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睡错被窝:双腿大开娇喘连连

2022-07-22 19:08 · 新商盟

在村中还是颇有威严的,这么一说,大家果然没再开口。

村民也都把目光放在了王小翠身上,因为这件事情是王会长说出来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王小翠从人群中走到王铁牛的面前,笑道:“村长,我当然相信你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不然你也不能成为村长,不过我也不是会胡乱诬陷别人的人,二牛的赔偿款到底去哪了,你不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是的,村长,怎么着也该有个说法啊,要是以后大伙出事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会长说得不错,希望王大富能出来和我们对质!”

“别以为你们当了村官就可以不把我们当回事,要是我们不愿意的话就联名上书镇政府,撤了你村长的位子!”

“……”

王小翠这看似轻飘飘的话,一下就挑起了村民们的怒火。

毕竟我们一家实在是太可怜了,若是这事儿没能得到解决,大家都能预想到他们未来日子到底有多艰苦了。

看着义愤填膺的众人,王小翠十分满意。

她抬头看向站在办公室面前的王铁牛,冷笑不已。

王铁牛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不过谁让王大富是自己儿子呢,即使儿子再怎么对也不能让外人欺负。

他笑了起来道:“王会长,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只是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个消息?”

众人再次看向王小翠,王铁牛问这个问题到底是何意图?

倒是我心中咯噔一跳,总觉得哪儿出了问题,却又说不上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只好无奈摇摇头,兴许是我自己想多了吧。

王小翠眉头紧蹙:“这就不用告诉村长了吧,我这么说肯定有我的看法,我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含血喷人呢。”

这时候王大富也来到了众人面前。

看到所有人都在用仇视的眼光看向他,王大富打了个寒颤。

王大富在人群中瞥了我一眼,我心里一咯噔,他不会看出我已经复明了吧。

他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王小翠:“王会长,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这话可不能乱说,要不然的话谁能保证将来你不会诬陷其他人?”

王小翠鄙夷地瘪瘪嘴。

“你也先别急着跟我说是怎么回事,我这个人只相信证据,相信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王大富心中冷笑。

他自信满满,因为所谓的证据都掌握在他手中,王小翠不可能拿到的。

王大富又多看了两眼王小翠。

虽说王小翠是个寡妇,可她身材的确很好,和他家婆娘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以他的尿性,自然会对王小翠垂涎不已。

王小翠似乎早就知道王大富会这么说,她说道:“这需要什么证据?”

“二牛都已经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人又是你介绍去矿洞的,难道出了事那边都不重视,甚至连赔偿款都没有?”王翠反问道。

王大富大笑起来,似乎完全不担心。

他说道:“这你就错了,是二牛自己不按矿洞的规章制度行事导致矿洞发生事故,这个责任需要他自己背,矿方甚至还想让二牛给他们赔偿呢,要不是我从中斡旋的话只怕二牛一家都要遭殃。”

人群中的二牛面色煞白,就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侧头看向我,面露忐忑地说道:“哥,要不这事情咱们就算了吧,我怕王大富他们……”

“二牛,这事情要是不解决的话,你甘心吗?”我问道。

二牛握紧了拳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都是因为王大富这个自私自利的混蛋!

让二牛身子变成这样,就连男人的权利都不能行使!

他心中岂能不恨?

见二牛面色痛苦,我摸索了下,把手放在弟弟肩膀上:“弟,这件事情本就是王大富错了,咱们有村民支持,你不用担心!”

二牛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我心中也升起了股不祥的预感,因为王铁牛此时正站在角落那儿通电话,时不时发出笑声,让他觉察到不对劲。

果然,没过一会儿后,王铁牛手执电话递给王小翠:“王会长,这是镇政府来的电话,麻烦你听一下。”

“拿来!”王小翠也有种不安的感觉。

听到电话那头说的话后,王小翠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小王,要不然……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我不是想包庇自己的亲人,只是这件事情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的确是大富动的手脚,污蔑公务人员的罪名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日后要是追究起来可是要承受法律责任的。”

“我也不会追究什么,成不?”

电话那头是王大富的表叔,同时还是县政府的老家伙,虽然没有县长书记那么大的权势,可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至少不是王小翠所能抗衡的。

嘟嘟嘟!

王大富表叔把话说完后就挂了电话,让王小翠仍旧不能反应过来。

他们居然把这老家伙都搬出来了,虽然他们也不能把自己这个妇女委员会会长怎么样,可自己同样也不能对王大富怎么样。

王铁牛似乎听到了两人的童话,他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他说了啥?”

与此同时,王大富也发出声冷哼:“哼,我就说了你没有证据不能诬陷人,你该向我道歉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小翠说道。

到了这时候众人似乎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纷纷看向王小翠。

我也忍不住沉了脸色。

该死的,王大富这个家伙肯定是找到了能掣肘王小翠的东西!

王小翠还想坚持自己的观点,可王铁牛却是威胁道:“王会长要是坚持自己意见的话,可以随我去镇政府对质,到时候肯定会有人为我们主持公道,行不?”

“算你狠!”

王小翠是不可能和他们去镇政府对质的,谁知道他表叔是不是有什么法子蛊惑镇长?

相关文章:

皇兄太大了慢一点疼(绝世强者)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

打飞专用图徐娘半老微博&桃汁溜溜(h)

女人丝不挂的正面裸休|那些说就蹭蹭不进去是真的吗

(绝品农民工)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老师乳汁喷出来了小说&美女动态图吸奶gif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