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那东西硬邦邦,乖放松最后一次

2022-06-14 13:44 · 新商盟

第011章 哪来的白痴

“嗯?”左尘看了这人一眼,当即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

哪来的白痴,打扰自己和小舞的相聚?莫不是因为自己刚来,一切还不熟悉,早就一巴掌扇飞过去了。

“小舞,他就是那个左尘,你拒绝我的原因?”这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便是狠狠看了看左尘。

“白鹤,你有意思吗?能不妨碍我和尘哥哥吗?”小舞脸上的阳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

饶是这白鹤脸皮不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奚落,脸色也是有些挂不住,佳人面前,狗熊也能变成英雄,何况是在这元武天宫有后台的白鹤?

“左尘是吧?离开小舞,日后你还可以继续在元武天宫呆下去。你只有一次机会,否则,我会让你像一条狗一样地爬着离开。”

“尘哥哥我们走!”小舞瞪了那白鹤一眼,并不理会,随后拉着左尘准备离开。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人总是有看热闹的习惯,尤其是在很多人都对左尘嫉妒到死的这个时候,更是想看看连那些皇子皇女都敢惹的白鹤会对这家伙做出些什么来。

小舞没有拉动左尘,反而是看到了左尘脸上的那一抹戏谑。

“让我离开是吧?给我个理由啊,先说服我?”左尘露出一片灿烂的笑容。

“哼!凭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染指小舞?识相的,滚开一点。小舞神体在身,注定非凡,除了我的龙象宝体,谁能配得上?”白鹤的昂起了头颅,只可惜比左尘低半个头的他总找不到俯视后者的感觉。

“哦!”左尘点了点头,右手闪电般抬起,一个巴掌便是甩开了去。

“哪来的白痴在小爷面前自命清高?你家大人没教你要懂得内敛懂得谦逊?小舞也是你这种垃圾玩意儿有资格叫的?”左尘的气血震荡,五印浮现,体内的古元印记朝着右手之间疯狂涌动而出。

啪!

又是一个巴掌,那白鹤一个趔趄,已经是摸不着北了。

“龙象宝体很牛是不是?天赋很强是不是?来来来,让小爷看看你强在哪里?”左尘一步跨出,便是在所有人呆滞的眼神中,一脚横扫了出去。

强大的气血迸发出可怕的劲道,右腿犹如一道钢鞭一般狠狠抽打而出,只听咔嚓一声,随着两道肋骨的碎裂,白鹤已经是砸落在了三米外的石阶上。

“我以为是谁?没想到是这种自命清高的废物。”左尘声音冰冷:“真是脏了小爷我的手。”

“小舞,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虽然哥哥我知道自己霸气侧漏了一点,但也不至于震慑住身怀星神体的你吧?”

看也不看那白鹤一眼,左尘便转身笑对着小舞说道。

“五印?尘哥哥你觉醒了五道古元印记?”不理会左尘的取笑,小舞那秀眉翘起,双目泛出点点光芒。

“当然了。只可惜还差一些,我的圣战皇体还没有重塑,不过,给哥哥时间,迟早会重塑一种更强的体质。”左尘一边说着,一边与小舞推着小姑的轮椅,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迎着古道天梯而上,大约一刻钟之后,三人来到了一片浩瀚的建筑前方,除了四方屹立的一座座阁楼与城堡之外,最为醒目的就是映入眼帘的那三座大殿了。

这三殿,据小舞介绍,分别是藏经殿、藏宝殿以及战斗阁。

其实上,如果仔细去留意,就会发现这些看似散乱的建筑,却是有一定的规划的,彼此之间错落有致。

而且,以左尘的感应,整座浩大的宗门都被无数微不觉察的符文阵法所包裹,要不是他对于符文一道上的一些天赋,根本留意不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符文枢纽。

“很不错。”左尘赞叹。以他的目光来看,存在于这里的符文阵法都极为不凡了,相比当年左氏帝族内的符文阵法都弱不了太多。

与小舞在一起,了解了不少关于元武天宫的情况后,左尘与小姑才是在小舞的陪伴下来到了宗门广场,新弟子都要在这里记录一番,领取宗门送给每个新弟子的福利:时空戒指,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等等。

一番下来,左尘却是大大的出了名,这两年,倾慕纳兰雪舞的男弟子不知何几,但是能与纳兰雪舞如此亲密的,只有左尘一人。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在打听着关于左尘的身份来历。

“尘哥哥,你一来就吸引了这么多眼光呢。”小舞开心笑道。对于她而言,其实最高兴的莫过于左尘能够重新踏入修炼的路。

“是么?这里面,似乎大半是你的功劳吧?你没看那些小子对我的敌视吗?看来我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左尘现出一副哀叹之色。

听着左尘的话,小舞微微仰起头来,看着左尘坚毅的面容,突然有些心疼,轻声道:“尘哥哥,这些年,你受苦了。”

“呵呵,什么是苦?”左尘轻轻抚着小舞的长发,目光洞穿那亿万里九霄。

“相信我,总会有一天,我会回归,斩尽四方敌,夺回昔日的一切。”左尘喃喃。

佳人陪伴的时间总是感觉短暂的,夜幕很快降临,左尘等一些新弟子,都被安排到了一些简易的住处中,而小姑,左尘自然不能让后者跟着自己受苦,幸好有小舞在,可以帮小姑安排住在她那里。

星月笼罩,铺满了无尽大地。

白日里的喧嚣也是减缓了几分。不过对于这些新弟子而言,他们的内心或许并不平静。一些无法入眠的弟子也是来到了宿舍之外,有一些熟悉了几分的都聚在一起交谈着。

“明天早上就是试练了,据说只要能够进入试练的前百名,就能够直接成为内门弟子。”不少人谈论最多的还是这个话题。

新弟子试练么?

左尘这才记得,似乎有这么一回事情。据龙心月所说,这可是一次好机会,如果能够在试练中得到大量的材料,那么便可换成贡献点,兑换不少丹药以及古元术等等。

思忖着一些东西,左尘有所感应,突然转过了视线,双眼顿时眯了起来。

不少弟子看待左尘的目光并不友善,甚至有几分冰冷。而且,引起左尘注意的并不完全是这些,而是在那黑暗深处,隐隐有一股杀机在萦绕,虽然模糊,但是左尘对杀气的感应力何其之强?

六岁那年,不知道多少强者联袂出现在左氏帝族,要斩杀左尘,那个时候,左尘便对于这种气息异常敏感。

“有人想杀我不成?”

左尘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自己只不过是刚来元武天宫,前后总共才接触了几个人?会与人有什么仇怨?

脑海瞬息万变,片刻之间,左尘眉目一凝:“难道是那白天被我揍了一顿的白鹤?”

联想到以前在化星宗经历的一些事情,左尘似乎懂得了一些东西。虽然没有证据,而且左尘也想不出白鹤想要杀自己的理由,但……不需要理由。

左尘只需要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可以,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残酷的,由不得你大意一次,因为大意这一次,或许便是命的代价。

“别惹小爷我,我可是个很记仇的人。”左尘目光扫过四周,卷了卷舌头,露出一抹寒冰般的笑意。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似乎在试练中是可以相互交手、掠夺的,虽然元武天宫的规矩不让新弟子试练中杀人,但试练毕竟是试练,怎么能真的没有一点危险性?这试练,似乎是个很好的机会,让左尘找出敌人,并做出决断的机会。

左尘虽然是以龙心月随从的身份加入元武天宫的,然而以龙心月的天赋和地位而言,即便是身为随从的左尘也不比普通弟子差几分了。若是有些弟子想做点什么事,左尘不介意奉陪。

临晨十分,日上九霄,元武天宫前方的中央广场内,上千新弟子聚集在此地,等待着接应。

“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试练的重要性,这是体现你们天赋、实力的第一次行动。但,我希望大家能够在积极参加的同时,不要忘了宗门的规矩,你们可以抱团,但若是发生因为争抢而危及性命的事情,那么直接废掉根基,逐出宗门。”一名约莫四十上下的男子在虚空站台上郎声开口,不怒而威,给人以极大的震慑。

“这便是夏侯武护法么?”左尘看着此人,身体一颤,体内的力量涌动,心中有些暗暗吃惊。

昨日与小舞聊天,小舞说在这元武天宫之中,地位最高的乃是那神秘的宫主,其次便是两大副宫主、左右大护法、诸长老、堂主、真传弟子、内门弟子、普通弟子了。

这夏侯武,便是左右大护法之一的右护法,后者的地位崇高,在这元武天宫之中,只在三大宫主之下。在左尘感应而来,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

元武天宫,名震这圣天皇朝,果然非同凡响,以前的左尘还真是有些小看这个宗门了。

第012章 紫极魔牛

这夏侯武的一身气血与古元力收发自如,刻意隐藏下基本和普通人没两样,常人根本发现不了什么,然而左尘身怀十印,虽然现在只能显现出五道古元印记,但天赋与感应力在那里放着。他能够凭借强大的感应力觉察到不同,后者的本体周围空间竟然随着其随意的举动而不断震荡,蔓延出近乎于无的波动。

凝印、唤灵、融武、玄变……,夏侯武右护法,绝对是步入了修炼的第四个大境界:玄变境的强者。

这种可怕的存在,每一尊都是无上的高手,随手之间便可爆发出无法想象的杀伤力。

按道理来说,类似元武天宫这样的势力,这样的高手即便存在,也定然是宫主之流,而这夏侯武,饶是地位尊崇,但分明却在三大宫主之下?

“行动!都随我来。”这个时候,夏侯武的声音打破了左尘的沉思。

元武天宫所座落的这一片碎空山脉浩瀚无比,属于宗门的建筑只是占据了极少的一部分,而这试炼之地就是位于宗门后面的一大片山峦之间。

这一片山峦,都是被某种强大的空间符文法阵所包裹,使其形成一片小型的世界,自成一体。

“进去吧,十天试练时间,猎杀里面的荒兽,获取诸般材料,到时候都可以拿出来兑换贡献点。当然,如果不想兑换,你们所得到的一切同样可以收为己用。”夏侯武最后强调了一些事情,便是朝着前方挥了挥手。

一道道身影急速奔行,迫不及待地消失在前方的林木深处,等所有人全部进入了试炼之地,夏侯武那一脸的威严消失了,反而是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今年的新弟子,很不错啊。六大古元印记的天才、裂天魔体、苍玄霸体、还有那几个小子的体质都不简单呢,听说还有两个拥有符文天赋的小子。哦,还有……那个叫左尘的小家伙,据说只是以随从的身份加入,算半个宗门弟子,不过却很不一般,能以区区凝印二重天的实力,击败凝印境三重天的白鹤?”

步入试炼之地,看着这些迅速奔行于四周的身影,左尘却冷静许多。

虽然说宗门指明了可以结伴组队,但显然人总是自私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拥有自己的傲气,这种人是不可能甘愿与他人并列一起的,万一寻到什么宝物,还要与别人分享,谁愿意?

“十日?够了。试练这十天,先不说赚取贡献点,至少可以在与荒兽的猎杀中让我将气血更加完善一些。”待得一些身影走的差不多了之后,左尘也是双脚用力,整个身子迅速消失在前方。

这新弟子试练的内容很简单,大部分便是猎杀存在于此间的荒兽,将荒兽的皮囊、骨骸、晶核等材料收集起来,用以宗门贡献点。危险是有的,但并不大,因为很多都是一阶的荒兽罢了,这种低等的荒兽,新弟子完全可以对付。

什么是试练?

试练这玩意儿就是在得到好处的同时又能够增强自己的力量,这才是左尘所理解的试练。

但对于左尘而言,五印在身,哪怕如今只不过是凝印二重天的实力,但若是将时间精力放在那些最低级的一阶荒兽身上,真是太浪费了。想之前在化星宗时,左尘未曾觉醒的情况下,都能够猎杀到暴虎兽这种一阶荒兽,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区区一阶荒兽根本不足为虑。

他的目标,便是隐藏于这试练之地最深处,也是此地最强的二阶荒兽。或许以如今左尘的实力对付二阶荒兽有些艰难,但好处却是其他人不敢想的。

一路前行,随意猎杀了几只挡在前方的一阶荒兽,左尘实在感觉无聊。对付这种荒兽,与浪费时间无异。

“吼……!”

所幸在深入了不久之后,左尘看见几道身影匆忙逃遁而来,随之而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快跑,娘的,真倒霉。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二阶荒兽?”有人一边逃,一边埋怨着运气。

左尘像是一个另类,不但是没有如那几人一般逃离,反而是脸上出现了一抹期待之色。二阶荒兽?这不正是自己的目标?

嗤……,一道黑色的光波射出,将一名弟子的右臂差一点斩断。

“紫极魔牛?”左尘目光一凝。

一道健壮的黑紫色身影扑杀而出,四肢践踏,震地地面轰隆不断。

“你们走开。”左尘跨入前方,对着几人开口。

“虎形杀!”

左尘在那几人惊骇的目光下冲杀而出,双手动作之间,一道惊人的古元力沸腾而出。

元武者以古元术作为战斗手段,但是在一些人觉醒之前,以肉身气血战斗之时,并不能修炼古元力,所以便是诞生了:搏杀技。对于真正的元武者而言,搏杀技或许只是低等不中用的普通手段罢了,不屑修炼。而其实上,至少在凝印境这个凝聚气血、稳固根基的境界中,搏杀技还是很有用的。

这虎形杀,便是左尘所掌握的几种搏杀技之一。

双手如虎爪,震荡着前方的空气,一瞬间便是将那紫极魔牛的仇恨转移了过来。

“杀!”左尘冷冷吐出一个字。

浑身气血如海,彻底爆发,可怕的劲气沿着双掌洞穿前方,破入紫极魔牛的头颅之中。古元力震动间,左尘双手紧紧握住了那紫极魔牛的双角,竟然开始了蛮横地较劲。

“这人不要命了,竟然想独自对抗二阶荒兽。我们快逃。”

那些原本被紫极魔牛所追杀的几人,在看到突然冒出个左尘之后,感激的同时,却不忘迅速离开此地。他们联手,其实并非无法与紫极魔牛一战,但是那样做必然会受到重伤,影响接下来的历练,反而得不偿失。

等到远了之后,其中一人才是疑惑道:“他好像就是那个刚刚进入宗门,就打了白鹤的左尘?”

“哼,这种人高傲,但却是不自量力。招惹白鹤,必然要被杀死。也好,我们的未来,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另有人冷笑开口。

林木深处,左尘在动手,以他的天赋,纵然这些年真正的实战很少,但是不要忘了他幼年出自无尽战域的顶级大族,看到过不知道多少强者之间的交手,那些非凡的战斗经验早就深深刻印在脑海中了。这些年,那记忆中的招式被左尘不断改变,完善,变得适合自己,早就熟悉无比。

轰!!!

紫极魔牛仰天震吼,双脚冲天,却是猛然用力,左尘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本体砸落在大地上,左尘闷哼一声,抹去了嘴角的血沫,那一道眸子之间非但是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充满了更强的战意。

“这才爽!”左尘喃喃。

在这样的战斗中,自己的气血愈发圆润,对于战斗的理解更加纯熟。

以前未曾觉醒,即便是面对区区一阶荒兽,左尘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去搏杀。然而如今的他,却可以凝印二重天的实力,独自抗衡二阶荒兽。

这若是被外人看到,一定会惊颤起来,要知道新弟子试练不少人,有本事单独猎杀二阶荒兽的只有那最强的极少数人,实力都跨入了凝印三、四重天。

“不过……,该死,我真蠢到家了。这紫极魔牛最强的分明是那一双牛角,可我偏偏选择了那里硬拼?”左尘暗骂一声。

“撼地七杀拳!”

便是在下一刻,左尘的双脚蹬地,借力跃入前方,同时打出又一种搏杀技,借着这股巨大的力量,整个身子轰然弹射而出。

十指紧握,双拳暴动,蔓延出一道血色的天光,那是气血涌动到极点的一幕。

血气浮现,隐隐围绕着左尘的双拳,他一拳又一拳杀出。

毫无疑问,以左尘的实力,虽然掌握着一些诸多的搏杀技,但是想要对付这紫极魔牛还是差一些的,不过好处就在于左尘底蕴太可怕,从小锻炼肉身,堪比寻常的特殊体质,补充气血与古元力的速度超出了想象,可以让左尘最大限度地消耗。

这样,战斗持续下来,紫极魔牛定然会先一步虚弱下去,而那个时候,将会是左尘灭杀一切的机会。

两道身影,交战之间,八方大地一片狼藉,两道身影很快便是深入了林木的更深处。

左尘并不知道,便是在他苦苦与紫极魔牛缠斗的同时,在他最初所立之地,一道黑袍男子突兀而至。

这也是一个新弟子,一头黑发无风震荡,本体高大,最为醒目的是他的整个皮肤犹如被剧毒侵蚀一般,浮现出一抹青紫色。

“嘿嘿,竟然能够与紫极魔牛单独搏杀,倒是有几分本事。可惜,有人要你死。”闭目感应着周围的气息,突然冷笑,下一刻,这男子阔步而出,沿着打斗的印记朝着林木深处奔走而去。

片刻之后,大地深处,一声悲愤的嘶吼声传出,紧接着紫极魔牛那如同小山丘一般的身躯轰隆砸在地面上,奄奄一息。

“真是皮糙肉厚,不过又怎能挡得住哥哥我的碾压?”

左尘松了一口气,在确定了紫极魔牛再也没有了威胁力后,开始就地盘坐,恢复自己消耗的气血和古元力。

相关文章:

小受菊含药玉保养重生之双倍宠爱:女孩把腿张来男孩玩图片

用力点一深一点小碗/哈~她的花唇被撞开

粗的兽根红色好大好烫_你的奶好大我想吃第一章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傲天狂尊

玩弄乡村肉熟妇的小说&妈妈乱欲的故事第1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