢了怎么办?”

肖晓云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别说你不能赢,但凡你能赢,你说什么,我肖晓云就照办!”

王虎眼睛一亮:“没问题,一言为定!”

等他赢了这鉴宝会,肯定得好好的折腾肖晓云一番。

“好,那我老何三天后,恭候小友的到来。”

王虎出了何宅,回到家中,郑慧慧正在做饭,他无心吃饭,满心都是找出当年他父亲留下的笔记,好好复习那些古董知识。

为了不在肖晓云那个小娘们儿丢脸,王虎准备拿出十二分的精力,务必拿下这场鉴宝会!

晚上做梦,王虎梦见了肖晓云那双长的逆天大长腿腿,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翘臀。

他赢下了鉴宝会,肖晓云脸色通红地表明,自己什么都会听他的,这可把王虎给美坏了。

他肆意地把玩这那美妙的娇躯,将肖晓云弄得花枝乱颤,娇吟不断。

他甚至抱着肖晓云的纤腰,将她扔起来玩高抛。

醒来的时候,王虎一摸裤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靠,都二十多的人了,竟然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他换了内衣,正巧碰上正在喂孩子的郑慧慧。

郑慧慧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悠,让王虎那本就活跃了一晚上的心思不禁再次躁动了起来。

他悄悄地走进郑慧慧,瞬间伸出了手。

“啊!”

郑慧慧惊呼一声:“虎子,你干什么!”

“慧慧阿姨,我看小弟弟很喜欢玩这个玩具,我也想试试看嘛。”

郑慧慧脸色一红:“这是小孩子玩的,阿姨去给你拿别玩具。”

“我不嘛,我就要玩这两个!你要是不给我玩,我就打电话告诉芳姨,你不让我!”

郑慧慧一下子慌了神,要是王虎打电话给陈芳,自己的工作可能就不保了。

她只好为难地说:“好吧,那只能玩一会儿,等下慧慧姨还要做饭。”

王虎的大手放在她的胸口,郑慧慧脸上飞起两抹红霞,过了一会儿,不禁起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两股汁飞溅出来,正好溅在王虎的脸上,他伸出舌头一舔,那味道甜甜的。

王虎见郑慧慧已经下意识地扭动起了腰肢,知道她心里忍不住了,手上的动作忍不住更加大力了一些。

可就当王虎想要凑近的时候,郑慧慧发现了他的意图,连忙推开了他,抱着孩子起身。

“我,我去做饭了。”

她红着脸将孩子放进婴儿床,脸上的红晕久久未曾消散。

她竟然被一个傻子摸的如此有感觉,王虎明明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啊!郑慧慧心中升起了一丝愧疚,连忙甩了甩头,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王虎这几天都窝在家里,自然不知道,这些天,有人为了找他可是找疯了。

“成哥,就是这个叫王虎的!”

老赖拿着一张照片,坐在老板椅上的光头壮男人眯眼看了一眼:“长得像个弱鸡似的,竟然把你都打败了?”

“是啊,我和这小子对过拳,他的拳头力量很惊人。”

“田鸡,带人去找,把这小子带过来见我。”

成哥抖了抖烟灰,名叫田鸡的男人立刻领命离去。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过去,终于到了和何老约好的见面日子。

为了显示诚意,何老特意打电话来,说是派人来接他。

王虎走到小区门口,那里听着一亮豪华宾利,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为了不引人注目,王虎打开车门迅速钻了上去,上车后,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王虎,你还真是够胆量,我以为你会吓得当个缩头乌龟,没想到你真有胆子来参加这次的鉴宝会。”

相关文章: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都市神医)

【精品热门】犹记多情似无情小说在线全集完本

王者荣耀貂蝉被吸乳液|肉乳臀浪

超经典古风《毒妃当道:皇上,请接招》原文(网盘+阅读)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求一段让人湿的文字,写得很黄有详细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