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洞口磨来磨去/男人吃你下身代表什么

2022-06-21 13:17 · 新商盟

你怎么能骗婶子呢?以后要实话实说,这要是误诊了谁都耽搁不起!”

梁静雪黛眉轻皱,柔声呵斥道。


李宇直接郁闷了,自己记得很清楚是被一个小蛇给咬了啊,怎么梁静雪说没有?她也没理由坑自己啊。


难道问题还是出在那个蛇身上?想起自己突然拥有的透视能力,李宇不由得怀疑着。


“你没事吧小宇,我这看了半天你没啥太大的事,估计是看瓜棚的时候中暑了吧,多喝点水就好了。”


此时梁静雪对李宇的态度好的过分,一脸关心的看着李宇道。


李宇回了回神,无奈叹了口气道:“没啥,可能我是自己搞多了搞出幻觉了。”


梁静雪娇媚的笑了笑,声音甜腻的说道:“小宇呀,老用手总不是个办法啊,你年轻气盛,要实在受不了了就找个晚上来婶子家,婶儿可以教教你怎么缓解……”

“婶子你说啥?是真的吗?”李宇被梁静雪甜腻的声音弄的心里痒痒的,不可思议的问道。


在以前,梁静雪可从来就没正眼看过自己,这怎么突然这么撩拨自己了,虽然说的没那么直接,但李宇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这天底下难道真会有这种好事?


梁静雪看到李宇的反应,心里乐开了花,这娃子看样子还是个童蛋子,看来自己要赚翻了。


梁静雪继续娇媚的道:“那肯定啊,婶儿还能骗你嘛,婶儿是个医生,你这样下去之后肯定还会出毛病的,你看把你俊芳婶子吓的,婶儿肯定得给你治好啊。”


俊芳婶子……


李宇顿时一拍大腿,俊芳婶子还在外面等着自己呢,想到这里,李宇支支吾吾的道:“那那那婶子啊,我今晚能不能就去找你,治病要紧啊!”


李宇从小到大只敢想,哪里吃过这么甜的肥肉,如今肉就在自己嘴边,李宇半刻都忍不住。


梁静雪娇嗔道:“傻小子你看你急的,运气不错,老朱最近出去了,你等到天黑直接来找婶子就是了。”


说到这里,梁静雪还瞥了一眼李宇的那里,心里也是兴奋无比。


李宇见梁静雪不是坑自己,想起晚上能吃肉顿时斗志满满,连忙用力点了点头。


而且就在这时,李宇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面有点涨涨的,有感觉了!而且浑身也能使上劲儿了,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这明显是个天大的好事。


李宇正担心自己晚上要是过去吃肉,没感觉岂不是亏大了,这下可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既然浑身的劲都恢复了,李宇再也忍不住,从床上直接翻下来,两只手朝着梁静雪傲人的胸脯摸了一把。


手感是真不错!


李宇想再使劲捏捏,梁静雪却伸手拿下了李宇的咸猪蹄,小声道:“傻小子,你俊芳婶子还在外面呢,等晚上婶子让你摸个够。”


李宇兴奋的点了点头,既然有肉吃,自己也不能急于一时,转念一想自己还有透视能力呢。


想到这里,李宇想直接拿梁静雪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更进一步看清那傲人的雪白。


可李宇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脑子直接嗡的一声晕了过去,还好梁静雪在旁边扶了一把,李宇意识很快就恢复了,尴尬的笑了笑。


梁静雪嗔怪道:“给你说你中暑了,还敢这么跳脱?”


想到这里,梁静雪心里却是有几分担忧,这小子身体条件看样子好像不行啊,别光大不中用啊,那自己不是白高兴了,还得搭上身子。


李宇拍了拍胸脯道:“我身体好着呢,回去睡一觉就行了,婶子你晚上等着我啊。”


说罢,李宇又狠狠的捏了一把梁静雪的胸脯,扬长离去。


梁静雪见李宇生龙活虎的,心里嘀咕道:“是不是绣花枕头试试不就知道了么,这么大不用多可惜。”


想到这里,梁静雪紧跟着李宇走了出去。

“小宇,你……你没事了吧?”在外面紧张的浑身都是汗的王俊芳赶紧站起身来关心的问道。


“我好的很,婶儿你放心吧。”李宇见俊芳婶子这么关心自己,心里却是一揪。


自己是个孤儿,爹娘早就没了,好心的俊芳婶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虽然两个人不是亲人,但却拥有血浓于水的亲情。


对于王俊芳,李宇是打心底里尊敬,当做亲娘对待的。


“你可别唬婶子,说实话!”王俊芳看李宇这么敷衍,压根就不信他的,转眼看向梁静雪。


梁静雪笑了笑道:“行啦,小宇他是真好了,回去多喝点水就行了。”


听梁静雪这么一说,王俊芳才松了一口气,握着梁静雪的手道:“实在太谢谢你了静雪,多少钱啊,我这来的着急也没拿几块,回头我给你送来。”


梁静雪耸了耸肩,本来自己就没干什么,原本并不打算收钱,但怕李宇只是有贼心没贼胆不敢过来,开口道:


“那就十块钱吧,你到晚上让小宇给我送过来就是,正好到时候我给复诊一下。”


李宇哪里不知道梁静雪的小九九,显然这娘们是怕自己不敢来,还耍这种花招,有肉自己怎么能不吃?今晚让你上天!


“那行,到晚上我让小宇给你送过去,实在太谢谢了。”王俊芳再次感谢道,说罢和李宇离开了诊所。


李宇此时不知道为什么饿得很,虽然饭菜已经凉的差不多了,但还是狼吞虎咽了起来,但王俊芳此时并没有什么胃口。


自己本来就是守寡多年的寡妇,一直把李宇当亲儿子看待,但是不老实的李宇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


这次更甚,居然是那里出了问题去了诊所,这要是再发生一次,别人怎么能不说点什么?


想到这里,王俊芳还是觉得要严肃的跟李宇好好谈谈,张口对李宇道:“小宇,你听婶给你说。”


李宇现在饿得要命,还在扒拉着饭,头也不抬的道:“婶儿你说。”


“婶子知道你到年纪了,对异性肯定有好奇心,但……但是你一定要节制啊。”王俊芳从来没说过这种话,脸慢慢变红的说道。


李宇想到自己被晕过去的时候还看着小黄书呢,顿时缩了缩脖子,放下筷子道:“婶儿我听你的,以后我绝对会注意。”


王俊芳本来就心软,见李宇认错态度认真,也就没再说下去,拿起筷子给李宇夹了点菜道:


“知道错了就好,多吃点肉。”


李宇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点了点头便又埋头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李宇并没有在家里倒头就睡,而是出了门朝瓜田走过去。


现在西瓜都还没熟,村里小孩子多,要是跑来乱糟蹋一通,那自己和俊芳婶子可就得喝西北风了。


王俊芳也不会什么手艺,自己又在上学,两人只能守着这两亩西瓜田还有一些庄稼过日子,李宇可不敢大意。


来到瓜田,看着正茁壮成长的大西瓜们,李宇顿时心情好了很多,过不了多久这些瓜可就都能卖钱了!


见没有熊孩子来田里捣乱,李宇也放心的躺在了瓜棚里的凉席上,心中有点燥热。


一想起晚上就能吃到梁静雪这块美味的肥肉,李宇心里就止不住的躁动,恨不得现在就天黑,自己一头钻进梁静雪的被窝里。

从一场美梦中醒来,李宇伸了个懒腰打着哈嘁。看了看西方,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可是气温却没咋的减下来。


“***太阳,热死老子了!”


在骂骂咧咧声中,李宇朝便准备回家,瓜地距离家门口还有段距离,有的他受的。


“哟,这不是强子吗?又在看西瓜呐?”李宇就算不回头也能够听出这是谁的声音。


“兰婶啊,刚从村委会下班啊?”李宇回头看着身后的骑着自自行车的女人一脸殷切地说着。


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头乌黑的头挽成一个髻,她的皮肤雪白,一点也不想是农村的婆娘,倒是有几分城市里那些女人的味道。她的眼睛很漂亮,像是会说话,可是却又不会让你感觉到像是梁静雪那般的妩媚风骚。


不过李宇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女人的身材,大大的胸脯把连衣裙的圆领给撑的胀鼓鼓的,就这大家伙,恐怕比李静雪的都要大上不少呢。


她骑车一辆粉色的女式自行车,骑到李宇身边度便缓了下来,顿时一股香气沁入李宇的鼻腔内。


“这大白天的你还来看西瓜干啥啊?谁还偷西瓜不成?”


“嘿嘿,兰婶儿,你是不知道,村里的那些小***不要太坏啊,没事就想着偷西瓜,再说,我和我俊芳婶可就靠着这么一点西瓜过活呢。”李宇解释着。


听了李宇的解释杨玉兰脸上露出的一丝同情之色,点了点头说:“也是!你俊芳婶子不容易啊!”


“嗯!我以后一定要长出息,然后好好的孝顺她!”李宇呵呵笑着,眼中满是坚定。


“来!上来吧,婶儿载你一程!”杨玉兰一握手刹,车一下停住了,她朝李宇说着。


“这……”李宇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心动了起来。玉兰婶子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平时人可高贵着了,别的男人和她说话都是不敢正眼瞧她的,听说她的眼睛能把人的魂儿给拉走。


李宇少年心性,而且还有着色心,他见识的女子本来就不多,所以这杨玉兰也是他每次自己解决的幻想对象之一。


两人平时虽然也说话,可是杨玉兰也不会对她这么好。这是为啥呢?难道说玉兰婶子也和静雪婶子那**一样想让我日她?


摇了摇头,不可能,玉兰婶子看上去这么高贵的女人,咋可能会和静雪婶子那样呢?


可是听说她男人好像出过车祸,那方面好像不太行啊!


一时间,李宇居然愣在了那里想起了心事。


“强子?想啥呢?快点上来啊!”杨玉兰见李宇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呆,白净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村里人都说他好色,还经常偷看村里女子洗澡,难道是真的?


“啊?好,我就上来!”李宇不敢多想,赶紧跳上杨玉兰自行车的后座。


南平村很穷,是常年的扶贫村。村里的马路也没怎么修过,就算是修也不过是找几辆拖拉机装些石子来铺一下,只要一下大雨,石子便流到了马路两边的水渠里去了,剩下来的一些石子反而让马路变的不平坦起来。

本来自行车就有些颠簸,此刻车后还带着一个人,那就更显颠簸了。


杨玉兰骑车累,李宇坐在车后更累。


与杨玉兰这么近的接触着,成熟女子身上散出来的幽香对于他这样好色且又没有近过女色的少年来说无异于是最强的毒药。再加上他横跨在车座上,每一次颠簸他那变的很大的活儿就会与下面的车座生摩擦,早已经有走火的驱使了……


“哎呀!”


一声娇呼,杨玉兰差点没有付好车把手,前方是一个有些大的坑。不过让她惊呼的不是坑,而是环绕在她腰间的一双手。


因为太过颠簸,李宇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把紧紧地搂住杨玉兰的腰……


好香!


李宇的头紧紧地贴在杨玉兰的背后,有些陶醉了起来!


杨玉兰被李宇的双手一搂,腰间顿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全身仿佛被电了一样,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裤裆内一片温热,有着一股湿意……


传闻是真的,她男人下面那东西早就不管用了。为了不伤到丈夫的自尊心,她每回想要的时候都是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就在洗澡的时候自己解决一下。


可是自己解决就如把水洒在树叶上一般,根本没法解渴呀。她男人也想过让她找一个汉子解决一下,可是杨玉兰却觉得那样对不起丈夫,坚决不同意。


现在她的身体突然被一个男人给搂住了,那股被压抑多年的欲念终于忍不住爆了出来,只是刚才的一个搂腰,她居然就泄身了……


听到杨玉兰的娇呼,李宇吓了一跳,手赶紧松开杨玉兰的腰,一个劲儿的道歉说:“玉兰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太颠了!”


“没事儿!”杨玉兰的声音很沙哑,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车很快便骑到了村口,杨玉兰说:“强子,你就在这里下车吧!”


李宇也不敢疑问,心想玉兰婶子肯定是怪我刚才摸了她的腰所以生气了。


有些闷闷不乐的下了车,杨玉兰不理李宇,瞪着车快的离开。


看着杨玉兰的背影,特别是她蹬车的时候,坐垫上扭来扭去的屁股,他的心就痒痒的,刚刚消下去的活儿又有了反应。


“要是啥时候能日玉兰婶子一回,就算是死也值呀!”李宇心中念叨着。


很快,杨玉兰的车便拐弯不见了。李宇也不再留念,他觉得自己也就是幻想幻想罢了,玉兰婶子多么金贵,哪里会让自己这么一个小杂种日啊!


“呸,凭啥她那个没用的男人能日她,老子就不能日了,不行,老子非要日她……日死她,让她再也不敢再老子面前装金贵……”李宇非常的不平衡,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不过当他想到晚上和杨静雪越好的事情,他耷拉着的脑袋便精神抖擞了起来……

本来自行车就有些颠簸,此刻车后还带着一个人,那就更显颠簸了。


杨玉兰骑车累,李宇坐在车后更累。


与杨玉兰这么近的接触着,成熟女子身上散出来的幽香对于他这样好色且又没有近过女色的少年来说无异于是最强的毒药。再加上他横跨在车座上,每一次颠簸他那变的很大的活儿就会与下面的车座生摩擦,早已经有走火的驱使了……


“哎呀!”


一声娇呼,杨玉兰差点没有付好车把手,前方是一个有些大的坑。不过让她惊呼的不是坑,而是环绕在她腰间的一双手。


因为太过颠簸,李宇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把紧紧地搂住杨玉兰的腰……


好香!


李宇的头紧紧地贴在杨玉兰的背后,有些陶醉了起来!


杨玉兰被李宇的双手一搂,腰间顿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全身仿佛被电了一样,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裤裆内一片温热,有着一股湿意……


传闻是真的,她男人下面那东西早就不管用了。为了不伤到丈夫的自尊心,她每回想要的时候都是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就在

相关文章:

央视推荐的30本好书,豆瓣上评分9.5以上的书

渣反派自救系统90肉,别别扯我自己来|罪城

轻点好疼你的太大了 快给我出来我是你老师|茅山鬼术师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读着让自己湿的文字

男友把我抱到一个房间*男女穿着内裤摩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