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每天都被灌满*污污文字

2022-06-22 07:19 · 新商盟

可是晚上时候被刘为民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林兰花的体内被压抑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这样你不好吧!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怕什么,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还怕她不认命吗?”一名乡民嘴里冷哼道。

“行,那就干吧!”另外一名乡民想到这,下定决心答应起来。

另一边,陈大孔望着趴在桌上喝醉的刘为民道:“兰花啊!你们家里不是还有一间客房吗?就让老刘今天晚上睡你们家吧!”

在陈大孔看来,王钱氏到现在都处于昏迷当中,刘为民虽然现在已经喝醉了,可要是有什么问题,他还是能起来及时处理。

再说陈大孔自己现在也喝得迷迷糊糊的,根本无法把刘为民带回他的家里呢!

“村长,刘叔留下来也可以,可是我就怕别人说闲话啊!”林兰花也知道陈大孔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她着想。

可人言可畏,她还是一脸为难望着陈大孔。

“你就放心好了,村里谁要是敢乱嚼舌根,老子打断他的腿。”陈大孔眼睛一瞪,摆手说道。

“行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给收拾一下,把老刘搀扶进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睡觉了。”

陈大孔说完,就这么当甩手掌柜走了。

林兰花一脸为难望着趴在餐桌上昏睡过去的刘为民,然后让儿子王桂看着刘为民,自己去客房收拾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林兰花收拾完客房之后,过来搀扶刘为民进客房休息。

谁知道到林兰花把刘为民凳子上搀扶起来,站好之后。

刘为民的大手突然按住林兰花胸前。

刘为民的突然袭击,让林兰花身体突然一阵颤动,面上娇羞不已。

她以为刘为民装醉想要轻薄自己,结果脸红的她转过头朝刘为民看去的时候,却见刘为民浑身酒气,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胡话道:“没想到这个东西真软,摸起来真是太舒服了。”

“刘,刘叔?”被刘为民在自己胸前揉捏,林兰花脸颊潮红,娇喘不已。

刘为民是从她丈夫去世之后,第一个触碰她身体的男人。

平日因为生活的压力,林兰花从来没有时间去想这些男女之情。

可刘为民喝醉之后无意的冒犯,却是让林兰花心里的火焰,突然腾升起来,怎么浇都浇不灭。

“不要管我,我要吃肉包子。”对于林兰花的喊声,已经喝醉的刘为民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嘟噜着嘴,喃喃自语起来。

他说完之后,手上的力量忍不住加大几分,顿时让林兰花忍不住皱起眉头,一脸痛苦。

幸好这痛苦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林兰花都还未体验完全之后,胸口泛起的酥麻,让她身体突然变得滚烫,两脚发软。

要不是现在夜色已经落下,她这副窘迫的模样,早就被人看见,成为大家的笑柄了。

绕是如此,从院子到客房短短几分钟距离,愣是让林兰花觉得有几个小时那么长。

当林兰花气喘吁吁,脸颊潮红把刘为民搀扶到客房床上之后,林兰花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大!”恍惚间,林兰花望着躺在床上,刘为民被撑起来的裤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脑海里鬼使神差突然想到。

“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论辈分,刘叔可是我的长辈啊!”林兰花想起刚才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的胡思乱想,顿时忍不住心里娇羞不已。

等平复心情之后,林兰花把刘为民放在床上睡好,然后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走客房收拾碗筷去了。

不过,她人虽然离开了。

可是刚才刘为民大手揉捏自己胸前的奇妙感觉,以及他裤头隆起的画面,在林兰花的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消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刘为民昏昏沉沉从宿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分了。

本来刘为民是不想起来,只不尿意袭来,他不得不起来放水。

“不过,这是哪里?”刘为民在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电灯开关,他只好摸索着走出屋子。

透过夜色,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陈大孔那家伙居然把他留在了王家,刚才自己所在的房间,应该是王家所在的客房。

幸好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算明亮,刘为民乘月色在王家院子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厕所,放完憋着了几个小时的尿。

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刘为民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刘为民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难道林兰花现在正在房间里洗澡?”刘为民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

隐约间,他好像看见,林兰花用浴巾擦拭着雪白的娇嫩肌肤。

脑海里浮现这个充满诱惑的画面之后,刘为民顿时觉得身体一阵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刘为民的双腿下意识朝亮着灯光房间走去。

刘为民小心翼翼来到这个房间门口之后,侧耳倾听房间里的情况,结果却除水声外,还有林兰花哀怨的叹息声。

刘为民在门上仔细观察了半天,终于在房门的角落处,找到一个眼睛大小的孔,然后小心翼翼朝里面望去。

只见一间环境布置简单的房间中间位置,放着一个很大浴桶,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透着从小孔上面传来的光亮,刘为民看清楚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看见了林兰花在自己身下活动的小手。

本来林兰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晚上时候被刘为民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林兰花的体内被压抑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不得不说,刘为民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刘为民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没事......”看见刘为民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为民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刘为民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林兰花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刘为民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想让兰花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刘为民道:“为民,你没有开玩笑吧!”

就是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

要知道刘为民现在可是东怀乡最有名的土豪大家都知道政府赔偿他好几十万块钱,而且他现在在镇上开一家私人诊所。

周围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他的诊所看病。

可以说,要是刘为民在年轻十岁,恐怕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踩破刘家门槛了。

现在刘为民花钱请林兰花去诊所上班,这是她根本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看见林兰花和王钱氏不相信的表情,刘为民解释道:“我那诊所二楼,有几间病房,平日有人输液什么的需要人打扫,而且兰花过去的话,可以帮忙做饭什么的,吃住都由我负责。”

听见他的话,王钱氏想了想,朝刘为民道:“要是你不嫌弃兰花笨手笨脚的话,就让她去吧!”

“可是婆婆,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邀请,本来心里就想去。

主要是一个月三千块钱,包吃包住,这些都是干净钱,一年下来,她就能存到几万块钱,送孩子上学读书。

王桂年纪也不小了,要不是家里没钱,早就送他上小学了。

而且这就份工作,随便哪一个人来做都可以,而刘为民之所以让林兰花去诊所帮忙,也是可怜王家的家庭环境。

对于这一点,不止林兰花知道,就是躺在床上的王钱氏也心知肚明。

“我你就不用担心,过几天我让你小姨来照顾我几天,你安心去为民那里上班吧!”对于她的担心,王钱氏面上笑了笑,开口说道。

“那好吧!”既然自己的婆婆都这么说了,林兰花值得答应下来。

而听见林兰花答应下来,一旁的刘为民笑得更加灿烂了。

“婶子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兰花受半点委屈的,现在王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在诊所吃饭,反正不过是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

“这怎么行呢!”王钱氏听见刘为民如此客气,顿时忍不住动容起来道。

“没事,我有钱!”刘为民一脸潇洒摆手道。

王桂就是她们的命根子,只要抓住这一点,不怕她们不上钩。

要想获得一个女人的芳心,就要抓住她的弱点,现在刘为民给了林兰花一份稳定工作,还对她儿子照顾有佳,她心里难道还不感动吗?

到时候只要他主动一点,林兰花一定会把身心都交给他的,到时候就是刘为民收获胜利果实的日子。

王钱氏和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钱氏拉着刘为民的右手,一脸感激亲切朝他保证道:“等婶子腿好了,一定帮你说一门满意的亲事,让你明年就抱上儿子。”

“那就多谢婶子了。”刘为民闻言,顿时也跟着大笑起来。

不过在他心里却暗暗得意,我看上你媳妇了,你愿意割爱吗?

对刘为民来说,林兰花的确是一个贤惠老婆的对象,毕竟王家这么困难,她都肯留下来,这样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

娶妻求贤,再说他林兰花身材相貌,哪一点都不差,做自己老婆真是赚到了。

刘为民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王家。

从王家出来之后,刘为民就看见陈大孔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要出远门。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去?”刘为民看见陈大孔神色匆忙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把他拦住了,开口问道。

“原来是老刘啊!”陈大孔看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抬起头一看,顿时忍不住关心问道:“王钱氏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在床上休息几个月就行了。”刘为民听到他询问王钱氏的情况,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对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陈大孔听见,王钱氏没事,顿时紧张的心忍不住放松下来。

政策上面,关于意外死亡的人数限制可是有指标的,要是死的人太多,他这个村长也不好朝上面交代。

“还不是县里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县里一趟,说是让去县政府谈谈怎么修路的事情。”陈大孔提到这,也忍不住一副疼痛的表情道。

他们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实在是太烂了,一到下雨天到处都是大泥坑。

平日乡民们没事都不想去县城,实在是身体扛不住路上的颠簸啊!

“这是好事啊!”刘为民身为华明镇的人,对于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早就有意见了。

可惜他又不是什么公务员,也懒得操心,现在听说上面要修路,他心里顿时也很高兴。

“谁知道呢!”陈大孔对刘为民高兴笑容,一脸不以为意苦笑道:“你高兴啥了,上面的事情谁说得准,怎么镇上这条路早就应该修了,可一换县长之后,结果事情就又黄了。”

面对这种局面,陈大孔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镇里修路这事,以前的县长就拍过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政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陈大孔说了一会闲话之后,刘为民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生病的乡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刘为民之后,顿时眼散发着希望的境界他。

“刘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乡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刘为民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刘为民安排林兰花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乡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刘为民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刘为民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刘为民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刘为民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刘为民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赵元彬,女的叫郭小美。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刘为民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刘为民看到这里,顿时心里明白过来,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检验报告,沉吟一会望着赵元彬道:“你们两人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平日戒烟戒酒的话,一点定能够怀上孩子的。”

“真的吗?”赵元彬面上一阵狐疑道:“可是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可是我媳妇上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是不是我老婆有什么问题呢!”

谁知道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冷哼道:“这是生孩子,你以为母鸡下蛋那么容易啊!”

赵元彬看见刘为民突然生气的模样,顿时脖子忍不住一阵发凉,缩着脖子,不敢看他。

刘为民看到赵燕不敢说话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朝他说道:“你想出去,我你媳妇还有些话要说。”

“有什么话......”赵元彬嘴里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结果他被刘为民锐利的目光一瞪,顿时有些害怕了起身走出诊疗室,并且关上了门。

等赵元彬离开之后,刘为民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会。

在发现赵元彬没有在外面偷听之后,刘为民这才一脸严肃望着郭小美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丈夫,他的身体有问题?”

刚才刘为民彻底研究完赵元彬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发现上面的体检结果说赵元彬的精子活性不足,不孕的几率很高。

因为赵燕病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上面所说的东西,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来一起来找刘为民,希望得到一个详细的解答。

“刘医生,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我老公家里三代单传,要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生育,我怕......”郭小美说到这,满脸泪痕,抽泣着把赵元彬家里的情况,简单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在农村,传宗接代属于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谁家没有子嗣,就会成为断了香火,成为众人的笑柄。

郭小美不想看见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那失望的眼神,这才把生育的体检报告内容给瞒下来。

“又是一个家庭悲剧啊!”刘为民听完她的述说,忍不住拿出纸巾给郭小美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里无奈道:“可是你这样瞒着他,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要是郭小美的肚子一直没什么动静,不仅赵元彬会怀疑,就她的公公婆婆也会猜疑的,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赵家丢的脸更大。

“我,我也知道这是瞒不了多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面对刘为民的关心,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眼神里充满着难过和伤心的表情。

“其实你可以选择做试管婴儿,反正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刘为民望着她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道。

“试管婴儿我也想过,可,可是那费用不是我们这些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郭小美听到刘为民的提议,嘴里忍不住一阵苦笑,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做试管婴儿的费用最少也要上百万,以赵家这种普通的家庭,就算倾家荡产也做不到。

刘为民听见她这话,在看她一脸无奈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都是钱作怪啊!

“那你想怎么办?”

“其,其实我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郭小美说到这,脸色微红朝刘为民道。

望着她脸色通红,吞吞吐吐的表情,经历不少人情世故的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郭小美这是想找人借种子啊!

刘为民听到这,身体下面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和热度。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刘为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道。

“还没有!”郭小美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我还是谢谢刘医生你能帮我保密。”

“没事,只要你们夫妻两人能和睦相处就行了。”对于她的感谢,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摆摆手道。

“只是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你千万要慎重,要不然引起家庭巨变,那就不好了。”虽然刘为民很想告诉郭小美,要不让他来。

可转念一想,人家心目中或许早就有合适的人选了,自己横插一杠,要是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刘为民年轻的时候虽然风流,可像这种破坏人家家庭幸福的事情,他是不回去做的。

“嗯!”郭小美低着头答应下来。

刘为民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以后成不成,就看郭小美自己的造化了。

做完这些之后,他吧赵元彬叫进来,然后告诫他,让他以后少抽烟喝酒。

相关文章: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_用笔捅阴捅到了硬硬的东西

律政佳妻不好惹列表全文/律政佳妻不好惹小说TXT

小受养菊_全宿舍就一个受np

楼梯上疯狂抽查|按摩棒塞着不准拿出来

男生插曲女人下面的样子:唇瓣是哪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