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环穿刺*男生啪的时候发出嗯的声音

2022-06-24 14:16 · 新商盟

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王中强起身道:“我去物色个猎物,就不打扰虎哥了。”

王中强溜溜达达绕着酒吧转了半圈,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惊喜道:“陈落雪!”当他看清陈落雪身旁坐着的是叶成功后,双眼喷出熊熊的怒火,恨得咬牙切齿:“我还琢磨着找人收拾你呢,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马上回身,去找牛光虎。

牛光虎正盘算着美事,抬头看到王中强又回来了,笑眯眯的问道:“强子,这么快就物色到美女了?需要哥提供房间不?”

王中强一脸的怒气,面色不善道:“我让你收拾的人就在酒吧里,赶紧给我叫人。”

“是嘛!”牛光虎站起身,摸了摸圆溜溜的光头,“在酒吧不好下死手,我先去小小教训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王中强指着吧台正在嬉笑的叶成功道:“就是那小子,找个茬,下手重点。”

“你就瞧好吧!”牛光虎顺手端起一瓶酒,走向叶成功的方向。

叶成功正在跟陈落雪瞎聊,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了。

牛光虎本来想找叶成功的茬,看清陈落雪的容貌后,狠咽下一口口水,双眼放着精光,一屁股坐到了陈落雪的另一侧,大大咧咧说道:“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

叶成功暗道:果然像陈落雪这种极品御姐,在酒吧肯定有人主动搭讪。

他刚想阻拦,陈落雪和声细语回绝道:“我从不跟陌生男人喝酒。”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咱不就不是陌生人了。”牛光虎点手让服务生拿来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自顾倒上一杯酒,推到了陈落雪面前。

陈落雪冷言冷语道:“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满脑子的男盗女娼,给我滚远点,别浪费我给小男朋友谈情的时间”

叶成功看着陈落雪冰寒的侧脸,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霸气侧露啊!

牛光虎哈哈大笑,轻蔑的说道:“够味,哥最喜欢把你这种装清高的骚娘们弄上床,一万一宿够不够?”

“一万有点少啊?”陈落雪端起了酒杯。

“还给我装,你要是处儿,哥豁出去花个几十万替你开苞,可惜……”

没等牛光虎把话说完,陈落雪快速抖手,连酒带杯子整个扔到了他的脸上。

叶成功越听越不像话,冷不丁站起,抡起酒瓶,砸到牛光虎的脑袋上。

“啪!”

酒瓶砸碎,红酒四溅。

叶成功斥鼻道:“让你丫装,我姐是你能随便调戏的。”

牛光虎被一酒瓶砸得晕头转向,秃瓢一样的脑袋上血迹斑斑。他做梦也没想到,本来是想来教训叶成功的,反而被叶成功给打了。

“草!”他腾站起身,抡起掌头,野蛮的打向叶成功。

拳头刚落到一半,叶成功伸手如鹰爪一般死死抓住了牛光虎的手腕,阴冷的说道:“你嘴巴吃屎了吧,臭气熏天!”

紧接着一声脆响,他的右手结结实实扇在了牛光虎的大脸蛋子上,留下五道清晰的手指印。

牛光虎疼得呲牙咧嘴,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瞪着叶成功,挥动另外一只胳膊就是一拳。叶成功轻易躲过袭来的拳头,抬腿狠狠的一脚踹在牛光虎的大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

不远处,抱着看好戏的王中强见牛光虎吃了亏,大喊道:“保安呢,都他妈死哪去了,虎哥被打了。”

叶成功顺着呼喊声看了过去,马上认出了是在火车上被他扇耳光的家伙,不由的冷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挑出来的事。”

“呼啦!”四周的酒桌站起七八个青年男子,拎着酒瓶、凳子纷纷围拢上来。四周的客人见势不妙,怕引火上身,都躲得远远的。

酒吧的音乐嘎然而止,刚才还朦胧黑暗的大厅瞬间变亮。不少不知情的男女被这突然如白昼般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睛,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纷纷看向出事的方向。

二楼趴在栏杆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对着对讲机吩咐一声,巡逻的一群黑衣保安也围拢上来。

陈落雪看这么多人冲了上来,愧疚的说道:“叶成功,是姐连累你了。”

“我叫你一声姐,就是真心把你当姐来看待,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叶成功拉起陈落雪的手,笑道,“紧跟着我,别被人趁机揩油了。”

第8章 护花使者

陈落雪反手攥紧叶成功的手,“你还笑得出来,一会被人打成猪头了。”

牛光虎乱滚带爬躲人群中,怒气冲冲的呼喊道:“关门,别让这对狗男女跑了。”

酒吧里一阵响动,然后酒吧大门被关上,还有三四名黑衣保安守在了门口。

一名黄毛小子照着叶成功的脑袋,扔出了手中的啤酒瓶。叶成功跨前一步,轻描淡写的伸手,稳稳的把呼啸而来的酒瓶给接在手里。

叶成功面无表情的盯着牛光虎,“让开,这件事儿我不和你们计较。”

围拢在四周的人群中传来哄堂大笑,好像听到了天下最冷的笑话,如看白痴般看着叶成功:“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牛皮吹成喇叭花。”

牛光虎愤怒的咆哮道:“给我打!”

叶成功无奈的摇摇头,老虎不发威,真把我当软柿子了。

牛光虎一声吩咐,立刻有两名急于立功表现的家伙拎着凳子,冲了上来,不由分说劈头盖脸砸向叶成功。

“砰!”叶成功甩手,酒瓶好似长着眼睛的飞镖般砸中了一名男子的膝盖。酒瓶爆裂,那家伙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眼看着另外一个家伙的凳子砸到眼前,叶成功猛然抬起胳膊。只听“咔吧”一声,叶成功的胳膊没事,椅子却断成了两截。

凳子是实木制成,承受三百来斤绝对没问题,被叶成功一胳膊撞烂,顿时镇住了其他跃跃欲试的家伙,刚才还对叶成功冷嘲热讽的人们也都傻眼了。

周围吹口哨、尖叫的叫好声此起彼伏,真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捣乱分子。

抡凳子砸叶成功的男子看看凳子,又看看叶成功,嘴角不断抽搐起来,转身就想跑,结果被叶成功飞起一脚,踹了个狗啃屎。

陈落雪温柔的给叶成功揉揉胳膊,心疼的问道:“弟弟,你没事吧?”

叶成功摇摇头,拍拍胸脯道:“没事,我可是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童子功,坚挺着呢,一把破凳子还伤不了我。”

陈落雪白了一眼叶成功,没好气的娇嗔道:“你别吹了,。”

叶成功心知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冷眼扫过众人,威武的喝道:“现在让开一条路,我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是他自己,肯定不会废话连篇,先干翻这群认为人多势众的家伙。但此时身边有陈落雪,他可要履行护花使者的职责,不想大美女受到半点伤害。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叶成功现在吃的住的都是陈落雪的,再不保护好她的安全,天理不容啊!

牛光虎面沉似水,咬牙道:“你们一起上,抓住这小子的兄弟赏金一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刚被叶成功镇住的家伙们又蠢蠢欲动起来,五六个人一起扑了过去。

“跟紧我,保护好自己。”叶成功左手抓紧陈落雪,目光凌厉,如下山的猛虎般冲入人群中。

他不断转动身形,照顾陈落雪的同时拳脚频频出击。没两分钟,冲上来的五六人都被干翻在地。不是给他的铁拳击中要害,便是被他的脚踢膝撞。

看热闹的人一片哗然,看上去这哥们不高不壮,猛得一塌糊涂啊。难怪刚才口出狂言,原来是个练家子。

陈落雪跟着叶成功来回移动,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狠揍欲轻薄自己的色魔的青年,心里一阵窃喜。

自从那次噩梦般的遭遇之后,她一直练习跆拳道。虽然不怎么厉害,但对上个成年男子也可以应付。现在这种情形下,又不用她出手,轻松的跟着叶成功躲避就行。

十多名保安加上两三名牛光虎的小弟蜂涌而上,这些家伙也到懂得怜香惜玉,没人攻击陈落雪,而是胡乱打向叶成功,场面极其混乱。惨叫声,咣当的响动声,打斗声,响作一团,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王中强悄悄躲入人群中,打通了一个电话:“怡情酒吧有人闹事,赶紧出警。”

“啊!”混乱之中,不知哪个小子打了陈落雪一拳。好在打的是背部,不算严重,陈落雪向前扑身,两团弹性十足紧紧压在叶成功身上,顿时变形。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成功可无心享受温香满怀,单手环住陈落雪的纤腰,稳住她的身形。

“敢打我姐!”叶成功寒着脸,环视一圈,拳头攥得嘎吱吱作响。之前的打斗,他并认真对待,但此时真的怒了“刚才谁打的我姐,主动站出来。”

人群中一名贼眉鼠眼的家伙,下意识后退小半步。

叶成功嘴角挂起狞笑,如一头扑食的恶狼般跃出,一个大踏步用肩头撞开挡路的一名小喽啰,伸手抓住贼眉鼠眼家伙的脖领子,单手拎小鸡子般将他举起。

“大哥,我是无意的。”这家伙手脚乱蹬,连连求饶。

叶成功另外一只手抓住此人的肩膀,如抡动大棒子般抡起这家伙,砸倒一片人,撤身返回陈落雪身边:“姐,你说吧怎么处置这小子?”

贼眉鼠眼的家伙哭丧着脸,哀求道:“姑奶奶,饶了我吧!”

“让你打我。”陈落雪挥动白皙的拳头,一个小勾拳打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让你也知道知道姐的厉害。”

贼眉鼠眼的家伙演戏似的惨叫一声,非常夸张,还直翻白眼,把叶成功逗乐了。

陈落雪拍拍手,心满意足道:“我也出气了,饶了他吧!”

“走你!”叶成功一手抓住这家伙的脖领子,一手抓住他的腰带,顺势将他扔入对面的人群中。

人群如潮水般拥挤着散开,也没人上去接应,贼眉鼠眼的家伙呈大字型摔倒在地,嗷嗷乱叫起来。

“怎么还想玩?”叶成功如电的双目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盯向牛光虎。

见识到叶成功猛地一塌糊涂之后,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牛光虎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被狩猎的饿狼盯上一般。这里是他的场子,点头认栽面子丢大了。他隐讳的目光看向人群,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

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定在叶成功三米外,抱拳道:“小兄弟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沈三,不知兄弟如何称号?”

“叶成功!”

沈三道:“叶兄弟,今天这事纯属误会,双方各退一步,就此揭过。我请兄弟喝酒,赏个脸交个朋友,怎么样?”

叶成功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算两清,酒嘛下次再喝,我们赶着回去。”

“欢迎叶兄弟常来酒吧玩,我请你喝酒。”沈三闪身,把去路让开。

连牛光虎手下最能打的沈三都变相服软,更没人再敢阻拦叶成功,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开门!”砸门声响起,有保安慌忙打开酒吧门,四名身穿制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身材肥胖,大肚翩翩的警员冷冷的扫视一圈酒吧:“有人打电话,声称这里有不法分子打架滋事。谁是酒吧的负责人?出来说明下情况。”

牛光虎走出人群,满脸陪笑道:“我是这里的小老板!”他手指叶成功道:“同志,故意打架滋事的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酒吧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我,我要告他。”

胖子轻蔑的看了一眼叶成功,当看到他身边的陈落雪后,眼神立马明亮起来:“把他铐起来,带所有涉案人员回局里调查。”

一名年轻的手下从腰间取下手铐,走到叶成功面前。叶成功凌厉的目光狠狠瞪向他,吓得他手一哆嗦。

胖子蛮横的说道:“还想反抗,再给他加上一条试图袭击伤人的罪名。”

陈落雪心里后悔,不该放任叶成功在酒吧闹事,这下招来麻烦了。她轻轻拽了下叶成功的衣服,“弟弟,别反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成功伸出双手,十分配合的被拷上。

三人押着叶成功和陈落雪,走上酒吧外停着的汽车上。

这时,王中强才显身,来到胖子近前:“刘光辉,闹事的小子曾得罪过我,到局子里给我狠狠教训他。”

刘光辉主动递上一颗烟,谄媚的讨好道:“请强哥放心,到了局里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他。”

没多久一辆汽车和一辆金杯车来到了地方,胖子的两个下属跟押罪犯似的押着叶成功走下车。再看陈落雪的待遇明显比叶成功高出两个档次,既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人押着。

金杯车上走下十多个人,全是在酒吧被叶成功打伤的家伙,为首的牛光虎一脸的得意洋洋。

一群人走入警局,叶成功被单独带到一间审讯室,双手被铐在了椅子上。他也没有反抗,倒看看这帮警察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两名警察在叶成功的对面坐下,一人拿出纸和笔,看了叶成功一眼,问道:“姓名?”

“叶成功!”

“性别?”

“男!”

“年龄?”

“24岁!”

“职业?”

“无业游民!”

……

从始至终,叶成功异常配合,让趁机找借口想狠狠教训叶成功一顿的警察,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借口。

警察拿着口供走出审讯室,从电脑上调查叶成功的户籍信息,跟叶成功交待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案底。户籍信息上显示叶成功是孤儿,当过六年的普通步兵,已经退伍三个多月,没有任何的背景。很快,这名警察将调查到的信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刘光辉。

在东海市大大小小的官员很多,刘光辉做事很小心,都会调查下犯事人的背景,免得惹到某个惹不起的家伙。他见叶成功毫无背景,彻底放心,命人将叶成功直接带入牢房。

“进去吧!”一名警察打开叶成功的手铐,将他推入牢房:“彪子,好好照顾照顾这家伙。”

一名二百多斤,满身横肉,看上去非常凶狠的一名犯人阴阳怪气的回答道:“好咧!”

警察关上牢门,满意的离开。反正犯人打架是常有的事,只要不弄残弄死不出大乱子,上面也不会太过理会。

叶成功随意扫视一圈牢房,四张上下铺的床位,一共七个人,好像空闲的床位专门是留给他的。

彪子坐在靠窗的一张床铺上,其余六名原本躺在床上的犯人都坐了起来,看耍猴的一样看着叶成功。

叶成功看这几名犯人都如同凶神恶煞一般,顿时明白了肯定是牛光虎给带队的警察送了好处,想利用这些犯人报复自己:“真不怕你们玩手段,就怕你们不玩。这下这帮警察和牛光虎都脱不了关系,我就陪你们玩玩,看谁先栽跟头。”

彪子瞪了叶成功一眼,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给我过来,大爷告诉告诉你牢房的规矩。”

叶成功一脸的平静,溜达菜市场一般闲庭信步来到了彪子面前,不屑的说道:“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彪子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身为这间牢房的老大,见过的犯人多了,真没见过这样还以为在自己家的愣头青,顿时来了兴致。他两只大眼珠子露出凶残的目光,摆出一副天王老子的架势,喝道:“跪下!”

叶成功不由得冷笑,装傻充愣道:“孙子快点!”

一群犯人听着这新人的接茬,哄笑起来。但一看自己大哥绿了的脸色,连忙麻溜地跳下了床铺。这架势只要彪子一声吩咐,就准备群殴叶成功。

“草!老子是让你跪下,你他吗敢喊我快点跪下!”彪子满脸的横肉乱颤,“哥几个给我掌嘴,让这丫的不知好歹。”

“好嘞,您瞧好!”叶成功又答应了句,嘿嘿一笑,“孙子看招!”

冷不丁甩手赏了彪子一个大嘴巴子,声音那叫一个干脆,离牢房老远的狱警都听得清清楚楚。

彪子眼冒金星,腮帮子肿起多高,牙齿差点被打掉,但更恨这小子的利嘴。

还没等他有其它动作,叶成功快如闪电般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一膝盖狠狠撞上了彪子的肚子。彪子被这一铁膝盖撞得七荤八素,晚饭都给吐了出来。叶成功并没打算就此收手,双手抓着彪子的后衣领子,猛然用力将他摔倒在地,摔个二百多斤的大块头就跟摔死个小鸡子差不多。

叶成功一脚蹬在彪子的大脑袋上,戏谑的问道:“还有什么规矩,给我说说?”

叶成功这几下动作一气呵成,另外六名犯人大吃一惊。彪子在此人面前都跟纸糊的一样,几名犯人全部愣在当场,没人敢上前替彪子解围。

牢房里的犯人从来不缺杀人犯,黑道打手,凶神恶煞,犯人们心里犯嘀咕,不会这家伙是哪路黑道高手吧!三五个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一名机灵的犯人转身跑到牢门前,用力敲到着铁窗,嚷嚷道:“打人了,警察快来。”

喊了半天,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刘光辉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跟没听到一样,该干啥继续干啥,充耳未闻。

彪子咬牙道:“孙老四,你别喊了,我认栽!”

他心里将警察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一遍,还让我好好照顾这家伙,分明是让这小子来虐我啊,真他妈的日了。

“算你识相!”叶成功记恨王霸虎和故意整他警察,对彪子谈不上恨,只是看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样子不顺眼,教训两下出出气就得,没必要发狠。他缓缓抬起脚,悠哉悠哉的坐到了彪子的床铺上。

彪子最佩服武力值猛地一塌糊涂的男人,对叶成功彻底服气。他小心翼翼了吐了一口血水,爬起身,还算有些骨气不卑不亢的说道:“兄弟,我彪子佩服你,以后你就是牢房的老大,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

相关文章:

哈~她的花唇被撞开_不要舔那里好坏

女公务员的沉沦——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

花核水溢搅弄|振动器放肚子上能减肥吗

女王美脚丝袜榨精|丝袜老师里面好紧水好多好滑

新婚别人下了种|床聊上女的有偿约真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