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紧又湿又暖 顶撞|贯穿小腹灌满了白灼h

2022-06-18 19:03 · 新商盟

到了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才停下脚步。老李忽然想起来,孟婉晴现在还在卫生间里头呢,他要是这么闯进去,那得多尴尬。

老李还在犹豫,孟婉晴已经在里面说道:“爸,你进来吧,我裹着浴巾呢。”

“哦,好的。”

老李咽了口唾沫,推开门走进卫生间,一眼就看见裹着浴巾的孟婉晴坐浴缸上。

那条浴巾很短,刚好从胸前遮到大腿根。孟婉晴白花花两条腿果露在空气中,看的老李心里发痒。不过现在可不是盯着儿媳妇猛瞧的时候,老李快速别过连,看向墙上的莲蓬头说:“可能是莲蓬头堵住了吧?”

“被什么堵住的?”孟婉晴焦急的问,她现在这样十分难受。

“那得拆开看看才能知道。”老李说着就出了卫生间,去找工具了。

没多久,老李拿着钳子和螺丝刀走进来,三、两下就把固定在墙上的莲蓬头拆了下来,紧接着又把莲蓬头拆开。

孟婉晴在旁边等得心焦难耐,两条腿并在一起蹭来蹭去。老李的注意力时不时就会被孟婉晴的美腿吸引过去,好在他脸皮够厚,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样。

而孟婉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一手按着胸前的浴巾俯下身问:“能修好吗?”

“要等一下。”老李回答道。

说着,老李一抬头,鼻子差点蹭到孟婉晴的胸。

孟婉晴也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脚下一滑摔倒在浴缸里面。

老李急了,扔掉莲蓬头把孟婉晴从浴缸里捞出来,却没想到孟婉晴身上的浴巾竟然滑落下去。

抱着丽人,老李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他抖了两下,忍着下身那股暖意说:“婉晴,快站好。”

“不好意思,爸。”

孟婉晴脸颊通红的靠着墙站好,然后又飞快的把浴巾从水里捞上来,也不嫌湿就那样裹在身上。

老李弯着腰,艰难的把已经疏通了的莲蓬头撞到一起,然后又火速装到墙上。

“好了吗?”孟婉晴十分窘迫的问。

“好了。”老李回答道。

说完,老李赶忙跑了出去。

老李刚刚在浴室里的时候遗在裤子里头了,裤子里面现在黏糊糊一片,而且散发出一股腥味。老李手忙脚乱的抽了一把纸巾擦了擦,然后把裤子卷起来塞到床下,准备等一会儿孟婉晴洗完澡之后,他再偷偷去卫生间把裤子放到洗衣篮里。

“儿子真是有福气啊,可惜……”

老李叹息着说道,不停摇头。

可惜无福消受。

长期在外出差也就罢了,回来一次还不顶作用,连儿媳妇都没法满足。

昨晚把老李看的都急了,老李儿子李云峰却像泥鳅似的,蹦跶了几下就没力气了。老李想不通他这么强的男人,为什么儿子就没有继承他一点这方面的基因?

孟婉晴此刻也正一脸幽怨的坐在浴缸上遐想。

孟婉晴脑子里想的并不是老公李云峰,而是公公李国富。昨晚老李那巨大的家伙从帘子后面伸出来,把孟婉晴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公公那家伙比老公的要大将近一倍!

这么大的家伙,要是真的弄进来,我受得了吗……孟婉晴心里暗想。

卫生间里水蒸气腾腾,其中还弥漫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味道。

随着一声尖叫,孟婉晴身体抽搐了几下,然后便彻底放松下来。孟婉晴两眼迷离,眼里就像抹了蜜糖一样甜蜜,不过眼神却又带着淡淡的怨愤。

要是李云峰能经常回来的话,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自给自足了。

孟婉晴没穿拖鞋,白净的脚趾踩在地板上,忽然哧溜一滑差点摔倒。

“这是什么……”

孟婉晴疑惑的看过去,发现地板上有一点白色的东西,看起来黏糊糊的。

那里好像是老李刚才蹲着的地方?

孟婉晴做贼似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便伸手过去,把地上那点看起来黏糊糊的东西沾了一点在手指上,然后放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孟婉晴心里忽然冒出一股子冲动,她不可抑制的伸出舌头,把手指上的东西舔干净。

孟婉晴幻想着公公李国富把她压在身下,在她身上肆意驰骋,心理和生理上慢慢都得到了满足。

李国富看了看墙上的表,孟婉晴今晚洗澡洗了一个半小时,她在浴室里面干嘛呢?

不过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老李做贼心虚,不敢再随随便便过去。

坐在沙发上,老李边看电视边等,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孟婉晴才终于从浴室里出来。

“我洗好了,爸,你快去洗吧,热水还有呢。”

孟婉晴说道,脸上带着两坨浓浓的红晕。

“哦,好的,我这就去。”

老李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偷偷的瞟孟婉晴的胸和屁股。

刚洗完澡的孟婉晴穿的比平时更加单薄,上身是一件很薄很薄的白色背心,下身则是一件短裙。孟婉晴背心下面肯定什么都没穿,因为老李分明可以看见孟婉晴鼓鼓囊囊的胸前那两点突起。老李感到口干舌燥,小腹也升起一股欲火。孟婉晴白花花的大腿更是给老李的内心添了一把柴火,把老李的欲火引诱的更加旺盛。

不敢再看,老李快步走进浴室,并把门关上然后长舒口气。

老李下面又涨又痛,裤子被顶的老高,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方面的欲望还这么强烈,这让老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老李本没有找老伴的心思,但现在看来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摇摇头,老李把衣服脱下来,就在他准备把脱下的衣服放进浴室的篮子里的时候,却发现篮子里面放着几件衣物。篮子里的衣服自然是孟婉晴换下来的,那是一件短袖和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

最重要的是,孟婉晴的内衣也放在篮子里。

篮子里的文胸和内裤明显是一套,相同的颜色相同的花纹不说,连风格也差不多一样。而且不管是文胸还是内裤都很薄,尤其是内裤,拿在手里简直比一张纸后不了多少。

而且内裤只有中间是不透明的,边缘部分就像蚊帐一样是用某种纱做的,拿在手里轻轻抚摸着十分舒服,看起来也非常诱惑。

老李幻想着孟婉晴穿上这套内衣的样子,下身也再次有了反应。

“真他妈骚。”

老李低声骂了一句,一手拿着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另一手则握住下面来回套弄。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儿媳妇孟婉晴走到浴室门口停下来,撩了撩头发问道:“爸,我刚想起来方才我洗澡的时候把香波用完了,你要用的话我去给你拿瓶新的?”

“哦,不用了。”老李连忙说道。

“我去给你拿一瓶吧。”

没过多久,孟婉晴就拿着还没拆封的香波砰砰砰敲门。

老李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上的文胸和内裤,用浴巾裹住腰把门打开。

“爸,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洗呢?”孟婉晴看了看老李身上,疑惑的问道。

老李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身上干干的,一滴水也没有。

老李顿时感到尴尬无比,他进浴室起码有十分钟时间了,一直都在忘我的自摸,完全把洗澡的事抛到脑后。

“我刚上了厕所,正打算洗。”老李找了个借口。

浴室和卫生间是连在一起的,老李这个借口找的倒是巧妙。孟婉晴虽然依旧感到疑惑,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

孟婉晴笑了笑,把香波递向老李,她视线无意间扫过放衣服的篮子,眼睛忽然睁的溜圆。

孟婉晴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到篮子里的时候,还专门整理了一下,但是现在篮子里的衣服却很乱,最重要的是她的文胸和内裤本来在衣服下面压着,但现在却在最上头。

孟婉晴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孟婉晴小脸一红,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怪怪的。

“怎么了,婉晴?”老李问。

“没什么,爸,你快洗吧,洗完早点睡觉。”孟婉晴急急忙忙把香波塞到老李的手里,然后逃命似的跑回了卧室。

看着儿媳妇孟婉晴回到卧室里,老李这才关上门,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放衣服的篮子跟前。

刚才还没爽够呢,现在孟婉晴应该不会再过来打搅了,老李打算好好爽一下。

……

早上六点半,孟婉晴设好的闹钟响了。

迷迷糊糊关了闹钟,孟婉晴翻了个身想再睡一会儿,却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孟婉晴的脑海里就是公公李国富精壮的身体。

老李的身体其实算不上壮实,只不过他以前在乡下每天都要干农活,长年累月下来身体锻炼的很不错。虽然人老了,老李有些发瘦,可身上却是很结实的肌肉,和没吃过苦的儿子李云峰比起来,老李确实称得上精壮。

孟婉晴脑子里想着公公李国富,右手不知不觉的伸进被窝里。

李云峰出差去了,至少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

而且就算回来了,也肯定不会在家里待太长时间。李云峰这么勤勤恳恳的工作,孟婉晴感到相当满意,但这样一来,她就和守寡没有什么两样了。

孟婉晴眼睛迷离,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力气也越来越大。

慢慢的,孟婉晴哼哼出声。

因为怕被公公李国富听见,孟婉晴另一手捂住嘴,这样不至于叫太大声。

孟婉晴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像蛇一样不停的扭动。可能感觉这样还不够,孟婉晴把上衣脱下来,光溜溜的身体在床单上磨蹭。孟婉晴紧紧闭上眼睛,老李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眼前。

差不多持续了有二十分钟,孟婉晴身子才终于剧烈抖动起来,她露出被子的脚在空中抬起,小腿和大腿紧绷成一条线,脚丫还在不停的颤抖。

激烈的感觉一下来了好几波,像海浪似的把孟婉晴推上巅峰。

等到这醉人的快感过去,孟婉晴的腿慢慢放到床上,手轻轻揉着胸脯舒了口气。

老李起来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

孟婉晴趁着老李去洗漱的时间,拿着笤帚给老李打扫房间。

老李房间里看起来很干净,不过床下却有好多卫生纸。孟婉晴红着脸把卫生纸往簸箕里扫,笤帚伸到床下的时候忽然扫到了什么。

孟婉晴蹲下身,把脸贴在地板上往床下看,一眼就看到了老李卷成一团的裤子。

“爸也真是的,脏衣服就拿去洗衣机嘛,塞床下干什么?”

孟婉晴一边碎碎念,一边把手伸到床下取出卷成一团的裤子。

忽然,孟婉晴感到手上黏糊糊的。

孟婉晴心里一惊,她猛然醒悟过来,老李为什么不把换下来的裤子放到洗衣篮,而是塞在床下了。

孟婉晴把裤子展开,果然看到裤裆位置黏糊糊一片。

孟婉晴脸颊越发红艳,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她小心的往门口看了看,老李并没有过来。

随后,孟婉晴把裤子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下似的,孟婉晴猛地发了一阵抖。

孟婉晴感到非常难受,下面痒就不说了,心里也痒的发慌,就像心里住了一只小猫正在乱抓乱挠。

孟婉晴把手伸进自己裙子下面抹了一把,抽手出来的时候,手指上沾着一条黏糊糊的细丝。

卫生间那边传来一大声咳嗽,把孟婉晴吓了一跳。孟婉晴像兔子似的把耳朵束起来仔细听,很快就听见一阵水声。

放下老李的裤子,孟婉晴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便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去了客厅。

“爸,该吃饭了,时间不早了。”孟婉晴朝厕所方向喊道。

“我马上好。”老李在厕所里高声道。

等到老李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孟婉晴早点已经吃了一半。

老李在孟婉晴对面坐下,然后拿起烤好不久还带着温度的面包吃了起来。

面包很软,拿在手里手指都会陷进去。

不知不觉,老李又开始幻想了。

老李感觉抓在手里的不是面包,而是儿媳妇孟婉晴的大胸。

心里这样想,老李的手便不自觉的抓揉起来,好好的面包在老李手中被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爸,你干嘛呢?没胃口吗?”

孟婉晴疑惑的看着老李,老李猛地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哦,我在想事情,有点走神。”老李尴尬的回答道。

“快吃吧。”孟婉晴自己一边吃,一边把茶几上的牛奶推到老李面前。“吃完面包再把这个喝了,你是老人家了,要多补补身子。”

孟婉晴说补补身子的时候,脸颊有些红艳。

老李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不过他脸皮厚,所以不怎么在乎。

忽然想到了什么,老李问道:“对了,婉晴啊,住院部那个妇产科主任柳香香和你关系熟吗?平时她对你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老李为什么问起这个,孟婉晴还是回答道:“爸,柳主任和我不是很熟,我不经常和她碰面。不过有时候,柳主任会叫我过去给她做点杂活。”

“哦。”老李点点头。

“爸,你为什么问起柳主任啊?”孟婉晴用手指抹抹嘴角问道。

“没什么,只是昨天在医院里碰上了,和她聊了聊。”老李含含糊糊的说道。

孟婉晴不是白痴,老李说话含含糊糊支支吾吾,她立即就感到不对劲。

不过,她没有多问。

吃完早点之后,孟婉晴匆匆忙忙的在厨房洗盘子洗碗,而老李则穿戴整齐然后在客厅沙发上吸烟。

“爸,你要是收拾好了的话,就帮我把阳台上衣服收一下。”孟婉晴在厨房里喊道。

“好!”

老李跑到阳台上去,把孟婉晴昨天洗的衣服从晾衣绳上收下来。

衣服不多,就几件而已,其中还有一件文胸和一件内裤。

孟婉晴是城里长大的,比较爱干净,每天都要洗一次澡,外面穿的衣服两天洗一次,贴身的内衣则每天都要换洗。

看着手上的文胸和内裤,老李的脑子又快刹不住车了。

老李低下头,鼻子凑到文胸和内裤上闻起来。

嗯,洗衣粉的味道。

“要不要我帮你整理一下?”老李问。

“不用了,放我屋子床上就行,我下班回来了收拾。”孟婉晴喊道。

老李把收来的衣服放到床上,正准备走,忽然看见床单上一片黏糊糊的痕迹。

老李伸手过去摸了摸——还没干呢,明显是今早留下来的。

老李正打算转身离开,忽然又想起件事来。

昨天老李弄破了柳香香的丝袜,他当时说要给柳香香买件新的,可他一个五十多岁的粗汉,上哪里去买丝袜?

老李眼珠子转了转,快步跑到衣柜前打开柜门。

衣柜里挂满了衣服,其中只有几件是儿子李云峰的,其余的都是儿媳妇孟婉晴的。

不过衣柜里没有丝袜。

老李不气馁,拉开衣柜下面和旁边的几个抽屉一个一个找。

终于,老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几包丝袜。

这几包丝袜都还没拆封呢,抱在透明的塑料袋里看起来非常干净整洁。老李挑了一包黑色的塞进衣兜里,然后又把抽屉全都塞回去,这才出了孟婉晴的卧室。

老李和孟婉晴是坐公交车去医院的。

老李家有车,那辆车二十多万,是儿子李云峰去年买的。

可惜除了李云峰之外,老李和儿媳妇孟婉晴都不会开车。而李云峰出差在外,用车的时候都是用公司里的车,所以那辆车自从买来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停着,几乎没怎么用过。

坐在公交车上,老李低着头玩手机,但眼睛却不停的偷瞄儿媳妇孟婉晴的腿。

孟婉晴穿着西装和套裙,看她的打扮,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是哪家公司的白领。

孟婉晴的腿很好看,不瘦也不胖,稍微有一点肉呼呼的感觉。这很正常,孟婉晴屁股那么大,腿要是太瘦就不搭了,这样才更有美感,更显诱惑。

老李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抓,如果可以他真想捧着孟婉晴的腿好好摸一会儿,甚至舔一舔。

老李正看的起劲,眼睛的余光忽然扫到站在旁边的几个男人。

这几个男人都很年轻,看起来就像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大概是孟婉晴的穿着太有吸引力,这几个年轻人一直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们的眼睛却不时瞄到孟婉晴的腿上。

老李不干了。

孟婉晴是他和他儿子的东西,怎么能给外人看呢?

刚好老李前面的座椅上有几张报纸,老李咳嗽了一声之后拿起抱着,放到孟婉晴的腿上。

孟婉晴纳闷的看向老李,搞不懂他在搞什么鬼,而旁边那几个年轻人则感到无比尴尬,纷纷往车厢两边走开,远远躲开了老李和孟婉晴。

孟婉晴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颊一下变得绯红。

“出门在外多注意点。”老李压低声音说道。

“对不起,爸。”孟婉晴羞红脸,不好意思的说。

老李摆摆手,用十分宽容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打扮,不过要保护好自己啊。”

“知道了,爸,谢谢你。”孟婉晴低头说道,红着脸不敢看老李。

而老李还装模做样的拉了拉报纸,趁这个机会老李顺理成章的摸了一把孟婉晴的大腿,然后还故作疑惑的问道:“早上天气冷,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不冷。”孟婉晴的声音就像蚊子哼哼。

“小心别感冒。”

“嗯。”

孟婉晴话音刚落,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忽然传来,车厢猛的一抖,站在车厢里的那几个年轻人就像西瓜似的在车厢底滚了起来。

孟婉晴被巨大的惯性甩到了老李的身上,她脸蹭在老李的胸口上,一股男人的味道立即传进鼻腔。孟婉晴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然后才把头抬起来。

忽然,孟婉晴发现自己手刚好抓在老李的裤裆上。

孟婉晴感觉自己手里抓的就好像是一条大号的毛毛虫,而且这条毛毛虫正在迅速变硬。

孟婉晴忙不迭收回手,连声道歉。

“没事。”老李摆摆手道。

孟婉晴回味着手上残留着的触感,心想公公那话儿好大啊,比老公李云峰要大一倍多呢。老李和李云峰明明是父子两,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被这么大的东西插,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孟婉晴心里暗想。

公交车缓缓启动了,司机师傅骂骂咧咧的转动方向盘,绕过前面的一辆私家车继续往前开。车厢里的乘客也重新坐好,那几个年轻人也都灰头土脸的站起来。

到医院的时候刚好八点。

老李跑到保安室按了指纹签到,然后才去换了衣服。

保安的工作并不忙,而且也不危险。平日里老李就是在医院里四处走走装装样子,有哪个医生需要帮忙的话他就去给帮帮忙落个人情,混个脸熟。

要是真的有什么危险发生,那也轮不到他小小一个保安管,真有那种事医院早就报警了。

医院中央的草坪上,好多坐在轮椅上的病人正在晒太阳,几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头老太太在草坪上打太极拳,也有一些正在康复的病人在护士的搀扶下,绕着操场的石子路慢慢走,以此进行康复训练。

老李和往常一样,在医院里四处溜达,遇见熟悉的人就打声招呼,短暂的聊一会儿。

从医院前门到住院部大楼,仅仅只有三百来米,这短短一段路,老李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

刚到住院部大楼门口,老李就看到送水工正在把一桶桶矿泉水从三轮车上往下卸。送水工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一脸沧桑。

老李走过去给这个人递了根烟,和他聊了起来。

等到这个送水工走后,老李便扛起一桶水往住院部楼上走去。老李没有走电梯,因为电梯不是给他这种保安用的,老李对此很有自知之明,从不和护士、医生以及那些病人抢电梯用。

老李反而很喜欢爬楼梯,虽然累一点,但这样也能锻炼锻炼身体。再说了他这份工作足够清闲,平时不多走动走动,多爬爬楼梯,过不了多就身子骨就生锈了。

不过背着一桶水上六楼还是很吃力。

老李满头大汗的上了六楼,历经辛苦终于到了妇产科主任柳香香的科室。

柳香香穿着一身白大褂,她这会儿正在和一个病人聊,似乎在给那个人讲解病情。老李进来的时候柳香香就看到了,她没有理睬,继续和这个病人说话,而老李则把饮水机上的空矿泉水桶取下来,然后把新的装上去。

换完水,按道理老李也就该走了。

可是老李怀着别样的心思,怎么舍得离开呢?

老李从墙上的挂钩上面取下一条抹布,然后开始给柳香香擦墙。

科室里面很干净,墙上也都贴着瓷砖,一点灰尘都没有。不过老李本来就是为了消磨时间等这个病人走,所以他不紧不慢的擦着,看上去擦的十分认真。

看到老李一丝不苟的擦墙,柳香香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柳医生?”女病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柳香香,不知道她为什么笑。

“董小姐,你放心吧,你的身体没有问题,肚子里的宝宝也很健康。你说的身体上的不适只是你的心里作用罢了,实际上你健康的很,一点问题都没有。”

柳香香边笑边说。

“真的吗?柳医生,你可不要骗我啊!”女病人不太相信的问道。

“我骗你干什么?那这样吧,既然你不放心,你就去旁边的科室验下血,然后再去做个扫描,再做个尿检,你才刚怀孕做胸透也没问题,不如再做个胸透,然后把检查单拿过来,我再和你好好聊聊?”

听到柳香香这么说,这个女病人再不说话了,脚步飞快的出了柳香香的科室。

而这个女病人走后,柳香香也不急着喊老李,她端着桌上的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看老李干活。

大概过去了有十分钟,柳香香杯子里的咖啡都喝完了,她这才放下被子咳嗽了一下说道:“老李,医院里有专门的保洁员,打扫卫生这种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哦。”老李站起来,把抹布挂到墙上,然后搓着手走到柳香香办公桌前说:“我就是看墙有点脏,忍不住就想擦擦……”

“是吗?”柳香香笑眯眯的说。

看了外面一眼,柳香香挥手道:“去把门关了。”

“好!”

老李兴奋的关了门,甚至还啪嗒一声把门反锁上,这才回到柳香香的办公桌前坐下。

“那个……昨天我不是把你的袜子弄坏了吗?我给你带了新的过来。”

老李说着就从衣兜里取出那条丝袜。

柳香香一脸狐疑的结果丝袜,拆开包装看了看说道:“你在哪买的?”

老李支支吾吾半天才回答道:“就是我家对面的那个超市……”

“一般的超市里可买不到这种丝袜,必须要去市中心的那几家内衣店才能买到。”柳香香笑着说,“我猜……你是把你儿媳妇买的丝袜,偷偷拿过来给我了吧?”

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柳香香给猜中了,老李也就没有在撒谎,十分爽快的点点头。

“你这么干一点诚意都没有啊,是你弄坏了我的丝袜又不是你儿媳妇弄坏的,你拿你儿媳妇的丝袜赔给我算怎么回事。”柳香香摇头说,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却对这条丝袜很是喜欢。

柳香香两手捏着丝袜往两旁拉,薄薄的丝袜被拉扯开好几倍大,看起来就跟透明的一样,却仍旧没有破裂。

老李也看到了,他心想着丝袜质量真好。

“你该不会是偷拿你儿媳妇的丝袜吧?”柳香香问。

“当然不是,我告诉她要赔给你一条丝袜,她就把这个新的给我让我带给你。”老李赶忙回答道。

“撒谎,我们女人可没你们男人这么神经大条,谁会把这么贴身的东西随便拿去给别人。你要是真的告诉你儿媳妇,你儿媳妇宁肯给你钱让你买新的,也不会把她留给自己穿的丝袜给你。”

柳香香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子威势,令老李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算了,计较这个也没有必要。”柳香香转而笑起来,不过老李再也不觉得柳香香笑起来好看了,他现在忽然发现这个女人其实很可怕。

柳香香把两条丝袜全都取出来,然后随手把包装袋扔进办公桌旁边的垃圾桶里。

“你给我穿上。”柳香香命令道。

“好……好,没问题。”

老李两手颤抖着结果丝袜,舔了舔嘴唇兴奋的蹲在柳香香跟前。

柳香香把脚抬起来,搭在老李的膝盖上。老李则轻轻脱下柳香香的高跟鞋,然后把丝袜往柳香香脚上套。

老李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把两条丝袜全都套在柳香香的腿上,柳香香也没有想到老李竟然这么笨手笨脚,费了这么大功夫才终于搞定。老李和柳香香全都出了身汗,科室里温度也上升了好几度,体感温度恐怕已经超过三十度了。

而且这个过程里,外面走廊里不时有说话声和脚步声传来,可以说刺激到了极点。

而柳香香穿上丝袜之后,就像拼图的最后一块拼好一样,散发出浑然一体的美感。

柳香香外面是素净的白大褂,上身是红色的衬衣,下身是黑色的套裙,再配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这惹火的搭配把老李看的头昏脑涨。

老李快要把持不住了,脑子里面兽性逐渐占据上风。

“给我按摩,就像昨天那样。”柳香香眼里含着浓浓的媚意。

老李飞快的抓住柳香香的美腿,另一手在她整条腿上来回抚摸,摸到柳香香的美脚的时候,老李便会加重手上的力道,在她脚掌上捏弄几下。这强烈的舒适感让柳香香逐渐沉迷,她微微眯着眼,背靠着椅子瘫坐下来,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十分放松的状态。

见到柳香香表情十分惬意,老李也知道自己的按摩起了作用。

老李胆子渐渐打起来,两手开始往上移,从捏脚改为捏腿。

柳香香的腿稍微有点肥,但是一点都不难看,反而相当好看。现在柳香香穿着丝袜,更具诱惑,老李看的眼睛发直,嘴里的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不过老李还是坚持忍耐着,柳香香是医院的妇产科主任,他要是敢强上柳香香,那问题可就大条了。

而且老李很有自知之明,他自己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人家堂堂妇产科主任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不过,这不妨碍老李借着给柳香香按摩沾点便宜。

老李两手加重力道,在柳香香的美腿上上下游走。隔着丝袜,柳香香的美腿的触感让老李感到欲罢不能。老李就像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在柳香香的美腿上摸个不停。

“你想玩到什么时候?”柳香香忽然睁开眼睛问。

柳香香大概是感到腻烦了,毕竟老李这样子给她按摩已经十多分钟。

老李想了想,大着胆子问道:“柳主任,要不我给你按摩按摩肩膀?”

柳香香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说道:“也好。”

老李起身走到柳香香的背后,两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站在老李的位置,只要一低下头自然而然的就能看见柳香香丰硕的胸脯。柳香香的胸很大,起码有D罩杯。而且柳香香似乎并没有穿内衣,因为老李能够看到柳香香白大褂底下的红衬衣上有两粒明显的凸起。

老李都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东西没见过,那两粒凸起老李用屁股猜都能猜出来是什么。

老李眼睛盯着柳香香的胸脯,盯着她衬衣领口那白花花的一片,眼神直勾勾的有点吓人。柳香香如果现在抬头的话,肯定会被老李吓一跳。不过柳香香已经和刚才一样闭着眼睛,沉醉在老李的马杀鸡当中了,根本没有察觉老李正在盯着她看。

老李在柳香香的肩膀上捏来捏去,把柳香香捏的十分舒服。

“没有想到你按摩的技巧会这么好?看来你平时经常练习啊?”柳香香闭着眼睛问道。

相关文章:

喷潮白浆直流视频在线 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爱丽丝漫画无禁全彩|母乳喂老公三年

毒龙钻H小说/快手真空无罩视频大全

怎么开后门不疼|钟点房会不会不干净

32c到底有多大:健身房群j妻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