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位老是掉出来|校花白袜踩在脚下调教

2022-06-22 14:46 · 新商盟

嘴里还说着:“小海,小海...不要...”

我听得一惊,手直接摸到了那条笔直又纤细的玉腿,而婷姐也是娇躯一颤,直接用玉足顶住了我的那里。


一瞬间,邪火直冲我的脑门,我不敢再动弹,生怕婷姐再动作一下,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话说回来,刚才婷姐说的梦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婷姐做了春梦不成?对象竟然还是我?


这时,婷姐又开始呢喃了:“小海...你快进来啊!”


我虎躯一震,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整个脑子都放空了,直接将婷姐那仅有的裤子给扯了下来,顿时美景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同时,我一只手绕到婷姐的背后解开扣子。


婷姐的身材真的好美!


哪怕只是片刻的占有我也心甘情愿。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大手直接抓住,开始揉捏。


不出我所料,不一会婷姐就夹着腿,小脸全是潮红,一张红唇张张合合:“好难受...”


我为了这门吃饭伙计,可是还有很多绝活的...


就好比我现在给婷姐的按摩,叫睡眠按摩法,不但可以助于患者深层次睡眠,还可以让他认为现实发生的事是梦。


此时的婷姐早已把我的抚摸当成梦境,暴露了她的渴望,一双小手不断在我的胸膛上游走,嘴里还念叨着我的名字...


我顿时浑身热血沸腾,感觉都要爆炸一样,再也忍不住了,盯着她那诱人的美景,疯了一般就要提着冲上去...

“小海...小海,你喜欢姐吗?”


然而,婷姐突如其来的问话却让我吓了一跳,急忙看向婷姐,生怕她清醒过来。


同时,心里也有点内疚,我怎么能这样?这可是我的婷姐呀!


但见,她眼神依旧迷离,小嘴微张,嘴角处还有晶亮的口水,整个身子烫的吓人。


我知道,婷姐也许真的把现在当成做梦了。


于是,我深呼一口气,终于再次放下了心中的负担。


紧接着,深情吻住她的红唇,再次开始酝酿,好像不再是姐弟一样。


“婷姐,我也喜欢你,我爱你!”


我边说着,恨不得将自己都融入婷姐的身体里。


这时,婷姐突然半坐在我的身上,长长的秀发散落在胸口,背后,还有可疑的粉红,无一不在诉说着魅惑,然后她竟趴在我的耳边,舔着我的耳垂,还吹着热气。


我浑身被迷得酥麻,不甘示弱的含住她的那里,她也更加火热的迎合。


此刻,就连那里都在婷姐的掌控之中,我再也不能淡定,直接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欲火烧光了我的理智。


我知道,合适的时机又到了...


可正当我准备冲锋陷阵之时,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打破了暧昧的空气。


身下的婷姐眼神也渐渐清明了,我急忙趁她还没彻底清醒,将她的衣服迅速穿好,然后躺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该死!”


听着那烦人又刺耳的啼哭声,我心里的不爽越来越大,靠!什么时候不哭,偏偏在老子快成的时候!


可即使不爽,我也无可奈何,好在婷姐清醒后,还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梦,又喂宝宝喝了点,这一夜也就这么过去了。


早上起来,我就看到婷姐正在给孩子喂母乳。


她整个人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显得十分的迷人,婷姐看到我盯着她看,黛眉一皱,羞往旁边侧了侧身子。


婷姐喂完奶好,去拿了洗漱用品给我,见我还盯着她一直看,俏脸一红,扭头白了我一眼道“小色狼,快点去洗啦,你又不是没看过。”


“嘿嘿,婷姐,你这么美,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够。”我又想起她雪白的身子。


婷姐顿时满脸羞红跑开了,洗漱完之后,我本来想说先回店里,她却拉住我道:“先别急着去,待会我一个朋友会过来。”


“你的朋友。”我缩了缩眉头。


婷姐点了点头笑道:“嗯,我一个好闺蜜,快结婚了,却因为胸部有很多肿块,被拒婚,跑了很多家医院都没治好,所以想让你看看。”


既然是婷姐的朋友,我也没拒绝点了点头道:“行。”


“嗯,那我去弄早餐。”


婷姐笑了笑就去厨房弄早餐,我坐在沙发上,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玲姐,我忽然感觉这样的日子好温馨,让人舒坦,能娶到婷姐这样的女人,或许就是一辈子的幸运了吧!


很快就到了中午,我吃了午饭就回店里开门了,虽然店小,但客源还是很多的,更多人更是慕名而来。


婷姐也去接她的好闺蜜陈圆圆去了,刚开门没一会,两大靓丽的美女就出现在我的店门口。


他们两人都是十足的美女,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的目光,看向我的眼神则是充满暧昧。


可我丝毫不在意,我更在意的是陈圆圆这个人,倒不是因为她身材外貌,而是她说的话。


“婷婷,你今天介绍的按摩师,是你弟吗,一个男人...”


她们虽然离我远了点。


但说话并没刻意压制着,我还是能听得到。


那陈圆圆说着还瞄了瞄我一眼,眼神里面充满了敌意。


我立马就有些不悦道:“男按摩师也有好处的,如果想看病就要有看病的态度,不看就走。”


陈圆圆没说话,但满是不屑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当即我就有点不爽,好歹我也是金牌按摩师,大部分县城的少妇都来我这看过病,要不是婷姐说是她闺蜜,自己还懒得理会呢?


更何况...


更何况这女人就是欠收拾,我何不满足一下她,让她试试被按摩师征服的滋味!


“小海,你少说一句不行吗?”


婷姐瞪了我一眼,跟着拉着陈圆圆进了房间,不知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陈圆圆的眼神缓和了不少。


于是我和她一起进了检查室,婷姐在外面等。


“哼!”我刚进去,坐在床边的陈圆圆就冷哼一声。


看着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我甩头就想走。


但想到婷姐,算了,自己大男人一个何必跟女人见识呢?再说了,现在跟我横,待会还不是要乖乖听我的...


“衣服脱了。”我眯着眼睛看着她笑道。


她黛眉明显一皱。


我直接道“放心吧,我是一名按摩师,看过的女人比你看过的男人都多!”


陈圆圆没说什么,开始脱衣服,最后只剩下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若隐若现的风景顿时让我血脉膨胀。


刚才就顾着生气了,没仔细观察,现在这么一看,倒也是真的美丽,特别是前面的风景,若隐若现的曲线,不断撩拨。


跟婷姐也有的一拼!


我咕隆吞了吞口水,好在反应快也没让陈圆圆注意到,只是说话声音有些颤抖:“你为什么没穿内衣!”


陈圆圆冷哼不断,说道:“我特地没穿内衣,你就隔着衣服按摩吧,一样的。”


我看向那薄纱下的美丽,摸了上去,刚触及到就皱起了眉头,因为陈圆圆的胸脯十分生硬,一点弹性都没有,的确很严重。


仔细的摸索了一番,发现陈圆圆的胸竟然充满了肿块。


陈圆圆被我摸的有些难受:“还要摸多久。”


我收回手道:“你的胸问题挺大的话,被肿块完全堵住了。”


现在多了这么多肿块,不说平时手感受影响了,要是不及时治疗的话,估计以后孩子生了都没的吃。


我把问题情况严重性告诉陈圆圆。


陈圆圆听了,没有一点吃惊的反应,反倒是审视我起来,仿佛在想什么事情。


我忽然想起听婷姐说她已经去过很多医院,对自己的病情很了解,看到我这么简单就知道她的问题所在,便有些半信半疑。


许久,陈圆圆才勉强点了点头。


我心中一喜,便依旧保持一副医者仁心的姿态,害怕这美人被吓跑。


“行,那我就帮你治疗,不过事先声明,你必须要配合我。”


“怎么配合。”陈圆圆疑惑的看了看我。


我看了看她的一双美腿笑道:“脱掉裤子吧!”


“为什么要脱裤子?”陈圆圆虽说高冷,但还算明事理,听到我脱裤子的要求并没有破口大骂。


而我也十分正经道:“知道为什么之前你去那么多医院都没治好吗?就是因为你只专注于胸部了。”


“而你真正的病因,出在大腿之间,而且是大腿根部!如果我不帮你,全身按摩疏通,用不了多久肿块就会癌变,到时候就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


陈圆圆冷艳的小脸,终于有了一丝明显的表情,咬着嘴唇,思来想去,才点了点头。


我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又靠着她近了点,一边嗅着她的体香,一边等待她脱裤子,然后...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陈圆圆在脱下牛仔裤后还有一层黑丝!我看着被黑丝包裹的玉腿当即就拦住了她脱丝袜的手。


陈圆圆有些疑惑:“丝袜不用脱吗?”


我急忙掩饰,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这个丝袜跟你的纱衣都不影响按摩效果。你穿着就行。”


陈圆圆也觉得有道理,直接躺在了我面前。


我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黑丝一直是我的死穴,而且在我的眼里,若影若现比脱光光来的更刺激些!


“王海,你怎么了?”见我迟迟未动,陈圆圆关切的问道。


我被她突然转变的语气吓到,看她的眼神也很真诚,便对她印象好了不少,也许是因为我说的那番关于她病情的话打动她了,或许是我不让她脱丝袜,加深了好感。


于是,我便开始专心的按摩起来。


虽然陈圆圆那处充满肿块,但皮肤还算好,丝丝滑滑的感觉让我很享受,而我也准备好好帮她治疗一下。


但不能治疗快,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而今天我也有大胆的计划...


我的大手一边按摩,一边寻找陈圆圆坚硬的胸脯的敏感点,她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坚硬的很难有反应,终于在我按住一侧的丰满时,陈圆圆娇吟出声,格外销魂。


我那里也随着这一声,激动起来,我手上便加大了劲,不断的揉捏,按压,刺激,让床上本冷艳的陈圆圆直说不要。


可我依旧没有停下来,反而伸手拿了瓶精油,哗啦倒在陈圆圆的身上,一时间,油光灿灿。


“你要干嘛?”


“上药!”我回答道。


“那你...轻点。”陈圆圆没有拒绝,这反而刺激了我的心情,大手不断游走,还顺利的按摩到了陈圆圆平坦的小腹,没有过多停留,我便往下滑,终于到达了我最喜欢的地方。


此时的陈圆圆早已眼神迷离,裸露的皮肤都是诱人的粉红色,在我刚触碰到那里时,她突然将叉开的腿微微并拢,夹得的我有种被吸住的感觉。


她应该不行了吧?


我这样想着,试探性的叫了声“陈圆圆。”


陈圆圆没有回答,而是一直说着,“我要...我要。”


“要?那我就给你!”我狡猾的一笑,脱了裤子,又十分暴力的将她的黑丝扣出一个大洞,就要进去...

就在我的手滑到那儿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婷姐。


“小海,好了吗,圆圆老公来找她了!”


什么?我吓得直接将手收了回来,突然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还要给她治疗,如果光顾着那点事,陈圆圆的老公肯定饶不了我。


于是,我便回了婷姐一句:“就差针灸了!大概半个小时!”


陈圆圆此刻的表情也十分诱惑,脸上的冰霜早已消融,还对着我浅浅笑着,我尽力抑制浑身的反应,拿出了一套银针,用火消毒了一下。


当要施针的时候,我正色道:“陈小姐,我现在要为你做针灸治疗,贯通你胸部所有血脉,这期间你会…会有点疼,但你必须忍住。”


陈圆圆睁眼看了看我,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我收起了邪念,毕竟针灸治疗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一根针扎下陈圆圆的气户穴,她的娇躯当即一颤,发出一道娇哼声,不由跟着摆动了一下。


双腿还不由自主的夹着磨蹭了一下。


我缩了缩眉头,继续扎针。


第三针下去,陈圆圆就忍受不住了,呼吸越来越急促,不断的发出娇喘,摇着脑袋:“不…不要,好…好难受。”


我见她要坐起来,慌忙摁住她肩膀。


第四针落向她的乳根穴。


嗯……


陈圆圆大喊了一声,整个脑袋往后仰去,瞪大着眼睛。


身子不断的摇动着。


扭头看向我的双眸内也是充满了渴望,我又拿起了银针,正想落针止住她这种难受,不过想到她刚才对我的态度,我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不帮陈圆圆控制着欲望。


就让她难受着,看她怎么办。


我笑了笑,这一针就不扎了,而是朝着另外一遍扎下四针。


“不要,好难受……”这四针扎下去,陈圆圆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欲望了,不断的摇晃着脑袋,双腿磨蹭着,朝着我喊道“帮我…帮我…”


看着她此时此刻的模样。


我体内的浴火也不由涌动了起来,心里更是百爪千挠。


“帮我,求你帮帮我……”陈圆圆被浴火驱使之下,完全忘却了冰冷,秀发散落,痴迷的祈求我。


身为一名会针灸的按摩师,我太清楚刚才自己施展那八针,会勾起陈圆圆多大的浴火,更了解此时此刻她有多少难受,当然她难受,我也挺难受的。


看着陈圆圆那不断磨蹭的双腿,我咕隆吞了吞口水。


嗯……


就这会陈圆圆达到了一种巅峰,弄得我一手都是。


我不由郁闷,这也太快了吧,不过想到刚才自己让她受了那么久的痛苦,也是正常的。


我想要继续摸,但此时她全身处于最敏感时候,我必须要帮她再次按摩。


看了看陈圆圆湿润的小裤,我咬了咬牙,还是压下浴火,伸手朝着她的丰满抓去按摩,刚才我已经用针灸解开了她血脉,这一会配合独特的按摩手法。


很快就让她那里面的肿块化开。


因为比较多,弄的我是满头大汗,特别是此刻陈圆圆还是光着身子,我爬上床帮她按摩,肌肤相贴的那一刻,再加上精油的润滑,我心底欲望越发膨胀,只想把她就地正法。


随着手法加快,陈圆圆的哼叫声也越来越大。


哦……


她喊了一声,直接抱住了我,达到了极具舒服的效果。


这种滋味比那啥一样的舒服,让她更是抱紧了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们紧紧缠绕在一起。


陈圆圆又是一颤。


几乎同一时刻,婷姐突然推开了门,看见我和陈圆圆亲密的样子,一双美眸满是惊愕:“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慌忙离开陈圆圆的娇躯,陈圆圆也是吓的直接坐了起来,慌乱拿衣服穿。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死寂,我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小海,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终于,玲姐说话了,但下一刻却伤心欲绝的走了。


而陈圆圆看见这一幕也沉默不语,似乎是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会控制不住,我穿好衣服便走了出去。


而陈圆圆也紧随其后,被她的未婚夫领了回去,只是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想上前追问,想了想却没行动,因为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向婷姐证明我的清白。


毕竟在我的眼里,婷姐始终还是最重要的。


“婷姐,你别生气。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我一脸无辜的对婷姐解释道。


可婷姐将头扭到了一边,根本不看我,腮帮子也气鼓鼓的,像一只愤怒的河豚。


我顿时笑了出声,将怎么按摩怎么针灸,包括原理都说给她听,她脸色才缓和一点。


可她依旧不懂其中的奥义,我便继续耐心的解释道:“婷姐,简单点说吧,就上次我帮你吸,你不是反应也很大吗?”


“而且利用摩擦针灸治疗,打通血脉,会比那更痛快一百倍,所以陈圆圆才抱着我,谁知道刚好被你看到啦。”


“一百倍?”婷姐不由瞪起眼睛,一脸惊恐的望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跟着看着婷姐一双眼睛充满着渴望的色彩,不由一愣,难道说婷姐也想试一试那种滋味不成?


犹豫片刻后,婷姐终于开口了:“小海,那...姐也想试试那种感觉,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在内心嘶吼着,捣蒜似的点头。


婷姐瞬间羞红了脸,也点点头:“那晚上来我家,我先回家喂小宝了。”


我虽有些失落,但内心却更是无比激动,因为刺激的事情一般都发生在晚上,婷姐叫我晚上去她家,是不是暗示着......


婷姐走后,我便一直在幻想,晚上会发生什么,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可街对面那头却传来了装修的嘈杂声。


我走出去一看,竟然是一家产后修复中心在挂招牌,不由得停留了一会脚步。


我缩了缩眉头,这同行本事冤家,看着正在装修,我就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大屁股女人背对着在那边指挥着装修,不用想了,她肯定是老板娘。


“你好。”我礼貌的喊了一声。


她转头过来,飘逸的头发甩过,我立马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


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那性感的娇躯,长发之下那性感的小脸蛋透着一股妩媚的气息,那低领之下深邃的沟渠清晰可见。


她看到我的目光,黛眉微微一蹙,显得有几分不悦。


我这才反应过来,尴尬一笑,随口道“装修呀,我是隔壁街的。”


“哦。”说完,她打量了我一眼,继续去指挥装修压根没理我。


我自讨了个没趣,看了看店里头设备,好像都要比我那边先进,装修也比我那边好,这是要抢我生意的节奏呀!


可那老板娘十分冷艳,我也不再自讨没趣,回到了自己的地盘,看见自己店面的装修虽然简陋,但也不在乎,只要质量在,就不怕花拳绣腿!


但回过头一想,那老板娘十分性感诱人,翘臀与那丰满,我一看就知道是真的,要是征服了,那可就爽翻了!再加上高冷的性格,想想都让人心潮澎。


下午的时光很快过去,当接待完最后一个顾客的后,我便飞速的冲了个凉,飞奔到了婷姐家。


已经是晚上八点,刚到婷姐门口我发现她没有锁门,便直接进了她房间,看见她正赤裸着上身换衣服,我的突然出现吓得她花容失色,衣服也掉在了地上。


“小海!你吓死我了!”


“婷姐我都看过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直言道。


婷姐白了我一眼,便坐在床边,说道:“我还以为是色狼呢!”


我听着婷姐的话,心里一喜,暗道婷姐竟然这么乖巧,那自己要按她双腿中的某个部位,想必她也不会特别抗拒吧。


“婷姐,因为这个穴位有些隐私,我担心你不方便,所以……不过,婷姐你放心,我会注意的,你要是接受不了,我……”


“没事的,小海,姐想通了,姐既然叫你来了,就不怕你乱来。”婷姐指了指身前的风景,坦然地说道。


见婷姐一副你是医生我是病人你随意的表情,我心中暗道,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要具体按哪里。


“婷姐,一会我需要按一下你的会阴和玉泉。”我说话时便盯着婷姐,害怕她一听穴位就退缩了。


“会阴和玉泉在哪里?”婷姐迷茫道。


“啊?你不知道。这个会阴在那下面紧挨着……你这个情况特殊我得将手伸进去试试……”


我说着手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看着我指点的部位愈加敏感,婷姐的一张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


这要是让我按了那两个穴位,她可就什么都给我看了摸了,也就是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罢了。


婷姐神色呆滞,她本以为之前胸部的按摩已经是最隐蔽的了,没想到我竟然要在她双腿中,还要按最隐蔽部位里面的玉泉,这要是伸进去,和那啥有什么区别呀...


“婷姐,要不就不按了,也没啥事。”


我见婷姐有些犹豫,灵机一动,欲擒故纵,编了个理由道:


“不过那个我还是要和你说明一下,我没有坏心思,绝对是为了你好,这会阴是人体根本,和人脑神经相连,能刺激神经,这玉泉……咳咳,虽然在你那里边但是对女性更好,我……”


看着婷姐阴晴不定的脸,我其实有点慌,真害怕她将我识破。


婷姐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让我暗道会不会太心急了?


要是等会将婷姐按出感觉了再说兴许会更容易接受一点。


心里叹息了一声,暗道好机会被错过了,刚要开口放弃,却听到婷姐说道。


“小海,没事,你尽管来吧!”


说着,竟然直接往后一躺,双腿将身上的被子踢掉,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来,而那白花花、没有穿任何遮挡物的地方也太迷人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呼吸急促,双手颤颤巍巍的朝婷姐双腿中颜色对比强烈的地方伸去。


成熟女人的身体,尤其是那地方,太过诱人和神秘,让我这个小男孩浑身大颤抖,脑袋一片空白,只剩美景和本能。


我呼吸急促,眼睛紧紧盯着婷姐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经让我把持不住了,此时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整个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婷姐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睫毛微微颤抖,显示着她此时的紧张,手紧攥着拳头,下身暴露在空气中,她知道此时我肯定在盯着羞人的地方看。


也许那里,除了她老公一个人看过.....


正当我痴痴的望着时,婷姐偷偷将眼睛睁了条缝,看见我吃惊的盯着她羞人的部位,直接吼出了声:“小海,可以...按了吗?”


她说完,目光便落在我的那里,那地方已经是…更是显得羞怯,我知道她肯定是被我的尺寸吓到了,我自己也清楚,普通人的根本就比不过我!


看着我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婷姐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脸滚烫,羞赧的开口道。


“小,小海别看了,怪羞人的,赶紧按吧。”


“啊……好,好,我这就按。”


婷姐的声音将沉浸在美景中的我唤醒,不过脑袋却还是不够清明,本能的抬脚爬上床,在婷姐呆滞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婷姐那下面.....


也许是这个姿势太过暧昧,有点像男女之间...婷姐瞬间起身,用枕头挡在那个地上,羞赧外加气愤的低吼道。


“小海,你要干什么?!”


婷姐这一声带着怒气的吼声彻底的将我从迷离中的喊了出来,看着满脸怒容的婷姐,我心头一颤,再看看自己此时的姿势,暗骂一声,赶紧对婷姐解释道。


“婷姐,你别误会,那两个穴位都在你的双腿中,要是坐在床边,侧着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体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劲不好给你按,所以才这样。”


随着我解释,婷姐紧挡在部位上的枕头已经慢慢的挪开了,这个动作让我心头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一声侥幸。


“那,那也不能一声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还以为,以为……”婷姐羞涩的低声说道,后面的却没有说出来,不过我心知肚明,不过婷姐没有立即翻脸,可见她对我……


婷姐再次缓缓的躺了下去,满脸的羞涩身体平躺任由我处置的模样,让我兽血沸腾。


“婷姐,我可要按了哈。”我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习惯了,婷姐低声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我还是从余光中瞥见她偷偷的将双眼裂开了一条缝隙盯着下方的动静。


见婷姐不抗拒,我心里欢喜,赶紧动作,原本跪着的身体直立起来,那里反应看的婷姐心脏砰砰直跳,直到我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反应过来。


“小海,你,你要干什么?”婷姐半仰着脑袋睁大眼睛盯着我,我此时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头就可以将她那羞于见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居高临下可以将她不着寸衣的身体一览无余。


“啊,婷姐,我先要按你的会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我将想好的借口说出来。


婷姐见我一脸严肃的解释,也许是刚才误会我良心过不去吧,登时脸色一红,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那双长腿却忍不住互相蹭了蹭。

相关文章:

独家新书推荐《撩妻入怀:陆少很强势》全文阅读

【完整版】霸道老公小甜妻小说在线免费完结篇

把男友撩硬的污句子2017_宝宝进不去忍一忍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最强医圣

男孩分身根部的金环:女性穿泳衣下面凸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