脔进宫口h双性|虐女人奶头虐乳催乳文

2022-06-23 13:43 · 新商盟

邢冉话还没说完,靳熠的唇便附上她的唇瓣,将她所有的反抗都堵在了喉咙里。

衣服散落一地,他赤裸着身子覆在她身上,炙热的唇温柔的辗转,深情的缠绵,她的唇是那样的甜美。

“唔……靳先生……”

她的反抗被靳熠不讲理的压制住,双手也被他单手摁在头顶,另一只手则在她身上游走,滚烫的手指在肌肤上弹跳出激情的篇章。

两具身影在大床上纠缠着,不知过了多久,痛苦的声音渐渐变成魅惑的轻吟声,靳熠侧身抱住她,吻着她的头发和脖颈,性感的询问,“喜欢吗?”

邢冉呜咽一声,把自己埋了进去。

他把人搂进怀里,再次吻了上去,咬着她的耳朵还有力气问三个月前薇薇的那个问题,“一夜不倒?嗯?感觉到了?”

邢冉不争气的,被撞晕了。

——

次日。

邢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身旁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头痛欲裂,瞥了眼床头的闹钟,已经十点了,可她实在太累了,翻了个身,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一双结实的手臂将她抱了起来,她勉强睁开眼,正对上靳熠那张英俊无比的脸,顿时吓醒了,“你干什么?”

靳熠抱着她往浴室走,唇边勾起一抹如常的疏远冷笑,“对于昨晚,靳太太可还满意?”

邢冉一张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

——

黑色世爵极速驶过,路旁两排高大挺拔的梧桐树飞快往后退,邢冉侧着头往窗外看,不得不承认,靳家别墅真的很气派。

靳熠淡淡瞥了她一眼,她就像孩子一般,好奇地探索着这个从不曾属于过她的世界,样子并不讨厌。

邢冉一下车,腿就软了,再加上穿着高跟鞋,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这个可恶的男人,昨晚到底缠着她做了多少次?想到昨晚,她的小脸又忍不住发烫了。

靳熠唇角一扬,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毫不客气的评价:“靳太太,你体力太差,需要加强锻炼。”

流氓!邢冉脸颊一红,被他牵着手进了别墅。

正是午餐时间,丰盛的饭菜上桌,主宾纷纷落座。

靳熠扫了眼坐在餐桌旁的人,眉头微微一蹙,夏尔晴也在。

靳美妍一见他们二人,一改往日的冰冷,对邢冉笑容和善,“阿熠和冉冉来了,快过来吃饭吧。”

夏尔晴爱慕地望着靳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毫不掩饰,“阿熠,我听伯母说,你刚从美国出差回来,累不累?”

靳熠面无表情地说:“我和夏小姐之间,还没熟到叫对方小名的地步。”

夏尔晴一愣,漂亮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靳美妍面色一沉,“阿熠,怎么跟尔晴说话呢?”

靳熠薄唇一抿,目光微冷,握住邢冉的小手,对夏尔晴道:“夏小姐,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邢冉。”

夏尔晴一听,花容失色,靳美妍可没有告诉她靳熠已婚的事。

她自然受不得这样的委屈,望向靳美妍,气恼地说:“伯母,您这么做就过分了,我是喜欢靳熠,可我堂堂贺峰银行的千金,还不至于去做小三!”

“哎,尔晴——”

靳美妍正要解释,夏尔晴已经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离开了。

邢冉坐在餐椅上,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靳熠已经拉住她的小手,也往外走。

靳美妍冷冷道:“你们给我站住!”

靳熠停下脚步,她又冷冷地说,“既然你要我承认邢冉,那从今天开始,邢冉就住在靳家,直到让我满意为止。”

靳熠轻轻一笑,冷淡至极,“邢冉不需要得到你的认可。”

今天,她把夏尔晴叫来,不就是为了给邢冉一个下马威么?

靳美妍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哼了一声说,“我今天叫尔晴过来,就是要让邢冉看看,什么样的女孩,才有资格做我靳家的儿媳。插花、舞蹈、茶艺、煮咖啡……这些都是她需要学会的。就算没有家庭背景,至少也应该有一样拿得出手。”

邢冉一愣,她似乎有些明白靳熠为何要娶她了,是为了和靳美妍对着干吗?

可他们明明是母子,为什么弄的像仇人一样?

邢冉咬了咬唇:“不如,就听妈的?”

靳熠瞪了她一眼,目光深沉,谁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008勉强接受你的劳力偿还

靳熠和邢冉,算是重新回了靳家别墅住下。

当晚,石奎便带着佣人去景滨别墅拿了日常用品和换洗衣物过来。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邢冉不安地站在门口,将门打开一条缝,偷窥了下,靳美妍好像已经去睡了。

她这才安心的转身,准备去睡觉,却不想一转身,便撞上了一具结实的胸膛。

她吓了一跳:“你干吗站在后面吓我?”

靳熠逼近,将她整个人抵在门板上,一只大掌扣着她两只纤细的手腕束在头顶,眸光危险暗沉:“为什么要答应住在这里?”

邢冉将小脸微微别开,“如果我和你妈关系处不好,你应该夹在中间不会好受吧?”

靳熠微微怔了下,薄唇却吐出四个字,“自作多情。”

他已经放开她,转身去床上,邢冉偷偷深吸一口气,拉了拉睡衣往床边走。

男人指了指一边的白色小药瓶,翻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昨晚没做措施,以后自己记得事后吃药。”

邢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只手从她睡衣底下伸了进来,在她身上又揉又捏,她皱了皱眉,软软糯糯地抱怨,“别闹了,我好困……”

“那就做点事,让你清醒清醒。”他为她忍了这么久,岂是一晚上能补偿回来的?

男人沉重的身体覆在她身上,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使她无力反抗,手掌覆在她的胸前又揉又捏,她果然被他给弄醒了,没好气的握拳,捶着他的胸膛。

“小妖精……“

他低笑一声,漆黑的眸子越发幽暗,滚烫的唇从她的唇瓣移开,滑上她的脖颈、耳后,轻咬着她的耳垂,她浑身一颤,白皙的小脸染满红晕,唇瓣微微开启,忍不住发出低吟声。

着她这样子,靳熠心头一动,再次吻住她的唇,然后长驱直入,让唇舌抵死缠绵……

邢冉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匆匆忙忙收拾好,背着书包抱着课本跑下楼,只见靳美妍和靳熠正在餐桌边上优雅用餐。

她咬了咬唇,“妈,靳先生……”

她猛然顿住,垂了垂眸子道:“我起迟了,就不陪你们用早餐了,我先走了。”

她刚抬步出门,就被靳美妍叫住,“邢冉,搬过来第一天你就起迟,做靳家的媳妇,作息时间必须是规律的。”

邢冉脸颊一红,尴尬地垂着头,靳熠突然起身离开餐桌,声音清淡:“那就怪我吧,怪我昨晚太失控。”

男人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完这句话,修长双腿已经迈向门外。

邢冉垂着头,跟着靳熠一起跑了出来。

她理所当然的,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上去,“靳先生,麻烦你在我学校门口的站台把我放下来。”

靳熠撇过头看她,“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送你?自己起迟了,自己负责。”

邢冉想起昨晚这男人的行径,小脸涨红,恼羞成怒:“可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起迟的!”

再说,靳氏集团和滨海大学是同一条路,她搭个顺风车怎么了?

她可是靳太太!

男人瞥她一眼,“从现在开始,你要求我做的每件事,都需要偿还。你没钱,所以我勉强接受你的劳力偿还。”

劳力偿还?有这样虐待自己妻子的吗?邢冉鼓着腮帮子冉冉生气。

车一路开到滨海大学,她气呼呼的抱着书包下了车,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再、见!”

靳熠瞧着她那生气的小模样,心里莫名痒痒的,他薄唇一扬,“别急着说再见,说不定待会我们又要见面。”

邢冉还没反应过来,黑色世爵就已经一个急转弯,差点压到她的脚。

——

滨海大学阶梯教室,黑压压的坐满了学生,据说,今天有一个知名企业家过来演讲。

邢冉很不幸的迟到了,她原本打算从后门偷偷溜进去,可后门锁上了,她只好猫着身子从前台走,可没等她走几步,就被一个清冷的声音叫住:“站住!”

她弓着的身子僵住,偌大的阶梯教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

她头皮一阵麻,想要落荒而逃,可背后的男人,并没打算放过她:“那位迟到的同学,请你上台来。”

邢冉一咬牙,直起身来,一转身,就看见台上演讲的男人,五官精致如雕琢过一般,投影仪的灯光投射在他侧脸上,显得更加立体,身形挺拔清峻,一派优雅清贵。

而他背后空白的帘幕上,正投射着几个大字——靳熠讲座。

她愣了下,盯着那张帅得不行的脸,只觉得脑袋发晕,靳熠?他怎么在这里?还有,他们明明是一起来学校的,他怎么就没迟到呢?

她还在发愣,台上的男人已经不耐地蹙起眉头:“同学,请到台上来。”

靳熠演技真好,完全不认识她一般。

邢冉懊恼地咬着唇,走到台上。

男人站在她身后,大掌落在她的肩膀上,对台下的学生说道:“以这位同学的穿着,如果进职场面试,会第一个被刷下来。”

邢冉小脸一红,心里一阵屈辱,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评头论足!

靳熠继续不留情面地抨击:“粉色大衣、白色衬衫、紧身牛仔裤、短靴,同学,你是来度假的吗?”

男人清冽的呼吸,喷薄在邢冉耳朵上,她红唇紧抿,涨红了脸。

台下的同学们,哄堂大笑。

立刻就有女同学举手提问,“靳教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靳熠抬眼,淡淡道:“问。”

“那您喜欢什么样的打扮呢?”

众人一阵唏嘘,而那个提问的女孩子,已经小脸绯红,羞赧的垂着眸子,迅速地落座。

靳熠扫了眼邢冉,薄唇微勾:“正式一点的都可以,只是别像这位同学,这么随意。”

邢冉握紧手指站在台上,背后一阵凉意。

终于熬到演讲结束,她脚底抹油一般,逃的比谁都快,当她跑到门口时,被薇薇一把拉住。

“冉冉,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刚刚靳教授可是对你青睐有加呀!”

邢冉小脸一黑,“什么青睐有加?我看是他是眼睛有病吧?我又不是去面试,干嘛那么刻薄的点评我?”

“你说,如果滨海大学的女同胞们知道你是靳教授的老婆……”

邢冉赶紧捂住她的嘴巴,“你给我小声一点!“

她跟靳熠是隐婚,按照合同规定,她不可以把他们的关系透露出去。更何况,她也不希望因为靳熠,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说我有病?”

背后响起熟悉的男声。

邢冉吓了一大跳,呐呐地张着嘴,什么话也说不出。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靳熠会来得这么是时候!

薇薇扯开她的手,凑到她耳边坏笑:“你惨了,你老公这学期带我们班的职业生涯课。”

邢冉一惊,手忙脚乱地解释,“不、不是的,靳教授,我没那个意思!”

“靳教授?呵?”男人对这个称呼明显不满,修长的腿一迈,险些撞上她的鼻尖。

邢冉惊得快速往后退。

靳熠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冷冷丢下一句:“跟我来办公室。”

她后背一凉,很不想跟他去,可是……为了这门功课能够及格,她不得不从,快步追了上去。

“靳教授!”

男人一双大长腿,步伐迈的很大,她需要小跑着才勉强追上,仰着小脸恳求他:“靳教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在那么多同学面前批评我,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我就是有点生气……”

男人步子一顿,“靳教授?你在家这么叫我的?”

邢冉舌头一打结:“靳、靳先生……”

声音越变越小。

靳熠瞪了她一眼,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邢冉皱了皱眉,心乱如麻的跟上去。

——

办公室里,靳熠将课表递给她:“整理一下。”

邢冉撅了下小嘴:“为什么要我整理?我又不是你助理……”

“课代表,帮老师整理课表,不过分吧?”

邢冉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我、我是课代表?”

“对,职业生涯课的……课、代、表。”

男人一字一顿地说着“课代表”这三个字。

邢冉小脸一垮,任命的坐在一旁的小椅子上整理着课表,嘴里小声嘀咕抱怨。

“对我有意见直接提出来,腹诽只会憋出内伤。”

邢冉转过小脑袋,一双莹润的眸子盯着他:“那我说出来,你会改吗?”

这个男人太专权!太霸道了!

靳熠眸光微转,唇角勾着一抹淡笑,“不会,所以你不用委屈自己。”

他一副“反正你说了我也不改,不说憋出内伤别赖我”的模样,还真是让人火大的很。

办公室门外,传来喧闹的声音,一个女孩子被其他几个女孩推了进来,邢冉认得她,她叫黛琳,是他们班的班花。

黛琳脸上带着娇羞,扭扭妮妮的说:“靳、靳教授,我想做你的课代表。”

邢冉“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靳熠一记冷眼扫过去,她连忙捂住小嘴,“对不起。”

靳熠眉头一蹙,面无表情地对黛琳说:“课代表已经有人争取了,你来晚了。”

邢冉小嘴一抽,他这是什么意思,说得她多想当这个课代表似的!

再看黛琳的脸色,邢冉就想叹气,靳熠尽给她惹麻烦,他是想让她成为全班女生的公敌吧?

邢冉走过去,把整理好的课表放在他手边,小学生似的背着手:“我今晚不回去住了,我宿舍还没退呢,不住白不住。”

靳熠挑眉,他还是头一次碰见,放着大别墅不住,情愿挤在一个小小的学生宿舍的人。

“你怕我?”

他忽然起身,单手撑在她背后的书橱上。

邢冉紧张得绞着手指,防备的盯着他,“没、没有……”

他俯首,凑到她的小脸边上,“那是怕靳女士?”

邢冉咬了咬小嘴:“有点……”

其实他们两个人,她都怕。

“她不会吃了你。”男人目光灼灼地俯视着她,“可我会。”

他的声音,低哑性感,透着蛊惑。

邢冉:“……”

“新婚才三个多月,便学会了夜不归宿,你觉得这样像话?你爸是这样教你的?”

“当然不是……可我们算是正常夫妻吗?”

“正常人,正常夫妻生活,怎么不算?你觉得你有病?”

邢冉无语,这男人是在跟她玩文字游戏吧!

她气闷不已,动了动,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他已经快贴到了她身上,结实的胸膛就在她眼前,而她,可怜兮兮地被他圈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动弹不得!

门外,忽然响起薇薇敲门的声音,“靳教授,我可以进来吗?”

邢冉心头一喜,这丫头八成是担心自己,来看自己了。

靳熠却不依不饶,身子微微前倾,滚烫的胸膛彻底压着她的胸口上。

男人大掌捏着她的手腕,嗓音暗哑,“想住宿舍?嗯?”

这低沉的语气,分明是威胁!

邢冉心里叫苦,小脸皱巴巴的,伸手推他:“你别乱来,这里是办公室……”

虽然从他出差回来,才短短的两天,可她已经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简直不是人!

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寿,脱了衣服,便禽寿不如!

外面,薇薇没有得到回应,又敲了几下门,“靳教授,冉冉,你们在里面吗?你们没事吧?”

相关文章:

警察局长安丽明1~28章|打赌打输了任由对方摸

粗大的白色混浊鲤鱼乡 两亲家全家互换23章

禁欲得道高僧x尊贵嫡长公主:穿睡衣睡觉半夜胸口和腿都有水

南京mm滑梯冲掉文胸/旋转啃咬大白兔

言情小说《冷婚热爱:总裁的二手新妻》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