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被硬硬的东西顶着,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2022-06-17 19:03 · 新商盟

和王梅分别之后,老张就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第二天老张还没开门呢,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老张不耐烦的问。

外边人也不说话,继续敲门,老张批了件衣裳拉开卷闸门,看到高静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门外。

老张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自己叫高静今天早上早点来自己这里报道的。

可现在外边天色灰蒙蒙的,高静来的也太早了点。

高静没说话,鬼鬼祟祟四处打望几眼,一弯腰,直接从卷闸门下边钻到了老张的店里。

卡擦擦,老张又把卷闸门给拉下来了。

店里现在就一老汉,一女人,气氛顿时有点怪异。

老张打开了灯,上下打量着高静,笑呵呵的问道:“高老师你咋来这么早啊,现在才六点多啊。”

高静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没好气说道:

“不是你叫我早上过来的吗,过一会,学生都来早自习了,我还怎么来你这。”

老张点点头:

“也是,高老师你今天穿着一身可真漂亮啊。”

老张说着伸手想去摸摸高静衣服的面料,高静却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寒着脸说道:

“别跟我动手动脚的,照片呢,全部给我,还有你手机上的东西也全给我删了。”

老张嘿嘿笑道:“高老师我又不是你的学生,你干嘛命令我,别忘了现在主动权可在我手里。”

高静气的说不出话来,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过了一会才冷冷问道:

“又想占我便宜?”

老张呵呵笑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不给我一点甜头你觉得你能拿走照片吗?”

说着老张试探着把一只手放在了高静的腰上。

高静无奈的叹息一声,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小声说道:

“那你来吧,先说好,不准那个啊。”

老张如奉伦音,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搂住了高静,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嘴里赞叹道:

“高老师,你身上可真香啊,早上刚洗了澡吧。”

高静闭着眼睛忍受着,不说一句话,当老张的手掌握住她胸前的柔软的时候,高静的身子猛地一抖,轻声抱怨道:

“轻点。”

老张肆无忌惮的把玩着,一边在高静的耳朵和脸蛋亲吻,一边问道:

“高老师,你这一对宝贝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是不是你自己经常揉啊,还是刘亮给你揉大的。”

高静现在也来了感觉,整个人几乎躺在了老张的怀里,喘息道:

“别,别胡说,每个女人的身体发育不一样,有的天生就,就比较大。”

老张狠狠的捏了一把说道:

“那可不一定,像你这么大的一看就不是自然发育,你肯定用别的办法刺激了。”

高静嘤咛一声,转过身趴在了老张的肩膀,轻轻的喘着气:

“老张,咱们两这样是不对的,你赶紧把照片给我吧,你把照片给我,我肯定会给你的,你也不用每天在我身上过干瘾了,难道你心里不急嘛?”

“那你现在给我?”

老张的手从高静的裙子里伸了进去...

高静不自在的扭着腰,躲避着老张的怪手,用自己的胸脯在老张的身上轻轻蹭着,娇声娇气的说道:

“老张,今天不行,你这里太小了,时间也不够,你先把照片给我,我一个女人,你还害怕我反悔不成。”

老张心里冷笑不已,这个高静,居然还给自己玩美人计,恐怕自己把照片交出去,她以后就再也不理自己了。

老张也不说破,她用一只手捏着高静的下巴笑着说道:

“那你好好表现啊,你表现好点,说不定我就把照片给你了。”

高静看说软话不管用,生气的一把把老张推开,冷冰冰的说道:

“够了,老张,你和刘亮一样不是好东西,不要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老张看真把高静惹火了,也不敢得寸进尺了,陪着笑脸说道:

“高老师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能跟刘亮一样呢,他是白占你便宜,我可是替你办事拿报酬,还是有区别的。”

“你别跟我说废话了,赶快把照片全部给我。”

高静不耐烦的说道。

老张摇摇头:“不行,给了你你以后肯定不理我了。”

“哼!”

高静气的背过身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才气呼呼的说道:

“行,照片先放你这里,等啥时候你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也删除了,我就给你。”

老张大喜过望连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搞定这件事的。”

高静再没说多余的话,偷偷的溜出了老张的店。

九点半的时候,刘亮来到了老张的店里,同样是黑着脸,也没说叫老张关门的话,就是假装买水果在老张的店里转来转去。

刘亮昨天晚上回去王梅就胡乱找麻烦,刘亮因为高静这两天不理自己了,心里也烦,就吵了两句。

王梅一个电话打到刘亮老丈人那里去,刘亮老丈人劈头盖脸一阵骂,说他这校长不想干了就调乡下去,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刘亮被吓坏了,不知道哪里惹得老泰山发火了,低声下气的求了王梅半天,王梅才说老张以前救过老丈人的命,昨天跑去告状了。

他更加不会知道的是他那刁蛮的老婆昨天已经被老张收拾服帖了,现在是帮着老张在演戏呢。

刘亮心里那个悔啊,他哪里知道就一不起眼的卖水果的老头,居然有这么大的关系,所以大清早就跑过来赔礼道歉来了。

老张冷眼旁观,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昨天晚上王梅的工作起作用了,这小子是不敢关自己的店了。

刘亮在那转了一会,也没见老张搭话,只好咳嗽两声,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了二斤草莓来到吧台对老张说道:

“老张,给我称称,看多少钱。”

老张麻溜的过秤,打包,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共六块四。”

刘亮拿出了一百递给老张说:“不用找了。”

老张嘿嘿笑道:“咋回事啊,这一天不见,咋跟换了个人一样,你昨天不还说要关我的店吗?”

刘亮神色一囧,有点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老张,过去的事就算了,我对你有点误会了,我没想到你居然跟我岳父认识,有这关系你咋不早说呢。”

老张脖子一梗,故意说道:“谁你岳父啊,我不认识,你是校长,我这店你爱关就关,我老张不在你这开店也饿不死。”

刘亮急了,赶紧下话连天:

“老张,别这样。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你这店在这好好开,愿意开多久就开多久,只要有我刘亮在一天,就没人能动你的店。就是你以后有啥事,别轻易去找我老丈人,他那人脾气不好。”

老张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老张在外边玩的时候,你娃娃还穿开裆裤呢。”

刘亮被骂的没脾气,呵呵傻笑两声,提着水果离开了。

老张这心里爽快啊,只觉得活了一辈子,就这两天活的最舒坦了,要女人有女人,要面子有面子,就连刘亮这小子都乖乖的低头了,这都是王梅的功劳,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一下才行。

正想着呢,王梅的电话打来了,甜甜的叫道:

“干爹,刘亮今早找你没啊?”

那嗲里嗲气的声音听的老张的骨头都酥了,他呵呵笑道:

“找了啊,已经给我认错了,干闺女,你可真能干啊。”

王梅咯咯笑道:

“那干爹打算怎么奖励我啊。”

老张嘿嘿笑道:

“干爹请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个饱。”

王梅故意撒娇道:

“哎呀,干爹,你在说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爱吃香蕉。”

老张压低声音道:

“你上边的嘴不爱吃,可是你下边的嘴爱吃啊,上次咬着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

“干爹~”

王梅的声音更嗲了:

“你怎么这么坏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来,你过来灭火啊。”

老张呵呵笑道:

“你干爹腿脚不方便,要过来也是你过来,怎么昨天还没喂饱你啊,这么快就又想要了?”

“讨厌!人家就是说说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娇上瘾了,抱着电话聊个没完。

老张也觉得大清早的打这电话挺刺激的,就故意说道:“闺女啊,你现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点别的啥。”

王梅说道:

“人家在办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

老张问道:

“你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啊?”

“是啊,人家有单独的办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王梅的声音听着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来,照张腿的照片给我,记住一定要照到内|内哦。”

老张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铯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铯铯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马上给你发照片。”

王梅的声音无比的兴奋,听起来对老张的玩法很满意。

过了一会,老张叫了王梅的微信,王梅发过来一张照片。

背景是一个华丽的办公室,照片里有一双穿着玻璃丝袜的修长美腿,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的黑色高跟鞋,那是一件裤袜,一直拉到了腰部,两腿间红色的内|内包裹在丝袜里,如此的饱满。

老张看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用手在屏幕上摸了摸。

王梅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带着一个可爱的表情:

“干爹,人家今天穿的是红色的,喜欢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

老张连忙回到。

“那还想不想看啊?”

王梅发过来一个调皮的表情问道。

“你发个胸的照片吧,要露|点的。”

老张回道。

马上王梅的照片发过来了,是脖子以下的照片,可以看到王梅坐在老板椅上,白色的衬衣完全解开,红色的内衣直接被推到了脖子那里,那团雪白的庞然大物占据了照片的一大半,跃然而出,顶端..

老张不由的把那照片放大了想要看的更仔细一点,这时王梅突然发了个消息:

“干爹有人过来找我办事了,先不玩了,以后有机会再玩,爱你。”

后边跟着几个心和嘴巴的表情。

老张正玩到兴头上突然被中断了,急的抓耳挠腮的,连着发了几条信息,都没有任何反应,想必王梅是真的出去办事了。

老张一连喝了两罐凉茶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老张探口气起身准备打扫卫生。刘亮并不知道他那个马蚤老婆一大清早的就和老张又是电话又是照片的,他现在正坐在办公室里为自己和高静的事情而烦恼。

自从照片丢失之后,他又缠过高静几次,但是每次都被高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尝过高静的滋味之后他怎么舍得放弃这么美丽的女人,再说呢,他还打算用高静讨好自己的顶头上司呢,没想到这只小鱼居然这么快就脱钩了。

这叫他心里很是郁闷,一度怀疑是高静找人偷了自己的照片,本来以为是老张,但几番试探下来,老张好像并不知情,要不然在自己要封他店的时候就该拿照片威胁了。

那到底是谁偷了自己的照片呢,刘亮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认真的思索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刘亮不耐烦的问道:“谁啊?”

“我,高静。”

一听是高静主动送上门来了,刘亮的心跳立即加速,赶紧跑去打开门,一把拽住高静的胳膊,不待他反对就拖到了办公室里。

砰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锁上了。

高静被吓了一跳,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就和刘亮把话说明白,叫他以后不要再骚扰自己了,但是和刘亮单独面对,她还是有些害怕。

刘亮也没说话,静静地打量着高静,几天没见,他发现高静的身上多出了一些特别的东西,皮肤好像更好了,XIONG也好像大了,最主要的是她的神态,小脸虽然紧绷着,但却透着一股媚意,眼睛也水汪汪的,不经意的瞟人一眼,就能勾走一半的魂。

刘亮一下就被迷住了,一只手很自然的向着高静的小手抓去,嬉皮笑脸的说道:

“高老师,你今天可真漂亮啊。”

高静一把打掉了刘亮的手,冷冰冰的说道:

“刘亮,你给我放尊重点。”

“臭婊|子,不识抬举!”

刘亮在心里恨恨的骂道,不得不缩回了自己的手,绕着高静转了一圈,趾高气昂的说道:

“高静,我以前跟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你乖乖的做我几年的情妇,那些照片就会永不见天日,要不然,呵呵...”

高静的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鼓足勇气说道:

“刘亮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要不然我就告诉我老公。”

“你老公?”

刘亮嗤笑道:

“马钢那个书呆子啊。你觉得他能够保护你嘛,你别忘了你们两个都是在我手下做事的,我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开除你们。”

“刘亮,你不用威胁我,你要胡乱整我,我就到教育局告你去。”

高静愤怒的身子都在发抖,两只拳头紧握着,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

刘亮呵呵笑道:

“威胁,我就威胁你了怎么样?别忘了,你现在还没转正呢,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正式编制嘛,你可仔细想想,这可是关系到你后半生命运的大事啊。”

高静沉默了,是啊,没照片又怎么样,自己的前途还掌握在刘亮的手里呢。

看到高静被吓住了,刘亮有些得意,用一只手搭在高静的肩膀轻轻的抚摸了两下,然后得寸进尺的挑了挑她的发丝,最后一脸轻佻的在高静白瓷般的脸蛋捏了一下。

“不要!”

高静下意识的反抗到,往后退了一大步。

刘亮脸色一变,阴狠的说道:

“高静,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刘亮虽然权利不大,但是对你平时考核,对你审批的权利还是有的,把话说明白了,你只要乖乖的听我的话,你不但能成功转正,以后我还可以帮你申请特级教师的津贴,学校有啥待遇好处也不会少了你的。你要是不听话,就做好准备卷铺盖滚蛋。有的是女人听我的话。”

高静脸色苍白,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哭泣道:

“不,你不能这样,你是校长,你要讲道理,我,我不是都给过你了,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刘亮直接扑过去把高静压在墙壁上,捏着她的下巴冷笑道:

“放过你,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有一天我把你玩腻了,才会放过你。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你看我怎么对付你,嗯?”

刘亮说着一只手狠狠的捏住了高静左边的胸脯,高静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低呼道:

“放,放手,疼...”

“小娘们,今天我活活把你办踏实了。”

高静无助的表情刺激了刘亮变态的心理,他抓着高静的脖子粗暴的把她甩到办公桌旁,然后死死的按住她的脖子,啪的一声,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命令道:

“把腿给我分开。”

高静无助的哭泣着,嘴里微弱的呼救着:

“不,不要。”

刘亮用脚分开她的两条腿,一把掀起了她的裙子,一只手就去解自己的皮带..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咚的一声响。

刘亮停住了手,侧耳倾听了一会,外边又没动静了。

刘亮刚想继续,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在喊高静的名字:

“高老师,高老师是不是在里边,高老师你赶紧去你们班看看,你们班两个男生打架了。”

听那声音居然是老张的。

“TMD”

刘亮恨恨的骂了一句,他也不知道是真的出事了还是老张故意来捣乱,不过今天这事眼看是办不成了。

他放过了高静,指着她的鼻子威胁道:

“出去不要给我乱说话啊,你记住了,你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里。还有你老公,我随时可以开除他。反正你也没证据,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走吧!”

高静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低着头走了出去,真有一种万念俱灰想要轻生的念头。

老张看出高静的情绪有点不对,想要安慰,正好刘亮出来了,老张只好说道:

“高老师,你班里有两个男生打架了,你快去看一看吧。”

高静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往前走去。

老张这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一抬头正看到刘亮用凶恶的眼神盯着自己。

老张故意说道:

“刘校长,你这是咋了,脸色咋那么难看,是不是有病啊,有病我去替你找医生?”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刘亮压低声音问道。、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老张冷笑道。

其实他看到高静这么被刘亮欺负,早已冷却的正义之火居然又开始燃烧了,他有一种想要保护高静的冲动。

“你..”

刘校长的心里陡然冒出一股凉气,拉着老张的胳膊一把把他拽进了办公室,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老张,你先坐下。”

刘亮一脸心虚的说道,顺手给老张发了一支烟。

他知道老张和他岳父认识要是把今天的事情给岳父一说,自己这辈子就全完了。

老张瞅了他一眼,大模大样坐在了沙发上。

啪的一声,刘亮给老张点着了烟,然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

“老张,这个事情呢,其实有点误会,你听我给你慢慢说。”

老张吐出一口烟雾,冷笑道:

“能有啥误会,我就看到你把人家高老师压在桌子上想要办那事,你这么做对的起你老丈人不,对得起王梅不?”

刘亮楞了一下,问道:“你认识王梅。”

相关文章:

精选女频《宁愿从未爱过你》虐心言情小说赏析

一口咬住胸前两颗葡萄|象拔蚌能那啥吗

每一下都能听见噗呲的水声*玩小处雏女 视频

《厉少蜜宠替身妻》完结版精彩阅读 《厉少蜜宠替身妻》小说在线阅读

古文--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