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的欢愉,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

2022-06-14 14:13 · 新商盟

第009章 元武天宫

这龙心月看似高傲,但其实对自己不错的,当然,如今对自己的示好态度也有拉拢自己的原因。不过,总有一天,龙心月会明白,今天对左尘施以援手,日后所得到的回报是多么丰厚。

得偿所愿,在龙心月离去后,左尘感应着体内的状况。刚刚一战完毕,自己与那江家护卫的一战中,几乎是耗尽了体内的古元力。然而在这一刻,就算没有刻意运转心法的状况下,因那神秘玉石的存在,自己体内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处在自主恢复的状态中。

“该回去准备准备,然后将好消息告诉小姑了。”左尘喃喃道。

回归破旧的庭院中,左尘看到小刀推着小姑的轮椅,等候在院子中。

“小姑,我回来了。”左尘走了进去,整个人的眸子之间闪烁着熠熠光彩。

九天时间,左尘成长了太多,从一个未曾觉醒的普通人,到拥有此刻凝印二重天的实力,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成功了吗?”轮椅上的女子在开口。在其身后,小刀眼中也露出询问之色。

左尘沉默了片刻,便是在随后突然间笑了起来,整个人的神色,从未有过的兴奋:“小姑,我成功了,夺得了资格,明天我们就跟随龙心月动身,前去元武天宫了。”

随着左尘的开口,小姑与小刀二人同时露出一脸的欣慰和笑意。

小刀踮着脚跑上来当场一个熊抱:“我就知道,尘哥你可以的。什么江辰天王飞宇之流,与你相比都是废物,修炼那么多年有什么用?在我尘哥面前,什么都不是。”

而相对的,轮椅上的小姑反而是相对平静许多,只是一脸恬静坐在那里,微笑看着眼前两个兴高采烈的身影。

就在这时,小刀的脸色突然有些黯然:“尘哥,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吗?”

整个院子的气氛,无形中降了下来。看出了小刀的表情,左尘过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小刀,我终究是会离开化星宗的,生活就是这样。未来的路还长,我走了后,你在化星宗要好好修炼,以你的天赋,身怀四印,迟早能够打通体内经脉,真正崛起的。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小刀的眼前一亮,整个人目光闪烁,在这一刻却是出现了一道光芒:“还会再见面么?”

“为什么不能?小刀你忘了你的天赋么?你和我不同,只要努力打通体内那封闭的几大窍穴,就可以拥有完整的修炼天赋,那个时候你莫非没自信站起来,进入元武天宫吗?”左尘看着小刀的眼神充满了激励。

事实上,别看小刀平日里跟着自己屁股后面混,但论修炼的天赋,这化星宗内还真没几个人比得上小刀。小刀体内可是拥有四道古元印记,丝毫不比化星宗内那几个最顶级的人物差。

只可惜小刀体内有两道经脉因为某种原因而出现了阻塞,导致修炼上一直不顺,进境缓慢,现在也不过就凝印二重天罢了。但这不算什么,只要小刀能努力炼体,某一日将体内阻塞的经脉彻底打通,那个时候未来将不可限量。

将要离开了,看着小刀这个一起玩了许多年的朋友,左尘又怎么能舍得?只不过自己的路终究还是要靠小刀自己走,左尘这么说也是在激励对方。

“你放心吧,尘哥,你走了以后,小刀天天炼体,总有一天同样会前去元武天宫的。”小刀的拳头紧握。

“嗯,加油……。”

接着左尘开始收拾东西,东西很简单,除了少数几件衣物什么的,其他的也就是左尘那柄用了不少年的九寸弯刀了。

不知何时,夜幕降临,四方渐渐归为平静。但左尘几乎是一夜未眠,临晨清早,左尘便是与小姑一起,与龙心月相聚,在小刀及不少化星宗弟子的注视下,直接踏上了前去元武天宫的路。

元武天宫,位居圣天皇朝中部,地处碎空山脉,虽是坐落在皇朝之中,但不受圣天皇朝的影响,反而,皇朝还要给元武天宫面子。

这元武天宫,距离化星宗约三万里之遥,所幸有空间符文传送大阵,可以在半个时辰之内到达。

站在符文大阵构筑的时空传送通道中,几人的心情都是不错,彼此交谈着。龙心月说着一些关于元武天宫的规矩:“新弟子加入元武天宫之后,据说将会有一场试练,在试练中,猎杀荒兽,获取兽晶,或者寻找诸般灵草、灵药、矿石等物资,可以上交给宗门,换成贡献点,而这贡献点就相当于神火宗的货币。只要你的贡献点足够,那么就可以在宗门内兑换到各种古元术、灵丹妙药以及各种符文武器等等。”

“兑换?”左尘看着龙心月,很显然,后者对于元武天宫已经有些了解。

“以物易物不是更简单?用材料换成兑换点,然后再兑换别的宝物,岂不是太过麻烦?”左尘继续道。

龙心月瞪了左尘一眼:“看你也不是那种笨蛋,为什么连这都想不明白?堂堂元武天宫,底蕴无法想象,所蕴含的珍贵宝物,价值无量。比如,你需要兑换一种九阶荒兽的精血,你怎么以物易物?难道你能找到同样价值的宝物,去换取吗?”

“呃……这倒是我钻了牛角尖。”左尘讪讪一笑。

随后左尘想明白了,这种兑换,便是平日里,弟子得到各种材料物资,都可以换成贡献点,日积月累,当贡献点极为丰厚之时,自然也会一次性兑换到顶级的宝物。

“当然,事实上这新弟子的第一场试练,其实是一种福利,试练中危险不算大,只要你得到的物资,都可以换取贡献点。但是以后,想要得到贡献点就难了,一般都是通过做宗门的各种任务来得到贡献点。”龙心月侃侃而谈。

“我加入元武天宫,要去直接找我的师尊闭关。所以这新弟子试练,我大概不会参加,不过我可以推荐你代替我参加试练。试练所得到的一切,那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东西如何?”

“好,谢过龙师姐了,嘿嘿。”左尘直接嬉笑着答应下来,装地没心没肺。

他自然是明白龙心月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这是一种投资。不得不说,这龙心月的眼光是很不错的,能够看到左尘的一些不凡,她大概也明白,左尘这样的人物,不可能是甘心一直当随从的,而且,自身天赋不是顶级,但也不算差,所以她也算是提前拉拢。

二人交谈着,时间很快过去,到了最后,整个时空通道突然震荡了起来,眼前映现出一片极为浩瀚的山河。

风云笼罩,大地苍茫,一眼望去,无尽的山河都被一种氤氲气芒所覆盖,壮观到了极点。

“到了吗?元武天宫?”左尘喃喃。

小心扶着小姑的轮椅,带这她从传送阵走下,左尘感应八方,微微点了点头,目光微亮:“这方圆无尽大地,竟然都以一座符文聚灵阵所笼罩,大手笔啊。不愧是皇朝顶级的大势力。”

“嗯?你能感应到这里的符文大阵?”龙心月诧异地看了左尘一眼,心中卷起一道波澜,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随从。

符文之道,与元武之道,可谓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

对符文有研究者,可以刻画出诸般符文,加持在武器、铠甲等等之上,让其属性变得更强,除此之外,符文更有诸多神奇的妙用。寻遍天下,元武者万千,但是真正在符文之道上有所造诣的人却极少,任何一名符文师走出去,都是会受到八方势力的欢迎。

这左尘,修炼上的天赋虽然不能与自己相比,但也算不错了,甚至可以说能比肩这元武天宫内的一些普通弟子。若是在符文之道上也有一定的天赋,那可就不同凡响了,未来的价值更大。

“呵呵,感应到这里的符文大阵,很难么?”左尘笑了笑,却是眼眸深处,掠过一抹黯然。

当年的自己,可不止是修炼上的逆天之才,对于符文一道上的领悟力也是非常人可以想象,甚至五岁那年,左尘就已经能够亲手刻画出一些简单的符文。

可惜,当年的天赋被废掉,连带着左尘对于符文上的天赋与领悟力也是淡化不少。如今,对于恢复修炼天赋,左尘已经有了方向,但想要恢复自己的符文天赋,却是太难了。

否则的话,这些年,左尘在化星宗的处境就不会那么艰难。因为就算左尘是个废人,但如果他有一定的符文天赋的话,恐怕那些人就不是打压他,而是屁颠屁颠的跑上来恭维他了。

前方,是一片宽敞的人行通道,一路扶摇而上,没入了那飘渺的烟云之间,直通山顶,元武天宫是建立在碎空山顶部的。

可以看到,在四方大地内,有不少如自己三人一样前来元武天宫的少年,同样都是带着满腔的热血与好奇,这些少年,都是来自皇朝八方,甚至其他皇朝的新弟子。

第010章 纳兰雪舞

“龙师妹,你来了?”这个时候,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的青年眼前一亮,径直朝着左尘与龙心月面前走来。

“薛师兄,我们又见面了。”龙心月也是笑颜展开,走上前去。

“嗯,你来了,师尊他老人家定会非常高兴,快走吧,我带你去见她。”这位薛师兄脸上出现温和的笑意。

“好的!”龙心月应声,不过并未离开,而是转过身来看向了左尘二人。

“他是?”这薛师兄才注意到左尘与小姑存在。

一道雄浑的压力袭来,薛师兄锋锐的眸光凝聚在左尘身上,俯视一切般,似乎要在刹那间将左尘看透。

“我的随从,此次与我一同前来,日后,还请师兄多多照料。”龙心月道。

听到龙心月这样说,薛师兄点了点头,对待左尘的态度显然就冷淡了许多,淡淡道:“等会你可以去宗门广场登记名额,会有人帮你安排。以龙师妹真传弟子的身份,你即便是随从,却也是有着外门弟子的待遇。”

“你们去忙,不用管我。”左尘说了一句,随后看了龙心月一眼,转身离去。

倒不是因为这薛师兄的态度如何,只是左尘对于这薛师兄很不感冒。他不习惯有人初次见面便是以气势压人,这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独自远去,留下后面的龙心月二人。

薛师兄皱了皱眉,沉声道:“龙师妹,你这仆从,可有些傲气啊。”

“呵呵,师兄说错了,左尘是随从,并不是仆从。我们去见师尊吧,不用管他。”龙心月看向左尘的背影,眼中掠过一抹欣赏,旋即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二人很快一路远去。

“小姑,我们走吧。”

左尘帮小姑推着轮椅,沿着古道天梯一路而上,渐渐接近了峰顶,已经可以看到上方那诸多宏伟的建筑。

没有如同很多新弟子一般兴奋与好奇,除了最初对元武天宫的欣赏之外,左尘显得很平静。

在这暗夜大陆之中,有八大域存在。每个大域除了皇朝之外,更有诸多超然世外的超级大势力,比如那诸域帝族,随便一个帝族,都要凌压一大皇朝之上。而这元武天宫虽说不凡,但也只不过是区区一个龙武皇朝内部的顶级宗门罢了。

当年,身为无尽战域左式帝族弟子的左尘,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区区一个元武天宫,还不至于让他多么仰慕。

一路登顶,行走其间,左尘眼前蓦然一亮,就此止步,他的嘴角随即也是勾起了一丝清晰而温馨的弧度。便是同时,轮椅上的小姑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在那前方,不知道多少新、老弟子汇聚在一起,众星拱月般地围绕在一名少女的身后,一个个面容兴奋,争抢着在那女子面前表现着,一道道身影简直要汇聚成洪流,而且随着新弟子的越来越多,这般洪流似乎有着越来越壮的趋势。

少女约莫十七八岁,浅红色长袍临身,眉目如画,眸光澄澈,粉黛略施,一点发髻垂落,随风微微飘荡。一举一动间,似乎都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让围着她的那些弟子为之倾慕。

四周大地中,不少人在开口。

“我要能娶到纳兰雪舞,这辈子没办法修炼都值了。”

“呸,娶纳兰雪舞?做梦呢吧。”有人嗤笑:“人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也是你有资格染指的?”

“人家拥有星神体,现在就已经拥有六道古元印记,在我们元武天宫,天赋属于顶级,而且未来一但神体大成,必然会诞生出第七道古元印记,届时就算放眼这整个苍穹大域都是少见的天才,你我就别多想了。”

“据说白鹤那家伙整天纠缠在人家屁股后面,至今都没得到纳兰雪舞的正眼相看呢。”

一道道议论声响起,却是几乎都清晰传入了左尘的耳中。

“那个纳兰雪舞,很出名吗?”左尘转身对着一名元武天宫弟子笑问道。

“何止是出名,她是我们元武天宫的三朵花之一,美貌与天赋并存,大家私下里流传,说最难的任务并不是任务榜上最前面的那些,而是博得雪舞女神的一笑……。”这名弟子似乎在谈起纳兰雪舞这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到极点。

“哦?博得她一笑,很难吗?”左尘的表情有些怪异。

静静看着前方,那道身影一息淡红色衣袍临身,明眸皓齿,丽质天成……。这妮子,倒真是个让人疯狂的美人胚子呢?

“嗯,双腿似乎修长了不少,嗯,还有那两年前并不出众的胸脯似乎也是浑圆饱满了不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有这么出众呢?还是说长时间不见的缘故?”左尘目光闪烁,低声开口。

“看你是新来的,不懂事。你可千万别去惹事啊,追求纳兰雪舞的人不知道多少,一个个都是来历不凡,就拿那白鹤来说,他的叔叔便是我们天宫的一位长老。”这名弟子好心提醒。

“难得你好心劝我,不过,似乎多虑了。”左尘看了这名弟子一眼。

便在此时……。

“尘哥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随着一声清新悦耳的惊喜声,红色的身影自前方大道的一侧迅速跑了过来。

少女双目含泪,那梨花带雨般的面孔惹人无限的怜惜,临近,少女直接扑在了左尘的怀中,一时间柔弱,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悲泣。

只是,随着少女的临近,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些犹如杀人刀般的眼神,通通朝着左尘洞穿而来,恨不得自己取代了那家伙。

左尘倒是没有理会四周的一切,而是轻轻拥住了怀中的少女,脸上出现久违的温柔:“小舞,乖。”

当年,左尘一路逃亡而来,与爷爷隐居在皇朝东部一带,不久之后,爷爷“捡了”一个小女孩,女孩被捡到时,脖子上挂着一枚玉佩,写着纳兰雪舞四个字。

自此,二人便是自幼彼此熟悉的玩伴。不同的是,左尘这些年的体内枯竭,无法觉醒,与废人无异,反而是小舞,一天天变强,天赋越来越强大,到最后竟然直接觉醒出六道古元印记,还伴随神体加身:星神体。

这种天赋算下来,即便是天赋强如龙心月这样的顶级人物,在小舞面前都隐隐不及。

只是,两年前,一批外人前来,将小舞接走,临走前小舞哭着告诉左尘,让左尘努力成为元武天宫的弟子,在这里相聚。

这也是左尘为何执意要努力前来元武天宫的原因之一,对左尘而言,爷爷和小舞便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尘哥哥,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小舞都会在这里等你。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找我的。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女子泪落不断,却是抱着左尘的双臂更紧了几分。

“离开?小妞你怎么说话的?小爷我已经凭借逆天的天赋踏入元武天宫,这里将是我崛起的跳板,从此以后将会在这片大地上留下不朽的传说,无数佳人靓丽都将会因为我的到来而倾心,什么内门弟子真传弟子,迟早都将会臣服在我的脚下……,作为本人唯一指定的见证者,你怎么能哭呢?你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来,妞,快给爷笑一个?”

左尘脸上的笑意灿烂,这些年苦修,使得左尘的笑容少了许多,只有在小舞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妮子面前,左尘似乎才能展现一些原本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有的笑容。而事实上,左尘并没有发现,自从觉醒成功后,自己的性格也是慢慢开朗了起来。

“呸,臭美吧你!”女子终于是抬起了头颅,捶打着左尘的胸腔,脸上绽开了花。

“小妮子,见了左尘,就认不得我了?”轮椅上,白衣女子打量着纳兰雪舞,眼中透出一抹温暖的光泽,不禁是笑着开口道。

“哪有,云姐姐,小舞天天都在想你呢。现在好了,我们又可以团聚了。”纳兰雪舞俏脸嫣红,在这一刻急忙走过去,扶着轮椅。

佳人一笑,一时间不知多少人失神,在随后一个个怒气冲天,仿佛左尘变成了天大的敌人:“靠,那家伙是谁?”

“这?这小子,怎么会和纳兰雪舞这么熟悉?”刚刚还在提醒左尘的神火宗弟子,在此刻张大了嘴巴,呆呆站在后面。他还记得不久前就有几个身份尊贵的真传弟子,都是打着纳兰雪舞的主意,然而最后却一个个得到的是纳兰雪舞的冷眼。

和纳兰雪舞熟悉也就罢了,很多人在此时才注意到轮椅上的女子,那等天然素裹,不经浓妆打扮的面容,却分明不比纳兰雪舞差几分啊。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两个美女围着他转?

很多人议论的同时,不少知情一些的老生偷偷将目光朝着另一个方向扫了过去,在那里,正有一人脸色无比的阴翳,双拳紧握,死死地盯着前方。

似乎是感觉自己这般模样不妥,这少年调整了一下,就此朝着前方迈步而出,径直来到了左尘和小舞的面前。

“放开她!”这声音传入左尘的耳中,沉闷无比,不知压抑着多少的情绪。

相关文章:

全部吃下去不准流出来;磨人的小妖精

大叔你的好大我还要*噗噗噗腹痛美男闹肚子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入了岳暖湿润/超级医师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大炕上的肉体乱

怎么让女朋友胸变大点_女生主动抱了一下男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