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塞着不准拿出来,萧云卿与宁婉塞冰块

2022-06-13 07:47 · 新商盟

看到这短信的简短的内容,李天明心情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这些年他一直在方家,很少跟父母见面,见面的机会也很少。

虽然他身在方家,他的心,却是在老家。

正好今天有空,加上是父亲的生日,他不想父亲寒心,旋即回过去一个短信,

“好,我马上就回来。”

李天明买了点礼物和保健品,打了辆出租车回家一趟。

因为山路太陡峭,出租车司机都怕了,送到一半都不敢往下开了。

李天明看着还有很远的路,只好加了一百,司机这才咬着牙继续开。

估计谁也想不到堂堂兴盛集团总经理的伯父伯母会住在农村,换做谁都不信是真的。

李天明何尝也不是如此,他在方家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而且方家对这一门婚事很是保守,知道的人很少。

他一直都瞒着父母自己入赘的事情,只说自己跟方晴是快要结婚了,这才瞒过了父母。

虽然几年没有回家,李天明还是对回家的路线很是熟悉,因为这里打不到车,他给司机一百元,让司机等他一等。

司机很是喜欢李天明这豪爽的样子,他看到一百元就傻眼了,也没有拿钱就溜,说最多等一个小时,一个小说后就走人。

“爸,妈,我回来了。”

李天明推开吱呀的发响的木门,还是回家的感觉好,至少总比在方家受气好了。

“回来了?”

张蓝笑着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还沾着一些面粉,回头喊道,

“老头子,儿子回来了,你怎么不出来。”

“啊?儿子回来了?”

里面传来和蔼而激动的声音,还伴有脚步声。

李天明听到父亲的声音,心里一颤。

因为爷爷是打铁匠,所以给父亲起名叫李打铁,偶尔父亲会打点农具卖点钱赚点钱,但也只能够吃饭的。

看到那几乎版头白发的父亲,李天明眼圈一红,这才几年没见,原本一头乌发的父亲也头发白了。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李打铁看到李天明手中带来的那些礼物,有些埋怨地说道,

“你能够好好的赚钱,过的好,我就放心了。”

“反正我也有了工作了,这点东西也花不了多少钱。”

李天明有些感动,明明父母过的不如自己好,还关心着自己。

“走走走,进去陪我喝几杯。”

李打铁听到这里,露出欣慰的笑容,拉着儿子李天明就往屋子里走。

李天明知道父亲的性格,只好任由着父亲拖着。

桌上摆着一桌子的饭菜,看上去很是丰盛。

“爸,先别喝二锅头,你看我买了什么酒。”

李天明拿出一瓶花了二百元买的白酒,故意的晃了晃,特意的勾引父亲的酒虫。

“好小子,还是你为了我好,知道我喜欢酒。”

李打铁顿时眼睛一亮,一看那白酒就知道很贵,肯定很好喝,直接抢过来笑骂道。

“妈,不用忙活了,已经够吃的了,一起吃饭吧。”

李天明对着厨房那边喊着。

“还有最后一道菜。”

父母都是这样子,都是为了给孩子吃最好的,喝最好的,就算是做不到,也尽力的做到。

很快,菜都摆齐满满的一桌,可谓是秀色可餐。

“开动吧。”

李天明早就饿的咕咕叫了,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红烧肉。

李打铁和张蓝看到李天明这吃相,都是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

“儿啊,你和方晴的关系怎么样了?她今天怎么没来呢。”

开口的是张蓝,她一直都关心着李天明什么时候结婚。

“已经差不多了,她可能有事吧。”

李天明楞了一会,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方晴可是一个好女孩,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啊,一定要对她好才行。”

李打铁不忘灌输着一些大男子主义的思想。

“嗯,我不会辜负她的。”

李天明眼神闪过一丝黯淡,有些口不应心的说了句。

他是对方晴好,可是方晴根本连搭理他都不搭理。

他和方晴的关系这么僵,他不知道这善意的谎言还能够隐瞒父母多久。

“我听说方晴是城市的人,她的父母会不会要求很高啊。”

张蓝想起了什么,突然问了一句。

“嗯,但是我相信,只要坚持,就是胜利。”

李天明一直坚信这句话。

“那就好,我就怕你和方晴合不来,如果你和方晴合不来的话,我可以再给你物色一个。”

不知情的张蓝笑着道。

“好。”

李天明也不好拒绝,只好假意的答应了下来。

吃完饭后,一家人互相寒暄了一会。

“爸,这是保健酒,喝了可以护腰,很适合你,妈,这是洗面奶,洗了可以让脸变白,这是......”

李天明担心父母不知道这些的用处,一个一个的介绍了起来。

李打铁和张蓝露出欣慰的笑容,儿子还真的长大了,知道孝顺他们了。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李天明看了一下时间,还剩下二十分钟,他也来这里也是探望一下的。

“啊,这么快就走了啊,在这里住一晚吧。”

李打铁有些不舍的说道。

李天明也知道父母心里的想法,毕竟好几天没见,这才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了,时间难免有些太紧迫了。

“公司有点事,等不忙了后我会再回来的。”

李天明做了个保证,然后拿出用报纸包好的一万元,

“方晴没有亲自来,这是她给你们的。”

其实这一万元是他自己的,至于说是方晴给的,是他自作主张的,也是让父母放心他跟方晴的关系。

“一万元?”

李打铁和张蓝脸色都是一惊,连忙摆手说道,

“这也太贵重了,还是让她收回去吧。”

“反正方晴早晚是我们的媳妇了,大不了我可以给她彩礼钱的。”

李天明知道父母不会接受,早就想到了理由。

“这想法不错,这样可以,这笔钱我给你留着。”

一万元在别人的眼中来看不是事,但是在农村里说,却不是小钱了,李打铁不舍得花掉,说道。

“爹,你们就花了吧,一万元我一两个月就赚够了。”

李天明生怕父母不好意思花掉,这才夸大。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先前消失的恐惧一下子又回来了。

尽管预料到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这么快就来,依然让我感到一阵心悸。

女鬼死死掐住我脖子的愤恨萦绕在心头,如今,这段回忆更像一条毒蛇一样蔓上心来,我不得不深深吸了口气,坐在床上,冷静了一会。

“你那边怎么样?”我蹙着眉道,学姐的语气有些诡异,事情恐怕不容乐观。

手机那边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学姐听了这话,一下子哭了出来:“小杨,你快来,我这边,快撑不住了,救命啊!”

然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极了那个女鬼重伤后还被活活碾死的声音,吓得我一个寒颤,手机也蹦到了沙发上。

但我再拿起手机,电话已经挂了,只留下一段模糊不清的杂音,我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我心里不是个滋味。

学姐都是为了帮我,才会这样。

想想鬼婴那声让人不寒而栗地“你是在她伤口上泼硫酸”的话,一股寒气灌了进来。

鬼婴说过,女鬼的魔障已经被触发了。

那么,她现在应该处于全盛状态。

现在,怕不是我能解决的。

我在出租车上,给王师傅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简明扼要地讲了一遍。

不料王师傅听完后,声音蛋疼得令我惊讶。

“小子,就为这个啊?”

“不然呢,王师傅,人命关天,你快来啊!”听着王师傅懒洋洋的语调我心陡然一惊,想想要独自面对那个女鬼的可怕,我就后背生凉。

“嘁,小子,”王师傅的声音透着一股不屑,他聒噪地道,“就这点事还不值得我出马,你不是从黄老那里得到了堪舆书和往生咒吗,也该练练手了,快去,要是不能活着回来别说是我教的。”

接着电话一下子挂了。

“我……”

我还想继续说着什么,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饶是我对王师傅十分尊敬,也忍不住重重骂了一声死老头儿。

要是我出事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付了钱,我匆匆上去,看到学姐的情况已十分不容乐观。

她穿着一身极其单薄的吊带睡裙,雪白的肌肤上一道道青青紫紫的痕迹,像是被极其的力掐出来的。

她整个瘫在地上,看起来已经精神崩溃,两眼乌青,地上一道道血,墙壁上都是血迹,此刻,她的半个身子都是血,已是面无人色。

看到学姐这个样子,我十分心疼。

同时,也是深深的惊讶和恐惧,学姐也是对鬼怪很有了解的人,怎么会被折磨到这个样子!

难道,这鬼,真的到了人力无法战胜的程度吗?

学姐看见我之后,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我连忙安慰着她,她告诉我,这女鬼已经变得十分厉害,连续一天一夜折腾得她不得安宁,反复地在她面前重复着她死前的凄惨,如今,她已经被折腾得精神崩溃,在屋子里电话也打不通,她试了好久,我才接了……

听到了她的话,我由衷地感到一阵寒意,对于无辜的学姐她都如此,那么,更何况往伤口上泼硫酸的我呢?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终于来了。”

我低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面容十分清秀身材十分苗条的女子,她仰起头来,那双眸子十分澄澈,此刻,她的脸上没有怨恨和扭曲,而布满了一个女孩独有的清纯。

她这幅模样,我实在无法将她和谋害学姐的女鬼联系在一起,不由得有点踌躇,“你……”

“我在这里,就是专门为了等你来,”女孩扬起头来,一脸平静,脸上没有丝毫怨恨与不甘。

等我来?我原本平静下去的那颗心又砰砰直跳了,她等我来干什么?报我揭开她伤口之仇吗?

不料,女鬼稳稳地走到我面前来,重重地对我磕了三个响头。

我一时感到口干舌燥,呐呐的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我受不起她如此大礼,但那种情况下,事情实在来得太过突然,我只得站着不偏不倚地受了,汗水直往下淌,耳边好像有蚊子嗡嗡地在飞,她恭恭敬敬地对我磕完三个响头后,站在了一边。

连藏在我身后的学姐,也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

“我是来求你为我报仇的。”她抬起头来,原本澄澈的目光突然一片浑浊,像是泛着白,她的面容又变得扭曲而阴森起来。

“什么仇?”

“替我杀了那两个畜生。”她惨惨地一笑。

听完她的话,我紧接着回复道:“对不起!违背阳道戒律擅自杀伤他人性命,我实在做不了!”

“不需要你动手,”她死死地盯着我左手拿着的堪舆书和罗盘,我又感到了一阵透骨的凉意。

“你不是会法术吗,你只需要搜寻那两个畜生的灵魂和记忆,搜集证据,然后把两个畜生交给警察就好了。”

“可是,我还什么都不会……”

“那你赶快学啊,小杨。”学姐当然不肯放过这个脱身的机会,使劲推我一把,都快哭了出来。

在学姐有些凄惨的哭泣声之下,我不敢大意,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涌入了我的脑海里。

真是奇怪,我只看了一遍,就过目不忘了,而且还知道怎么使用,难道,黄老传承的不只这些书,还把记忆和智慧都传承给了我?

女鬼对我,再次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凄惨地哭泣道:“我听那些来往的大鬼说,最近您有了难得的道缘,获得了天地间难得的传承,偏偏您的福报又极为深厚,修道和法术一途可以说是快于常人百倍,我以前多有不敬,您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您千万要为我报仇,不要放过那两个畜生!”

她的手指死死地抓住我的小腿,抠得我一阵心疼,叫声如此凄厉,让我心底发毛。

我当然会帮她,但是我对她很不满,因为她伤害了我重要的人,我指了指学姐,“你怨恨我可以理解,只是你为什么伤害她?”

气氛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女鬼跪下,闭上眼,两行血泪流了下来。

“小杨你不要怪她……”学姐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她入了魔障,她走到哪,都会不自觉地这样……”

相关文章:

游泳时看到毛|40岁妇女适合什么工作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花核 玩弄 调教 哭喊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 两根硕大挺进我的身体

为了生意让我陪黑人——放荡护士口述

分身 哀求 控制 导管*男生喘声2分30秒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