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禁脔h_调教 手指 湿 坐下去

2022-06-24 19:41 · 新商盟

她说道:“您好,这里广埠屯手机专营店,很乐意为您服务。”

陈扬干咳一声,说道:“晴姐,我是陈扬。”

苏晴恍然大悟。“小陈,是你呀。”

这声小陈让陈扬听的颇为郁闷,他说道:“我今天下班早,我来接你下班吧。”

苏晴顿时脸蛋一红,说道:“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回来的。”

陈扬说道:“晴姐,那几个家伙不简单啊,我怕他们找你麻烦。”

苏晴被陈扬这么一说,顿时害怕了,便立刻说了地址。

陈扬立刻屁颠屁颠的开车赶了过去。

见到苏晴的时候,苏晴正在手机店前等待,她已经下班了。

此时夕阳的余晖洒照在苏晴的发丝上,映衬得她有如神女一般。

陈扬在车里看的一呆,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苏晴洗澡时的模样。

哎,不能乱想了。不然待会起了反应,多尴尬。

陈扬直接打开车门,冲苏晴笑嘻嘻的喊道:“晴姐!”

第7章晴姐喝醉了

陈扬笑容灿烂,叫的那是一个甜啊!

苏晴看见这个阳光大男孩,没来由的心情好了起来。她会心一笑,随后又看见陈扬的宝马,不由奇怪起来。道:“这车?”

苏晴可不认为陈扬有钱买的起车,买的起宝马的人要住三百一个月的廉租房吗?

显然是不会的。

陈扬便说道:“这是我们公司老板的车,我现在给我们老板开车呢。来,晴姐,上车。”他说完就很殷勤的给苏晴打开车门。

开的是前车门,他自然是要苏晴坐在自己的身边。

苏晴也就上了车。

随后,陈扬也上车,启动车子。

苏晴微微意外的说道:“原来你会开车呀?”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我以前当过兵啊,这都是在部队里学的。”

苏晴恍然大悟。

陈扬又说道:“咱们是不是要先去接小雪?”

苏晴说道:“不用了,今天是周五。小雪被我妈接过去了。”

这倒不奇怪,周末苏晴要上班,也没办法照顾小雪。

陈扬奇怪的道:“晴姐,你爸妈是滨海这边的人?”

苏晴说道:“是啊。”

陈扬说道:“那你为什么不住在家里,要住在外面?”

毕竟,苏晴住的环境很艰苦。

陈扬问完,苏晴的嘴角牵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陈扬马上体贴的说道:“要是不方便说就算了。”

苏晴说道:“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前夫对吧?当初我爸妈不同意我嫁给他,但是我执意要嫁。现在落得这步田地,也只能怪我自己脑子进水。这是我的报应,所以,有什么苦,我都得自己担着。”

陈扬微微一叹,说道:“父母那里会怪自己的孩子,你又何必要为难自己。我相信你爸妈不会怪你的。”

苏晴说道:“但我自己会怪自己。就这样吧,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陈扬当下也就不再多说。

苏晴又说道:“对了,我说过要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晴姐你喜欢吃什么,我就想吃什么。”

苏晴莞尔一笑。随后又问道:“对了,你不是滨海人吧?”

陈扬说道:“我不是,我老家是个山旮旯里的,说了晴姐你也不知道。”

“你父母呢?”苏晴问。

陈扬微微一怔,他的目光忽然复杂起来。

今年,陈扬二十四岁,他自从有记忆起,就是和师父在大兴安岭的大山里生活。

是师父养育了陈扬,并教了陈扬功夫。十六岁那年,师父安排自己去了国外执行任务。后来,师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再也联系不到。

陈扬索性就加入了一支雇佣军里。

他出色的身手和聪明的头脑马上让他出人头地。可后来,那雇佣军的大哥容不下他,想杀了他。

陈扬提前发觉,逃了出去。他一怒之下,自己建立了血狼雇佣团。

五年的时间,血狼雇佣团成为了国籍一流团队。狼王陈扬,更是雄霸四方。

至于父母?

这是陈扬最迷茫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根的人。

“我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陈扬说道:“我有记忆开始,就是我师父抚养的我,但现在我师父也失踪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苏晴呆住,她本来觉得自己的人生够灰暗的。但与陈扬比起来,却又仿佛不值一提。无形中,苏晴觉得陈扬让她很亲切。

车子里弥漫着苏晴身上的天然体香,这种香味让人迷醉。

苏晴说道:“对不起。”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我早习惯了。”

“那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比如,找个姑娘组建一个家庭?”苏晴说道。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就一把傻力气,没钱没车没房的,那里会有姑娘愿意嫁给我呀。”

苏晴说道:“你千万别这么说,你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一定会有好姑娘喜欢你的。”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那晴姐你呢?”

苏晴一呆,脸蛋便是红了,只是说道:“你是我弟弟呀,我当然喜欢你。”

陈扬心头好笑,傻晴姐,那你可是不知道你弟弟早把你看光了。

这个问题不适合深深探讨。

最后,两人随便找了一个餐厅坐了下来。

陈扬倒是想喝点酒,把苏晴灌醉,然后看看能不能在酒后发生点美妙的事情。不过啊,苏晴直接不让陈扬喝酒,说他待会要开车。

陈扬这个郁闷啊,暗自腹诽,看来下次一定不能开车。

就在他失望的时候,苏晴忽然说道:“不过我们可以打包饭菜回去喝酒。”

陈扬顿时大喜。

苏晴心里自然是苦闷的,所以她忽然之间也想喝酒。

两人打包好饭菜后,苏晴又买了一瓶剑南春,还有十来听啤酒。

半个小时后,开车回到了苏晴的家里。

苏晴的租房不大,微微的有些凌乱,并不是那种井井有条的。

而且,陈扬一进来就看见了床上的小内内和黑色的文胸。他看的眼睛发直,苏晴则是脸蛋发烫,连忙将这些东西收拾起来,塞进了被子里。

“早上睡过头了,没来得及收拾。”苏晴有些心虚的解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那里更乱呢。”

接着,两人将酒菜在桌上放好,喝起酒来。

陈扬心里这个激动啊!

苏晴每次说要喝,他也不阻止。

他脑海里浮想联翩,全是苏晴在卫生间里洗澡的美妙情形。他不知道多少次幻想着跟苏晴进行那美妙之事,如今苏晴近在眼前,又怎么会不激动。

而且啊,陈扬还在想,会不会苏晴也是有些想要,所以故意说要喝酒,给两人创造机会呢?

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

不多时,苏晴就脸蛋红彤彤的。这时候的苏晴显得格外的娇媚可爱,像是个小女孩似的。

两人一杯又一杯,最后,苏晴真的醉了。

陈扬却是清醒得很,他将苏晴抱到床上的时候,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矛盾。

“娘的,老子到底是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呢?”陈扬嘀咕着。

第8章庆安集团

苏晴穿的是黑色套裙,肉色丝袜。黑色小西服下,她的腰身硬硬可握。实际上,陈扬是知道苏晴的腰上有那么一点小肉肉,挺丰满的,是陈扬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陈扬盯着苏晴的臀,她的臀在套裙勾勒下,显得格外的紧绷浑圆。

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每次偷看时,看着苏晴的臀,他就非常的想去揉上一把。

而现在,这一切就近在咫尺。陈扬的心蠢蠢欲动,他已经按捺不住的燥热起来。接下来的场景,他在幻想中进行过无数次了。

陈扬如此沉稳的人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可就在他打算进一步的时候,忽然发现苏晴的眼角有晶莹的泪水。

陈扬不由呆住。

顿时,就如一盆冰水当头泼下。

苏晴呢喃着道:“爸,妈,对不起,是我不孝。是我不听你们的话,我活该,都是我活该。”

陈扬便也明白苏晴的心里有多么的苦。

她在倔强的守着自己的骄傲,但内心却也有脆弱的一面。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转身去用电水壶烧了开水。然后又找来脸盆和苏晴的毛巾。

等热水调好温度后,陈扬细心的给苏晴洗了脸,然后又给苏晴洗了脚丫子。做完这一切后,陈扬又找来薄被单给苏晴盖上,接着打开了电风扇。

随后,陈扬将那些食物等等收拾了一番。如此之后才关灯离开。

出了苏晴的门后,陈扬忍不住叹气,娘的,陈扬啊陈扬,你一向都是禽兽。今天装什么大白兔啊!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还能有下次?

想归这么想,陈扬还是直接回了自己的租房里。

待陈扬走后,床上的苏晴睁开了眼睛。

她之前的确是喝多了,但喝多了并不是不清醒。她只不过是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

陈扬给她洗脸洗脚,所做一切的时候,她心里是知道的。

苏晴的心中流淌过汩汩的暖流,觉得陈扬真是个很特别的小伙子。

第二天早上。

苏晴洗漱的时候,陈扬也拿着茶缸子去洗漱。

“晴姐,早!”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

苏晴见到陈扬阳光的笑容,顿时觉得心情舒畅。也是嫣然一笑,说道:“早!”

陈扬说道:“一会我送你去上班。”

苏晴微微一怔,随后迟疑说道:“这不太好吧,那是你们老板的车,那能来接送我。”

陈扬说道:“我们老板人好着呢,不要紧的。反正也是顺路。”

苏晴闻言便也就不再坚持。

将苏晴送到上班的手机店后,陈扬的手机聒噪的响了起来。

陈扬呼吸着车里苏晴残留的香味儿,正觉得惬意呢。他漫不经心的接通电话,那边立刻传来唐青青压抑着火气的声音。“现在几点了?你人呢?”

陈扬瞥了眼导航仪上的时间,却已经是八点半了。

他马上想起林清雪是要自己七点半去接的。

“我马上过来。”陈扬说完就挂了电话。

唐青青那边顿时气个半死,这家伙,太尼玛拽了。

陈扬到达柳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他在别墅区的外面就看见林清雪和唐青青两大美女寒着一张俏脸。

陈扬连忙下车,屁颠屁颠的开车门,说道:“两位领导快上车。”

林清雪与唐青青上车。

陈扬便也上车,启动车子。

“这车里有女人的香味。”唐青青狐疑的说道:“你大早上的,干什么去了?”

陈扬呵呵一笑,边开车边说道:“青青,你的鼻子真灵啊,跟小狗似的。”

唐青青顿时鼻子都要气歪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的鼻子才跟狗似的,你全家的鼻子都跟狗似的。”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好好好,我是小狗,我是小狗。”

“你别以为插科打诨就可以蒙混过关。你好好解释解释,这香味是怎么来的?这是公车你知道吗?”唐青青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主要是早上等了陈扬这个混蛋两小时,所以火有点大。

陈扬说道:“哦,我先去送隔壁的邻居上班了。”

“你有没有搞错?”唐青青气愤的说道。

陈扬说道:“我邻居很漂亮的,比你胸大。”

唐青青要内吐血了。

便在这时,林清雪开口了。林清雪淡淡冷冷说道:“陈扬,你是一个男人。我不要求你别的,我只希望你能有起码的时间观念。”

其实林清雪这话很宽厚了,意思就是,你拿我的车去接送别人,可以。但是你不要耽误我的正事。

陈扬马上说道:“好的,林总,我尽量啊!你应该多笑一笑啊,老这样板着脸容易老的快。”

林清雪撇头看向外面,不再理睬陈扬。

陈扬讨了个没趣,沉默下去。

林清雪与唐青青相视一眼,觉得有些伤陈扬的自尊。

林清雪正打算开口安抚陈扬。

谁知道这时,陈扬突然哼起了小曲来。

什么摸摸你的腿啊,好多.水啊之类的。

林清雪与唐青青顿时呆住,我靠,这家伙是那里来的一个奇葩极.品啊!而且,陈扬也哼的太露骨了,两个小姑娘听得脸红耳赤的。

陈扬看两女脸色不太好,马上就说道:“两位领导,你们不喜欢听这个啊?要不我再换个曲子?”

林清雪与唐青青同时呵斥道:“闭嘴!”

陈扬心里好笑,没事逗弄逗弄两个小姑娘,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此刻,在滨海市的中央大厦。

十八层楼的一间豪华办公室里。

齐娇娇依偎在独眼的怀里,独眼的手摸索着齐娇娇雪白的大腿。不一会就让齐娇娇这娘们娇.喘连连。

齐娇娇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明面上是庆安集团的总经理,实际上是庆安集团董事长宋庆安的情妇。

庆安集团在滨海市很有名气,明星企业。

旗下各行各业都有涉猎。而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宋庆安与滨海市的地下皇帝龙王爷有着亲密的关系。

这也是许多家企业不敢和宋庆安对着干的一个重要原因。

宋庆安让独眼成立的保安公司就是他的一支武装力量。

齐娇娇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庆安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自己早已经用宋庆安的钱悄悄开了一家西餐厅。另外,她还要多帮宋庆安赚钱,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也是她将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

并且齐娇娇又勾搭上了独眼。独眼虽然是宋庆安的手下,但宋庆安也要依靠独眼,给独眼面子。因为独眼身手厉害,还有一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厉害之辈。

此时,齐娇娇抓住独眼作怪的手,说道:“眼哥,那个小保安到底什么来头?”

独眼闻言,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他说道:“我让人去查了查。那个家伙叫做陈扬,四个月前从非洲回来。然后就直接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从非洲回来的?”齐娇娇说道:“看起来有些来头啊,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来雅黛公司做一个保安?”

独眼说道:“哼,我还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个哥哥,不过很早就因为失手杀人逃出了国外。能够让陈扬这样的高手来做一个保安,我看多半与林清雪的哥哥有关。很显然,这个陈扬是专门来保护林清雪的。”

不得不说,独眼这家伙很聪明。马上就靠零星的一点情报猜出了个大概。

齐娇娇说道:“这个陈扬在非洲是做什么的?”

独眼说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隐藏的杀意。这种杀意是杀过无数人后累积出来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当雇佣兵或杀手的。”

齐娇娇不由吓了一跳,说道:“这么说,这个家伙是亡命之徒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雅黛公司这笔生意做成,我们两人私下里可以赚上五千万。而且,老头子肯定还会夸我们做的好。难道就这么算了?”

独眼眼中闪过精光,说道:“当然不能这么算了。这里是滨海,他陈扬不过就是一个人。就算他是一头龙,到了我们的地盘,也得盘着。”

齐娇娇说道:“就是,眼哥,你那么多师兄弟。实在不行,将你大师兄喊过来帮忙。你大师兄不是什么不动罗汉么?”

独眼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惊动那些师兄弟。尤其是我的大师兄。”

齐娇娇不解,道:“为什么?”

独眼不由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娇娇,你要知道,人的名声可以带来很多便利。但也能成为人身上的沉重枷锁。我在滨海是保安之王。如果我连一个陈扬都解决不了,要去请他们帮忙。那传出去,对我的名声有很大的伤害。况且,就算是师兄弟之间,请一次也是天大的人情。”

“可眼哥,我们昨天在林清雪那里已经丢尽了脸。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啊。”齐娇娇说道。

独眼的眼中闪过强烈的屈辱感,他是最屈辱的。“这件事,我已经安排了人去警告雅黛公司的人,不要在外面乱说话。再则,这事说出去,也没人信。而我一旦去请我师兄弟们,倒是真显得我无能了。”

齐娇娇不由焦躁,说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独眼微微一笑,伸出手在齐娇娇的大白兔上动作。他冷冷一笑,说道:“娇娇,我们现在身份不同了。不是烂仔,许多事情并不一定要靠蛮力解决。这陈扬的底子并不干净,我们可以借助警察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齐娇娇美眸一亮。

独眼说道:“可以安排几个混混去挑衅陈扬,陈扬只要出手打人。就让这些混混报警。我们再给西派的黄队长送些钱,黄队长会知道怎么做的。总之,到时候陈扬要是反抗,那以后就是通缉犯。要是不反抗,那就得把牢底坐穿。”

齐娇娇闻言不由兴奋起来,她凑嘴在独眼的脸颊上重重的吻了一个。立刻就在独眼的脸上留下了香艳的红唇印。

“眼哥,你真是文武双全啊!”齐娇娇不遗余力的夸赞道。

独眼呵呵一笑,接着就开始摸索齐娇娇。两人在沙发上便大战了一场。

陈扬这一上午尽在快乐的玩耍。之前是保安的

相关文章:

女主与男主校园高中肉|粗暴的啃咬她的双乳

男人遇到真爱就完了;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_小妖精跪趴灌满书包网

同桌把手放到了我的裤子里,啊校长快停下:好疼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大胸美女被吊起来解开胸罩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