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用力来了啊要来了 bl文库按住腰往上顶/都市逍遥少年

2022-06-15 08:28 · 新商盟

我长大的地方,有个老规矩,堪称一绝。但凡是结婚的新娘都必须有人先给她破瓜以后才能洞房。否则的话,会给男人带来血光之灾。在我们这,俗称,开光。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章基勤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灵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灵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章基勤等人,对灵琴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灵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你快走!”

我知道,以灵琴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我只有挡着章基勤他们,才能给灵琴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灵琴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章基勤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

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灵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

“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耳边突然传来青水仙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

“上!”章基勤将手一挥,“打断章小贝的脚,抓住灵琴清!”

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灵琴清扑来。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章基勤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只感觉脸上一痛,险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为一个村里头号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两下。昨天被我一脚踢飞,是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亏。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丝毫没有停下,再次挥拳朝我打来。

我将头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个空,我一砖头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顿,朝后连退了三四步。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冲上去,对着他的肩头又想来一砖头,不料章基勤一个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砖头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挥拳朝我的脸打来。

我完全被他刚才那一勾拳给打懵了,只感觉下巴要脱掉似的,脑袋嗡嗡作响。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阵剧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我下意识地对着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一声脆响。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对着他便是一阵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

章基勤几次想爬起来,都被我一脚又一脚给踢趴。他抱住我的右脚,我将脚抬起就将他甩飞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

其他人已陆续爬了起来,见此一幕,都吓住了不敢过来。

“这家伙疯了!”

“他完全是个疯子!”

……

我一脚又一脚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灵琴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

跟着章基勤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族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

“基勤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章基勤扶起,只见章基勤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

“踢死了基勤,你九条命都赔不了!”章基勤的父亲暴跳如羸。

“是他们先打人的!”灵琴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章基勤还想强了我,章小贝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

“你说什么?”章基勤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章基勤想强了我!”灵琴清重重地说道。

章基勤的父亲瞪着灵琴清,“基勤想强了你?你要不要脸?”

“你——,你才不要脸!”灵琴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森伟,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

“你——”灵琴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章基勤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灵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伟。你这两个祸害,得给森伟陪葬!”

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族长。

族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章基勤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森伟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你放心,我身为族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灵琴清一眼,“基勤怎么办?”

“先送去医院吧。”

族长没再理会章基勤的父亲,对我和灵琴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森伟家,张森伟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灵琴清。族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森伟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森伟陪葬!”

“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族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洪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族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族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森伟白死了么?”洪满光不甘心地道。

“森伟的死跟章小贝没有成功给灵琴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

在族长的斡旋下,灵琴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洪家,以洪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洪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简而言之,我成为了洪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章小贝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是啊。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可不想你给我开光,所以希望你死了。”楚雪湘直言坦白。

她的这句话,令我既愤怒又难过。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多说。

洪基勤的父亲说,我将洪基勤打伤了,这笔帐怎么算。

族长说,先将洪基勤送医院,叫医生检查伤势后再说。

洪基勤指着我恶狠狠道:“要是基勤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休想有好日子过!”

我吓得不敢做声。

“原以为你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一个天赋异常之人,没想到,在得到了我的传承后,身手弱鸡不说,连性格都如此懦弱!我真怀疑我看走了眼!”青水仙在我耳边失望地说道。

我很惭愧。

虽然得到了青水仙的传承,但是以前从没打过架,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个生手,虽然懂得招式,但不会使用,所以,在跟洪基勤对打时,还是吃了一些亏,被他打到的脸和下巴现在还隐隐作痛。

而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受人欺凌不敢言,这无形之中令我有一种低人一等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就令我性格方面非常懦弱。

“你必须得改过来!”青水仙说道。

“怎么改?”我问。

“首先你要自信。而自信来源于技艺。你需要有一技之长。经我观察,此村中女人甚多,黄花闺女也不少,只要你用我的采阴补阳术,学会了闻香识女人,以后必雄心大振,不再懦弱。”青水仙说道。

同时,青水仙给我下达了个任务,就是采了楚雪湘的阴魅。

时间是,三天之内。

“我可不敢。”我忙说,“还有两个月表姐就结婚了,到时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采她的阴魅。”

“你越怕她,就越要采她的阴魅,这样才能让你更自信!”青水仙说道。

我觉得在别人没有同意的前提下采取她的阴魅,跟强她没有区别,所以,我不愿意这么去做。

就在这时,灵琴清来找我,说张家要她家赔偿四十万,那二十万彩礼赔完了不说,还要倒付二十万,她家实在拿不出来了,所以,这二十万,她叫我出。

“我哪有二十万!”我吓了一大跳。

“那你就去挣!”灵琴清非常强势。

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我也挣不了二十万啊。

“哼,你要是给不了这二十万,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吧!”灵琴清说完就走了。

灵琴清的话让我非常气愤。

“我要采了她的阴魅!”我恨恨地道。

“可以。”青水仙说,“先采灵琴清,再采楚雪湘。”

“怎么采呢?难道趁她晚上睡觉时,偷偷爬上她的床?”我问。

“本仙子自有妙计。”青水仙说道。

接而,我脑门突然出现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草药、把脉、摸骨……只感觉脑中胀疼,我惊叫着坐倒在地。

过了约摸三四分钟,那种胀疼感徐徐消失,脑门里像是多了不少东西,连我呼吸也感觉沉稳了很多。

按照青水仙的建议,我可以给人看病抓药,以此挣钱。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对医学一窍不通,突然说我会看病,谁也不会相信啊。”我苦闷道。

“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只能放弃你了。”

青水仙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吭声了。

我想起族长的父亲老族长患有鼻炎,已经有五年了,看了很多医生一直没有治好。我脑海里出现一个药方,专治鼻炎。不过,我需要上山去采药。

采好药后,我正准备下山,突然看见灵琴清与楚雪湘坐在山下的一块青石上,旁边不远处有几头牛。

楚雪湘将手伸进灵琴清的怀里,惊道:“哇,琴清,你的胸好大!”

“你好色啊。”灵琴清推开了楚雪湘的手。

我本无意偷看她们嬉戏,不过,不经意听到楚雪湘提到了我的名字。

“琴清,章小贝那方面真的不行吗?”

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干嘛?”灵琴清似乎不太谈论这个话题。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章小贝又是村里唯一的开光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睡。”楚雪湘说道。

“没办法啊,当初我不是也不想被他睡?可我们女人总要经历这一关。”灵琴清的语气中颇感无奈。

“如果章小贝那方面不行的话,他就不用做开光师了。你老实讲,他到底有没有睡你,你还是处吗?”楚雪湘又问。

“他想睡我,可他没进来。”灵琴清说道。

“张森伟死了,你守寡了。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楚雪湘同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唉!都怪章小贝!”灵琴清愤愤地说道。

“对了琴清,女人第一次是不是很疼啊?我突然想起一招,如果我们不是处了,那是不是就不用章小贝开光了?”楚雪湘问道。

“你……你想破处?这不行啊。按咱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必须是处。”灵琴清赶紧说道。

“我听说,女人只要没被男人睡,那就是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把那破了的话,到时候就不会便宜了章小贝,我也不会感到那么疼了。”

“那你打算怎么破?”灵琴清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楚雪湘一下抓住了灵琴清的手,“你至少有点经验了。”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孩子,我怎么帮你啊。”灵琴清很为难。

“女孩子也可以的。就这样定了。晚上我去你家。”楚雪湘霸道地说道。

我心里那个恨啊,楚雪湘为了不把处给我,竟然叫灵琴清给她破处!

“你一定要阻止她们。”青水仙的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相关文章:

特级ar片@睾丸又大又粗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二次元好看污污的流水的

仙尊归来莫海小说 仙尊归来(莫海)全本阅读

奶头好涨好硬你揉|亲下面舌头伸进洞里

比较刺激的h文公共场合/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超级麻醉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