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按住腰顶弄,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2022-06-20 21:41 · 新商盟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柳芳芳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柳芳芳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杨伟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你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王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王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

王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m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

“王律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王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

“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

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王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王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反手就给了我一记凌厉的耳光,将我所有的臆想全部烧成渣。

这个电话总共打了三分四十二秒,在这三分四十二秒里,我失去了亲生父母,同时还面临着一笔几乎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债务。

我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被灯光映照的明亮洁白的天花板发呆,手机倏地从我手心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很热,但我还是感到一种沁入心脾的冷,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然后腐蚀我的身体,仿佛心脏都在被逐渐撕裂。

余光刚好瞥到之前随意摆在桌上的香烟,我拿过一只点了起来,刚入口就感到一阵辛辣和刺激感,但很快就忍受住了那股味道。

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烟丝在指间燃烧,周围寂静的可怕,很快一支烟燃烧殆尽,我继续点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躺在烟雾里昏昏欲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然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恍惚间我认出来那是柳芳芳,她来这里做什么?

“小浩!我的小祖宗!你是抽了多少烟!”

柳芳芳一进来就连连咳嗽,一边努力的扇着面前的烟雾,一边朝我跑过来。

她扶起躺在沙发上的我,因为穿着睡衣的关系,她胸前大半个雪白的沟壑都显露出来,但我却提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兴趣。

“小浩?!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姐说。怎么不说话呢?来,小浩,姐送你去医院。”

柳芳芳紧张的摸摸我脑袋,又将手伸到我脑后,想抱起我,但似乎是我太重,柳芳芳努力了半天,直到脸颊上都流淌出细细的汗珠,也没能成功的将我抱起来。

最后只好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扶着我往门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望着柳芳芳,她的脸像是会变魔法一般,在一阵水波般的律动中幻化成了我父母的模样,我不由道:“我好想哭。”柳芳芳原本还以为我是出了什么状况,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我,眼神变得无比温柔,“小浩,姐知道你心情不好。想哭就哭吧。”

本就苦苦忍耐的我听到这句话,终于再也受不了,抱着柳芳芳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她的肩头哽咽了起来。

或许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我早已经过了哭泣的年纪,但在听到王律师给我的消息一瞬间,就是无法抵挡的眼眶酸涩和窒息感。

柳芳芳也紧紧抱着我,同时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我勉强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在许多年前,我也曾像现在这样趴在我父母的肩头哭泣。

柳芳芳紧致的身躯和我紧紧贴合,我的鼻尖紧靠着她的脖颈,不用刻意去嗅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香气。

但我此刻真如我的名字一般,没有任何欲望,只想找一个肩膀就这样沉沉的睡过去。

“小浩,从今天开始,姐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衣服也都被脱掉了,而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两杯水。

可能是昨晚抽烟抽的太多,现在只觉得喉咙有一股极其严重的异物感和呕吐感,干燥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部思维。

混混沌沌的我端起杯子就猛灌了起来,连续两杯水下肚,这才感觉那种嗓子冒烟儿的感觉好了些。

这时候我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来,我穿上衣服走到隔壁的房间,果然柳芳芳正一脸倦容的躺在床上,看样子受我昨晚抽烟的烟雾荼毒不浅,即使是睡着了,也是微皱着绣眉。

我走过去替她掖了掖被子,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打开桌上的香烟盒,里面只剩下寥寥三五支,拿出一支烟点燃,昨晚还觉得刺激辛辣无比,今天便觉得多了几分舒爽的味道。

我按着自己额头,整理思绪。

或许是闻到了烟味儿,没多久柳芳芳一边捋着头发一边皱着眉头走出来,责备道:“小浩,你怎么又在抽烟?!”

说着将我手里刚点燃的一支烟掐灭掉。

柳芳芳理了理衣服坐在我面前道:“小浩,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咱们永远都是要朝前看的。不管以前怎么样,我们现在需要关心的,只是以后。”

说话间柳芳芳将自己的手轻轻附在了我的手背上,温柔的摩挲着。

“我知道,但姐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还欠下了接近一千万人民币的巨额债务,如果我去外面的小店里打工,一个月两三千块的工资,就是干到死也赚不到。”

我的目光瞟向窗外,看着外面被炽热的夏风吹动的树影。

柳芳芳道:“姐之前说过……”

“等等,谢谢姐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我希望我能靠自己的努力…”

“小浩!你在想些什么,凭自己的努力,姐跟你说句不好听的,你没有任何学历,虽然年轻,但现在这是个看学历,看文凭的社会,如果你去找技术性稍微强一点的工作,那家公司愿意要你,技术性不强的工作倒是有可能,但那种工作,你自己觉得你能够挣到足够的钱嘛!”

我们的话都被彼此接二连三的打断,不同的是,柳芳芳此刻是真的生气了。

我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那芳姐,你让我考虑一下行吗?!”

柳芳芳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点了点头,然后去洗漱。

我看着柳芳芳的背影,原有的一些心猿意马的想法也瞬间消散。

到现在我都没问她是作什么工作的,但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了她,待遇肯定不会低,甚至于靠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能很轻松。

但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等柳芳芳出来我问,“芳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给我介绍的工作是做什么?”

柳芳芳嫣然一笑,走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胳膊道:“小浩你放心,难道姐还会把你卖了不成?”

自从发生了那天的事情,我就不敢再和柳芳芳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我怕到时候难堪的不只是我。

我微不可查的将手臂从她怀里抽了抽,假装不悦道:“芳姐,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给我介绍工作,我当然愿意去,还很高兴。但要是我的努力和我拿到的工资不成正比,到时候不是让你脸上过不去吗?”

话虽这样说,但柳芳芳很清楚,我并非是说工资太低,而是在说,如果她给我介绍工作,我坚决不要那种不需要付出什么劳动就能轻松的超过许多人的工作。

“怎么会呢?”

柳芳芳甜甜一笑,“姐想介绍给你的工作很适合你,甚至可以说,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了。当然,工资不算高,但它的潜力很高,只要你足够努力,也足够强大,一个月几十万都是轻轻松松几句话的事情。”

“芳姐……”

我古怪的看了一眼柳芳芳,“你不会是想让我贩毒吧?!”

啪!

柳芳芳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瞪了我一眼道:“小浩你是不是找抽?姐是不是好人你不清楚吗?!”

我讪讪笑了笑道:“芳姐当然是好人,大大的好人。要不你就直接告诉我。”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道:“不行,除非你答应姐。”

看我脸色变化,柳芳芳又补充道:“当然,小浩你放心,姐给你介绍的工作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想通了给我打电话。”

我这才松了口气,刚想对柳芳芳说什么,柳芳芳已经出了门。

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继续发呆,直到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才去门外买了一个煎饼果子。

吃过早餐已经快到中午,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自己找找看,虽然不知道柳芳芳要给我介绍的是什么工作,但像她说的努力就能达到几十万,我还是有些顾虑。

如果是什么正经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

或者说,我的眼界太狭隘,根本想象不到某些工作有多赚钱。

上午的街头很热,出了门就看到一片片行走的大白腿,几乎晃瞎了我的眼。

也正因为我家附近人流量比较大,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挂着招聘广告的店,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招聘送餐员,待遇面议。

我推门进去,旁边的收银立刻礼貌的问我需要什么服务,和昨晚一样,我直接说明来意,但与昨晚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被收银用尖酸刻薄的话气走,反而是很客气的让我稍等。

相关文章:

高校生西的玩物, 惩罚 放 进去 夹 震动 开 关

弱受求饶哭泣逃跑bl: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师傅太大了做不下去啊*和女朋友旅游都睡一起吗

男朋友带朋友和我3p:娇 羞 乳 湿 夹 腿 校花漫画

女民兵押解男犯游亍/校园,师生恋,高H 慎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