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外翻红肿_他的手指还在她的花缝

2022-06-22 08:24 · 新商盟

在必须要趁罗曼云不注意的时候,找到账本。

罗曼云关上门后,看向马元良,说道:“小傻子,你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吧。”


毕竟是在偷情,她还是有点但心这个傻子说漏了嘴。


马元良憨憨的说道:“没有啊!”


罗曼云这才放心下来,后又想到等下要做的是,就迫不及待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开始玩那个游戏好不好啊!”


马元良虽然也很想跟她玩那个游戏,但是他现在还是想找到账本,扳倒权永福,于是他灵机一动,装做傻子一样的看到新鲜东西一样,兴奋的说道:“这里好大啊!我们来躲猫猫好不好。”


说着不管罗曼云,就自己先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罗曼云看到马元良跑了,立马就跟在后面叫喊道:“小傻子,你别跑啊!”


但是马元良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看到她追上来了,继续换个地方躲。


两个人就这样,玩起了你追我躲的游戏,马元良也是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留意下,看下账本到底被藏到了哪里。


但是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后面罗曼云还锲而不舍的一直追赶他,让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仔细的找账本,于是他就停了下来。


在后面追赶得罗曼云看马元良停了下来,立马追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傻子跑的这么快,害的我追的这么辛苦,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心想着:这还真是个傻子,有女人送上门,还要玩躲猫猫,还把她累的够呛,等下一定要让这个傻子把自己伺候舒服了才行。


马元良两手撑腰,撅着嘴巴说道:“一点都不好玩,你每次都能找到我,不跟你玩了。”


现在还是解决这个女人好了,等他把这个女人给折腾老实,在找机会寻账本。


罗曼云才不管马元良怎么想,她现在就想把这个傻子哄好,然后在开始办正事。


于是,她随便哄了两句,就把马元良拉到仓库里的一个小屋里,准备开始办正事。


她一进屋那双手就开始在马元良身上胡乱的游走了起来,最后竟然还急切的要脱了两个人的衣服。


但是就在这时,马元良无意间瞟到了门口有一双灼热的眼神看着着他们。


罗曼云正在起劲的关头,却发现马元良呆呆的看着她身后,于是她顺着目光看去,不禁吓了一跳。


门外的人看被发现之后,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人走了进来。


罗曼云看到来人,瞬间慌了神,说道:“小,小欣,这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想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可是她想不到什么借口是可以解释当下的情景。


来人正是权永福的儿媳柯会欣,她本来今天是想来看一下账本的,但是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劲爆的事情。


何会欣看着慌张的罗曼云,眼珠子滴溜一转,说道:“没事的,我懂的,女人嘛,难免都会寂寞难耐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马元良看她竟然主动提出,但是他没有立马答应,而是傻傻的没有理会罗曼云。


罗曼云看马元良没有回答,继续说道:“小傻子,你明天下午来我家仓库的话,我就给你糖吃,好不好?”


糖?还真当他是三岁小孩子啊!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她就不会防范他这个傻子了。


他刚刚可是听到那些农妇说,那贪污的消息可是从仓库里的小工传出来的,那账本肯定在仓库里。


现在罗曼云邀请他去仓库,他当然会同意了,于是,他傻傻的说道:“好啊,好啊,有糖吃了,有糖吃喽。”


罗曼云看马元良答应了,高兴的说道:“那就说好了,小傻子,你到时候可要来啊!”


说完后,就心情极好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马元良怕这其中有诈,一大早就前去仓库边上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蹲点,他看了一下其中正常的,于是就放心下来,在村子里到处瞎逛了一下,等到下午的时候才慢慢悠悠的前往仓库。


罗曼云其实和马元良约在下午在仓库,还是因为这天下午仓库没有工人进出搬运东西了,而且仓库也很偏僻,不怕被人发现,绝对是偷情的绝好时机了。


等马元良刚到仓库的时候,就看到罗曼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他来,立即迫不及待的上前把他给拉进仓库。


这女人也太饥渴了吧,看来权永福那方面不行啊!


刚进仓库,马元良就有点傻眼了,这仓库还真是大啊!


看来权永福肯定贪污了不少钱,现在必须要趁罗曼云不注意的时候,找到账本。


罗曼云关上门后,看向马元良,说道:“小傻子,你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吧。”


毕竟是在偷情,她还是有点但心这个傻子说漏了嘴。


马元良憨憨的说道:“没有啊!”


罗曼云这才放心下来,后又想到等下要做的是,就迫不及待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开始玩那个游戏好不好啊!”


马元良虽然也很想跟她玩那个游戏,但是他现在还是想找到账本,扳倒权永福,于是他灵机一动,装做傻子一样的看到新鲜东西一样,兴奋的说道:“这里好大啊!我们来躲猫猫好不好。”


说着不管罗曼云,就自己先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罗曼云看到马元良跑了,立马就跟在后面叫喊道:“小傻子,你别跑啊!”


但是马元良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看到她追上来了,继续换个地方躲。


两个人就这样,玩起了你追我躲的游戏,马元良也是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留意下,看下账本到底被藏到了哪里。


但是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后面罗曼云还锲而不舍的一直追赶他,让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仔细的找账本,于是他就停了下来。


在后面追赶得罗曼云看马元良停了下来,立马追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傻子跑的这么快,害的我追的这么辛苦,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心想着:这还真是个傻子,有女人送上门,还要玩躲猫猫,还把她累的够呛,等下一定要让这个傻子把自己伺候舒服了才行。


马元良两手撑腰,撅着嘴巴说道:“一点都不好玩,你每次都能找到我,不跟你玩了。”


现在还是解决这个女人好了,等他把这个女人给折腾老实,在找机会寻账本。


罗曼云才不管马元良怎么想,她现在就想把这个傻子哄好,然后在开始办正事。


于是,她随便哄了两句,就把马元良拉到仓库里的一个小屋里,准备开始办正事。


她一进屋那双手就开始在马元良身上胡乱的游走了起来,最后竟然还急切的要脱了两个人的衣服。


但是就在这时,马元良无意间瞟到了门口有一双灼热的眼神看着着他们。


罗曼云正在起劲的关头,却发现马元良呆呆的看着她身后,于是她顺着目光看去,不禁吓了一跳。


门外的人看被发现之后,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人走了进来。


罗曼云看到来人,瞬间慌了神,说道:“小,小欣,这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想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可是她想不到什么借口是可以解释当下的情景。


来人正是权永福的儿媳柯会欣,她本来今天是想来看一下账本的,但是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劲爆的事情。


何会欣看着慌张的罗曼云,眼珠子滴溜一转,说道:“没事的,我懂的,女人嘛,难免都会寂寞难耐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还好仓库后面有一个后门,可以让他们不用碰到工人。


罗曼云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赶紧溜到后门,逃走了,柯会欣紧跟其后,也跟着溜了出去。


没一会,小屋里就只剩马元良一人了。


他看着眼前没人了,也不装傻了,赶紧拾起衣服,跑了出去。


当马元良出来之后,发现早就没了那两个女人的身影,气的他紧握拳头,用力的锤了一下旁边的大树。


这个权永福也真是的,竟然在这么紧要关头的时候让工人加班,害得他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不过就算他在气,也没有办法,还是先从后山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吧,要是在这里碰到那两个工人就不好了。


这个后山那一面好像有一片大海,反正都没什么事,正好可以去海边散散心,排解一下这几天郁闷的心情


马元良来到海边,看着那惊涛的海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他的心情没有得到舒缓,反而还更加郁闷了。


折腾了这么久,什么都没得到,不仅账本没有找到,就连女人都没有到手。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应该不管她们两的恩怨,直接强要了她们,反正他是个傻子,就算真的被他给那样了,她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气急败坏的马元良,捡起了一块石头,狠狠的丢到了海里。


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要是老天在给他一次这样的机会就好了。


想到这时,马元良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像是在叫他,毕竟村子里好像没有第二个傻子了。


“小傻子!”


于是,他左右看了下,发现没人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这里。”


这次他听到声音是从后面船来的,于是,他转头看过去,就看到柯会欣躲在一个石头后面,对他招手。


马元良看到柯会欣出现,心里疑惑着,她怎么在这里,叫自己过去是想干嘛?


他虽然不知道柯会欣到底想干嘛,但还是傻傻的跑了过去。


以前他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谁叫他过去,他都会像是有什么好事一样的跑过去。


柯会欣看马元良过来了,开口问道:“小傻子,你在这里干嘛?”


马元良傻傻的回道:“这里凉快。”


柯会欣鄙视了一下,说道:“你个傻子,竟然还知道找凉快的地方待着。”


但是随即她又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她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诱惑的跟马元良说道:“小傻子,你想不想吃糖?”


虽然现在这块糖已经诱惑不到马元良,但是他还是要表现的跟傻子一样,高兴的说道:“想,我想吃糖。”


说着就直接伸手拿过糖,扔进嘴里吃了。


柯会欣看马元良一脸的享受,继续诱惑道:“我这还有糖,你还想要吗?”


马元良立即回道:“要,我要糖。”


柯会欣看马元良这么配合,耐心的说道:“那下次罗曼云在约你做刚刚那种游戏的时候,你做完就过来告诉我,好不好?”


马元良听到这,就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利用自己抓住罗曼云的把柄。


可能以前自己还没有恢复神志的时候,会为了这么一块糖,傻傻的被柯会欣利用。


但现在他恢复过来了,一块糖根本就诱惑不了他,而且这件事做了对他可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现在他可还是傻子,怎么会明白这件事,其中的利害关系呢。


于是,他装作傻傻的样子,没有理会柯会欣,只是慢慢体味嘴里的糖。


柯会欣看马元良只是傻傻的吃着糖,没有回答她,继续耐心的引诱道:“小傻子,你觉得刚刚那个游戏,好玩吗?”


好玩啊,要是能玩到底,就更好玩了,但是这些都被人给搅合了,而且现在问他这个问题,明显是不怀好意的,他才不要理她呢。


柯会欣没想到这个傻子这么难对付,看来是要她放大招了,于是她说道:“要不这样,只要你到时候告诉我,我就陪你继续刚刚那个游戏,还有那个仓库里的东西,可以任意你挑选,怎么样?”


这可是她现在能给出最高的筹码了,要是这个傻子还不答应的话,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马元良听到有这等好事,心里高兴极了,本来他还在愁怎么找到账本,现在可以让他任意挑选仓库里的东西,就算被柯会欣利用一下,也很值了。


而且还能把权永福家的两个女人都给那个了,但是他必须得先收点利息才行,于是说道:“我要亲你,你比糖还甜。”


柯会欣听到,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说道:“这个事,可以等你和罗曼云做完那个游戏之后,你想怎么亲,都可以。”


马元良心想,到时候你赖账怎么办,还是要先拿点利息,不然到时候什么都没有。


他想到这里就开始不依不饶的哭闹着:“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亲亲,呜...你骗我。”


柯会欣看着开始撒泼打滚的马元良,有些想打人,但是想要赢罗曼云的话,她现在就要忍住。


于是,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那就亲一下。”


马元良听后,立马停止了哭闹,嘟着嘴凑上去亲。


当他真正亲到柯会欣的时候,只觉得她的唇异常莹润香甜,让他陶醉不已。


柯会欣也在被触碰到唇的那刻,感觉浑身一颤,竟让她有了些感觉。


马元良看对方也有感觉,便大着胆子,一把抱住了柯会欣,双手不规矩的上下游走。


柯会欣只感觉现在自己浑身骨头酥软,随后她就感觉到那双手开始不满足于外面的游走,慢慢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当那微凉的双手触碰到她的肌肤的时候,她顿时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了马元良。


虽然她也觉得很舒服,但是她现在还不可以跟马元良做这种事,她可是还没有拿到罗曼云的把柄呢。


马元良不知道柯会欣为什么要把他推开,但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不想放过,于是他上前就要继续刚刚的事情。


可是还没等他抱到柯会欣,就被对方给躲开了,还被警告道:“小傻子,你最好还是给我老实一点,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还作势就要打马元良。


马元良看到后,直接赖在了地上哭闹道:“你,你欺负人,你是坏人,我不要跟坏人玩了。”


柯会欣看到马元良在地上撒泼的时候,真的有总想打人的冲动了,但是她还要这个傻子帮她抓到罗曼云的把柄,于是,她蹲下来耐心的哄道:“小良,要不这样吧,我等下带你去仓库,挑你喜欢的东西,这么样?”


马元良听到可以去仓库里挑东西,心里早就答应了,但是表面上还是故意说道:“我嫂子跟我说,坏人,都是骗子。”


柯会欣继续耐心的说道:“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等下跟我一起去仓库。”


她现在为了抓住罗曼云的把柄,也是豁出去了,还好仓库钥匙在她这里,而且一个傻子也没多识货,到时候随便敷衍一下就好了。


马元良也知道不可以得寸进尺,而且去仓库里找账本,可是比现在把这个女儿给那样了,来的划算,于是,他兴奋的拍拍手说道:“好啊,好啊,我要去仓库里。”


柯会欣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她让马元良先待在这里别动,然后她回到仓库里,随便挑了那两个工人的错处,打发掉了。


等她做完这些事的时候,她就锁好仓库,前往海边,到海边的时候,只见马元良真的在那傻傻的待在原地等着,为了表现她满满的诚意,她上前拉着马元良的手,朝仓库走。


马元良想着,反正是柯会欣有求与他,也就没有想太多,而且被这手牵着走,还真的是舒服啊!


等到了仓库门口时,柯会欣想到,如果她就这样和这个傻子进去了,等下突然来人看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话,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刚刚那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


于是她打开仓库门后,对马元良说道:“小傻子,你就自己进去挑选吧,我在外面给你看着,要是有人来了,我就会大声提醒你,你到时候记得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知道吗?”


马元良听到可以自己进去找东西,心里乐开了花,这样他就可以肆意的找账本了,就算拿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真的是想睡觉都有人送枕头啊!


他立即傻傻的说道:“好啊,好啊,我要躲起来。”


柯会欣也不管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明白她的意思,就直接放马元良进去了。


到时候就算这个傻子没有明白她的意思,被人发现的话,她就说这个傻子是来偷东西的好了,反正就算这个傻子要狡辩,也不会有人信的。


这样想着,她就把仓库门关上,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仓库里,马元良看着只剩他一个人的仓库,立即开始翻找了起来,但是只这个仓库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又没有见过那个账本,这让他找的时候,一点头绪都没有。


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继续努力翻找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门外的柯会欣等的有点焦急了。


这个傻子怎么挑个东西这么慢啊,她本来还以为马上就好的,她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后,立马冲到仓库门口,把门打开。


只见那个傻子竟然傻傻的坐在地上,她先是愣了一下,随机反应过来,赶紧进来把门关上。


至于马元良为什么会坐在地上,还是他听到开门声,本能的想要躲起来,后来又想到这附近没有别人,只有他和柯会欣在这,而且他也没有听到柯会欣提醒的声音,那开门的就只有柯会欣了,于是,他立马放下手上的东西,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傻傻的看着来人。


柯会欣来到马元良的面前,说道:“你坐在这里干嘛,不是叫你挑东西吗?”


马元良傻傻的说道:“这里一点都不好,连糖都没有,我要回家。”


反正他在这个仓库里面连一张纸都没有找到,而且这里东西就算拿回去,也会被别人认出来的,到时候他们在反咬一口,说是他偷的,可就得不偿失了。


柯会欣听后,先是在心里吐槽着,这还真是个傻子,要知道这个仓库里面的好东西可是不少,随便拿一个会去,都够他家过上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不过,她还是为表现诚意,说道:“要不你就随便拿一个回去?”


马元良继续傻傻的说道:“糖,我要糖。”


柯会欣看他这么不识货,也就没再纠结上面了,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糖,递给马元良。


马元良看到糖,立即接过,放到嘴里,一脸满足的吃着。


柯会欣怕被人发现,赶紧把坐在地上的马元良拉起来,说道:“这可是你不要的,你到时候和罗曼云做完游戏,还是要告诉我的,知道吗?”


马元良傻傻的点着头,笑嘻嘻的伸手说道:“糖,我还要。”


柯会欣看他点头答应了,一边给马元良糖,一边说道:“诺,你要是到时候告诉我的话,我还会给你很多糖。”


马元良接过糖,继续点点头。


柯会欣心情很好的,把马元良带出仓库,锁上门后,就先行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带马元良离开这里,她表示不行,因为这要是让人看到她和这个傻子在一起,可是会影响到她的声誉的。


马元良等柯会欣走后,也没待在那,但也没有回家,因为现在还心里好像更郁闷了,先前他以为只要在仓库里找到账本,就可以扳倒权永福,结果现在发现,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


可要是账本这条路行不通的话,他又什么办法可以扳倒权永福呢?


他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散步,没一会他就不知不觉的来到海边,他看着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拍打着沙滩,就连些许的海鲜都被海浪给带了上来。


海鲜?好像他们家都好久没吃到海鲜了,自从哥哥死了,他傻了以后,他家就再也没有吃过海鲜了。


他记得,以前嫂子可是最爱吃海鲜的了,现在她应该很久没吃了吧!


这么想着,他的心都有点抽痛了,他现在他恢复过来了,一定会努力让嫂子过上好日的。


他脱掉衣服,跳下海里,没一会,上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些个大的螃蟹和龙虾。


他满意的看着今天的收获,这些海鲜可是很鲜美肥嫩的,就算

相关文章: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痴人爱

皇叔尽根捣入重重顶送/用你的那里帮我解痒

我被送到sm俱乐部_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

承受他的巨大——晾臀立规矩训诫

壮汉被绑在机器上榨精|小核喷水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