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章 胯下承欢的女神*蒂环道具改造

2022-06-23 21:51 · 新商盟

这些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可是温喆却不清楚为什么别人居然会了解自己的心思。

听到温喆的回答,金丝眼镜哈哈大笑起来。

“温先生,看得出你很想进去,对吗?”说完,金丝眼镜深深吸了一口雪茄。那烟雾向上飘散着,他微眯着眼,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

温喆的心脏被子弹打中了一样,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但随即他眉头一皱,面现难色。他深知,如果进去卫生院,毕竟要跟他合作,这让他非常非常为难,也很矛盾,毕竟温喆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进入乡卫生所,而且我进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非常的好奇,请明说。”说完这些话,温喆低下头等待着金丝眼镜的回答。在温喆看来,去盯着一个男人的脸,不如静下心来去听。

金丝眼镜不紧不慢的走到温喆的身边,用宽大的手掌拍在了温喆的肩头上。

“王大贵是我的手下,他告诉我你有想进卫生院的想法,你只需要跟我合作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有我去操作,难道说你就不想听听我说的合作是什么吗?”金丝眼镜的话不紧不慢十分的到位,勾起了温喆的好奇心。

“那就请你直接说吧,我喜欢直接了断。”温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说出了这几句话。

“哈哈,爽快。需要的是你给病人看病的时候,留意他们的信息,男女都要,像失恋女人的,爱慕虚荣的,各个领导的,或者是各个大哥级别的,或者是老板的,只要有资料,就告诉我。你的报酬将会很多,最起码比你今天拿的多的多。”

金丝眼镜的话说完,依然笑吟吟的看着温喆,等待着着温喆的回答。

而温喆呢,被金丝眼镜的话吓了一跳,这不是涉及别人的隐私吗?这可是丧良心的事情呀!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做呢?他不会是…..

温喆越想越怕,可是怎么回答呢,如果说错了一句话,外边那帮人会放过自己吗?哎呀!这该怎么办?

金丝眼镜挑了挑眉,看着温喆笑道:“温先生,进卫生院机会难得呀,至于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都没有关系,今天你救了我,我得感谢你。来人!”

金丝眼镜朝外面喊了一声。门立刻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温喆心中暗想不好,自己要出事。

“什么事情?老板。”一个西服笔挺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去找两个姑娘好好款待温先生,这是我的尊贵客人,要挑最好的。”

金丝眼镜的冷冷地吩咐着,那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后退了三步,转身出去了。

温喆心想,哎呀呀,看来自己要玩完了,这不让人下去准备了,干嘛还必须叫姑娘解决我,这个金丝眼镜都能干掉自己了。正当温喆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进来了两个妙龄女子。

好家伙,自上而下,三点式的穿着,雪白修长的大腿晶莹剔透,粉红色的三角裤,隐约能看见一片茂密的森林,那高耸的山峰傲立两边,一条清晰的沟回儿显现眼前,那诱人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清澈的眸子,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还没有走进,已经有扑鼻的香气向屋中四散开来。

温喆只觉得呼吸困难,下体膨胀,小帐篷悄悄支起来了,就像枪磨亮,弹上膛,随时发射,目标前方女子。

唉哟!这是什么?温喆,用手一摸,坏了,流血了。

正当温喆为自己尴尬的一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金丝眼镜却站起身来了。

“这位温先生,我的尊贵客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服侍他,我有事情,温先生,失陪了。”金丝眼镜说完,直接走出了房门。

“喂,老板,等等我。”温喆在后面赶上来。

咣当一声,门被死死的关住了。

“温先生,来嘛,我们姐妹陪你好好玩玩,一定让你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就是呀,来嘛!”

说完,这两个女子直奔温喆而来。

温喆也是成年人,面对眼前的尤物,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当下心里一横,豁出去了。答应不答应自己都得答应。

“等等,让我先验明正身一下,看看谁的身材好?”

温喆的话却把两个人弄愣了。

“验明什么呀!”其中一个说道。

“看看你的那个大,还是我的大?”说完,温喆剥掉上衣一下子就扑倒了一个。

“你干嘛这么猴急呀!走吧,先洗个鸳鸯浴吧!”说完,两个靓女领着温喆直奔浴池而去。

好家伙,真的气派,浴池都这么大,里面的水都是现成的,两个女人刚刚要进去。

“慢,我先给你们打个样子。”

温喆慢慢爬上了浴缸,用手扇了扇水汽,然后蹲下身,一只脚试探性的伸进去。

“哎哟!”温喆赶紧将脚收回。

紧接着再一次伸进去。

“啊!”

慢慢的再进去一点。

“我奥!”

最后,整个人噗通滑进了池子中。

“啊!啊!啊!舒服。”

温喆这也是第一次进高档池子吧!这个样子让两个陪侍女直接笑弯了腰。随后,这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池子里。

三个人在池子中一阵嬉戏,看来门户即将打开了。

温喆一边捏着其中一人胸前的玉兔,另一个却抱着他的大腿在隐秘部位蹭来蹭去。

温喆摸玉兔的感觉:一,柔软,二,绵绵。眼睛却盯着眼前女人私处,在水中浸泡着,清晰的看到她微微泛着荡漾,手不自觉开始去摸下面。而温喆的命根子已经其硬无比,直挺挺的傲立着,好像要顶破所有的一切。

两个女人“啊,啊,喔,耶”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温喆。温喆忍不住咬上身旁女人的胸部,那晶莹的珍珠在刺激温喆的神经。

突然温喆感觉到了一股暖流,自己的命根子被叼住了。上下吮吸着的感觉,让温喆更加兴奋,全身的神经紧绷。

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皮肤亮泽,而且干净,这对于温喆来说,简直就是大餐。

突然一股子热流涌出,温喆顿觉一阵全身酥软,原来他已经泄了。而他紧抱着的这位下面也已经是泉水涌涌了,征服的感觉让温喆非常爽。

“哎呀!怎么这么快呀,我还没有爽呢?”含住温喆子孙根的那个靓女说道。

“我们去床上玩群英荟萃吧!”

“好呀好呀!”

在两个美女的陪伴之下,温喆到了床上。

“来,我帮你把你的弟弟叫起来。”说完,再一次含住了温喆的小弟弟。

很快温喆的小弟弟再一次苏醒了,而且不比上一次差。

翻身上马,一阵翻云覆雨,身下的尤物大叫不止,这让温喆更加兴奋。

“唉哟,哥哥,你的好大,妹妹好想要。”

“不行,我还没有跟哥哥爽哦,哥哥,快点用力,我受不了了,快点,啊,啊。啊”在一阵的娇喘声之中,温喆加速了。

如同火车提速,又似喆机上升。

约四十分钟过去了,终于雨过天晴。

温喆躺在了床上,两个女人紧紧的抱住温喆不肯放开,手也不闲着,在摸温喆的子孙根。

“哥哥,这就是别人说的犊子吧!”其中一个说道。

“对。”

“那我们这算不算是扯犊子呢?”另外一个说道。

“对对对,扯犊子,就是这么来的。不过,你们也特别的无敌,我喜欢你们。”

“为什么呀?我们那里无敌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至贱则无敌嘛!”

“你怎么骂人呀!”其中一个很生气的样子。

“贱人嘛,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温喆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呀,你敢戏弄我们姐妹,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两个人又开始了跟温喆的猛攻。

温喆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好像所有的虫子在这里全部涌上来了,所有的事情全部抛在了脑后。

或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三个人居然都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温喆也发现身边的美女早已经无影无踪。

钱,钱,钱呢?温喆急忙找自己的钱,还好,钱依然在。哈哈,温喆,抱着钱,会心的笑了。

正在高兴的时候,门敲响了。

温喆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温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温喆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温喆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温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温喆,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温喆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温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温喆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温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温喆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温喆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温喆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温喆一番,说道:“温先生,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和打算?”

“我会跟他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出我的爹,我从小就是我爹一手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在他不见了,成了我的心病,我要是不救他出来我还是人吗?”温喆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更加的激动了。

好像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金丝眼镜啧啧嘴,又是摇头,“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你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实力和那个人对抗,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当然是有钱有势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钱的,也是最有势力的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明白些吗?”温喆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苦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人比我还要厉害好多倍,他的人脉,势力,金钱和地位,都远远的在我之上,真的比较起来,我只不过算是一个虾兵蟹将,而他却是一个龙王,你认为你又算是什么?”

听完这番话,温喆呆了好半天,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可是老爹是怎么得罪了这样的人呢,眼前的这个金丝眼镜已经够狠了,那个人又是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了,他暂时的冷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狠狠的拨了几口烟,顿时烟雾弥漫了他的眼睛,眼前变的迷茫起来了。

金丝眼镜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温先生,你也不用这样的沮丧嘛,俗话说,欺老不欺少,你父亲老了,而你还是年轻的,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算,但是你有时间,有斗志,有一天会成功的,我看好你。”

温喆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好像浑身的斗志都被点燃了一样,为了救出父亲,要他做什么都愿意,他点点头,将烟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想我明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会努力奋斗的。”

金丝眼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他。

“鄙人叫金不换,这是联系方式,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我很看好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至于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有句话要送给你,就是做人要脚踏实地的,等你有一天足以跟那个人抗衡,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接过了名片,温喆很感激,瞥了一眼,这个叫做金不换的人是一个建筑开发商,还有许多头衔,比如某娱乐场所的经理,酒吧老板等,看样子是个大人物,与这样的人结识了,温喆算是长了不少的见识。

“多谢金老板,那我先回去了。”温喆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扯淡的,既然现在自己还很弱,那就要一步步的变的强大起来,才能够和那个害父亲坐牢的人抗衡。

走到了门口,金不换再次说道:“温喆啊,关于乡卫生院的事,我已经给你打了招呼,你只需要搞到一个行医执照,当然,这需要你自己去考,很多路还是要自己闯,我很乐意成为你的一个引路人,话不多说,祝你好运。”

金不换说着伸出手来,温喆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的不简单,好像自己突然矮了一截,伸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握上去,感到他的手十分苍劲有力,还有很多的老茧。

“我叫属下人送你回去吧,以后常联系,不要忘记了我们合作的事情。”金不换话语中透着关切,同时有另一番韵味。

“一定的。”温喆点点头,出了宾馆的大门,一辆车等在那里,几个带着墨镜的壮汉恭敬的打开了门,请他上车去,之后一左一右煞有介事的做在他的旁边,车子发动了,一路开往了小钱村去。

这一路上温喆的情绪复杂,看着身旁的保镖,表情严肃,也不说话,这让他感到压抑,这些人还挺尽责的,温喆几次都说不必送了,他们唯一的回答就是老板发话了,必须要保证温先生的安全,这简直让他受宠若惊。

温喆一路上都在想着他爹的事情,车子到了小钱村,上了一温泥巴路,这条路平时里狭窄的只能过一个板车,一辆小车想从这里过,那就需要司机有不错的技术,而就在此时,前方迎头也从村里来了一辆小车,滴滴的按着喇叭。

温喆从思绪中缓过神来,见戴墨镜的司机摇下窗户探出头去,一边也不停的按着喇叭,顿时两辆车子就是互不相让,像是两头牛准备抵头似的。

“要不,你们把我放下来,反正走不了几步就到家了,不用这么麻烦开进去。”温喆从来都不是好事的人,见双方僵持着,显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戴墨镜的司机点了点头,打开了车门,温喆走下去,却看见对面车子也下来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揍了自己的刘小民,此时他凶神恶煞般的指指点点道:“哪里来的狗屁小车,给老子后退,滚远点,谁叫你挡着大爷的道啦?”

话音刚落一瞥眼见是温喆,不由上下打量一番,更来劲了,吊儿郎当的,嘲讽似的说道:“老子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狗杂种,怎么上次没打好,这次又想找打是不是?你这个小兔崽子也配坐这样的车?”

不提起上次的事还好,提起来温喆就窝着一肚子的火,他就是见不得刘小民这横行霸道的样,心想老子也没有把你妹妹怎么样,你还没完没了啦。

“是我怎么了,路是你家开的,凭什么要我们后退?”温喆一时间气急败坏,被打的脸上还隐隐作痛呢,这小子居然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再说也没有听说这刘小民有个小车,八成又是借别人开的。

两人正说着话呢,对面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长了一脸的络腮胡子,肚大腰圆的,浑身肥肉,还拉扯着一个女人,居然正是刘春杏,她扭扭捏捏的似乎很不待见这个男人,胖子一边拉着她,她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抬眼看见温喆,眼神突然变的复杂起来,低着头有点过不去的样子。

“他娘的谁在这里叫唤呢?给老子滚远一点,没有看见老子的车要过去吗?这小子是谁?”胖子一下车,就骂骂咧咧的,指着温喆问道。

刘小民立刻变的很恭敬的样子,嘲笑似的看着温喆道:“就他妈的一个二愣子,穷逼的命,居然还想追我妹儿,昨天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呢。”

胖子乜斜了温喆一眼,立刻显出敌意,看了看对面的车,比自己的要贵不少,忍着脾气问道:“这车是他的?”

温喆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温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温喆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温喆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温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温喆,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温喆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温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温喆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温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温喆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温喆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温喆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温喆一番

相关文章:

宿舍里闺蜜相互解决|女性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女生次数多了里面会黑吗|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短篇《半句别恨半生凉》小说完结版~

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火热上线--超体王峰小说大结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