蹂躏绝色仙女*多个陌生人揉搓花蒂

2022-06-14 13:32 · 新商盟

韩明亮的身材非常不错,前凸后翘,丰满雍容,现在虽然深冬,但因为别墅内有充足的暖气,可能在做健身的关系,她只穿着一件紧身背心,下面则穿着一条穿短裤。

我只是瞄了一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她没有穿内衣和小裤?


我并非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说实在的,这一瞬间,我确实对韩美妮的身体有了一些感觉,但因为表姑,我必须要将这种出轨般的感觉压制下来。


虽然表姑还没有全身心的交给我,但我知道,表姑必定会在一切都准备好的情况下,和我放肆的纠缠融合为一体。


韩美妮的脾气非常火辣,我怕触霉头不敢招惹她,把快递递给她就说:“韩姐,麻烦你签个字吧。”


换做以前,韩美妮会跟我欠了她钱一样从我手中夺走快递,然后重重关门。


可今天有点不大一样,她竟然用那种带有欲望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侧过身说:“肖亮是吗?能帮我送进来吗?”


我吞咽唾沫,不知道韩美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这外面太过寒冷,而且别墅内非常暖和,既然她这么邀请,我进去暖和一下也没什么。


在我点头后,韩美妮扭动着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扭一扭朝客厅走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关上别墅大门,等来到别墅内部,我这才发现这栋别墅的装修非常的富丽堂皇。


每一寸地面,每一面墙壁,完全是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肖亮,别这么拘束,房间够暖和吧?先把外套脱了吧,不然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韩美妮娇滴滴的冲着我说着,指了指沙发后说:“你先坐一下,我沏杯热茶让你暖暖身子。”


我从未想过泼辣无比的韩美妮竟然会有如此女人的一面,顿时竟不知怎么回事。


就在纳闷时,韩美妮拿着茶杯扭动丰臀来到了不远处的饮水机旁,当轻轻弯腰后,两腿之间对准我这边,里面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的鼻血差点从鼻孔喷涌了出来,却又不敢多看,还记得上一次有一个40多岁的快递员,因为多看了韩美妮一眼,不但被韩美妮大骂臭流氓,甚至还各种投诉,最后将这个快递员被站点开除。


就是这个众人都惧怕的女人,此刻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甚至有种故意的成分,裤子和没有穿一样,里面的什么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不知道韩美妮究竟几个意思,虽然内心亢奋,可是一想到韩美妮的泼辣,再想到表姑在我心中的地位,我还是有些望而却步。


韩美妮扭动了两下丰满的翘臀,那条被勾勒明显的缝隙勒的更加清晰。


等茶水沏好后,她莲步款款走了过来。


“肖亮,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我极其不自然接在手中,韩美妮趁机在我身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非常冰冷,而她的手却非常暖和,当手指触碰的时候,一道电流辐弄全身,我急忙将手抽了回来,一脸无奈望着韩美妮却不知说些什么。


韩美妮捂着嘴巴咯咯笑道:“这么拘禁干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韩姐,快递我已经交给你了,要是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美妮确实是母老虎,和她在一起,我总感觉心跳加快。


“这么着急干什么呢?外面冰天雪地的多冷啊,再坐会儿吧,陪姐说说话吧。”韩美妮说着坐在我身边,伸手就朝我外套拉链探来一只手:“怎么还没有脱外套呢?难道真想感冒吗?”


她说着就将我的拉链拉扯下来,这动作非常亲昵,让我恍惚间感觉,韩美妮变成了一个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小女人。


在我还没回过神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韩美妮就已经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半依在我的身上,用手隔着贴身衣服在我结实的胸膛摸来摸去:“肖亮,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结实……”


我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被一个女人如此抚摸,玩意也不老实的站立起来。


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过来,这次美其名曰是来送快递的,但韩美妮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勾引我!


如果没有遇到表姑之前,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疯狂迎合韩美妮的身体。


但表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动摇,只要表姑还在,我就不会和任何女人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想着我急忙将韩美妮的手拿开,苦笑说道:“韩姐,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怕什么?这是我的别墅,是私人空间,你觉得会有人进来吗?别怕,让姐摸摸……”我的抵抗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作用,这女人的手一直在我身上来回游走。


“天呐,肖亮,你的好大……”韩美妮发春般喊了一声,另一只手竟放荡的朝自己短裤里面延伸进去……


我的粗气开始喘了起来,虽然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无法抗拒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韩美妮伸入短裤内的手开会轻轻搅合起来,娇喘连连问:“肖亮,怎么样?姐弄得你舒服吗?”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种赤裸裸的诱惑,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已经兽血沸腾的扑上去在韩美妮的身上耕耘了。


我三年多未曾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唯一的一次还是昨晚和表姑在床上的纠缠,但因为没有进去,所以不能算是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


此刻我再怎么木讷也明白她的意思了,身体的欲望和道德的约束让我无比挣扎。


我开始喘着粗气,韩美妮更是将伸入短裤内的手拿了出来,两根手指上沾染着滴滴水渍。


我吞咽一口唾沫,整个人跟木头一样杵在原地。


我想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我会和韩美妮会发生如此美妙的事情,但是眼下,这种事情不但发生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恍惚如同做梦的情况之下。


韩美妮紧握玩意轻轻撸动,娇喘问:“肖亮,你看姐都这么主动了,你难道就不觉得姐漂亮性感吗?”


我口吃发干,舔着嘴唇点头:“韩姐,你真漂亮。”


韩美妮抛来一个眉眼:“那你不表示一下吗?”


表示?


我应该怎么表示?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手被韩美妮牵引着来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


韩美妮疯狂娇喘,我的脑子也处于一片空白。


虽然我的心中已经有了表姑的地位,但是表姑马上就要走了,如果不找一个女人来缓解我的相思之情,那我会思念成疾而郁郁寡欢的。


想到我靠着送快递省吃俭用整整一年也存不了多少钱,但只要将韩美妮在床上伺候好,她就可以给我不菲的酬劳,这种交易般的缠绵让全身的热血朝大脑涌了过去。


此刻道德已经被身体的欲望所压制下来,我猛地怒吼一声,抱着韩美妮就站了起来。


韩美妮也迎合着我的动作将丰臀探了过来,就在我的双手即将触碰到短裤的时候,突然间,一缕急促的门铃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这缕铃声如同晨钟暮鼓一样,将我抛之脑后的理性拉扯了回来。


我急忙将即将触碰到韩美妮短裤的手收了回来,同时快速提起了裤子,把玩意放入了小裤里面。


刚才的事情我现在还有些恍惚,不过回过神之后,我心中却生出了深深的罪恶感。


我的心里面装着的女人是表姑,但是我却在韩美妮的身上,做出了这种事情,这简直就是对不起表姑,更对不起我自己。


“谁啊!”韩美妮见我提起了裤子,顿时有些不爽起来,恢复了平时灭绝师太的模样。


如果不是这门铃声,我们俩现在已经结合在了一起,韩美妮对这摁响门铃的人生气我也能理解。


提起短裤后,韩美妮就大步走了过去,猛地将别墅大门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别墅门口。


这个男人应该是小区内的物业,穿着工作服,脸上堆积起来的笑容在韩美妮的愤怒目光下瞬间定格,变成了诧异之色。


我生怕别人误会,急忙将外套拿在手中,着急说:“韩姐,东西我已经修理好了,站点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在男人诧异的目光下,韩美妮准备挽留我,可我生怕男人走后韩美妮对我发动饿虎扑食的进攻,匆忙离开。


当我跨上电动车的时候,就听到韩美妮冷冰冰冲着男人喊道:“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家的电路已经检查过了,别再来烦我了,不然我不但要投诉你,而且连你们整个物业都要投诉!”


话毕,她无比生气将别墅大门关上。


刚才还如同羊羔一样温柔的韩美妮瞬间再次变成了泼妇,让我有些错愕。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毕竟刚才被想在我身上发现的她,此刻被一个男人打断,必定会恼羞成怒。


我也没有继续停留,匆忙骑车回到站点。


下午的时间就这么在发呆中度过,等下班的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回家后表姑正在厨房准备晚饭,而表姑父则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一想到表姑和表姑父马上要离开,我顿时失落起来,这空荡荡的房间,即将又要剩下我一个人。


轻叹一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到房间,在经过客卧的时候,表姑父的声音传了出来:“小亮,你回来了?”


“表姑父,回来了。”我随口回应,朝厨房瞄了一眼。


表姑扭头也朝我看了一眼,虽然我们俩最晚经历了一段美好,但表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尴尬,而是冲着我点了点头喊道:“小亮,饭菜马上就好了,等会儿吃饭。”


“嗯。”我点了点头,继续朝房间走去。


表姑父放下了准备装入行李箱的衣物,面色凝重冲着我说:“小亮,我们爷俩说会儿话吧。”


“说话?”


我不由紧张起来,昨晚我和表姑的纠缠让房间内涌动着荷尔蒙纠缠的味道,表姑父虽然已经察觉,但并没有当面揭穿。


难不成,在他要临走的时候,要好好找找我的麻烦,兴师问罪一番?


表姑父的表情非常凝重,在搞不明白他究竟怎么回事儿的情况下,我绝对不能率先露出任何胆怯。


深吸一口气,我鼓足了勇气进入了房间内。


表姑父的脸上依旧满是凝重,望着我很长时间说:“小亮,早上我和你表姑去买火车票了,可是却没有买到一块儿的。”


“嗯?”我纳闷一声,本以为表姑父要说昨晚的事情,可没想到,竟然说的是车票的事儿。


这和我想的有些不大一样,让我瞬间发懵了起来。


表姑父轻笑一声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我们俩能一块儿回去,可没想到这样,也就只能让你表姑继续打扰你几天了。”


这话让我再次发懵起来,我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寻思着,我犯难问:“表姑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表姑父解释说:“距离过年也没有多少天了,没有同一天的两张车票,所以我就先买了明天晚上的车票,你表姑买到的是四天后的车票,所以她还要打扰你四天。”


“真的?”我终于将这番话的意思捋顺了,也就是说,表姑并不会立刻就离开,更重要的是,表姑父明晚一走,那家中就剩下我和表姑两个人了。


没有了表姑父在家里,那简直就是我和表姑的天下,我们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可是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急忙摇头说道:“表姑父,你别担心,我不麻烦的,其实你们住在这里都可以,反正我一个人住,有你们在,也有个家的感觉。”


表姑父直勾勾盯着我,轻声说道:“小亮,表姑父和你表姑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分开过,所以表姑父回去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你表姑。”


我不清楚表姑父说这话的动机是什么,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朦胧的察觉到自己的妻子和小青年有关系之后,肯定会立刻离开,即便不能一同离开,那也会让妻子离开的。


但是表姑父明显是知道昨晚的事情,却选择自己率先离开,而让表姑四天后再走,加上刚才这番话,不免让我怀疑,表姑父所说的照顾,并非是精神上的照顾,而是肉体上的。


这个疯狂的想法萌生出来之后,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必定是因为表姑父知道自己无法让表姑享受女人的快乐,所以才想让表姑在我身上承受欢愉的。


我装作什么都没听出来点头道:“放心吧,表姑父,我会把表姑当成我妈妈一样照顾的。”


表姑父笑道:“也不用这么严肃,就当成普通的女人就好了。”


这话让我脑子再次懵了下来,表姑父虽然没有明说,但已经彻底挑明了。


我顿时脸色通红,不知应该如何回应。


好在外面传来表姑喊我们吃饭的声音,这才打破了尴尬。


或许是因为要给表姑父践行,这顿晚饭非常丰盛。


看着表姑和表姑父恩爱的坐在一起相互夹菜,一股醋味儿开始弥漫出来,我的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大舒服。


“小亮,喝一杯吧。”表姑父拿出下午买回来的白酒,给我倒了一杯。


碰杯后一饮而尽,表姑父冲着表姑说道:“老婆,这几天给小亮好好补补身子,你看看我们才来几天,小亮都瘦成什么样了。”


我还没回味过来这话中的味道,就看到表姑俏脸瞬间娇红起来,都红到了耳根处……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我们也没有说起任何不好的事情。


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好,二两白酒下肚,整个人就轻飘飘起来,而表姑父更是将剩余的白酒全都喝完,大着舌头嘟嘟囔囔说了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然后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我见状也有些招架不住,和表姑搀扶着表姑父回到房间,我也头晕瞌睡,冲出房间吐了一番后才朝自己卧室走去。


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床上,虽然被酒精麻痹,但我的脑中并没有任何欲望的想法,在醉酒之下闭眼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表姑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亮,刚才你吐了一身,我帮你洗个澡吧。”


表姑魅惑的声音传来,我猛地睁开眼睛,大脑也瞬间清醒过来。


表姑竟然要给我洗澡?


这一刻,我竟然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确定问道:“表姑,你刚才说什么?”


“那个……”表姑支支吾吾起来,声音好像蚊子一样说:“我给你洗个澡吧。”


我脑子嗡嗡乱响,表姑和表姑父今天所说的话还有行为未免也太过于撩拨人了吧,我心中起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却又感觉不会实现。


抬起头发现表姑就在门口等着。


不再去想其他,我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肿胀着裤裆走了出去。


表姑朝我裤裆看了一眼,极美的脸蛋通红无比,但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欲望,而是朝表姑父房间看了一眼,转身进入了浴室。


表姑父的鼾声四起,喝了那么多的酒,此刻已经呼呼大睡了。


进入浴室后,我的大脑虽然清醒,但是四肢却不受控制,想要脱了衣服,却根本就没有办法脱掉。


表姑见状莲步款款走了过来,好像古时候丫鬟伺候主人更衣一样,温柔将我的衣服过了干净,很快,我那结实健壮的上身便裸露了出来。


因为一直都在送快递,我的身体非常结实,全都是肌肉疙瘩,而且腹部还有六块凸显的腹肌,更为重要的是那两条让无数女人都会疯狂的人鱼线。


“小亮,你的身材真好,比你表姑父强多了。”表姑盯着我的上身打量,虽然那次洗澡已经被表姑看光,但这一次,我知道,她是将我当成一个男人看待的。


“表姑,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两次了,可是你的我一次都没看过呢……”


我说着舔着嘴唇,伸手朝表姑的衣领探了过去。


表姑今晚穿着一套碎花睡衣裤,虽然宽大,但胸脯还是被撑得老高。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纽扣时,表姑剧烈颤抖了一下,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自然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呼吸急促起来。


“你这孩子,别看了,我帮你脱了裤子吧……”


表姑娇嗔白了我一眼,微微弯腰,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慢慢将我的裤子拉了下去……


这种感觉更是让我难以忍受。


表姑已经见过我的玩意,但这一次跟上一次总归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急忙别过了头不敢继续去看,脱掉我的裤子后扔在了脏衣篓里面。


我的呼吸无比急促,在一次,我以这种样子和表姑共处在浴室里面,但不同的是,表姑上身没有任何遮挡,那那座巨峰,就好像雪山一样耀眼。


为了可以一睹表姑下面的风景,我呼出一股酒精气体,喘息说:“表姑,我帮你脱吧。”


“嗯。”


表姑轻轻应了一声。


脱了衣服以后,我的手越来越不安分,表姑突然用隔壁将我的手拦了下来,不敢直视我的目光,嘤嘤说道:“小亮,别这样,今晚只是洗澡,我不想做其他事情了。”


本以为表姑已经放开了,但却再次抗拒,让我非常无奈。


不过我也没有强迫,明天晚上表姑父就会离开,我和表姑还有好几天单独相处,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表姑和我这个足以当她儿子的年轻身体赤裸面对,呼吸无法克制的急促起来。


我知道她的寂寞,但是却碍于女人的贞操,始终无法在我身上享受欢愉,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


莫名的,我觉得表姑非常的可怜,一个女人竟然被婚姻折腾成了这种模样,如果是我,恐怕死的心都有了。


“小亮,站在淋浴下面,表姑帮你洗身子吧。”


我按照表姑的吩咐来到淋浴下面,当水流冲刷在身上时,我腹腔内那熊熊燃烧的欲火也被激灭。


沐浴露在表姑手中被打发起泡,我如同一座木雕一样,直挺挺站在淋浴下不知应该如何。


表姑将布满泡沫的手涂抹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又慢慢朝下蔓延,滑过六块腹肌的下腹,来到了已经被修整过的草丛上面。


这种感觉快要把我折磨疯掉了。


“小亮……”表姑轻吟一声,突然伸手将我做梦都想进入她身体的玩意抓在了手中……


“表姑……”


表姑紧握玩意的瞬间,她的举动让我彻底发狂起来,控制不住喊了一声,我伸手直接抓住了表姑的酥胸。


猛烈揉捏之下,表姑好像一滩水一样躺在我的怀里,紧握玩意的手也在无意识的撸动起来。


“嗯……”


表姑娇喘一声,用身子蹭着我的胸膛。


从花洒流淌下来的水浇灌在我们身上,我一边揉捏酥胸,一边轻轻抚摸表姑上身的每一寸肌肤。


表姑‘啊’的一声放肆喊了一声,一边放肆亲吻我的脸,一边摇头喘息:“不行,我们这样就可以了,绝对不能进去,不然我会丢掉贞操的……”


表姑还在做着反抗,但是只要让她感觉到愉快,便会沉底沦陷。


我强迫似的继续,表姑很快便承受不住,不知道过了多久。


表姑刚才还欲望高亢的表情在巅峰抵达之后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我见状顿时一愣,不知到底怎么回事儿。


男人的巅峰达到之后,便会对这种事情没有任何欲望。


而女人和男人不同,但凡第一次巅峰达到之后,便会索取下一次的巅峰。


表姑现在的表情变成这样,很可能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她突然从洗漱台上滑了下来,用手搓了把脸,伸手从脏衣篓将自己的睡衣拿了出来。


我见表姑想穿衣服,急忙拦住她问:“表姑,你做什么?刚才我们相互间不是很舒服吗?”


“小亮,我们这样已经错了。”表姑摇头,一边穿衣一边说:“我们这样做是尤为道德的,我们年龄的关系,根本就不能这样。”


我着急辩解:“可是这世界上不是有很多这种事情发生吗?”


“但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能这样。”表姑接着说:“而且我是有丈夫的人,更加不能做出这种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关键时刻,表姑还是将表姑父搬了出来。


此刻我已经欲望高涨,恨不得直接强迫表姑。


但是这样做,就是伤害了表姑,逼着她做出了她不愿意的事情,相对于忍受饥渴,伤害表姑是我更加不愿意面对的。


轻叹一声,我用力屏息了心中的欲火,看着表姑穿好睡衣后匆匆离开,我握紧拳头在墙上使劲儿砸了一下。


我的酒醒了不少,将身上的沐浴露冲洗干净,光着身子回到房间躺了下来。


迷茫无比的看着天花板,许久后,隔壁传来开门声,一缕轻微的脚步来到我的房门口,跟着房门打开,表姑的半边身子探了进来。


见表姑过来,我激动起身,本以为她想通了,但表姑并没有吭声,而是扔来了一条用过的小裤,便关门离开……


我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伸出手将其接住,气喘吁吁无力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因为昨晚的事情,第二天我早早起床,生怕看到表姑无地自容,迎着寒风朝站点赶去。


站点八点钟才开门,我不到七点半便已经来到了门口。


本以为不会开门,没想到站点的店门竟然虚掩。


外面寒风凌冽,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急忙冲了进去。


店里面非常暖和,让我在寒风中冻僵的四肢也有了一些知觉。


不过店门虽然开着,但是却看不到一个人,让我觉得有点儿奇怪。


纳闷之际我正准备喊一声,却突然听到,从后仓传来一缕微弱的女人哼声。


这声音让我困惑无比,店里的钥匙是客服冯倩倩拿着的,而这女人的哼声听起来也像是冯倩倩发出来的声音。


冯倩倩和我年龄差不多,不过因为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后便来到社会上打工,来到这家快递站点的时间比我长很多,所以因为是老员工,便被老板委以重任。

相关文章:

[都市情感] 圣手赘婿 [已完结] 新书

十八禁请带好耳机_男人不要我断奶还要吃

h文从床上到浴室,把手放到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

宝贝…你这里好敏感|从厨房到卧室,一路做

优质女频《谋爱婚情:心机总裁蜜宠妻》全文赏析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