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住她的腰撞得越发凶猛,坐他头上让他口

2022-06-24 08:49 · 新商盟

我们俩才住了几天她就这么心疼我了,她跟胡汉升做了十年夫妻,就算现在闹离婚,只怕感情还是有的。

我洗过澡,一起吃饭的时候苏春儿一直在沉默,终于忍不住了,问我说:“韩哥,姓胡的怎么样?你有打到他吗?他伤的重不重?”

担心的事终于来了,我心里暗叹,答她说:“我俩打了个平手,春儿,你不用担心,他应该有人照顾。”

“有人照顾,什么意思?”

我说:“你刚刚不是问我那个女的为什么咬我吗?那是他的小秘,我跟他打架,他的小秘帮他......”我都不愿继续往下说了,因为我知道苏春儿肯定能猜懂我的意思。

苏春儿沉默一会儿,神情自若往我碗里猛夹菜。

第二天,我破天荒的起很早,跟狗崽似的叼着根油条准备出门。

“哎呦喂,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我们韩哥今儿出息了,这么早就去上班,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苏春儿穿着透视睡裙从洗手间出来,冲着我调侃。

“早起的蛤蟆有虫吃,你没听说过吗?今天公司里事多,我得早点回去。我的大美人,你乖乖再睡会,我先走了,来个香吻。”

我亲了苏春儿一下,没穿好鞋子就急急下了楼。

还以为我来得早了,谁知一进公司就见到刘曼丽已经在了。

反正我怎么样她都看我不顺眼,所以这么早见到我虽然意外,却还是板着张脸看我。

“你瞅啥?刘曼丽,你是不是便秘呀?我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你长的一张便秘脸?”

“你......”刘曼丽被我气得浑身直哆嗦:“你别得意,别以为你没迟到就一切安好,还有更刺激的等着你呢!哼!”

我当然知道有什么在等着我,但我一点都不担心,照样转我的椅子,喝我的咖啡。

关宏叫我去他办公室,我去的时候还哼着上海滩的风情小夜曲。

见关宏黑着张脸,我才正色起来,干咳一声坐下,明知故问的说:“你找我有事?”

关宏一向拿我没办法,脸色也摆过给我看了,于是叹口气跟我说:“韩潇啊韩潇,我昨天叫你去谈合作,你谈崩也就算了,你怎么还跟人打架?你是不是吃饱撑着了?想练手你找我啊!我听说他们胡总都住院了,你今天必须去给人家道歉,不然这单生意真黄了。”

我愕然说:“打都打了,道歉还有用吗?老板,这事其实不怪我,那胡总我认识,我们俩之前是朋友,因为发生了点矛盾,他硬要找我茬,我有什么办法?现在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你觉得生意还能不黄吗?道歉是没用的,我了解他,他不会原谅我的。而且我也不可能向他道歉,因为我没做错。再说了,他也不是没还手,你看,我门牙都让他打掉两颗了。”

我张着嘴给关宏展示。

关宏看着我没了两颗门牙的地方一愣,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好不容易忍下,跟我摆道理说:“老韩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冲动了。咱们打开门做生意,要以和为贵。忍一时风静浪平,退一步海阔天空,这点浅显的职场道理你都不懂吗?现在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反正这件事你必须给我摆平。瀚森我可以不在乎,但启鸣是大公司,如果我们能拿下这个策划,对我们公司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你给我记住这一点。”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当初关宏死乞白赖的就是要给瀚森帮忙,原来他是想代表瀚森到启鸣那边主导会场混个脸熟,想为以后跳过瀚森拿下启鸣的广告代理铺路。

也不知道瀚森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公司都没什么策划高手,却硬是啃下了启鸣这根硬骨头。

想来他们以前的老板在那边应该是有人脉,要不然凭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在启鸣这样的大公司抢到单的。

我犹豫着说:“只怕道歉真没用。那胡汉升什么脾气我再了解不过了。”

关宏也头疼:“我就不明白了,你俩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以前还是朋友呢,怎么现在见了面就咬?”

我不想跟关宏解释,只好咬牙说:“行,我答应你去道歉,这个案子我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搞定的,你就放心吧。”

关宏得到我的表态,终于转怒为安,拍着我的肩膀说:“老韩,你一直是个干练的老将,我信你,我也相信这回你肯定不会掉链子。”

我回到办公位坐下,心里其实挺丧气的。

让我跟胡汉升道歉,这太为难我了。主要是我不想放弃苏春儿,如果胡汉升跟我提出交换苏春儿,那我可万万办不到。

我什么案子没接过,可这启鸣策划案一时之间竟成了让我头疼的难题。我叼着根烟,两眼无神地在公司里转来转去。

小诗拎着中午定的外卖回来,我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小臀,顿时眼睛一亮,跟她说道:“小诗,你过来。”

小诗听见我叫,外卖一放下就兴冲冲地过来了,在我面前一蹦站住,可爱地笑着说:“师傅,我来了,有何吩咐?”

我深吸口气:“小诗,哥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帮忙?好啊,有事您尽管说,小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就成。”

摆手示意她过来,我凑近她的耳朵如此这般的说着,从办公室外看就像是一对偷欢的男女。

小诗听完,小嘴微张,竖起大拇指:“师傅,真有你的,这事你都敢想。”

我还以为成了,笑容刚上脸就被她打断了,她说:“师傅,不是我不肯帮你,主要是我牺牲太大了,好处却才那么一点点,您看是不是再加点?”

我就知道会被她敲诈,叹口气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不太过份我都答应你。”

“师傅,这可是你说的。”小诗的大眼儿都笑成了月牙:“师傅,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只要你点头,这事就全包在我身上,肯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我没好气的说:“赶紧说,别废话。”小诗眨着两只可爱的大眼说:“就一个条件啊,我现在还没想清楚让你给我做什么,反正你欠我一个人情,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我咬牙说:“成!”

当晚,小诗约胡汉升谈合作的事,定的地是华尚夜总会,那里是胡汉升经常光顾的娱乐场所。

小诗打扮得特别稚嫩,破天荒地穿了超短裙,上身的小吊带突显了的缺陷,但又另有一番迷人的气质,看起来就像个清纯的学生妹。

这是我特意叮嘱她这么穿的,为的就是迎合胡汉升的爱好。

以前胡汉升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他并不喜欢身材丰腴的熟女,他喜欢的是含苞待放的少女,他当初跟苏春儿在一起,就是贪她够清纯。

结果这么多年发展下来,苏春儿长开了,脸庞也失去了当初的纯真,虽然女人味更浓,但却不是他想要的。

小诗虽然年过二十,但她长相稚嫩,这一打扮,活脱脱就是个高中女生。

她上一次去找胡汉升谈事的时候,我猜她就没把握好这一点,肯定是按照平时的习惯把自己往成熟的方向打扮。

最致命的一点的是她不喜欢穿裙子,那恰好是胡汉升深恶痛绝的。

现在又是短裙又是黑丝的,简直再好不过了。

胡汉升正在角落的酒桌搂着小秘聊天喝酒,不出所料,小诗一出现,他顿时被小诗吸引,眼睛都直了。

远远的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没多一会儿那小秘就让胡汉升给支走了,剩他跟小诗两人。

计谋得逞,他们热聊狂饮时,小诗偷偷给我比了个“YES”的手势。

我在暗处装着喝鸡尾酒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随时照应。

没多一会儿胡汉升就撑不住了,因为小诗太会劝酒了。

见小诗扶着胡汉升起身离开,我忙结账跟上。

代驾载着他们离开,我紧随其后,隔着一定安全距离,隐隐约约能看见胡汉升不时地吃小诗豆腐,小诗为了更好进入角色,全力配合着。

两人进入胡汉升的住处,我在楼下耐心等候。

半个小时后,小诗终于下来。

她环顾四周,向我的车子这边跑过来:“师傅,搞定了。诺,这是合同……”小诗一脸的得意。

我担心的问她说:“没吃亏吧?”

小诗嘿嘿笑道:“没。那色鬼你没猜错,他一喝多了就想睡觉。在车上的时候他还占我便宜,一到家就人事不省了,我好不容易才扶他起来签的字。”

“干得漂亮!小诗,回头请你吃饭。”我拍拍小诗的小嫩手,相当满意。

“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徒弟。不过还是师傅你教的好,我要不是这么穿的话,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师傅,你瞧我这身好看吗?”小诗得意地在我面前转圈。

我见她裙摆扬起,都快露底了,尴尬地说:“好看。”

确实是好看,小诗长得一点都不丑,身材也不差,就是胸小了点。

我瞧着她都仿佛见到了当初的苏春儿一样,胡汉升又怎么按捺得住。

小诗往下一看,脸一红,凑近了在我脸上一亲,说:“谢谢师傅夸奖。”

我老脸一红,送她回去的时候俩人都不好意思说话。

她下了车问我要不要上去坐一下,被我拒绝了。

这小妞肯定是动情了,我要是上去的话,肯定要出事。

我不想跟她的关系太复杂了,因为我已经有了苏春儿,别的女人能不惹还是不惹的好。

第二天,我把签好的合同往关宏的桌上一摔说:“拿去吧,搞定了!”

关宏疑惑的拿起来看,没多一会儿就笑了起来。

出门见到小诗也来公司了,居然破天荒还穿着短裙,我一愣的功夫,公司里的男同事都调戏了她八百遍了。

她骂了那些人几句就跑来找我,那娇羞的模样,一看就像掉在爱河里的幸福女人。

我往下扯了扯她的裙摆说:“你就不能穿长点?一弯腰后面全漏出去了。”

难得见我这么关心她,她脸一红,笑嘻嘻的说:“没关系,我穿了安全裤。”说着居然偷偷掀给我看。

艹!我瞬间来劲儿。

她是穿着安全裤没错,可那也同样诱人。

我没好气的跟她说:“注意点影响。你别告诉我你喜欢上穿裙子了?”

小诗冲着我妩媚一笑说:“你猜。”

28

我直接把她轰走了。

这小妖精,第一次觉得她挺有女人味的,也是第一次被她唤起冲动。

不知道她的胸还会不会发育。

二十二岁已经过了最佳发育期了吧?

这一天挺煎熬的,小诗时不时的在我面前晃,弄得我很冲动,老想找个女人。

终于熬到了下班。

我心急火燎的往家赶,期盼着一开门就能看到苏春儿,想按着她先过把瘾再说。

可一进屋,里面冷冷清清的,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么晚了苏春儿还没回来,她人在哪里呢?不会是回胡汉升的家了吧?

我挺担心的,很快摸出手机给苏春儿打电话,铃声响到自主停止都无人应答。

我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蚱一样,脑海里浮现出苏春儿和胡汉升打得火热的画面,心想着他们不会是和好了吧!?

我还是不死心,继续打苏春儿的电话,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应:“喂,谁啊?我喝酒跳舞呢,有事没有……没事挂了。”

是苏春儿的声音,只是好像喝醉了,话都说不清楚。

我暗松口气,然后心里又是一紧,忙冲着话筒喊:“春儿,我是你韩哥,你现在人在哪?怎么跑去喝酒了?我去接你!”我怕她挂断电话。

“原来是韩哥啊,你不用担心,我跟朋友玩呢,不会有事的……”苏春儿大着舌头笑说,刚说完话我就听到她干呕的声音。

“春儿,你到底在哪里?快说地址,我去接你,别玩了。”我气急败坏,情绪激动。

相关文章:

享用美妇后菊_女人爽过后腰酸为啥

湿热手指gl:彩色肉肉无遮体下拉不用点3d

玩两个少妇女邻居,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我的冰山女神

趴开洞穴让你看个够_在玉米地插娘亲

爆火强推《绝品神婿小说》无删节(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