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么公的秘密,扣住她的腰撞得越发凶猛

2022-06-14 20:48 · 新商盟

霎时间,老刘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流速也渐渐加快,脑海中浮现一抹稀奇古怪的场景,是雪菲儿,这个小妮子,如同一只小羊羔,被他肆意......

“老刘,你怎么了?”身后,传来雪菲儿的声音,她并没有意识到老刘的不对劲,只是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哦.....没什么......对了,是哪个灯坏了?”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吊顶,老刘赶紧转移话题。

“就是你头上那个。”指了指有些乌黑的白炽灯,雪菲儿道。

“行,你这边有梯子吗?”回头看了雪菲儿一眼,老刘道。

“梯子?”目露疑惑,雪菲儿直接摇了摇头,很快,她面色微红,明显有些尴尬。

“没事的,我记得咱们这栋楼的楼道口应该是有一把折叠梯子的,我现在去拿吧。”说着,老刘放下工具包,往卫生间门外走去。

“没事的老刘,我去拿就行了。”雪菲儿自告奋勇,很快就把折叠梯给拿了上来,别看她身子板挺娇小的,也就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抬起梯子来,却丝毫不费劲。

“卫生间地板有些湿滑,你帮我扶住一下,我上去看看。”在雪菲儿扶住梯子后,老刘背起工具包爬了上去,三下五除而就把灯管给拆了下来,同时找到了问题所在,作为一名老电工,这点基本素养还是存在的。

“怎么回事老刘,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下头,雪菲儿问道。

“一些很普遍的问题,灯丝烧坏了,需要换个灯管。”下意识的,老刘低头往下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身下也迅速起了一些反应。

没想到,这居高临下往下看,雪菲儿那小白裙里头的风光很清晰的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由于年纪小的缘故,规模并不算大,单给老刘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担心再继续下去会把持不住,老刘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这边也没什么新的灯管可以更换,要不然我现在去楼下超市买一个吧?”雪菲儿倒是没有注意到老刘那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语气还挺随和的。

“行,你去买吧,我在这等着你。”说着,老刘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在等待雪菲儿的过程中,他的注意力又在雪菲儿那堆衣物上聚焦,鬼使神差的,他抬起手指,捏了上去,旋即还拽在手心里,开始把玩了起来,很快,他双手往上,把这玩意凑上去一闻。

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特别的气息,带着浓浓的荷尔蒙,激发着老刘的欲望,他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血液在此刻彻底沸腾了起来,要炸了似的!

实在忍不住了,他干脆解开裤腰带,准备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可就在同一时间,卫生间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个人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玛德,怎么这么快!

听到这声音,老刘的冲动瞬间被理智给拉了起来,电光火石间,他赶紧把那玩意放回了那堆衣物里头,同时提上了自己的裤腰带。

“老刘,我把灯管买回来了。”走到卫生间门口,雪菲儿道,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她俏脸绯红,额角上残留着香汗,显得很是青春动人。

“哦哦....买回来了就好。”故作镇定,在点了点头后,老刘从雪菲儿手中接过灯管,中途还碰触到小妮子那白嫩的手指头,酥酥麻麻的,有如电触,简直让老刘激动的不行。

“老刘,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啊。”中途,雪菲儿提醒道。

“没事的,我老电工了,爬过的梯子可能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不要紧的。”很有底气的说出这句话,老刘拿着灯管爬上梯子,又从工具包中拿出螺丝刀,开始拧了起来。

因为是老电工的缘故,老刘这动作还挺快的,等安装完毕后,他特地要雪菲儿打了一下开关,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卫生间内瞬间被白炽灯光笼罩。

“好啦,灯给你换好了。”微笑着,老刘爬下梯子。

“嘿嘿,这可谢谢你了啊老刘。”嘴角露出由衷的笑意,雪菲儿看向老刘的目中,明显多了一丝崇拜,“你算下多少钱,我给你付一些安装费吧。”

“小事情,收钱就见外了。”摆摆手,老刘无所谓道,“再说大家都是邻居,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不过,你不是说有上好的龙井嘛,这个倒是可以给我尝尝。”

“好嘞,我现在就去给你泡。”笑了笑,雪菲儿直接走出卫生间。

看着那白色短裙下的两条嫩白大长腿,老刘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很快,他来到客厅,还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

屋内的装饰倒是挺简单的,以黑白色调为主,电视柜旁边还摆着几盆绿植,充满一种小清新的气息。

而雪菲儿正背对着老刘,站在饮水机边泡茶,在打开茶叶包装的时候,还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下意识的,她弯腰去捡,但她没有意识到的是,此刻的她穿着短裙,这个动作瞬间让她春光乍现!

老刘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甚至有种错觉,这小妮子就是存心诱惑他的!

但这种风光,只是稍纵即逝,很快,雪菲儿就背转身来,将泡好的龙井端到老刘面前,微笑着说道:“来,尝尝吧,小心烫。”

一直以来,老刘都有喝茶的习惯,对茶道也有一些造诣,接过茶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掀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涌入他的鼻息。

“嗯,这茶不错,应该是茶农手工制作的,有一种纯朴的气息,刚好和我的口味。”赞叹上几句后,老刘立马开始品尝了起来。

“呵呵,既然你喜欢喝,那就拿去。”说着,雪菲儿把剩余的龙井拿了过来。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摆了摆手,老刘摇头道。

“没事的,我也不太喜欢喝茶,倒不如喝白开水呢,放着也是浪费,倒不如物尽其用,给真正有需要的人。”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雪菲儿道。

“那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刘倒是没有多作推辞,很快就把东西收下,“菲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回去吧,有事情再打我电话。”

在和雪菲儿告别后,老刘往门口走去,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是雪菲儿,本是一脸笑容的她神色突然扭曲了起来。

“菲儿,你怎么了?”看着捂着肚子一点点下蹲的雪菲儿,老刘面色变了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肚子老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老刘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老刘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雪菲儿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老...老刘,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雪菲儿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没事的,你也别这么紧张,这只是简单的痛经,基本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老刘语重心长地向她解释了一番,旋即说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除了电工外,还在按摩馆当过几年学徒,算是有点技术,而痛经这种东西,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当然,按不按随你,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给你烧些热水,到时候你喝了一样能缓解下来,只是时间长些,可能还要痛苦上一阵子。”

此刻的老刘,已然是医者父母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毫无杂念的,而雪菲儿在她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没有性别上的区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听到老刘的解释后,雪菲儿确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可终究,她还是没有抵御住那种时不时涌来的痛意侵袭,在羞涩中,她缓缓将头点了下来,并道:“老...老刘,你下...下手吧,到时候轻点就行,我怕疼....”

尽管老刘已经将雪菲儿当成了一位病人,但看到她那种含羞的目光,还有几乎乞求的语气,内心还是止不住兴奋起来,脑海更是情不自禁浮现一幕特殊画面...

不过,雪菲儿的话还是让老刘一阵好笑,他年轻时候在按摩馆当学徒的那几年,遇到她这种情况的可不在少数,基本每个女人在他的一番拿捏之下,都会蜿蜒九转,轻哼连连,搞不好其中一半回家后都会留有念想,又怎么会疼呢?

当然,最终他还是摈弃了这种杂念,转而直接将雪菲儿抱到了沙发上,在她娇羞的目光中开始了准备工作。

很快,他将身子蹲了下去,瞬间,一股少女独有的芬芳涌入他的鼻息,这是一种淡淡的奶油味,又带着雌性荷尔蒙的气息,让他整个人的血液流通都有些加速了。

深吸一口气,老刘努力克制着自己的亢奋状态,继而将目光落在了雪菲儿的小腹之上,线条玲珑,肤若凝脂,几乎没有一丁点儿赘肉,而且如初生婴儿那般滑嫩异常,甚至在灯光的映衬下泛起了琉璃的光芒,简直和动漫里头那些少女人物有的一拼!

好似品一块美玉,点一杯香茶!

真正仔细观察起来,无一不让他胆战心惊,激动不已,内心的期待感更是攀登到了顶峰!

要知道,此前老刘可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肌肤!

当然,现在的雪菲儿也不过二十岁上下,同样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可在她身上,哪怕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与之对比下来都会黯然失了颜色!

“老...老刘?”可以开始了吗?”就在老刘胡思乱想的这阵功夫内,雪菲儿突然开始催促了起来。

“好...好,我现在就开始...”闻言,老刘赶紧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揉搓了几下双手,待到手掌微热后,便是齐齐按在了雪菲儿的小腹肌肤上...

“嘶—”

只一瞬,老刘便倒吸一口凉气,感受着入手处传来的绵柔,他整个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血液也重新开始往脑门上涌去....

而雪菲儿更是彷如电触,整个人都是一僵,旋即身子猛然绷直,然后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就好像现在的她已经魂飞九天之外,看向老刘的眼神也渐渐迷离了起来....

相关文章: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

【原创版】月光未凉,天堂已在小说无弹【电子版】

四肢悬空大字绑在床柱上/老师作为奖励把身体给了我:blsm校霸

在公车上被一车人轮流进入小说|我的合租美女

抵在入口发硬发烫的大物 _啊教官好大进深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