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同意男生摸她的头发|尘柄被连根吃掉

2022-06-18 19:08 · 新商盟

瞬间让老赵神魂颠倒,他舔着干裂的嘴唇,双手开始大力的搓揉起来!

那对儿饱满圆润,在老赵的手掌下,不断变幻出各种形状,柔嫩而富有弹性的手感,简直令人痴迷!

多年未碰过女人的老赵,此时就如饥肠辘辘的野兽,恨不得一口活吞了肖彩霞。

而这一切,虽然发生在肖彩霞的身上,可她并不知情,她还以为老赵的手法,是在给她检查身体呢。

只不过,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忽然有些无所适从,原本发燥的娇躯,此刻体温就像热锅里的温度计一样,直线飙红,几近爆炸!

她实在无法忍受了,脸颊酡红,双眼迷离,娇喘吁吁的问,“赵,赵叔叔,我好热……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

见肖彩霞有疑问,老赵惶恐不安,可转念一想,这丫头好像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不然,又怎么会问出这种生理反应上的问题?

“难道,她还没有性启蒙?!”

想到这里,老赵禁不住激动又刺激,决定借此摘掉肖彩霞的第一次。

既然有了计划,老赵自然要克制住冲动,都说冲动是魔鬼,他生怕因小失大,过于心急而吓跑了肖彩霞。

老赵吸回口水,当机立断的停止了手间动作,老脸上佯装出一筹莫展的表情。

见老赵不作声,肖彩霞十分紧张,她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抓住老赵的胳膊,无奈娇躯发软,说话也是有气无力,“赵叔叔,你快说呀,我这是怎么了?”

老赵摆了摆头,深深叹息道,“唉,小彩霞,你这个情况,不太简单啊!”

肖彩霞摇着老赵的胳膊,万分焦急的问,“怎么不简单呢?我得了什么病呀?”

闻言,老赵抬起双手,重新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眉头紧锁道,“你看,你发育良好,可症状不对啊。”

说话间,老赵的双手揉捏起来,佯装谨慎的问,“热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身下?”

肖彩霞心中一惊,回想起刚才奇怪的感觉,居然和老赵说的如出一辙,而且现在,愈发强烈了!

她不由的扭动娇躯,紧紧并拢的双腿相互磨蹭,一股热流莫名其妙的从腿间淌出……

“嗯哼!赵叔叔,我好,好热呀,下面好,好痒!”

感受到身体异常的变化,肖彩霞娇滴滴的轻吟起来。

见状,老赵双眼充血,脑袋嗡嗡作响,刚准备进一步动作,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喊叫。

他急忙催促肖彩霞穿上衣服,并嘱咐明日再来就诊,直到肖彩霞红着小脸离开后,他才故作镇定的走出里屋。

原来是社区的小少妇苏会计来了,她火急火燎的告诉老赵,儿子被蜈蚣给咬了。

帮苏会计的儿子,处理完伤口后,老赵终于喘了口气。

之前幸好他反应及时,不然被发现就完蛋了,虽然虚惊一场,但好歹也尝到了甜头。

想着明天肖彩霞还会过来,老赵的心就怦怦直跳。

第6章

次日一早,肖彩霞果真出现。

老赵很激动,他没料到肖彩霞竟然表现得这么积极,看来这丫头还真被自己给糊弄住了。

其实,老赵又何曾知晓,昨晚的肖彩霞彻夜未眠。

她在离开诊所后,径直跑回家,撩起裙摆脱下底裤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回想起老赵说的话,懵懂无知的肖彩霞,瞬间脸色煞白,心里止不住的紧张,然而,恐惧之际,体内深处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这种复杂的情绪,牵引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老赵。

这不,刚来诊所,肖彩霞就神色慌张的拉住老赵,急着就诊。

老赵也不耽误,当即带着她钻进了里屋。

肖彩霞躺上病床,很快就脱掉衣服,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望着那具充满活力的身体,老赵的魂都飞了,他顾不上去带手套,两手直接抓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浑圆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霎间让老赵口干舌燥,他一个劲儿的搓揉着,好不过瘾。

被老赵一摸,肖彩霞感到脸颊发烫,娇躯发软,她不自然的扭动纤腰,两条大长腿来回交叠,在床单上蹭来蹭去。

“嗯嗯……赵叔叔……检查出来了吗?”

感到浑身不自在,肖彩霞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会儿的老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流口水,哪里肯轻易放过?

他急忙说道,“还没啊,你先别说话,叔叔在诊断呢。”

闻言,肖彩霞信以为真,只好闭上双眼,收敛心绪,不再多嘴。

见到肖彩霞如此乖巧懂事,老赵一时情欲攻心,俯身埋头下去!

“嗯哼!”

当老赵下颚的胡茬在肖彩霞胸前摩挲时,肖彩霞像过了电似的嘤咛起来。

“嗯啊……好痒呀赵……叔叔……”

感受到肖彩霞滑嫩的肌肤,沁人心扉的处子之香扑鼻而来,老赵直吞口水,小腹像火烤一般灼热,那里反应更大了。

此时又听到肖彩霞销魂的叫声,老赵越发猴急了,他急声道,“忍住啊,叔叔正在寻找病灶啊!”

“嗯嗯……那你快……快一点……人家好痒好痒……”肖彩霞微眯眼睑,娇喘吁吁的说。

“别担心,叔叔已经有头绪了,千万不要乱动啊。”

老赵说着,便温柔地亲吻起来。

“嗯哼……嗯啊……”

肖彩霞只感浑身痉挛,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袭满心头,喉咙里发出悦耳的轻吟。

“痒吗?这边怎么样?”

老赵狠狠地吸了两口,又把头转过来,贪婪地亲吻着。

“哦哦……痒……好痒……”

肖彩霞俏脸血红,双眸迷离,两只小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

“嗯啊!嗯哼!赵……叔叔……我受……受不了了……”

肖彩霞痛苦的轻吟着,心里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火热的腿间早已有了不小的反应。

此情此景,老赵彻底失控了,他腾出一只手来,缓缓褪掉肖彩霞的小裤,如狼似虎的说道,“丫头,叔叔这就来给你治疗啊!”

说完,老赵就褪去裤子,对着肖彩霞的那里,用力一挺……

由于老赵是站在病床边上,他扳过肖彩霞的娇躯,将她的两条大长腿,分别架在肩膀上,挺起胯间的大家伙,就往肖彩霞的腿间长驱直入。

刚戳到一大片湿润,肖彩霞就条件反射的蜷缩身体,弄得老赵扑了个空!

“啊,赵叔叔,你,你要干嘛?!”

发现老赵光着屁股,下面还竖起一根大玩意儿,肖彩霞惊诧不已。

这会儿,老赵已经被浴火冲昏了头,他一骨碌爬上病床,压住肖彩霞柔软的娇躯,低吼道,“叔叔给你治病呢,你要配合啊!”

见老赵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原本就担忧病情的肖彩霞,此时更加惶恐了,她小声嗫嚅道,“那你说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呀?”

在压住肖彩霞后,老赵并没有闲下来,他反复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这具散发青春活力气息的胴体,就像鸦片一样令人着迷,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因此,老赵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糊弄肖彩霞,他没好气道,“你到底还治不治啊?”

闻言,肖彩霞像小鸡逐米似的点着头,应声道,“我治,我治!”

见肖彩霞妥协,老赵再无丝毫顾忌,他一边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一边伸出舌头舔舐着两颗凸起的粉点,嘴中嘟嚷着,“叔叔继续了啊,你别乱动哈。”

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小脸红晕,巨痒钻心,她醉眼朦胧的呢喃道,“嗯嗯,好好,赵叔叔,我,我不动……”

也难怪,肖彩霞长这么大,并未有过这种感觉,虽然十分疑惑,但内心深处却隐隐有些好奇,甚至莫名的渴望。

更何况,她在男女之事上,又是一张白纸,所以被老赵侵犯,仍然蒙在鼓里。

而老赵就不同了,身为医生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因此,面对天真无邪的肖彩霞,他简直刺激到不行!

虽然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但老赵如今也是宝刀未老,反而像沉寂许久的火山蓄势待发,一时间,可谓施展出浑身解数。

要知道,老赵当年可是醉卧花丛,撩术超群,比一般的男人更懂得调情。

所以,未经人事的肖彩霞,又怎么抵挡得住呢?

很快,在老赵的拨弄下,肖彩霞体内的快感就凝聚成一股狂风骤雨,袭满全身。

她渐渐地迷失自我,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望,喷薄而出!

“嗯哼……赵叔叔……我……我受……受不了了……”

此时的肖彩霞,双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红艳的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吁吁。

见时机已到,老赵内心狂吼一声,分开肖彩霞的双腿,握住胯间的那玩意儿,就朝里面挺身而进!

刚触碰到那片温热的湿润,两个人的身体皆是一颤,肖彩霞更是呻吟出声,“哦哦,赵叔叔,好痛哦……”

“忍忍啊,别怕,一会儿就舒服了!”

老赵连声说道,同时急忙调整身姿,由于刚才太过猛烈,未经开发的肖彩霞又相当紧致,老赵并没有得逞,只是牢牢地抵在了大腿根部。

接下来,他得先慢慢地进入!

刚握住家伙开始摩擦,外边就响起了一道叫喊声,“赵医生,在不在呀?”

听到声音,老赵吓得身下一软,整个人像弹簧似的跳下病床,提上了裤子,他嘱咐肖彩霞穿好衣服,自个儿先出去看看。

原来是社区的苏会计又来了。

苏会计真名叫苏婉晴,因在社区负责财务工作,大家都爱叫她苏会计。

苏婉晴年龄约莫三十岁,打扮很洋气,身材特丰满,是个十足的风韵小少妇。

老赵每次看到她,总爱多瞅上几眼,然而,仅仅只是过眼瘾,却不敢有非分之想,毕竟,苏婉晴已为人妻,更何况她的丈夫,也不是个善茬。

这会儿,苏婉晴见老赵从里屋出来,眉眼带笑的上前说道,“赵医生,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来,快收下!”

老赵见苏婉晴递上一只菜篮子,不禁纳闷道,“我刚给人看病,你这是?”

苏婉晴妩媚一笑,拍了拍老赵结实的胸膛,说,“我来感谢你呀,昨天我儿子可多亏了你!这是我专程托人给你带的农家土鸡蛋!”

闻言,老赵恍然大悟,憨厚的笑着摆手道,“不用不用,那是我的本职工作啊。”

就在二人拉扯之际,肖彩霞从里屋出来,打了声招呼,就红着脸先行离去了。

望着那道倩影,老赵连声喊出,“小彩霞,别忘了过来复诊啊!”

“咦?这不是肖彩霞嘛,她怎么又来了?”

再次碰到肖彩霞,苏婉晴好奇的问了句。

老赵挠了挠后脑勺,随意扯了个理由,“哦,她呀,胸背扭伤,我给她做推拿呢。”

“啊?你还会推拿呀?”苏婉晴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

老赵愣了愣,笑着点头道,“略懂略懂。”

不料,苏婉晴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里屋走去。

她一边扭着大蜜臀,一边庆幸的说,“正好这两天我的腰不舒服,你快来帮我看看哟。”

苏婉晴说着,扭着小蛮腰率先一步走进了里屋,老赵在后面看着那曼妙的腰肢,不禁咽下一口口水,伸手调整了一下胯间的家伙,急吼吼的跟了进去。

将手里的菜篮子随意的搁在一旁,老赵示意苏婉晴躺下。

看着病床上杂乱的床单,苏婉晴揉了揉鼻子,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里屋,“这是什么味儿啊?”

老赵心中一慌,掰扯道:“诊所还能有什么味儿?不就是消毒水吗?快躺下,等会儿来了病人我可不管你了!”

苏婉晴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赵,娇嗔似伸手点在老赵的鼻子上,“你个死鬼,这么着急做什么?急着投胎啊!”

调笑一番后,苏婉晴慵懒的躺在了病床上,斜着眼睛看着老赵,见老赵傻楞在原地,微笑着勾了勾手,“来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手法啊!”

老赵干咽一口唾沫,搓了搓手,慌乱的转移着视线。

“我,我拿个手套吧……”

“不用拿了,推拿还是直接上手好,要不然没什么效果!”

苏婉晴说着,趴在了病床上,背对着老赵,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顿时让老赵欲火横生,刚刚罢工的大家伙再次膨胀了起来。

既然苏婉晴都没有意见,那老赵自然更不会有意见。

伸出手来摸上柔软的腰肢,柔弱无物的手感几乎舒畅得老赵呻吟出声,爽弹的肌肤恨不得让老赵将苏婉晴抱在自己怀里,上下其手。

老赵依照着按摩手法,轻柔着推拿着苏婉晴的腰肢,眼睛一转,提议道:“苏会计啊,要不?我把你衣服撩起来按摩吧?这样效果更好一点,能将力道均匀得传开,让你更舒服!”

苏婉晴早就被老赵细腻温柔的手法按摩得心慌意乱,一汪平静的清泉好似滴入了岩浆,整个人都已经沸腾了起来,此时听到老赵的提议,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

老赵没想到苏婉晴答应得这么干脆,心中暗道有门,兴奋的将苏婉晴的衣服向上撩起,犹如羊脂白玉一样细腻光滑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种,老赵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伸出手轻柔的抚摸了上去。

细腻柔滑的触感让老赵浑身过电一般舒畅,他的手好似抚摸着珍贵的艺术品一样轻柔,察觉到苏婉晴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老赵手上加重了力道,不断在苏婉晴的腰上揉搓,恨不得将苏婉晴的腰肢和自己的手掌彻底融合在一起。

“啊……”

苏婉晴感觉自己疲劳的腰部经过老赵的按摩,又疼又痒,还有种浑身上下放松的感觉,好似身上有千斤重担,终于离自己而去,舒坦得飞向了九霄云外,在圣洁白皙的云端自由徜徉,再也不想理会俗世的万千烦恼。

“苏会计,我的力道怎么样?要是重了,你说话!”

老赵兢兢业业的按摩着,可苏婉晴早已意乱情迷,好好享受还来不及,那还有功夫说话?

“嗯哼……”

一声舒适的颤音在苏婉晴的喉间响起,这一声好似交欢时女人的愉悦声,彻底让老赵控制不住,他的手一抖,左手继续按摩,右手摸着苏婉晴的腰肢,逐渐向上轻抚着移动。

越来越近了,老赵感觉自己脑袋里越来越刺激,好像是攀越圣洁高峰的飞行员,驾驶着飞机于万千高山之中穿行,一不小心可能会粉身粹骨,可一旦成功,那他就能见到圣洁高峰鲜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那是春宵一刻的前夕,也是会当凌绝顶的绝唱。

苏婉晴没有拒绝自己!

老赵意识到这一点,心中狂喜,索性不再纠结,伸手往苏婉晴的衣服里面一捞,将圣洁山峰握在手心里。

“嗯啊……”

随着苏婉晴一声娇喘,技艺高超的驾驶员,终究是征服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圣洁山峰!

老赵狠狠一抓,圣洁雪峰瞬间化为无尽火山,冰凉的温度急速升高。

苏婉晴的鼻息彻底紊乱,她的身子侧躺过来,双眸紧闭,眉头轻颤,眉宇间满含春意,此时无声胜有声,身为老司机的老赵当然知道,苏婉晴已经动情了!

老赵心中得意,但没有急切的“单刀直入”,他知道,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要想让苏婉晴对自己欲罢不能,就得使出点老司机的手段了!

他脱掉鞋爬上了床,从身后将苏婉晴搂在了怀中,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和鼻中的芳香,老赵将双手都深入到了苏婉晴的怀中,左右开弓,不断的揉搓,时而轻柔,时而霸道,几乎让苏婉晴爽到飞起。

老赵手上开工,嘴上也没有闲着,他深知女人的耳垂是必不可少的攻略点,自然不会放过苏婉晴白皙的耳垂。

他凑到苏婉晴的耳畔,先是用炽热的气息告知苏婉晴自己的到来,感受到苏婉晴娇躯的微微一颤,老赵胜券在握的轻咬了上去。

“啊……嗯嗯……好哥哥,你干嘛呀?”

好似洪水决堤,苏婉晴彻底失去了矜持,身子颤抖得犹如一把筛子,将女人的柔弱暴露在了老赵的面前。

老赵没有回话,伸出舌头在苏婉晴的耳垂处不断撩拨,或吸,或舔,或点,或咬,浑身解数都使了出来,得到的是苏婉晴越来越舒畅的娇喘和求饶。

“好,好哥哥,别,别欺负人家了,快给我,快,快给我!”

苏婉晴双眼迷乱,说话都语无伦次,整个人好像落入到了一潭温泉,炽热的气息覆盖了她的全身,她感觉自己就要彻底燃烧了起来!

“给你什么啊?”

老赵嘿嘿一笑,左手霸占着圣洁雪峰不放手,右手搂着苏婉晴的腰肢狠狠往自己怀里一搂,胯下狰狞可怖的炙热家伙与苏婉晴的躯体一接触,舒畅的触感让

相关文章:

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医品婿事》小说免费阅读

让攻让受在上朝时带道具玩-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舒服

美女与野兽的真实故事,好莱坞女星半裸以胸喂马

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_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