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粗大h拔不出来*玉牝含苞

2022-06-20 14:58 · 新商盟

一个贤惠老婆的对象,毕竟王家这么困难,她都肯留下来,这样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

娶妻求贤,再说他林兰花身材相貌,哪一点都不差,做自己老婆真是赚到了。

刘为民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王家。

从王家出来之后,刘为民就看见陈大孔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要出远门。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去?”刘为民看见陈大孔神色匆忙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把他拦住了,开口问道。

“原来是老刘啊!”陈大孔看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抬起头一看,顿时忍不住关心问道:“王钱氏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在床上休息几个月就行了。”刘为民听到他询问王钱氏的情况,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对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陈大孔听见,王钱氏没事,顿时紧张的心忍不住放松下来。

政策上面,关于意外死亡的人数限制可是有指标的,要是死的人太多,他这个村长也不好朝上面交代。

“还不是县里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县里一趟,说是让去县政府谈谈怎么修路的事情。”陈大孔提到这,也忍不住一副疼痛的表情道。

他们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实在是太烂了,一到下雨天到处都是大泥坑。

平日乡民们没事都不想去县城,实在是身体扛不住路上的颠簸啊!

“这是好事啊!”刘为民身为华明镇的人,对于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早就有意见了。

可惜他又不是什么公务员,也懒得操心,现在听说上面要修路,他心里顿时也很高兴。

“谁知道呢!”陈大孔对刘为民高兴笑容,一脸不以为意苦笑道:“你高兴啥了,上面的事情谁说得准,怎么镇上这条路早就应该修了,可一换县长之后,结果事情就又黄了。”

面对这种局面,陈大孔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镇里修路这事,以前的县长就拍过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政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陈大孔说了一会闲话之后,刘为民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生病的乡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刘为民之后,顿时眼散发着希望的境界他。

“刘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乡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刘为民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刘为民安排林兰花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乡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刘为民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刘为民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刘为民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刘为民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刘为民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赵元彬,女的叫郭小美。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刘为民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刘为民看到这里,顿时心里明白过来,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检验报告,沉吟一会望着赵元彬道:“你们两人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平日戒烟戒酒的话,一点定能够怀上孩子的。”

“真的吗?”赵元彬面上一阵狐疑道:“可是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可是我媳妇上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是不是我老婆有什么问题呢!”

谁知道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冷哼道:“这是生孩子,你以为母鸡下蛋那么容易啊!”

赵元彬看见刘为民突然生气的模样,顿时脖子忍不住一阵发凉,缩着脖子,不敢看他。

刘为民看到赵燕不敢说话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朝他说道:“你想出去,我你媳妇还有些话要说。”

“有什么话......”赵元彬嘴里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结果他被刘为民锐利的目光一瞪,顿时有些害怕了起身走出诊疗室,并且关上了门。

等赵元彬离开之后,刘为民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会。

在发现赵元彬没有在外面偷听之后,刘为民这才一脸严肃望着郭小美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丈夫,他的身体有问题?”

刚才刘为民彻底研究完赵元彬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发现上面的体检结果说赵元彬的精子活性不足,不孕的几率很高。

因为赵燕病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上面所说的东西,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来一起来找刘为民,希望得到一个详细的解答。

“刘医生,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我老公家里三代单传,要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生育,我怕......”郭小美说到这,满脸泪痕,抽泣着把赵元彬家里的情况,简单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在农村,传宗接代属于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谁家没有子嗣,就会成为断了香火,成为众人的笑柄。

郭小美不想看见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那失望的眼神,这才把生育的体检报告内容给瞒下来。

“又是一个家庭悲剧啊!”刘为民听完她的述说,忍不住拿出纸巾给郭小美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里无奈道:“可是你这样瞒着他,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要是郭小美的肚子一直没什么动静,不仅赵元彬会怀疑,就她的公公婆婆也会猜疑的,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赵家丢的脸更大。

“我,我也知道这是瞒不了多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面对刘为民的关心,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眼神里充满着难过和伤心的表情。

“其实你可以选择做试管婴儿,反正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刘为民望着她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道。

“试管婴儿我也想过,可,可是那费用不是我们这些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郭小美听到刘为民的提议,嘴里忍不住一阵苦笑,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做试管婴儿的费用最少也要上百万,以赵家这种普通的家庭,就算倾家荡产也做不到。

刘为民听见她这话,在看她一脸无奈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都是钱作怪啊!

“那你想怎么办?”

“其,其实我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郭小美说到这,脸色微红朝刘为民道。

望着她脸色通红,吞吞吐吐的表情,经历不少人情世故的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郭小美这是想找人借种子啊!

刘为民听到这,身体下面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和热度。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刘为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道。

面对这种局面,陈大孔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镇里修路这事,以前的县长就拍过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政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陈大孔说了一会闲话之后,刘为民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生病的乡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刘为民之后,顿时眼散发着希望的境界他。

“刘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乡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刘为民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刘为民安排林兰花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乡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刘为民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刘为民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刘为民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刘为民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刘为民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赵元彬,女的叫郭小美。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刘为民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刘为民看到这里,顿时心里明白过来,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检验报告,沉吟一会望着赵元彬道:“你们两人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平日戒烟戒酒的话,一点定能够怀上孩子的。”

“真的吗?”赵元彬面上一阵狐疑道:“可是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可是我媳妇上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是不是我老婆有什么问题呢!”

谁知道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冷哼道:“这是生孩子,你以为母鸡下蛋那么容易啊!”

赵元彬看见刘为民突然生气的模样,顿时脖子忍不住一阵发凉,缩着脖子,不敢看他。

刘为民看到赵燕不敢说话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朝他说道:“你想出去,我你媳妇还有些话要说。”

“有什么话......”赵元彬嘴里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结果他被刘为民锐利的目光一瞪,顿时有些害怕了起身走出诊疗室,并且关上了门。

等赵元彬离开之后,刘为民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会。

在发现赵元彬没有在外面偷听之后,刘为民这才一脸严肃望着郭小美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丈夫,他的身体有问题?”

刚才刘为民彻底研究完赵元彬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发现上面的体检结果说赵元彬的精子活性不足,不孕的几率很高。

因为赵燕病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上面所说的东西,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来一起来找刘为民,希望得到一个详细的解答。

“刘医生,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我老公家里三代单传,要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生育,我怕......”郭小美说到这,满脸泪痕,抽泣着把赵元彬家里的情况,简单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在农村,传宗接代属于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谁家没有子嗣,就会成为断了香火,成为众人的笑柄。

郭小美不想看见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那失望的眼神,这才把生育的体检报告内容给瞒下来。

“又是一个家庭悲剧啊!”刘为民听完她的述说,忍不住拿出纸巾给郭小美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里无奈道:“可是你这样瞒着他,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要是郭小美的肚子一直没什么动静,不仅赵元彬会怀疑,就她的公公婆婆也会猜疑的,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赵家丢的脸更大。

“我,我也知道这是瞒不了多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面对刘为民的关心,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眼神里充满着难过和伤心的表情。

“其实你可以选择做试管婴儿,反正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刘为民望着她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道。

“试管婴儿我也想过,可,可是那费用不是我们这些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郭小美听到刘为民的提议,嘴里忍不住一阵苦笑,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做试管婴儿的费用最少也要上百万,以赵家这种普通的家庭,就算倾家荡产也做不到。

刘为民听见她这话,在看她一脸无奈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都是钱作怪啊!

“那你想怎么办?”

“其,其实我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郭小美说到这,脸色微红朝刘为民道。

望着她脸色通红,吞吞吐吐的表情,经历不少人情世故的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郭小美这是想找人借种子啊!

刘为民听到这,身体下面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和热度。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刘为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道。

等刘为民把事情交代完之后,林兰花就开始主动帮刘为民的诊所打扫起来。

刘为民望着林兰花勤快贤惠的模样,心里十分满意,这才是贤惠女人的典范。

在林兰花整理床铺的时候,望着她翘起丰硕的臀部,刘为民忍不住伸手在她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

正在铺床的林兰花突然发现屁股被人拍了一下,顿时神情慌乱,脸色通红转身朝刘为民看去,嘴里怯生生道:“刘,刘叔你干什么嘛!”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一只蚊子飞过,不信你看。”刘为民看见林兰花脸色通红,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赶紧朝她解释起来。

只见刘为民伸出手掌上的蚊子亮给林兰花看,面上也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看见他手上的蚊子,林兰花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误会刘为民了,赶紧朝刘为民道歉道:“刘叔,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

刚才刘为民的大手用力拍在她屁股之上,让林兰花面上火辣辣的,羞涩不已。

“没事,你自己去忙吧!”刘为民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等周围没人的时候,刘为民把刚才拍在林兰花屁股上的右手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一副回味的表情。

真是太舒服了!

刘为民刚才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克制住冲动,把林兰花给扑在床上。

冲动是魔鬼啊!

而另一边,林兰花被刘为民刚才在屁股上用力的一拍,心神荡漾,有些不知所措。

等刘为民离开病房之后,林兰花忍不住大口喘着粗气,身子无力坐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刘为民刚才的举动,不像是无意,倒像是蓄谋许久的计划。

林兰花不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把心里的怀疑朝别人倾诉。

有时候刘为民望向自己眼里,那眼中的火焰,让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刘为民对她,其实充满着浓浓的渴望,很想把她推倒。。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却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这种类似于偷情的刺激感觉。

自己丈夫已经去世八年了,身为女人。

特别是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女人,对于哪方面的需求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

相关文章:

老男人熟练玩我的小说/把她身体折成跪趴

刮干净耻毛调教h|超级漂亮美女在宾馆

《都市极品神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女性阴虱的症状图片/男生裤子阴茎顶起大包

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啊…别在阳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