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蜜汁喷潮/宝贝咬得这么紧快绞断了玫瑰

2022-06-13 08:07 · 新商盟

手臂紧紧地缠住他的身躯,眼神里是灼热的渴望。

陈小顺还是残忍地把她的手臂分开了,一窜身就从床下钻出来。


床上正翻云覆雨进入癫狂状态的两个人当然没发觉床下的动静。陈小顺整理一下衣着,从地上站起来,先是用手机咔咔咔的拍了一阵照片,又录了一段视频,然后大叫道:“呸,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跑这里来打炮来了,我要把你们的丑事告诉村里人,告诉你们的家里人!”


床上两个正颠鸾倒凤的人,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吓住了,王梅惊叫一声就把身上的村支书推下去了。村支书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小顺和他手里的手机,顿时,他的那根家伙也吓萎了,垂在胯间了。


村支书孟武见来者是陈小顺,开始镇定自己,问道:“陈小顺,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就哼了一声说:“什么叫冒出来的我是从正门走进来的,我是来这里避雨的,却倒霉遇见你们干这种事儿!”


村支书从惊恐到恼羞,从恼羞又变成恼火,他板着脸说道:“小子,你还想管闲事吗我们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她又不是你家的女人,你管得着吗”


陈小顺见孟武竟然动硬的了,心里暗暗发狠,赶紧捡起村支书和王梅脱在地上的衣服,说道:“村支书,你真的敢不在意你有老婆,王梅有男人,你们这样约炮不仅是道德败坏,还是违法的行为,你还是村干部,我要是捅到上面去,你真的吃得消还有啊,如果王大山知道你把他的老婆给草了,还不找你拼命”


孟武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两下,但马上挤出一丝笑意来,说:“小顺啊,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说!”


村支书比猴都精,当然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传出去,他确实是吃不消的。就算王梅的男人不找他拼命,他的影响也是要命的,一旦上面的领导都知道了,这官就得丢了,他不想毁了自己苦心经营这些年的地位。


孟武眼珠滴流地转了两圈,他眼神瞄着陈小顺身下支起的大号帐篷,诡诈地一笑,说道:“小顺啊,只要你把衣服还给我们,只要你不声张,你提啥条件,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满足你!”


“呵呵,你真的能答应也包括你床上的女人”陈小顺满眼的戏谑,扫视着床上一丝不挂的王梅。

“哦就这事啊”村支书愣了一下,但马上眯起眼睛,说道,“你还没沾过女人吧你想尝尝滋味啊,当然可以了……”村支书对着王梅使一个眼色。


王梅当然明白孟武的意思,而且她早就瞄到陈小顺的那个大帐篷了,那里面猫着的肯定是顶天立地的东西,真的大得吓人,肯定能把她顶到天上去。陈小顺的宝贝奇大是出名的,她早就无限向往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还有一点啊,她拆散了陈小顺和许雅丽的婚事,她心里有鬼,就更想安抚一下陈小顺,于是她光着身子挪到床边,眼波荡漾地看着陈小顺,说:“小帅哥,你想要我啊,行啊,你想咋整就咋整……”


陈小顺诡异地笑了笑,说:“你的帐我会以后找你算……”


“小顺,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村支书感觉到陈小顺态度的缓和,赶紧趁热打铁。


“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我要承包村里的这个果园……”陈小顺审视地看着他。


村支书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问道:“你想包果园作甚那些果树已经到年头了,不结果了!”


“我想干啥是我的事情,你就说能不能包给我吧”


村支书托着下巴沉思着,本来果园是要包给他的大儿子孟凡义的,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被陈小顺威胁了,也只能忍痛割爱了,他咬咬牙,说:“这好说,都是件小事,我和村委会的其他人研究下,就承包给你了,那另外一件事呢”


“第二件事吗,就是我开电脑店的那个房子还要继续租赁,我要再签订十年的续签合同,这个也没问题吧”陈小顺眼神炯亮地逼视着他。


“这个吗……”村支书看了一眼旁边的王梅,咽口吐沫,说,“也可以答应!”


王梅顿时撅起嘴,不高兴地说道:“你不是答应我在那里开美发店吗你怎么还要和他续签合同”


村支书狠狠地瞪了王梅一眼,呵斥道:“难道你想把我们的事情让你男人知道吗再者说了,我会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开店的!”


王梅顿时不吭声了,别说村支书还承诺给她找更好的地方,就是单单封住陈小顺的嘴,她也必须忍耐,她可不想让她男人知道自己偷汉子。


见自己的两个条件都答应了,陈小顺本想问问自己爹的坐牢是不是和村支书有关,但他马上暗骂自己幼稚,就算是真的和村支书有关,他能承认吗这事需要自己去暗自调查的。他想了片刻,才把两个人的衣服扔到床上。


村支书和王梅都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穿完衣服,两个人都急忙下床。村支书看着陈小顺的手里的手机,说道:“你的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了,这回你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除了吧”


陈小顺哼了一声,说道:“这里面的照片吗,要等到我把果园个那个房子的承包和租赁的合同签完了,我才可以删除的……这个你懂的!”


“你……”村支书想发火,但忍住了,他眼角的肌肉抽动两下,说道,“那好吧,你要是把这事泄露出去,那什么也别想了……”


“你放心吧,我是守信誉的!”陈小顺笑了一声,说。


“好,够爽快。”村支书说完,就拉着王梅就出走了。好像外面的雨此刻已经停了。


临出门的时候,王梅还满眼迷恋地回头望一眼陈小顺帐篷里的大家伙的轮廓。


村支书和王梅刚走,赵小芳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下钻出来。她一边用手打扫自己身上的灰土,一边阴沉着脸问陈小顺:“你什么意思啊,我都和你说过我要承包果园了,你竟然和我竞争”


陈小顺心里暗笑,我凭什么不和你竞争但他嘴上却说:“姐,你承包果园,那是毁了这块宝地了!”


“什么意思”赵小芳挑起眉毛看着他。


“你承包后啊,就是要砍掉那些果树,然后种苞米,那有啥价值啊我同学承包就不一样了,他是要搞一个生态园,那是个大产业,创造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大姐,你不要毁了这块宝地好不好”陈小顺说的是真心话。


赵小芳忽闪着长长的眼睫毛,想了一会儿,问道:“我可以入股和你们一起干吗”


“当然可以了,就怕你老公和你公爹都不同意啊!”陈小顺提醒道。


赵小芳又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承包可以,但只能是那些有果树的地方,那五十亩已经种苞米的地我还是要承包的,你要答应我,我就不和你争了。”


“好,好,我答应你,只承包那一百亩有果树的地……”陈小顺当然知道,那些已经被她家种苞米的地,她是不会吐出来的,先把这一百亩果树包下来再说。


陈小顺说完就要走。


“你站住!”赵小芳叫住他。


“干啥”陈小顺回头看着他。


“你说干啥你先前在茅房里侮辱我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你的尿都尿到我的嘴里和身上了,你想走就走啊”赵小芳瞪着他。


我去,这不是想讹人吗,根本没尿到她的身上啊但陈小顺也没办法,无奈地说:“姐,你到底让我做啥”


“你还想做啥我要你用舌头把你撒在我身上的脏脏东西舔干净!”赵小芳双手抱胸,眼神儿逼视着他。


“姐,我到底我的尿撒到你身体的哪里了”陈小顺面对这样的火辣辣的女人有点不知所措。


“头上,脸上,嘴里,衣服上都有……”赵小芳毫不隐晦地说。


但既然已经惹祸了,那就要乖乖的按照她的要求息事宁人吧。


他咽了一口吐沫,就来到赵小芳的面前,一把搂住她白皙的脖颈,在她耳边轻语:“姐,你真迷人!”然后就把她的一缕柔发含在嘴里,不但没有嗅到尿的味道,反而浓浓的芳香扑面而来。


浓烈的男人气息冲击着赵小芳,这是一股让她震颤的雄性魅惑,她僵住了。先前在床下她已经被这雄性的气息融化了,担他还是逃脱了,此刻她不甘心什么也没发生就走了……


陈小顺当然不客气,紧紧的搂住她,嘴唇和舌尖在她的秀发,耳边面颊,玉颈上游荡,双手当然也不闲着,摩挲着她的背她的腰。


陈小顺感觉到赵小芳灼热的呼吸,甚至听到她的心跳声,他顿时兽血沸腾。


“你要干什么”忽然赵小芳猛地拉开了他,眼睛更加火辣辣的盯住了他。


“我要舔干净你身上的赃物啊!你不是嘴里都有了吗我要吸出来……”陈小顺瞬间用双唇封住了她的红唇。


赵小芳似乎故作骄矜,象征性地挣扎着,她晃着头躲避着他舌尖的侵袭,但陈小顺开始釜底抽薪,双手伸进她的恤那一刻,她的白纱衫已经被掀到了腰部,他灼热的双手在她的后腰和小腹上交叉游动,一路向上进发,她终于彻底放弃了防御。


陈小顺终于把舌伸进她的嘴里,两舌相撞的瞬间,她的身体第一次发出了颤抖,一股津香直入心肺。


陈小顺的双手当然要做该做的,在她的后背摸索着,轻叩她背部胸衣的带子,滑过腰间,突入前胸。她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几乎不易觉察的呻吟。


陈小顺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她的胸衣后带,胸衣松开那一刻前面的肉团一弹,他的手如愿以偿。


“啊


“我咋能不想娶你呢,这不是我家里一直摊事儿,凑不上彩礼吗,我……”


“不要说你的理由了,没用的,我爹说了,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再不把彩礼钱送过来,那就要和你退婚了,你赶紧去借钱吧!”说完,许雅丽就挂断了电话。


“喂,雅丽……”电话里剩嘟嘟的茫音了。


三天自己拿什么凑齐那十万元彩礼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已经欠了二十多万的外债,亲朋好友,该借的地方都借遍了,不该借的地方也都欠着,现在连账主都无法打发,还哪里去借钱


陈小顺站在路边吸了好几支香烟,也没想到借钱的地方。不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谁离开谁都得活着。他咬咬牙,扛起铁楸向屯子走去。


陈小顺刚到家门口,却看见有个身姿婀娜女人正站在自己家门口。这个女人是屯子里的年轻寡妇叫孙丹。也是村支书孟武的小舅子,半年以前,她男人万田在工地打工出事故死了。


这是一个穿着花格外套黑短裙的二十四五岁的中等个头的女人,脚下是一双拖鞋。她身材凹凸有致,白胳膊白腿白净的面庞格外显眼。


陈小顺很吃惊对看着她,问道:“嫂子,你……是在等我”


“嗯哪,我是来找你,刚到你家门口,正好看见你从那边回来……”孙丹燕语莺声地说道,眼神儿羞怯地看着陈小顺。


陈小顺呆愣愣地看着孙丹。她生的容颜娇美,一头乌黑的短发,轻笑时那两个酒窝娇艳妩媚,令人神迷;菱型的樱桃小嘴,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悦耳动听。


陈小顺愣了一会儿,问道:“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我是找你给我翻看一下监控录像,我家丢东西了……”孙丹显得很不安,搓着白嫩嫩的小手。


查看监控录像,是陈小顺售后服务的内容。王窝堡屯大半人家的男人都在外打工,家中只有留守妇女,老人和儿童,为了防贼防色狼,很多人家都安装了监控头。屯中几乎所有人家的监控都是陈小顺给安装的,他安装的监控价格低,质量效果好,售后服务又及时,所以他的监控安装的生意很好。


但很多人家安装完了之后,却不知道怎样翻看监控的内容,一旦丢了东西,都是要找陈小顺去给查看。


孙丹家的监控也是陈小顺安装的,来找他翻看监控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但他很好奇她家丢了什么,就问:“嫂子,你家丢了什么”


孙丹的小脸竟然红了,说道:“到我家再告诉你,我的小孩自己在家睡觉,没人看着,一会醒了就麻烦了,快走吧!”


陈小顺当然知道一个婴儿自己在家会有危险的,就急忙跟随孙丹来到她的家里。


孙丹家是传统的里外套间的格局,外间是待客用的,有沙发也有火炕,整个房间里干净整洁。炕上正熟睡着一个婴儿,旁边还有一些婴儿的衣物。


孙丹见自己的孩子还安然无恙地睡在炕上,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把陈小顺让坐到炕沿上。


孙丹脱去花格外套,里面就是一个白背心,成熟女人的妙韵淋漓显现,陈小顺的心里一忽闪。


或许因为天气热,也为了给孩子喂奶方便,她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背心,胸前的两只特饱满的奶子把背心撑起老高,而且,里面没戴乳罩,那两个乳头的尖尖轮廓特别清晰,或许她的奶水很充足,经常有流出,把那尖尖顶着的背心处,有两滩褐色的奶渍的痕迹,而且她背心领口若隐若现的深深的沟沟,简直神秘美妙的让陈小顺的眼睛都掉进去了。陈小顺最痴迷的就是女人的奶子。


而且,原来女人生完孩子之后是这样的动人神韵,他的眼神顿时又直勾勾的了……


“小顺,你很久没来我家了吧”孙丹感觉到了他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神,她的脸色绯红。


“啊……是啊,有半年了吧嫂子,你家到底丢了啥东西啊”陈小顺也急忙收回自己贪婪的眼神,急忙进入正题。


“是……我的内裤丢了……”孙丹红着脸,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啊内裤丢了怎么丢的啊”陈小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显得很惊讶。


“当然是晾晒在外面的晾衣绳上……丢的了。”孙丹显得很窘迫。


“怎么会有偷内裤的嫂子,会不会是让风刮走了”陈小顺提醒道。


“昨晚没有风啊,就算有风也刮不走的,我都是用卡子掐住的,再者说了,丢的是两条内裤和一个胸罩,不可能都刮走了的,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我找你来,就是看看监控录像,到底是谁偷走的……”孙丹心里认定就是被偷走的。


陈小顺也仔细想了想,觉得被人偷走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呢。暗地里觊觎她的男人会很多的。


陈小顺也很想知道是谁偷走了她的内裤,就急忙把她家的硬盘录像机拿过来,来到电视机前面,接通到电视机的的插口上,一边开机一边问孙丹:“嫂子,你的内裤是什么时间晾出去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丢的”


孙丹把一把椅子放到陈小顺的后面,一边说:“昨天晚上八点多我洗了晾出去的,今天上午九点我才发现丢了的!”


陈小顺心里有底了,把时间锁定在昨晚八点到今天早九点就可以了。孙丹家的监控是他给安装的,整个院子任何地方都是没死角的,只要有人进了院子,不管到哪个角落,都会被监控到的。


陈小顺打开了硬盘录像机,电视屏幕上开始有了画面,他当然要先查房前的那个摄像头。但这是个慢功夫活,要一点一点的查看。


孙丹也办了一把凳子坐到陈小顺的身边,看着电视屏幕。


时间显示晚上九点刚过,屏幕上一个臃肿的男人的身影出现了,虽然是夜间,但红外线的摄像头效果相当好,陈小顺和孙丹都轻易地认出来这个男人竟然是村支书孟武!难道是村支书把她的内裤偷走了真的是太意外了!


可是,村支书只在窗前听了一会,就神色紧张的溜走了。


之后,又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了,依旧看的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孙丹的小叔子万路。


万路是孙丹死鬼男人的亲弟弟,24岁,虽然长的人模人样的,却是吃喝嫖赌什么都干,娶了个媳妇过门不到一年就和他离婚了,之后就一直光棍一根。


画面上的万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先是蹑足潜踪地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儿,便把目光投向晒衣绳上的女人的小衣服上,似乎顿时满眼亮光儿。


万路来到晒衣绳下,伸手把上面的一个小巧黑色蕾丝内裤拿下来,先是用鼻子闻一闻,然后竟然用嘴在内裤的裆部亲了一口。


眼睛盯着屏幕看着的孙丹顿时脸色更加红,嘴里骂着:“流氓!”


而更流氓的事情还在后头,陈小顺和孙丹都瞪大眼睛继续看下去……


万路手里拿着孙丹的小内裤,又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屋里的动静,竟然把裤带解开了,把外裤和内裤齐刷刷的褪下来,露出他那根已经支愣起来的东西。


万路用自己的左手握住自己的那根东西开始上下套弄着,而他的右手拿着孙丹的小内裤举到鼻子前贪婪的闻着,耳朵则是倾听着屋里的动静,脑子里闪着怎样的画面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随着万路左手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呼吸急促起来,就在最后的那一刻,他急忙把内裤从鼻尖移到下面,一股浊液狂喷到内裤上,然后又用内裤擦了孽物上的液体,便很疲倦的样子提上裤子。

相关文章:

【火爆新书】嗜血狂徒在都市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男朋友想把我揉碎 *0本糙汉文男主是军人

水泥工老头把校花【神级技工】女人自熨全过程(有声)

在车后面挺进 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

领导想跟你暧昧的表现*怎么算是和领导有暧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