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着她的腰开始剧烈地律撞开宫口/分赛雪双股张如花牝户

2022-06-18 19:30 · 新商盟

老周顿时记起来了,原来是徐丽丽楼下的那个中年少妇。

老周的话,让徐丽丽心里忽然涌上一阵放纵的欲望。

是啊,自己都差点跟老周发生关系了,在微信上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要知道,林耀祖那个混蛋,都跟别的女人上床了,还用了螺纹的避孕套!

想到这儿,徐丽丽心里的羞臊消散了不少,她手指如飞,回复老周:“我的身体有感觉了,也有反映了……”

老周立刻问了一句:“是不是特别希望能被填满?”

徐丽丽看到老周发来的文字,都能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快感和冲动,当即回复他:“是啊,好希望能被彻底填满……”

这句话一出,她忽然感觉到一种别样的满足。

这就是把内心想法说出来的快感吧?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玩文字,原来还这么有意思……

想到这里,徐丽丽不知道怎么想的,胆子更大了几分,对老周说:“周师傅,您的那里那么大,跟您发生过的女人一定很舒服吧?”

老周嘿嘿一笑,问她:“你想不想试一试?”

“想呀!”徐丽丽豁出去了,说:“现在感觉比刚才在房子里的时候还要强烈。”

老周立刻说:“要不我过去找你?林耀祖醉成那样,今晚肯定醒不过来了!”

徐丽丽心里也极度渴望,但她无奈的说:“不行啊周师傅,学校的教师寝室管理也很严格,出入都有记录,你是进不来的,而且,我要是现在出去,被人看到不知道要怎么说呢,万一传出去就不好了。”

老周有些失望,不过他倒是很能沉得住气,今天不行不要紧,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于是,他对徐丽丽说:“徐老师,既然咱们现在没办法见面,那你就用自己的手指代替我吧……”

“啊?”徐丽丽发来一个惊讶的表情,又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说:“我从来没有自己试过……”

老周说:“那就试一试,凡事都有第一次!”

说着,老周又对她说道:“你先用手指轻轻按摩一下,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

徐丽丽红着脸犹豫了半天,最终没能抵抗的住诱惑,将手伸进了被窝。

按照老周交代的方式,徐丽丽刚试了一下,就感觉一阵如潮水般的幸福感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每一个毛孔都仿佛打开了一般。

老周见她半天没有回复,忍不住问:“徐老师,你做了没?”

徐丽丽回道:“做了……”

“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

老周乐得冒泡,急忙说:“差不多的话,就把手指放进去吧,一开始可以只用一根……”

“啊,好害羞……”

老周说:“不要紧,你就把它想象成我……”

徐丽丽紧咬下唇,迟疑了许久,终于鼓起了勇气。

“啊……好奇妙……”

徐丽丽没想到,这一下便让她仿佛打开了一扇人生的新大门,一发而不可收拾。

随后,老周与她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露骨,从一根到两根,再到三根,三根的时候,徐丽丽已经受不了了,连连求饶。

老周也没能忍住,自己用五姑娘帮助自己完成了最深处的释放。

两人在各自的床上释放之后,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筋疲力竭,于是互道了晚安,关上手机沉沉睡去。

……

这天晚上,老周做了个梦。

梦里,徐丽丽还是穿着那件性感的拉链连衣裙,一扭一扭的来到自己面前,她笑撵如花、媚眼含情,羞答答的对老周说:“周师傅,那天你都用手指摸过人家那里了,你要对人家负责啊……”

老周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说:“徐老师,你想让我咋负责啊?”

徐丽丽白了老周一眼,嗔道:“你说咋负责?你那手指头那么糙,而且也没你那里粗大,人家当然是希望你能用那里好好补偿人家一次了……”

老周一听这话,顿时浑身的血都沸腾了,他立刻饿狼扑食一般把徐丽丽压在身下,大嘴一边疯狂亲吻她,一边喘着粗气说:“一次哪够,我补偿你十次!”

说罢,他便迫不及待的把徐丽丽的连衣裙拉链拉开,撕开她那薄如蝉翼的内内便不顾一切的压了上去。

正这时,老周那老旧的安卓手机忽然传来一阵破锣般的铃声:“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老周被吓得一个激灵,美梦也瞬间消散,他揉着眼爬起来,恨不得一把将那个还在大声嚷嚷的手机摔了,不过一看是有电话,便急忙按下了接听键,没好气的说:“喂,你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热情的声音:“周师傅,您起床了吗?”

“没起也让你吵醒了!”老周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方毁了他跟徐丽丽的美梦,他自然是有些气不过。

对方急忙说:“不好意思啊周师傅,我是林颖,就是怡馨花园11号楼1102的业主,您不是说今天来给我家修橱柜吗?”

“噢噢噢……”老周顿时记起来了,原来是徐丽丽楼下的那个中年少妇。

林颖没想到老周有这么惨痛的回忆,顿时有些慌了神,急忙说:“真对不起周师傅,没想到触及您的伤心事儿了……”

老周摆了摆手,说:“没事,二十多年了,我也看淡了。”

林颖忍不住问他:“那您这些年也一直没找?”

老周点点头:“老婆孩子走了之后的头十来年里,我是没心思找了,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中,天天喝大酒,后来醒悟了,觉得要多赚点钱养老,也想找个伴儿一起搭伙过日子,可是年纪大了,也就不好找了。”

说到这儿,老周感慨道:“你说我虽然五十了,但我无儿无女,算是没什么牵挂,可是现在四五十岁的单身女人有几个没孩子的?我老周虽然没啥出息,但也不想给别人养孩子啊,你说是不是?”

林颖赞同的点头说道:“是这么个理儿。”

老周又道:“所以啊,我这样的,估计是找不到伴儿了,所以就多存点钱,以后把自己送敬老院去吧!”

林颖这时候不知怎的,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特别符合老周的择偶标准,自己离异单身,而且没孩子啊!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身体条件也还不错,真要跟老周搭伙过日子,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也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林颖忽然脸涨的通红,暗骂自己:“林颖啊林颖,你这是咋了,那么多人追求你,你都瞧不上,怎么还意淫起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来了?”

不过越是觉得荒谬,林颖越觉得,老周这人,给自己的感觉还真的挺好,实在、踏实、稳重,就是不知道他都这么岁数了,身子板咋样,听说男人到了四十岁以后,那方面能力就越来越不行了,老周都五十了,那里还能起得来吗?

林颖想到这里,心跳如鼓。

开车来到建材城,老周一边带她到相熟的建材店,一边从手机里找出一些照片,让林颖挑选款式。

林颖翻看着照片上的家具,喜悦的说:“这些都很漂亮啊!是网上找的图片吗?”

老周摇摇头,说:“这些都是我做的。”

“哇!”林颖惊讶不已的说:“您的手艺也太棒了,这些家具,做得比品牌货还漂亮!”

老周笑着说:“最重要的是质量好、用料实在,咱们自己打的家具,不会有什么复合板、甲醛之类的东西,就是实打实的木头。”

林颖很快便从图片中选中了两套床和衣柜,对老周说:“周师傅,我就要这两套吧!”

老周点点头,好奇的问:“你既然一个人住,干嘛还装两个卧室,另一个装成书房什么的不行吗?”

林颖笑道:“现在一个人,不代表以后一个人啊,你说我一个中年女人,回到家乡重新开始,我能不想以后生活有个伴儿吗?我今年36,要是早点遇上靠谱的男人,身体条件还能生孩子呢。”

老周微微点头,笑着说:“你说的也对。”

林颖有些羞臊的看着老周,开口问道:“周师傅,其实您这个年纪,应该好好找一个女人过日子,五十岁也不算老,未来还长着呢。”

老周笑着说:“我啊,看缘分吧。缘分到了,不想找也会来,缘分不到,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到。”

林颖忽然觉得,老周这人看着还挺洒脱,心里对他的好感度又高了几分。

再想到他昨天帮徐丽丽揽下维修自家橱柜责任的时候,还真是挺仗义、挺有爷们气概的,自己想找的,不就是这么一个能照顾自己、体贴自己、保护自己的老爷们吗?

老周哪知道林颖在想什么,他按照林颖要求的款式,选购了全套所需的材料。

林颖付了钱之后,老板便约定好了吃过午饭就过去给送货。

老周对林颖说:“这样吧,我待会儿,还是先回你们家楼上干活,等下午材料运到,我就先去给你修橱柜,做床和柜子的材料就放在你家里,等我干完楼上的活,或者中间空下来了,就过去你那边开工。”

林颖当即兴奋的答应下来,笑着说:“那可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周师傅。”

老周又说:“对了,你有装修的钥匙吧?给我一把,我干活也方便些,就不用你老来给我开门了。”

林颖毫不犹豫的说:“车里就有,待会儿我就给您拿!”

说着,两人来到车里,林颖从手套箱取出一把钥匙递给老周。

老周接过钥匙,放在自己的钥匙串里,有些好奇的问林颖:“对了林小姐,你的房子还没装修好,那这段时间你住在哪?”

林颖笑道:“我住在茶楼,我盘的那个茶楼还不错,一共有两层,楼下是卡座、楼上是包厢,我留了一个大包厢做自己的办公室,买了张床放进去,平时我就住在茶楼里。”

说着,林颖又道:“对了周师傅,我给您一张卡,您有空可以来我的茶楼坐坐喝杯茶。”

随后林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磁卡,递给老周,道:“这里面有三千块钱,可以在我们店里随意消费。”

老周看着林颖掏出磁卡,心里不禁暗道:这林颖还真是挺有钱的,而且出手还很大方,不光自己开茶楼,而且一送卡就是三千块钱,眼都不眨一下,这也太敞亮了吧?

于是他急忙摆摆手说:“林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哪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

林颖笑着说:“周师傅,茶楼毛利特别高,定价都是很虚的,一壶茶一两百块钱,其实茶业成本也就几十块,所以这三千块钱的卡,其实也没多少成本,您不用担心。”

老周说:“那也不好意思要你的东西啊,而且你做生意也不容易,这卡我不能收……”

林颖把卡塞进老周的上衣口袋里,道:“周师傅,这不算什么,也没多少钱,你帮我修橱柜也没要钱,这就当作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老周摇头,正色说道:“咱们一码归一码,修橱柜是我帮徐老师解决问题,你没坚持让她赔偿就不错了,你这卡我真的不能收。”

说罢,就要掏出卡来还给林颖。

林颖见他态度如此强硬,不由得心里又高看了老周一眼,心想难怪老周能有这么大的名气,不但手艺高超,而且这人品也值得人敬佩。

于是,林颖对老周说:“周师傅,您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这卡你拿着,以后要是口喝了,到我的茶楼喝杯水、找我聊聊天,朋友之间,一杯茶水总是可以的吧?”

老周见她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这才点头答应了下来,说:“好吧,那就谢谢你了,林小姐。”

林颖微微一笑,启动了车,说道:“周师傅,那我先送你回小区,别耽误了你的活儿。”

老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走过去,免得你再专门跑一趟。”

林颖微微一笑,已经把车开了起来,说道:“不麻烦,我的茶楼就在小区附近,咱们正好顺路,我带你认个门。”

老周听她这么说,便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两人一路闲聊,很快,车便开到了小区附近,林颖在一家名叫“一品轩”的茶楼门口减慢速度,指着招牌对老周说:“周师傅,那就是我的茶楼,走路到咱们小区也就五分钟。”

老周打眼一看,好家伙,茶楼从外面看,光门头就占了三个门脸,看着还真是不小!

老周不禁赞叹道:“林小姐真是做大生意的人,一个人经营着这么大的茶楼,女强人啊!”

林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嗨,我也是混口饭吃,希望将来生意能越来越好吧。”

老周笑道:“一定会财源广进的。”

林颖嫣然一笑,说:“那就借您吉言了。”

说着话的工夫,车就开到了小区门口,林颖把车停下,对老周说:“周师傅,您先去忙,我回店里去了,您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就直接来店里找我,我亲手给您沏功夫茶。”

老周急忙说道:“好好,有时间一定去!谢谢你了林小姐,我先去给徐老师家干活了。”

林颖点点头,不知怎的,心里对老周的好感越来越强,觉得这老头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招人稀罕,便有些羞臊的说:“周师傅,我要是下午店里没事的话,就回去帮着你一起干点活。”

老周笑道:“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当时就提出来,我也好修改。”

林颖笑道:“成,那咱下午见。”

“下午见。”老周说着,下了车,跟林颖道了声谢。

看着林颖开车离开,老周也转头向着小区里走去。

……

老周到了徐丽丽家里,刚进客厅,便听到主卧里传来如雷的鼾声。

老周这才想起来,徐丽丽的老公林耀祖,昨晚喝多了一直在这睡着呢。

于是他连忙走进主卧,见林耀祖睡的像一头死猪,便直接在林耀祖脸上拍了拍,叫道:“林老师,快醒醒。”

连续拍了几下,林耀祖也没反应,老周不禁心里暗道,“就你睡的这个死猪样,昨天我就算直接在你旁边睡了徐丽丽,怕是你也不会醒。”

想到这儿,老周心里莫名涌上一股火气,手上也用了点劲,在林耀祖脸上用力打了一巴掌,说:“嘿,林老师,醒醒!”

林耀祖被抽了一耳光,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老周见他醒过来,开口说道:“林老师,天都亮了,你睡的可真够沉的。”

林耀祖揉了揉脸,问道:“老周?怎么是你啊?我媳妇儿呢?”

老周呵呵一笑,想起徐丽丽还不想让林耀祖知道自己发现他出轨,便含含糊糊的回答道:“昨晚你喝太多了,醉的不省人事,徐老师也有点醉酒、头疼的厉害,又抬不动你,这新房也没什么能睡觉的地方,她就自己先回去了。”

听到老周这么说,林耀祖这才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站起身,他就感觉腰上一阵剧痛,不由得一边揉着腰,一边低声骂道:“徐丽丽这个蠢货,把老子一个人丢在这儿、让老子睡这么硬的床板,也不说找个什么东西给我垫着点,真他妈疼死我了!”

老周心想你自己出轨在先,还怪徐丽丽没伺候好你,也是够无耻的,徐丽丽没趁你睡着把你那玩意废了都算是给你留活路了。

林耀祖哪知道这些,嘴里骂骂咧咧的向着门外走去,就连招呼也没和老周打一个,直接把他无视了。

见林耀祖离开,老周立刻掏出手机,给徐丽丽发了一条微信,“徐老师,你起床了没?林耀祖已经起来了,这会儿刚走,估计是回你们宿舍去了。”

很快,徐丽丽的微信便回了一段语音过来:“他回来了?”

“是啊!”老周说:“他睡了一夜的硬板床,腰都快断了,回去可能还要骂你,你小心着点。”

徐丽丽愤怒的说:“他活该!腰断了才好呢,敢骂我,我就跟他离婚!”

说着,徐丽丽又道:“我正准备动身去新房干活呢,他回来也看不见我。”

老周听着徐丽丽迷人的声音,不禁心里又有些意动,继续说道:“徐老师,你这么早就过来,是想我了吗?”

徐丽丽看着老周发来的文字,不由得心里一热,想起昨晚的文字放纵,不由羞得耳根都红了,也不好意思再发语音,便打字说道:“周师傅,您说什么呢……”

老周笑嘻嘻的打字问:“怎么?昨晚的事儿你难道都忘了?”

相关文章:

小黄文短篇目前录_下一篇弄得她很舒服

46岁的女人生二胎好处|命令颤抖求饶惩罚小说

乖丫头我进去了:男同桌总是要我把腿给打开

阿太大太深了快点收不 啊宝贝你的奶真大书包

做男人的车做哪里最好|惩罚男孩穿女装羞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