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在线阅读

2022-06-14 20:44 · 新商盟

第十一章 皇后礼制

在场的人都怔住了,纷纷放下筷子,厌恶地别过头。

而苏贵人吐出之后,恶心还是不断地翻涌上来,肉的味道在她唇齿和喉咙胃部中徘徊翻滚,她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吐得昏天暗地,什么都顾不得了。

小绺一个箭步上去,扶起苏贵人,苏贵人的贴身侍女石青则马上让人取来沙土,先覆盖住苏贵人的呕吐物。

坐在皇帝身侧的戚贵妃脸色陡变,她霍然起来,厉声道:“来人,苏贵人失仪,马上带下去。”

即刻便有两名身体壮健的嬷嬷走下来,凶神恶煞地站在苏贵人身边,伸手便欲拉苏贵人的手。

清河看到尚贵嫔眼底闪过得逞的光芒,她略一深思便明白了过来,尚贵嫔要苏贵人当场呕吐,不单单是殿前失仪这么简单,而是要让戚贵妃觉得苏贵人是孕吐,再揭穿苏贵人所穿的衣裳犯了僭越之罪。

清河以前听过,说戚贵妃嫉妒心很重,十分介意嫔妃们怀有帝睿,后宫之中,许多位分低下的嫔妃,怀有帝睿很少有能出生的,便是戚贵妃下的手。

而拖苏贵人的嬷嬷是戚贵妃身边的人,这人下去,只怕即便能活着出来,也起码脱了一层皮。

清河站起来,往地上一跪,曼声道:“父皇息怒,戚母妃息怒,贵人并非有意失仪,也并非冒犯天威,只不过她曾在菩萨面前许愿,只要国泰民安,父皇与皇祖母身体康健,她愿意余生吃素还愿,报答佛恩。”

皇帝闻言,神色稍霁,问苏贵人,“是否真有此事?”

苏贵人已经吓得浑身颤抖,听了清河的辩白,还没回过神来,皇帝的问话便到了,她只得诺诺地点头,“回皇上,是……是的。”

皇帝嗯了一声,颇为欣慰地道:“你有这样的宏愿,可见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

尚贵嫔神色不变,淡淡地道:“你既有心茹素礼佛,为何我方才说一句,你就往嘴里送荤腥?这不是破戒吗?那你在菩萨面前许下的宏愿,就不放在心上了吗?还是说皇上与皇太后的健康在你眼中并不值得坚持?还是说,你茹素只是面子上的事情,敷衍菩萨,另有居心?”

苏贵人神色一滞,眼底惊恐之色未褪去,又添了几分失措。

尚贵嫔的这个指控,比她呕吐失仪更加严重。

清河不慌不忙地道:“苏贵人茹素多年,后宫之中无人知道,又何来居心一说?若说敷衍菩萨为了争宠引父皇重视,早该传得后宫人尽皆知了,足见贵人是真心祈愿,至于为何今日要吃这一块小羊排,尚母妃难道不知道吗?”

尚贵嫔怔了一下,“本宫怎会知道?”

皇帝盯着清河,眸色有些微愠,“懿儿,把话说清楚。”

清河微微福身,道:“回父皇,母妃茹素一事,尚母妃是知道的,但是方才为何尚母妃要特意点出贵人没有吃肉?贵人从不曾出席过父皇特设的家宴,所以便认为若不吃这一块小羊排,便是对父皇不敬,对诸位王爷亲贵不重视,可若吃了下去,便是有违佛前誓愿,所以,贵人只得先入口,继而吐出来,虽说是冒着失仪的罪名,却能保住佛前誓愿,又不至于不尊重父皇特意为诸位王爷亲贵们设的家宴。”

尚贵嫔哼了一声,“那当着皇上的面,当着诸位王爷亲贵的面吐出来,便不是冒犯天威了?若真心茹素,又怎会因为本宫随便说一句,她便敢冒违背誓言?”

清河神色哀伤,道:“尚母妃应该知道贵人的出身,她并没有出席过大场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理也是情有可原的。”

清河跪在地上,朗声道:“父皇,儿臣并非是为贵人求情,贵人失仪,戚母妃惩治她,也是罪有应得,儿臣只是希望戚母妃能看在儿臣即将出嫁的份上,从轻发落,好让贵人看着儿臣出嫁。”

戚贵妃已经知道苏贵人不是有孕,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她脸上含着浅笑看着皇帝,轻声道:“皇上,虽说苏贵人失仪,但是她鲜少出席这种场合,加上贵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她不吃肉的错,还说什么以为谁刻薄了她这样的话,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皇上便看在她对皇上对皇太后一番真情的份上,容臣妾从轻发落,如何?”

皇帝却扬起了阴沉的眸子,盯着尚贵嫔,“你知道她茹素?”

尚贵嫔一口否定,“回皇上,臣妾并不知道她茹素,而且,臣妾去过她殿中,见过她吃肉的。”

她说完,还没容其他人说话,便像忽然发现什么似的,指着苏贵人的衣衫,尖声道:“天啊,你这衣裳上绣的是什么啊?”

众人都被她的大惊小怪吓住了,纷纷侧目看过去,良嫔指着苏贵人的衣裳,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衣衫上绣牡丹?你这是僭越大不敬之罪。”

“天啊,”那站在苏贵人身侧的嬷嬷倏然道:“这衣衫后面绣的可是凤凰?”

那嬷嬷说话的时候,便把苏贵人的身子扭转了过来背对着皇帝,众人看过去,果真从她轻纱可以看出后面似乎是一只腾飞的凤凰。

皇帝还没发怒,戚贵妃已经怒极白了脸,眸光射出凌厉的光芒,厉声道:“苏贵人,你好大的胆子,凤凰与牡丹,是皇后礼制所用,你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当着皇上与诸位王爷亲贵的面穿绣有凤凰与牡丹的衣裳?你是不是觊觎皇后的位子?”

戚贵妃觊觎皇后的位子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但是,这牡丹与凤凰图案也是她致力追求的,想不到她还没穿上,一个小小的贵人却敢如此胆大妄为,怎不教她动怒?

尚贵嫔也是十分震怒,道:“你说茹素为皇太后与皇上祈愿,却暗中在宫中吃肉,如今还敢穿绣有牡丹与凤凰的衣裳,你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纵然你所出的女儿和亲远嫁北漠,按照祖制,会晋你的位分,可皇后之位,岂是你这种出身的人可问鼎的?而且,皇后还活生生地在慈心宫呢,你就敢如此僭越妄为,真是胆大包天!”

皇帝本来稍霁的脸倏然又阴沉了下去,后宫自有后宫的规矩,礼制不可越,一个贵人敢穿皇后的衣裳,是大不敬之罪。

第十二章 峰回路转

在场的人因这事儿都放下了筷子,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宫中家宴是十分乏味的,难得有点热闹事情,而且又是一个从未上过台面的贵人闹出来的事,大家更是拭目以待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唯独只有楚瑾瑜一人,端着梨花白慢慢地饮着,唇角勾起,眼底有些浓烈的趣味,凝望着跪在地上的清河。

他怀中的血狼,也十分安静,扬起一双血红的眸子,望着清河。

“苏贵人,你好大的胆子!”戚贵妃厉声怒道,“还不磕头请罪?”

苏贵人的身子软软的瘫了下去,虽说这件事情是早在预料之中,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她还是感到恐惧,她匍匐在地上,不成句地道:“皇上……贵妃娘娘,嫔妾没有……”

皇帝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描花青瓷白碟离桌而起,复又落下,发出乒乓的声响。

“来人啊,把她扣住送往暴室,听候皇后的发落。”皇帝怒道。

帝后一直相敬如宾,所以皇帝本可令戚贵妃先处置了苏贵人,却还是出于尊重把苏贵人留给皇后处置。

苏贵人听得押往暴室,整张脸都吓白了,暴室是专门关押犯错宫人以及位分底下的嫔妾的地方,里面暗无天日,重重关门,进一重,施刑一重,直到提审。

当下便有两名侍卫上前,两名嬷嬷退开,让侍卫架起苏贵人那瘫软的身子。

清河却说:“慢着!”

她的声音不高,却有足够的震慑力,让人有些错觉,这一声“慢着”不是出自一向懦弱的懿礼公主之口。

皇帝神色不悦,“懿儿,你确定是否要为她求情?”皇帝此话,威胁意味甚重,意思就是你如果要为她求情,便会连坐之罪。

清河磕了一个头,然后缓缓抬头环视众人,“父皇,贵人这件衣裳,请容贵人褪去外纱,看清楚外裳的图案。贵人虽没见识,却也十分敬重母后,绝不会对母后不敬。”

尚贵嫔冷笑一声,“事实摆在眼前,还敢狡辩?本宫的眼睛没有瞎,是不是凤凰和牡丹的图案,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连戚贵妃也不禁道:“懿礼,你回去坐着,这事儿与你无关。”

清河却依旧不慌不忙地道:“戚母妃,有劳戚母妃移驾下来,看个分明。”

戚贵妃迟疑了一下,又看看尚贵嫔的神色,心中便有些明白,苏贵人与尚贵嫔,谁对她的威胁大一些,她心中自然知道。

她转头看向一脸震怒的皇帝,曼声劝道:“皇上,此事事关重大,传出去有损皇家的威仪,不如让臣妾下去分辨个明白。”

皇帝眯眼看过去,只见篝火照影中,苏贵人衣裳山的绣牡丹图案若隐若现,他想起苏贵人的为人一向胆小懦弱,按理说不敢犯此大罪,他又想起懿礼被桃儿陷害一事,便对戚贵妃道:“你去吧。”

宫女扶着戚贵妃起身,一步步走下五级石阶,长长的桃红宫裙裙摆拖曳在后面,裙裾扫过洁净的地板,只让人觉得高贵端庄,颇有皇后之风。

清河站起来,斥退两名侍卫,轻轻地褪去苏贵人的外纱,露出宫裙。

说来也奇诡,这外纱脱去之后,露出外裳的图案,竟不是牡丹的图案,而是一种类似月季却又比月季雍容大气的花朵。

而整件衣裳,除了这种花的图案之外,还点缀着许多石榴花,而后背所绣的图案,只是一株枝条柔软的杨柳,刚才披上轻纱,轻纱上勾勒了银线,在篝火的照影之下,线条斑驳,看上去就让人有种错觉,竟像是振翅欲飞的凤凰。

尚贵嫔两颗眼珠几乎突出,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不可能,衣衫上分明是绣着牡丹和暗纹凤凰。”她说完,顿时惊觉说错了话,遂立刻闭嘴。

清河却抓住她的话柄,“尚母妃如何知道是暗纹凤凰?方才就算借着火光重影看过去,也不能看出是暗纹图案。”

尚贵嫔已经兀自冷静了下来,“本宫站在这里看过去,有种错觉是暗纹的。”

清河微微一笑,“那尚母妃的眼睛可真够尖的。”

戚贵妃心中有数,也明白尚贵嫔为何要这样做,不禁暗自摇头,这个尚贵嫔也真是没点容人之量,这苏贵人出身低下,就算她的女儿和亲远嫁会晋她的位分,又能高到哪里去?

“皇上,”戚贵妃微微一笑,“这只是视线上的错觉,衣裳上所绣的也不是牡丹,如果臣妾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南楚的玫瑰,与蔷薇相似,却比蔷薇大气。”

皇帝听得此言,看向楚瑾瑜,“瑾瑜,你是南楚人,去看看是不是你们南楚出产的玫瑰?”

楚瑾瑜微微一笑,也不起身,放下手中的酒杯,道:“回皇上,小王早就看出来,这不是牡丹,而是玫瑰。”

众人释然,却又不禁有些泄气,本以为有一大场热闹可看,想不到竟是一场误会。

尚贵嫔冷冷地道:“就算是错觉,可她身边便无人提点她吗?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只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清河凝了一下,倏然站起来转身看着尚贵嫔,口气哀戚却有仿佛一口气难下,半是悲愤半是难过地道:“尚母妃,到底儿臣与苏贵人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您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我们?若说是儿臣碍了您的眼睛,儿臣马上就要出嫁了,若说贵人让您堵心,可贵人在苏和宫从来与世无争,您因何要这样为难我们呢?”

尚贵嫔倒抽一口凉气,有些惊愕地看着清河,她是绝不敢相信清河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皇上在场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什么意思?本宫什么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你们?若不是你们犯错在先,有损我苏和宫的名声,本宫至于与你们计较吗?倒是你,当着皇上的面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诬陷本宫吗?”

清河叹息一声,泪盈于睫,“尚母妃,您明知道贵人茹素不吃荤腥,也明知道她没出席过大场合,未免会失了礼数,您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吃下小羊排,她做错了,受处罚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您与贵人站立的距离那么近,难道就没看清楚她衣裳所绣并非牡丹与凤凰吗?若不是贵妃娘娘查了明白,贵人只怕这一次也难逃暴室刑罚了。”

相关文章:

【小说推荐】王兵陈婧怡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女性总刺激敏感点好吗,同桌把我吸出了乳液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_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

优质总裁文《情深缘薄:陆总,请静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想换个男的试一下_征服的美艳丝袜老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