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蚌正一张一翕/玉牝微开

2022-06-20 07:53 · 新商盟

心想着幸亏大哥看不到,不然真的羞死呀!

可李大牛看的比谁都要清楚,盯着弟妹那诱惑的地方,他摸摸索索的跪坐在床沿,俯下身去,

然后装着啥都看不到的先用手按住了柳媚媚高耸,然后问道:“媚媚,是不是在这里的中间呀!”

“是啊,大哥,你张嘴应该就碰到了!”柳媚媚看着李大牛的嘴只要一低头就能看清楚,她羞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好的,那大哥开始了!”看着弟妹娇羞的模样,李大牛哪里还受的了,往下一低头,他就用嘴含了下去。

“嗯哼……”

李大牛刚碰到,柳媚媚的身子轻颤一下,红唇中蹦出一丝哼叫,虽说很疼,但酥麻的感觉席卷着她的敏感地带。

她心里羞愧的同时,竟然觉得有些隐隐的兴奋。

李大牛则感觉这种感觉爽翻天了,嘴上的感觉和用手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种刺激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冲上李大牛的脑袋,李大牛更是舍不得尽快帮弟妹排出来了,他还想多享受一会儿呢。

随着时间的过去,李大牛明显能感受到,弟妹的身子又时不时来回摆动,脸上的表情已经从痛苦慢慢转向享受。

李大牛心中兴奋万分,他知道弟妹已经没那么疼了,而且他还看到,弟妹躺着的床单上有一片湿哒哒的痕迹,这令他更加激动,弟妹肯定是想要了啊!

这狠狠刺激到了李大牛,忍不住就搂着弟妹的柳腰,拼命的加大了力量。

他就像是婴儿一样,贪婪允吸I着柳媚媚….

“天啊……”感受到李大牛嘴上的力度,柳媚媚再憋不住了,满脸通红,嘴巴长得大大的,俏脸上满满的渴望。

这种感觉,她好久都没有过了。

真的好舒服,别看大哥是个瞎子,没有经历过男女的事,但嘴上可一点都比他弟弟差,甚至更好,舒服的她透透的。

他抱着自己时,那股男人的力量,也让她不得自拔。

还有她可是大哥第一个亲这里的女人....

想着这些,她不由觉得浑身燥热难受了起来。

紧接着,她的手就不自觉地,向下而去了。

虽然当着大哥的面她竟然做出这种行为,让她很羞耻,无法想象自己怎么能是这种女人,这可是自己老公的大哥,但谁让大哥让她那么舒服,又看不见呢!那种感觉让她根本忍不了。

当着大哥的面自己弄,感觉真好啊!

那种舒服和刺激,让柳媚媚彻底忘掉了属于已婚女人的矜持。

“媚媚,这是...”

可李大牛在假装瞎子,柳媚媚所做的这一切,他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一时间,体内的火彻底爆发了。

弟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搞,那她现在被自己弄的得有多舒服?她得多想要啊!

李大牛真想立马就办了柳媚媚。

同样也激起来他对柳媚媚的想法。

此刻弟妹那么想要,那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弟妹给拿下啊!

李大牛心跳加速了起来。

虽然他老母亲就在外面等着,他不应该有这么个想法,但看着弟妹都这样了,他哪里承受的了呀!

他决定要对着弟妹更进一步,于是,在吸了一会儿以后,李大牛就停了下来,故作关心的问道:“媚媚,你现在应该好多了吧?”

“大哥,好多了,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柳媚媚不想让李大牛停下来,就故意装疼道。

她手上也压根没有停下来。

李大牛看在眼里,痒在心里,接着,他咬了咬牙,就下定了决心,随后,他就装作眉头一皱的说道:“媚媚,理论上来说经过刚才的应该都排出来的,现在很明显用嘴是排不干净了。

“那得怎么办呀?”柳媚媚问道。

“办法倒是有,大哥猜测是因为身体某些穴位有湿气没通的原因,如果通了的话,那就应该都会排出来了!之前我师傅在给一个女客人做按摩的时候,就做过类似的,效果很好。不过这个穴位,有点私密,你可能不太愿意。”李大牛假装犹豫了一下说道。

“啊?大哥,比吸出来,还要私密吗?那是哪里啊?”柳媚媚瞪大了眼睛。

“确实要比吸还要私密,这个穴位叫玉泉穴,也叫子宫穴,因为这里乃身体湿气之根本,在这里按,绝对可以会很有功效的。”李大牛装作很专业的说道,但那张老脸却已经滚烫,滚烫,滚烫的。

“子宫,不就是我那里么....”

柳媚媚闻言,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满脸的震惊,虽说她被李大牛给弄的很舒服,还想让李大牛自己弄,但她早就因为这羞耻死了,觉得非常对不起自己的老公,这会儿大哥居然要摸她那里....

她真的想不到,平常备受她尊重的大哥竟说出这种话。

“媚媚,你实在接触不了也没事,反正这次咱们也算是排出来了一些了,等段时间,就会好了,那大哥现在就走了!”

见弟妹这副样子,李大牛心惊肉跳的,感觉自己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这种要求弟妹怎么会同意?确实有点过分了。

话罢,他就便转身离开。

柳媚媚看到李大牛要走,心里竟非常的不舍,她真的不舍得大哥给她带来的那种感觉就这么消失啊!

可她一想那里可是她最后的底线,绝对不能让大哥碰了,那样太对不起她老公,而且老娘还在家里,她不能这么做,就断了这个念想。

不过看着李大牛向门外走的背影,柳媚媚脑海里不知道怎么了,那种不舍的感觉竟然突然爆发了出来,尤其是李大牛给她带来的那种只有男人才有的舒服。

让她喊了出来,她这辈子都不敢喊出来的话:“大哥,你别走,你帮我按吧!”

“媚媚,你说什么?”李大牛闻言,也愣住了。

“帮我按下吧,我想好的快一点!”柳媚媚脸颊红透了,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起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再次躺在了床上。

她都快要羞死了。

“那咱们就开始吧!”李大牛看着躺在床上,楚楚动人的弟妹,到现在他都无法想象柳媚媚是怎么答应的,,刚才柳媚媚都自个儿弄了,那碰了她那里还得了?

但既然答应,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就拄着拐杖来到了床前说道:“媚媚,你把裤子给脱了吧!”

这句话,柳媚媚听着都快羞死了,就算自己老公也没有说过这句话啊!

但这又让她感到非常的刺激,竟然不由自主的当着李大牛的面脱得一丝不苟。

“大哥,我好了!不过你要小心动静,不能让咱妈知道!”光着的身子暴露在大哥面前,柳媚媚娇羞万分,一想到自己老娘还在外面就不由得提醒。

“媚媚,你放心,你不让大哥说,大哥就不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大哥这是在给你治疗呢!你把腿分开哈,不然大哥没有办法推到正确的穴位。”

李大牛目睹这一切,看着夹紧腿的弟妹,只感觉体内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住,想着说个屁啊,老子才不说呢!

只要弟妹肯让碰她那里,那今天就有可能办了她!

柳媚媚早就觉得下面像大河一样了,她就慢慢地把双腿向着两边分开,把那片地儿给露了出来。

虽然在柳媚媚的眼里李大牛看不到,但这样把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自己大哥,她还是羞愧万分,但更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她的主要目的并不只是想看好病,还有想和大哥亲密接触,想让大哥把她搞舒服。

于是,她就眼神迷离看着李大牛,就媚声道:“大哥,我分开了,你来吧!”

李大牛看到这美妙的景色,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一般,这就是弟妹的下面,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啊,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媚媚,大哥要开始了。”

狠狠咽了口吐沫,李大牛就伸出了手指,向着柳媚媚那片无尽的诱惑之地,按了过去。

“啊?大哥,比吸出来,还要私密吗?那是哪里啊?”柳媚媚瞪大了眼睛。

“确实要比吸还要私密,这个穴位叫玉泉穴,也叫子宫穴,因为这里乃身体湿气之根本,在这里按,绝对可以会很有功效的。”李大牛装作很专业的说道,但那张老脸却已经滚烫,滚烫,滚烫的。

“子宫,不就是我那里么....”

柳媚媚闻言,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满脸的震惊,虽说她被李大牛给弄的很舒服,还想让李大牛自己弄,但她早就因为这羞耻死了,觉得非常对不起自己的老公,这会儿大哥居然要摸她那里....

她真的想不到,平常备受她尊重的大哥竟说出这种话。

“媚媚,你实在接触不了也没事,反正这次咱们也算是排出来了一些了,等段时间,就会好了,那大哥现在就走了!”

见弟妹这副样子,李大牛心惊肉跳的,感觉自己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这种要求弟妹怎么会同意?确实有点过分了。

话罢,他就便转身离开。

柳媚媚看到李大牛要走,心里竟非常的不舍,她真的不舍得大哥给她带来的那种感觉就这么消失啊!

可她一想那里可是她最后的底线,绝对不能让大哥碰了,那样太对不起她老公,而且老娘还在家里,她不能这么做,就断了这个念想。

不过看着李大牛向门外走的背影,柳媚媚脑海里不知道怎么了,那种不舍的感觉竟然突然爆发了出来,尤其是李大牛给她带来的那种只有男人才有的舒服。

让她喊了出来,她这辈子都不敢喊出来的话:“大哥,你别走,你帮我按吧!”

“媚媚,你说什么?”李大牛闻言,也愣住了。

“帮我按下吧,我想好的快一点!”柳媚媚脸颊红透了,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起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再次躺在了床上。

她都快要羞死了。

“那咱们就开始吧!”李大牛看着躺在床上,楚楚动人的弟妹,到现在他都无法想象柳媚媚是怎么答应的,,刚才柳媚媚都自个儿弄了,那碰了她那里还得了?

但既然答应,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就拄着拐杖来到了床前说道:“媚媚,你把裤子给脱了吧!”

这句话,柳媚媚听着都快羞死了,就算自己老公也没有说过这句话啊!

但这又让她感到非常的刺激,竟然不由自主的当着李大牛的面脱得一丝不苟。

“大哥,我好了!不过你要小心动静,不能让咱妈知道!”光着的身子暴露在大哥面前,柳媚媚娇羞万分,一想到自己老娘还在外面就不由得提醒。

“媚媚,你放心,你不让大哥说,大哥就不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大哥这是在给你治疗呢!你把腿分开哈,不然大哥没有办法推到正确的穴位。”

李大牛目睹这一切,看着夹紧腿的弟妹,只感觉体内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住,想着说个屁啊,老子才不说呢!

只要弟妹肯让碰她那里,那今天就有可能办了她!

柳媚媚早就觉得下面像大河一样了,她就慢慢地把双腿向着两边分开,把那片地儿给露了出来。

虽然在柳媚媚的眼里李大牛看不到,但这样把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自己大哥,她还是羞愧万分,但更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她的主要目的并不只是想看好病,还有想和大哥亲密接触,想让大哥把她搞舒服。

于是,她就眼神迷离看着李大牛,就媚声道:“大哥,我分开了,你来吧!”

李大牛看到这美妙的景色,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一般,这就是弟妹的下面,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啊,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媚媚,大哥要开始了。”

狠狠咽了口吐沫,李大牛就伸出了手指,向着柳媚媚那片无尽的诱惑之地,按了过去。

要不然,她干嘛趁着自己撒尿,主动跑来偷看自己?而且还一边偷看,一边自我安慰?

既然他弟妹都有这心思了,那他和她发生那种事情的几率,岂不是很大了?

他想,弟妹也想,两个人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不就完事了?

李大牛越想越是激动,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弟妹身上去帮帮她,但是眼下青天白日的,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机会,他也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嘘嘘。

过了好一会儿,李大牛才看见柳媚媚身子一颤,然后把手抽回,慌张的走了。

吃过晚饭后,李大牛就躺在床.上,他现在已经很确定,弟妹不仅想男人了,而且还是特别想和他那啥!

这让他又兴奋,迫切的想找个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一夜,李大牛怎么都睡不着,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事,还得感谢他妈,在他久久想不出来办法时,他忽然听到,他妈说,明天要去地里干活,并且安排柳媚媚一个人,在家照顾女儿。

小侄女没有任何妨碍,到时候他有一天的时间能和柳媚媚独处!

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不就来了吗?

李大牛激动了起来。

不过按照弟妹那害羞的样子,哪怕她想和自己那个,也绝对不会表面上表露出来,李大牛想着,想要给弟妹搞,那还是得他要主动强势一些。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他妈出去之后,李大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行动!

一到厅堂,李大牛就看见柳媚媚正在给小侄女喂乃,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他心中更想把柳媚媚拿下了。

柳媚媚见到李大牛走来,也丝毫不避讳,继续给小侄女喂乃,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大牛因为装瞎的缘故,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能偷偷的瞄两眼,暗自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院落里,已经晒干的四角裤,李大牛的心里就活跃了起来。

他弟妹,不是喜欢偷看他那里吗?

那他就主动给她看,让她心痒难耐。

一念至此,李大牛就装着瞎子,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庭院里,找了一个四角裤,接着走回房间里,然后假装看不见柳媚媚的样子,开始拖裤子,换短裤了。

柳媚媚见自家大哥旁若无人一般的拖裤子,她先是一惊,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自己还在边上呢,可一想到昨晚偷看大哥那里的场景,她就春心荡漾,直勾勾的盯着大哥换裤子,也不吱声。

李大牛计划得逞,忍不住心中偷笑,又故意把下面拖了个干净,露出来了下面。

柳媚媚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拖的那么干净,不过却死死的盯着,当她那么近距离看到大哥那里的时候,就彻底被迷住了,好雄伟啊!

昨晚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近距离看,这玩意儿竟然放大了一倍。

柳媚媚红着脸,情不自禁在想,这要是塞进去,该是什么感受啊?那不得舒服死了。

李大牛也不急,故意慢吞吞的换裤子,感受到弟妹那痴迷的目光,他心中更是激动,换裤子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直到他把裤子穿好,这时候的柳媚媚,早就火急火燎了,大哥的那里,一下就勾起了她空虚的内心,大哥一双手,都能让她舒服到无法形容,那如果那么大的家伙,那得多舒服呀!

她芳心乱颤。

过了一会,柳媚媚终于忍不住了,红着脸开口道:“大哥,我的胸口又开始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大牛心中大喜,诱惑她果然有用,她显然已经忍不住了,现在说她那里开始涨,不就是主动想让自己摸她吗?

李大牛暗自狠狠得咽了咽口水,不过该装的还是得装,他装着吓了一跳得样子说:“哎哟,弟妹,你原来在屋里啊,罪过罪过啊!”说着,他就赶忙把自己得裤子穿了上去。

“大哥,我也是刚过来。”柳媚媚故意说道。

“哦,你也是刚来啊!”李大牛故意松了口气,随后他就眉头一皱,表面却故作疑惑:“怎么还会涨啊?上回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又复发了,要不……大哥,你再帮我按摩一下吧?”说完这话,柳媚媚只觉得一阵羞耻,自己哪是难受啊,就是想让大哥满足自己罢了。

听到这话,李大牛却心中狂喜,知道机会来了!

不过他表面却故作为难,犹豫了一会说:“还要按啊?”

听到这话,柳媚媚原本以为大哥想要拒绝,可没想到紧接着,李大牛就叹了口气,最终露出无奈之色说:“那行吧,我再帮你揉揉,不然你也涨的难受。”

李大牛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一点点给弟

相关文章:

把奶油涂在身上胸上吃|老公要求用嘴怎么拒绝

变身调教性转h文_啊快点用力一点里面痒

韩国女主播艾琳 韩国主播艾琳福利

frisk本子 小花和frisk本子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都市超能圣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