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再顶一下 宝贝儿腿分的大点总裁

2022-06-14 20:56 · 新商盟

第013章 追杀

这试炼之地中只存在少量二阶荒兽,乃是宗门有意为了培养一些新弟子的团结能力而放入的。一般而言,要对付这么强大的荒兽,必然要不少人在一起联手,至于如左尘这样的,是很少见的。

调息小片刻,感觉到体内依旧空荡荡的,是消耗太过严重的后遗症,左尘便是有些郁闷。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确是有些莽撞了,竟然见了这紫极魔牛就直接出手了。要知道强大的二阶荒兽,甚至能与唤灵境强者一战。也幸亏是这种血脉比较低等的紫极魔牛,换做一些拥有远古战兽血脉或者异种荒兽,自己今天恐怕就交待在这里了。

便是在左尘恢复古元力的同时,后方大地内,一道身影迅速而来,渐渐接近了此地。

“杀意?嗯?好强大的波动,这似乎是……裂天魔体?”正在修炼当中的左尘,蓦然睁开了双眼。

自幼阅读典籍,而且生活在天才辈出的帝族之中,见过不少特殊的体质。甚至他自己曾经拥有的圣战皇体,本就是大陆排行前一百的强大体质。对于这裂天魔体,左尘同样有所了解。

“走!”

左尘当机立断,一步跨出,整个本体化作离弦之箭,他明白,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位拥有特殊体质的强者,对方不管是谁,都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对付的。

“迟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冰冷而沉闷。

惊人的波动传递,一道黑色的锁链撕裂了长空,将左尘的双肩缠住。

本体被锁住,动弹不得。左尘皱了皱眉,既然无法离去,所幸暂且就留下。

“我们认识?”左尘转过身子,看到这个黑袍临身的青年。

“不认识!”青年吐出三个字。

“给个解释?”左尘低头,看着缠绕在自己本体上的黑色锁链。

这锁链,并不是什么兵器,而是古元力凝聚了时空能量所化,乃是一种古元术。不过,能够将古元术外放而打出这种攻击手段,代表眼前的这位至少是步入了凝印五重天的强者,高出自己整整三个阶层,比那刚刚被自己斩杀的紫极魔牛都要强大不少,根本不是现在的左尘能够战胜的。

“有人,要你死!”黑袍青年盯着左尘。

“放弃抵抗吧。你的肉身很强大了,但相比真正的神体还是差距不小。何况,你不过区区凝印二重天,和我之间差距太大。”黑衣青年一边说着,一边掌控着那一道黑色锁链开始加力:“哦,忘了介绍一下,我叫萧破日。”

萧破日古元力运转,渡入锁链之间,一时间,左尘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接踵而来,非但如此,自己的一身力量都有着被禁断的感觉。

凝印二重天与五重天,相差整整三个阶层,若是换做当年的左尘,或许可以弥补这种差距,因为那个时候,他是顶级天才,让诸多最强帝族都尤为忌惮的天才。

可惜,现在的他不是了,哪怕恢复了十道古元印记,但只能显现出五道而已。

看着眼前这仿佛掌控了一切的面孔,左尘突然咧嘴笑了:“不愧是元武天宫,汇聚八方天才,在这里连特殊的体质都能遇到。只是可惜……要杀我,凭你还没那资格。”

砰!

一股可怕的气血撕裂了一切,自左尘的四肢百骸间轰然爆出。

左尘双肩抖动,惊人的力量逼出体外,那原本缠绕的黑色锁链砰然炸开,化作点点碎片。

“撼地七杀拳!”

一拳杀出,劲风凛冽,先后之间,七道可怕的拳影随着左尘的本体浮空而过。

“嗯?”萧破日睁大了双眼,一身古元力蔓延,瞬间再度凝聚出两道锁链朝着前方洞穿而去,在这等出手之时,他却不屑开口:“以普通的搏杀技对抗古元术,你想的真多。”

砰砰,拳芒尽散,只是那两道黑色锁链也是彻底被粉碎。

“怎么可能?”

萧破日震撼,他明明感觉到了左尘的虚弱,不管后者再如何强大,与紫极魔牛争斗后,根本不可能再对自己出手。

而且,自己动用的可是古元术,哪怕并不算太过强大的古元术,理应都比对方的搏杀技要强大,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这分神的一瞬间,前方的左尘却是眨眼消失,身子直接消失在了一处丛林深处。

“可恶!被骗了。”

萧破日跺了跺脚,目光阴沉:“看你能逃到何处?就算你没有受伤,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远处的林木间,左尘感应到那萧破日渐渐被自己摆脱之后,松了一口气,整张脸当场胀红一片,噗哧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自己与萧破日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即便是在巅峰状态下,都无法抗衡对方那凝印五重天的力量,更不用说与紫极魔牛一战后自己已经耗损巨大。

方才拼着全力一击,将积蓄了许久的古元力全部用尽,现在体内的力量已经干涸了。

今日的一战,虽然是败了,但是也让左尘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一种规则,属于这个地方的规则:

这里不再是那个小小的化星宗了,而是比化星宗强大了无数倍的元武天宫。在这元武天宫中,人人都是四方大地选拔而来的小天才,其中甚至不乏类似龙心月这样的顶级人物。这些人,既是来自四面八方,在这个充满巨大压力和竞争的环境下,有些人或许为了利益而不顾一切,甚至上升到相互残杀之类的事情并不会少见。

当我们还在一个小环境中时,从来都想象不到面对未来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尤其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想要成长,就要学会面对一切。

修炼这两个字,从古至今都是与另外两个字并行的,那两个字便是:残酷。

“拥有裂天魔体,虽然只是一种普通的体质,但也是足以让无数人羡慕了,依靠这种底蕴,即便是在元武天宫里都可以混的风生水起。但可惜,你不该招惹到我左尘。”左尘喃喃,身上蔓延出一股彻骨的寒冰气息:

“小爷我幸幸苦苦猎杀的一只紫极魔牛,就当喂狗了。希望你能够拿地爽快,试练才刚刚开始,时间,还长着。”

冷静下来,左尘开始推断是谁要对付自己?

毫无疑问,十有八九便是那白鹤。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招惹过谁?

“没想到,你的触手都能伸到这新弟子试练里面。”左尘喃喃。

“亏小爷机智,否则今天怕是交待在这里了。”左尘伸手抹去了嘴角的血沫。

在这试炼之地里面,有一点好处,那便是不缺各种疗伤的药草,虽说都不是那么珍贵,但至少对于左尘现在的境界来说还是有不错的效果的。

寻找药草疗伤的同时,他反倒是趁机将这一带的环境什么的都摸了个遍,什么地方存在着强大的荒兽,什么地方有一些适合作战的环境等等。

有了之前的教训,左尘如今却谨慎了不少,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向。他明白,还是自己的经验不够多。

所幸,这试炼之地深处一带存在的都是强横的二阶荒兽,除了偶尔组团来猎杀的队伍,寻常人也不会轻易前来,这让左尘的疗伤、修炼等少了很多麻烦。

最终左尘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先安心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起来。至于其他的,若是有人还不长眼的话,就算是拼着震动元武天宫内的一些大人物,自己也不介意干掉某些所谓的天才。

伤势恢复后,左尘继续开始了修炼,不断地去寻找机会,去猎杀那些单独行动的二阶荒兽。

这途中,虽说是受到了一些不轻的损伤,但是随着试练之日的一天天过去,他的实力却是得到了惊人的增强。

到了试练的第八天,左尘终于是跨入了凝印三重天的行列,而且对于脑海神秘玉石中得到的那强大的招式有了彻底地领悟。不过,对于实力的精进,他并没有太多的欣喜,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当年的底子,如今觉醒后,短时间内达到凝印境巅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身踏入凝印三重天,无论是自身的肉身气血还是古元力,都有了巨大的增幅。哪怕依旧无法与凝印五重天的萧破日相比,但至少二者之间的差距不会那么大了,甚至,如果运用出自己在神秘玉石内得到的那一招之后,左尘有把握与对方正面一战。

“还有两天,就该是试练的结束了,我也是该和你们好好玩玩了。”左尘出现在一处醒目的小山崖边,俯瞰着下方。

这一带聚集的荒兽颇多,而且这山崖四周也是生长着不少的珍贵药草,所以吸引了很多新弟子的出现,不少人都是因此而看见了左尘此时的所在。

“是左尘?此人进入试炼之地后就没了消息,没想到今天出现了。”有人目光闪烁,暗中凝聚在左尘的身上。

毕竟,类似左尘这种在到来第一天就闹出一些事情的人,必然会被很多人所记住。不过,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左尘虽然被记住了,但是他并不只是因为自身实力被记住的,相反,他只是一个别人的随从。而一个随从,又能有多大的本事?

第014章 这小子太邪门

“奇迹之龙的兽晶?”

有人看到了左尘手中的东西,顿时目光一缩,刹那间爆发出一股摄人的精光。

竟然是二阶兽晶,这可是好东西,拿回宗门可以兑换大量的贡献点。

试练到这第八天,临近结束,不少人却已经开始相互动手,掠夺资源,抢夺宝物。此刻看着左尘手中的二阶兽晶,没有人能压抑住心中的觊觎。

就在这一刻,一道身影自人群中蓦然踏出,迅速冲着左尘接近而来:“交出兽晶,二阶兽晶不是你有资格掌控的。”

来人的眼眸中带着警戒地意味,冷冷盯视着左尘,自其身上蔓延出一股强横的气息,恐怕其实力至少是踏入了凝印三重天。

“让我交出兽晶?好好好,很不错。”

左尘眯着眼睛,便在下一刻直接动手,一个巴掌直接扇出。

这一幕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少人冷笑着看着,目光不善,如果左尘不敌,恐怕接下来面临的就不是这一个人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吸了一口气,同样处于凝印三重天的高度,然而此人与左尘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不到十招,便是直接被左尘轰趴在地上。

“如果不想我把你那只手剁了的话,主动把符文戒指摘下来给我。”左尘平静地看着对方。

……。

片刻之后,左尘将那已经变得空荡荡的戒指丢了回去:“谢谢了。”

此人的符文戒指之内,储藏着不少的一阶兽晶以及各种药草,却是一点不剩地全部被左尘扫荡。

想打他的主意,就要有被扫荡的准备不是?

“好办法啊好办法!”左尘心里美滋滋一片,单是扫荡了此人的空间戒指,就足以让自己多兑换到将近上千的贡献点。

不少人盯着此地,在此刻完全惊呆。左尘不是只有凝印二重天的实力吗?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了凝印三重天,几乎不弱于在场绝大多数新弟子了。

“王烈这个废物,大意了。那左尘虽然步入了凝印三重天,并没有多么强大,但他的肉身几乎堪比一些寻常的神体。让其近身,与之对拼肉身,落得这样的下场是活该。”有一群人站在远处,领头的一名弟子沉沉开口,在随后一步跨出。

“又来了送贡献点的?”

左尘意外,脸上的笑意很浓,他本意是等待某些人,但没想到能够引出这种主动上来送好处的白痴?

不过也好,送上门的好处谁会拒绝?只要自己不杀人,那么传出去就算宗门知晓了也不会对自己问罪。甚至,宗门是默认这种弟子之间的相互掠夺的,只有这样才更能激起一些人的竞争心。

此人看似一脸嚣张,但事实上本身的实力比那王烈也强不到哪儿去。自信出手,最终反而依旧是被左尘狠狠揍完后留下了一堆材料。

连续败掉两人,左尘笑眯眯站在那里,目光不断扫视着四周,就仿佛在等待着下一个人的到来。

“这小子有些邪门,看他的实力不过凝印三重天,战斗起来怎么会如此可怕?”有人缩了缩脖子,将内心的一抹贪婪悄然压制下去。

尽管左尘手中的好处诱人,但问题是要有实力争夺啊。

“兄弟,问你个话。”

左尘走到一名新弟子的面前,在后者略微恐慌的表情下开口询问:“一颗二阶荒兽的晶核,能兑换多少贡献点?”

“五……五百,如果是特殊血脉荒兽的晶核,可以兑换六百贡献。”这新弟子道。

“谢谢了。”

左尘点了点头,随手将两枚不值钱的一阶兽晶随手丢给后者作为感谢,而后转身离开此地,嘴里念叨着:“还算不错,我这里的六颗二阶兽晶,能兑换到三千多点的贡献点了。再加上其他的那些东西,应该可以凑够五千贡献点吧。”

“什么?”

“六颗二阶兽晶?五千贡献点?”

在左尘有意之下,此地不少人清晰地听到了左尘所说,皆是惊呆了双目。

他们累死累活,寻找到一些兽晶、药草之类的,也不过勉强能兑换到一千多的贡献点。可这左尘手中掌控的一切,至少价值五千贡献点?

看着左尘的背影,他们根本不相信,区区一个别人的随从,能够在试练中弄到五千多的贡献点?不过,在想到不久前左尘随手将两颗珍贵的二阶晶核随意拿出的一幕,心中顿时相信了几分。

这小子,绝对是得到了以前试练的弟子遗留下来的好东西。否则的话,以左尘凝印三重天的实力,不可能弄到这么多的二阶兽晶之类的。

顿时,有意无意地,一些人却盯着左尘的背影,暗暗记下了他前去的方位和路线。

约莫在左尘离开后的一刻钟,某些实力跨入了凝印四重天的弟子冲着左尘离去的方向追随而去,不久之后,又有一名黑衫临身的新弟子打听了方位,同样是迅速消失在前方。

“有实力就是好,凝印四重天,那左尘是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的,这前后已经有四波人去找他了。”一些实力稍差,明知夺宝无望的新弟子在叹息,颇为遗憾。

林木深处,左尘骤然止步,转身看着眼前突然跟随而来的两名弟子,脸上出现了异样的笑容。

“两位师兄,不要打我,我这两颗二阶兽晶送给你们。”左尘笑着将手中的晶核递上去。

谁知换来的是一脸嘲讽:“你当我们傻?两颗二阶晶核就打发我们?”

随着这声音,二人直接突上前去,摆明是要将左尘揍倒在地,然后将所有的东西抢过来。

“小子,财不外露,没实力还出来显摆。”一人说着,右手当空抓去。

就在这一刹那,左尘一拳破出,一股可怕的气机瞬间爆发,气血夹杂着古元力喷薄而出。

本体折转,在原地凶猛出手,左尘的手下可不会留情,他明白眼前这两位既然有心追着自己脚步而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撕心裂肺的痛吟声传出,不多时,左尘的面前已经躺着两道身影,二人都是一脸惊愕和不甘。

怎么可能?这小子不过是凝印三重天罢了,肉身气血竟然堪比凝印四重天的元武者,这也就罢了,对方对于战斗的节奏把握简直是匪夷所思,便是他们二人联手,都无法将左尘压制。

二人喘着粗气,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以及双肩几乎要炸了一般,巨痛传递全身,若是再打下去,真会被打废掉。

“左尘,我们错了,以后都是同门,要相互帮助,今天就放过我们吧?我们愿意各自献出十颗一阶晶核来。”二人讪笑着,虽说是心中将对方咒骂了一万遍,但脸上绝对不敢表示出来。

“你当小爷我是什么人?想打就打,打不过就轻易脱身?”

左尘眯着眼睛,声音沉冷:“将所有的材料全部交出来,敢留一丝,呵呵……虽说宗门规定了不能杀人,不过万一不小心废掉个手脚之类的可就对不住了。唉,谁让我刚迈入凝印三重天,这力量的掌控还是不稳定啊。”

“你……胃口也太大了吧?”二人失色。

“胃口?和两位刚才的胃口相比起来,我这不算什么。”左尘活动着筋骨,双拳紧捏了起来。

看着左尘这副模样,这两名新弟子却再也没有丝毫的幻想,只能自认倒霉,无奈将所获得的所有材料全部奉献出来。

什么兽晶、药草、矿石之类的堆了一地,左尘扫了一眼,虽说没有几个好东西,但也都是肉啊,拿回去加起来也价值不少贡献点不是?

“滚吧!”

左尘挥手,随后打发了二人。

同样的情形,在先后之间却是发生了三次,左尘的腰包已经鼓胀无比,他算了算,这些额外得到的材料虽说不算太值钱,但零零碎碎加起来至少能兑换到将近三千多的贡献点。

“正主怎么还不来?”

左尘微微皱眉,目测着前方,隐隐之间,他的双眼泛出一抹冷意。

若是有外人在此绝对会无语,在这试炼之地,别人一个个都是小心翼翼防备着他人的觊觎,有谁会像左尘这般反而等着他人来“抢劫”?

“你倒是命大,上一次逃掉了。”

突然,戏谑的声音自前方传来,伴随着一袭黑袍,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左尘的面前:“仗着肉身有几分强度,虐了几个凝印三、四重天的废物,就感觉有资格在这试炼之地中嚣张了?”

“萧破日!”

左尘目光一凝,吐出三个字。

终于等到了,左尘知道,自己一但现身,这萧破日得到消息后绝对会来找自己。

这一刻的他再也没有方才轻松惬意,反而是身躯紧绷,古元力暗自震动。

“白鹤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拼着违反宗门规矩而杀我?”凝视了片刻,左尘突然开口。

前方大地内,萧破日目光略微躲闪,并不正面回答左尘这个问题,而是沉声道:“作为一个别人的随从,低调一些不会错,说不得那天运气来了,甚至可以成为正式弟子。这元武天宫,水太深,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别说你只是一个穷乡僻壤来的草包,便是你为某个皇朝的皇子、公主,在这里都得乖乖趴着。”

相关文章:

撸了十几年还有救吗2020*如何让他睡过之后更珍惜你

bl控制排泄带尿不湿…自制假阳

动漫污情头 二次元情头污高清跪舔

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为什么不敢和黑人做|花瓣包着热铁无力合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