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正确手婬|坐在上面怎么动最舒服

2022-06-24 07:13 · 新商盟

说出了我对孙红的真实目的。

我不隐藏,在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面前,隐藏这种小心思也没用。

所以我特别的亢奋,我就是想弄她,我也直接粗暴的告诉她。

而听到我的这番话,孙红脸蛋儿更红了,挥动着挥拳就捶打我的后背,更骂我是混蛋。

不过骂归骂,她并没有拒绝我对她那里的亲吻,更没有拒绝我手指对她的再度撩弄。

于是我就知道了,孙红……今晚跑不了了,她必须让我弄弄,神仙来了都无法阻挡!

事实上,接下来的过程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

因为不多会儿后我就抗起了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更是挺腰瞄向了她的身下。

今晚,我非得攮进去不可,我得让孙红知道知道,我到底是有多么的能干,多么的喜欢她!

孙红也是情到深处不能自持了,在我强行搬起她修长玉腿时,她红润着脸蛋儿闭上了美眸。

她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急促的娇息,以及胸前那对傲人的大宝贝儿随之颤动起伏。

但是呼吸都能起伏的这么严重,这要是稍后被我给攮进去冲撞,一定会欺负的更厉害吧?

想到这点,我就忍不住的暴躁了,我要用力攮进去,狠狠的弄她!

可就在我准备挺动腰身干活的时候,却突然有急促的拍打房门声响起。

紧随其后的,郑芹那着急忙慌的声音更是响起,“表婶表婶快开门,不好了,出事了!!!”

很急切,很慌乱,拍打房门的声音也特别用力,显然是有大急事。

在郑芹拍门的时候我吓一跳,一时愣神,而孙红却第一时间撤回玉腿,赶紧将小裤提好,更是慌乱的穿着上身衣服,甚至还嗔瞪了我一眼,“快穿衣服,别郑芹看到像什么!”

郑芹都着急忙慌的过来了,我跟孙红当然没法再继续做什么了。

于是我只好提上裤子,继续恢复起了傻柱的姿态,面得稍后被郑芹给识破。

但是我想多了,孙红出去开门后,郑芹根本没有进来,直接就在门口对孙红急切喊道:“我表叔儿回来了,但是我刚才走到村头公路上的时候,发现出了车祸。我表叔他、他……”

越紧张,郑芹越说不出话来,孙红则是吓坏了,原本还通红的俏脸顿时煞白。

“你表叔他、他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在孙红的催促中,郑芹这才好不容易蹦出口,“被车撞飞了,现在人已经被120拉走了!”

再然后,我就听不到孙红说话了,透过窗户看了眼,郑芹正搂着倒地的孙红,急切的喊着表婶,随后又是听心跳又是掐人中的,这才好不容易把孙红给倒过口气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孙红大为着急,丈夫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却出了车祸,这让她如何不伤心。

可是伤心现在也无济于事,最终孙红就回屋换了身衣服,着急忙慌的去了医院。

郑芹见到傻柱还在这呢,倒也没关注啥,反倒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把傻柱带来的。

“郑芹,孩子就先拜托你帮我看下了,谢谢!”

孙红握住郑芹的手一通交代,都不给郑芹说啥的机会,就着急忙慌的出门了。

郑芹这还着急回公司收拾东西准备明早的会议呢,眼下手里却被塞了个孩子。

没办法,她只好给同事打电话,可这大晚上的谁愿意替她管这个闲事,况且公司领导有意针对她,就是嫌弃她‘不懂事’,这么漂亮的人这么性感的身子,也不知道‘伺候’下领导。

挂断电话后,郑芹忿忿抱怨着,“我偏不低头,你们越欺负我,我就越不低头!”

她不光不低头,还要做到更好,随即就将孙红的孩子给拿毯子包好,然后招呼我出门。

“咱们去公司,到了公司你帮我看着孩子,我准备东西,回头咱们再一起去医院。”

倒是安排的井井有条,也不管我啥意见,郑芹抱着孩子就走。

也没招了,我横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自己弄孩子,所以只好跟在她身后。

出门上了郑芹的小QQ后,孩子被塞进我怀里,她就开着小QQ一路往城里驶去。

只是刚跑到半路的,孩子就醒了,哇哇的哭嚎着,怎么哄也没招。

关键是我只哄过傻子,哪哄过孩子,根本就不懂怎么搞。

郑芹见孩子哭的小脸都酱紫了,赶紧接过手,“你真笨,小孩哭就塞他嘴巴啊!”

说着,郑芹就伸出手指塞进了宝宝嘴巴里,还别说,宝宝真不哭了。

可就在下一瞬,宝宝似乎嘬了两口嘬不出啥来,又哇哇大哭。

于是我对她说道:“你自己就有,你不给他吃,你真抠门。”

郑芹大羞,她没法跟我这个傻子讲道理,她只能竭力的哄孩子,可宝宝压根不听,一个劲儿的哭嚎,都快哭岔气了,看着都过心疼的。

最终郑芹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羞红着脸解开了衬衣。

“宝宝,我这光有个形状,里面真没奶啊,你尝尝就知道了……”

虽然我已经见过郑芹那里了,但是这会儿再次看到,依旧亢奋到不行。

尤其是先前在孙红那儿那么一通玩,现在身下早就火烧火燎的了。

我甚至都敢保证,假如不是有宝宝在的话,我都有种强了郑芹的冲动。

她那两蓬娇媚实在太过瘾了、太诱人了,我甚至都忍不住的幻想着让她面对面的坐在我身上,我抓弄着她胸前那两蓬迷人,身下狠狠的颠簸着,把她弄到欲仙欲死的才好。

只可惜,这终究只能是幻想,甚至连吃吃她胸前我都没捞着,反倒小宝宝吃的挺有尽头,啪叽啪叽的,听着都怪有感觉的,关键是郑芹还被吃到小脸儿通红,琼鼻中发出嘤咛。

我很嫉妒这小家伙,我都还没捞着下口呢,他倒是先把郑芹那宝贝儿给吃了。

于是我酸溜溜的问到郑芹,“你被他吃的很舒服吗?不然干嘛老是哼哼唧唧的?”

郑芹大羞,红着脸嗔瞪了一眼,然后抱着宝宝扭头向一旁,不让我看她那儿了。

不让看拉倒,你不让我看你胸前那两蓬娇媚的宝贝儿,难不成还能不让我看你丝袜玉腿?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那双修长玉腿真是性感,看起来比电视上那些腿模还要迷人。

我很有感觉,所以直接下手,在她那双丝袜玉腿上纵情的抚弄着。

郑芹显然感受到了,她转过头嗔瞪我一眼,“你干嘛?”

“摸摸,很漂亮。”

我的回答一本正经义正严词的,这要换成正常人,那就是耍流氓。

但我显然不是正常人,我现在可是顶替着弟弟傻柱的身份,所以我想干啥就干啥。

看起来郑芹本想说我点啥,但终究还是嗔瞪我一眼闭嘴了,重新转过头。

显然在她看来,一个傻子而已,摸摸也就摸摸了,不算啥。

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她的丝袜玉腿好过瘾,我还想摸摸她的丝袜魅足。

心里这么想的,我也就这么做了,直接抄起郑芹一条丝袜玉腿,强行掰过来搭在我的腿上。

郑芹都羞急了,“傻柱,你干嘛呀,你干嘛老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我很纳闷,“我抠抠脚丫子,就算耍流氓了?我摸你兜子上的花,不是耍流氓吗?”

郑芹显然被傻柱式的理论给搅懵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

不过我也并不需要她的回答,我需要的就是她的性感小脚丫。

于是下一刻,我就把郑芹的高跟鞋给脱掉了,露出了那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魅足。

很难想象,那只魅足的顶端竟然还染着黑色的指甲,跟白皙的皮肤交相辉映下,让整只玉足显得特别娇媚,而透明丝袜的存在更是让那儿变得极其性感。

性感到我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小脚丫上深深闻了一鼻子。

“郑芹,你的小脚丫真香,我怎么、怎么光是闻了闻,就被你传染了呢?”

“我下面又肿胀起来了,不信我给你看!”

说着,我就褪起了裤子,准备将身下暴露给郑芹看。

郑芹连声阻止,“不用不用,我知道你肿了,我隔着裤子看的到,你、你……”

这个时候的郑芹显得好羞,看起来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了。

最终她只能羞赧又无奈的将头重新扭回旁侧,“算了,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吧!”

很明显,她对我这个傻子,是真的没招没招的了,毕竟孩子还在她怀里啪叽啪叽的吃着呢,她也不好反抗,怕把孩子给伤着。

这可就方便我了,既然爱怎么玩怎么玩,那我当然是脱掉裤子好好玩了。

我没机会攮进你的小XX里面去,用你的丝袜魅足帮我玩几下,那也是好的嘛!

所以趁郑芹扭转过头后,我就把裤子给褪了下来,将我那倔强又强硬的狰狞,给放了出来……

虽然我已经见过郑芹那里了,但是这会儿再次看到,依旧亢奋到不行。

尤其是先前在孙红那儿那么一通玩,现在身下早就火烧火燎的了。

我甚至都敢保证,假如不是有宝宝在的话,我都有种强了郑芹的冲动。

她那两蓬娇媚实在太过瘾了、太诱人了,我甚至都忍不住的幻想着让她面对面的坐在我身上,我抓弄着她胸前那两蓬迷人,身下狠狠的颠簸着,把她弄到欲仙欲死的才好。

只可惜,这终究只能是幻想,甚至连吃吃她胸前我都没捞着,反倒小宝宝吃的挺有尽头,啪叽啪叽的,听着都怪有感觉的,关键是郑芹还被吃到小脸儿通红,琼鼻中发出嘤咛。

我很嫉妒这小家伙,我都还没捞着下口呢,他倒是先把郑芹那宝贝儿给吃了。

于是我酸溜溜的问到郑芹,“你被他吃的很舒服吗?不然干嘛老是哼哼唧唧的?”

郑芹大羞,红着脸嗔瞪了一眼,然后抱着宝宝扭头向一旁,不让我看她那儿了。

不让看拉倒,你不让我看你胸前那两蓬娇媚的宝贝儿,难不成还能不让我看你丝袜玉腿?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那双修长玉腿真是性感,看起来比电视上那些腿模还要迷人。

我很有感觉,所以直接下手,在她那双丝袜玉腿上纵情的抚弄着。

郑芹显然感受到了,她转过头嗔瞪我一眼,“你干嘛?”

“摸摸,很漂亮。”

我的回答一本正经义正严词的,这要换成正常人,那就是耍流氓。

但我显然不是正常人,我现在可是顶替着弟弟傻柱的身份,所以我想干啥就干啥。

看起来郑芹本想说我点啥,但终究还是嗔瞪我一眼闭嘴了,重新转过头。

显然在她看来,一个傻子而已,摸摸也就摸摸了,不算啥。

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她的丝袜玉腿好过瘾,我还想摸摸她的丝袜魅足。

心里这么想的,我也就这么做了,直接抄起郑芹一条丝袜玉腿,强行掰过来搭在我的腿上。

郑芹都羞急了,“傻柱,你干嘛呀,你干嘛老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我很纳闷,“我抠抠脚丫子,就算耍流氓了?我摸你兜子上的花,不是耍流氓吗?”

郑芹显然被傻柱式的理论给搅懵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

不过我也并不需要她的回答,我需要的就是她的性感小脚丫。

于是下一刻,我就把郑芹的高跟鞋给脱掉了,露出了那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魅足。

很难想象,那只魅足的顶端竟然还染着黑色的指甲,跟白皙的皮肤交相辉映下,让整只玉足显得特别娇媚,而透明丝袜的存在更是让那儿变得极其性感。

性感到我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小脚丫上深深闻了一鼻子。

“郑芹,你的小脚丫真香,我怎么、怎么光是闻了闻,就被你传染了呢?”

“我下面又肿胀起来了,不信我给你看!”

说着,我就褪起了裤子,准备将身下暴露给郑芹看。

郑芹连声阻止,“不用不用,我知道你肿了,我隔着裤子看的到,你、你……”

这个时候的郑芹显得好羞,看起来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了。

最终她只能羞赧又无奈的将头重新扭回旁侧,“算了,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吧!”

很明显,她对我这个傻子,是真的没招没招的了,毕竟孩子还在她怀里啪叽啪叽的吃着呢,她也不好反抗,怕把孩子给伤着。

这可就方便我了,既然爱怎么玩怎么玩,那我当然是脱掉裤子好好玩了。

我没机会攮进你的小XX里面去,用你的丝袜魅足帮我玩几下,那也是好的嘛!

所以趁郑芹扭转过头后,我就把裤子给褪了下来,将我那倔强又强硬的狰狞,给放了出来……

我那‘天真’的问题,直让郑芹羞到要死要活的,她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我的请求。

我倒是想要再用别的方式威胁她同意,但想起她现在还在开车,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不过我闷着头不说话的样子,似乎让郑芹觉得我很委屈,所以她又开始劝我。

“傻柱,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地方都是秘密,不可以露给别人看的。”

“如果、如果你真好奇的话,我……我回头拍张那里的照片给你。”

“但是只能你自己一个人看,你要是传出去被别人看到的话,我让大黄咬你屁股!”

也不知道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姑且就当是真的听着吧,反正给了也不见得是郑芹自己的,很有可能是网上下载的,所以我也并不怎么期待,我更期待看看郑芹的‘现场’。

只可惜眼下显然不合适了,只能暂时先这样期待着……

小QQ一路疾驰,最终在十几分钟后来到了郑芹的公司楼下。

起初郑芹让我带着孩子在车里等他,但似乎担心我带着孩子吓跑,于是又招呼我一起上楼。

最终她把我跟孩子锁在了茶水间里,这才放心的自己去收拾明天要用的会议室。

孩子睡着了,我倒也不需要继续看着,确定茶水间内没监控,我就滋润的冲泡起了咖啡。

以前总在电视上见到这个,还没喝过呢,应该是很好喝的。

但真正喝起来,我直接一口给吐到了下水槽中,什么玩意儿,苦兮兮的。

又拿两杯热饮漱了漱口,这才让我觉得嘴巴里面味道好多了。

相关文章: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_满嘴谎话的男人说说

女的主动摸男的手_ 在车上一次又一次廷入

王爷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去,强奸乱伦小说

豪门继承人小说在线免费阅读(无删减全文)

想找一个又大又粗的,把我绑的成四马攒蹄|安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