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 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

2022-06-11 20:01 · 新商盟

19.救人

“救人?”章鸿鸣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难道周老弟手里还有那种神奇的药丸?可是,他刚才不是要针具吗,以前也没见需要这东西啊。

尽管如此,章鸿鸣还是立刻吩咐人去找医院要一套针具来。

几个医生护士,已经追着周睿跑进手术室。隐约间,可以听到里面传来斥责声:“你谁啊!要干什么?不准乱动病人的遗体!”

陈金良和几名警局人员进去的时候,正见周睿趴在蒋国兵老婆旁边,大声喊着:“快点进去啊!愣什么!你不想活了?”

几人看的发呆,他在和谁说话?

虽然做警察那么多年,时常会和尸体打交道,但是看着一个大活人对着一具尸体这样说话,还是不免让人觉得心里发毛。

那几个医生和护士正在拉周睿,不让他在这捣乱。病人都死了,你还在这搞什么鬼?

蒋国兵更是跳起来抓住周睿的衣领子,挥拳就打过去:“我老婆被你咒死了,你也别想活!老子弄死你!”

看着蒋国兵老婆的灵魂始终没有往身体里去,周睿本来就急的够呛,当即想也不想一把推在蒋国兵胸口。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周睿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可劲头却大的离谱。

一巴掌下去,蒋国兵像布娃娃一样被轻松推开好几米远,撞在了手术台上。

“你怎么还打人!”一个医生立刻训斥道,看见陈金良等人进来,他立刻跑过去告状:“你们来的正好,快把这个疯子抓起来!他不但骚扰遗体,还打人,太无法无天了!”

另外几人作势要动手,陈金良微微摆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在几人诧异的注视下走过去。

走到周睿面前,陈金良疑惑的看看他,然后又看看蒋国兵老婆的遗体,问:“周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

“救人!”周睿抬头看他一眼,然后说:“陈局长,您来的正好,能不能帮忙让这些医生配合我一下,说不定还能把她救活!”

“配合你?你谁啊!”一个医生立刻忍不住嗤之以鼻。

“就是,这里可是手术室,你一个身份都搞不清楚的外人,凭什么要求我们配合你!再说了,病人已经死亡,怎么可能再抢救过来。”另一人说。

对周睿的底细,陈金良了解的不太多,犹豫了下,他又问:“周先生也学过医?”

“没有,但是看过几本医书,应该还算可以。”周睿很谦逊的说,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然而这话立刻引来旁边几个医生的嗤笑,看过医书,就算可以?

那他们这些经过正规培训,又行医十几二十年的怎么算?绝代神医?

可能觉得陈金良似乎与周睿认识,那几个医生没有再像之前一样,但他们仍然不相信周睿的能力。其中一人更是道:“小伙子,看书和实际是不一样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人说学医难?”

“我身边这个,本硕连读,又进了医院配合将近五年,可你问问他,敢说自己还可以吗?”另一人拉着旁边的年轻医生说。

那个年轻医生脸上带着些许傲然,硕士学历,哪怕在这个时代,也算相当不错了。像周睿这样的“泥腿子”,自然让他心中充满了优越感。

“我的医术和你们学的不一样。”周睿解释说。

“有什么不一样?就算不一样,也不可能让人起死回生,你也太会吹了。”一个年龄稍大的医生似有些不耐烦,摆手道:“行了,看在陈局长的份上,你赶紧出去,别在这捣乱,都什么人啊。”

就在这时,章鸿鸣已经带人跑进来:“周老弟,你看看这套针具能行吗?”

陈金良身边几人都很是诧异的看着章鸿鸣,刚才周睿说让他去找针具,几人都听到了。

本来他们还觉得,周睿这个人已经够不靠谱了,却没想到,章鸿鸣竟然真听他的话去找针具了。

其中一人对陈金良低声问:“陈局,章总怎么也跟着这个年轻人胡闹?”

陈金良没有说话,因为他心里也是万分疑惑。

以章鸿鸣的见识,就算在某些事情上能被骗,可这种让人死而复生的事情,很容易就被拆穿了。

周睿敢说,章鸿鸣就敢信?

想起周睿之前喊的那句话,陈金良又瞥了眼被医生拉住,却仍冲周睿怒骂不已的蒋国兵。犹豫片刻后,他开口问:“周先生,你真认为自己可以救活他?”

周睿正在解开针具包,他紧盯着蒋国兵老婆的遗体。灵魂已经快进去了,但身体受伤实在太严重,如果不及时施针,就算灵魂回去也会很快出来。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说:“能!只要他们配合我!”

旁边几人似乎看出什么来,讶然的问:“陈局,您不会也相信这小子吧?”

要让陈金良这个接受了科学教育的唯物主义者相信周睿,还是很难的。但是,他信章鸿鸣。

那么大一个集团老总,会被骗的像傻子一样吗?怎么想也不可能。

生意人,可比他这个警察更着重现实。如果没有亲眼看到值得“投资”的点,他们会表现的比谁都疏远。

“反正医生已经宣布死亡,既然他说可以,那试试又有何妨。”陈金良说着,看向那几名医生,道:“几位,麻烦配合他一下吧。不管成不成,我代表青州公安局,感谢各位这次的帮助!”

陈局长开口了,还能说什么?

只是让他们这些自认行医多年的老医生,去配合一个只看过几本医书的野路子,心里还是很不爽的。

这不玩呢吗?就那么几根针,能救活已经死去多时的人?

真是扯犊子……

也不知道这个陈局长脑子怎么想的,竟然还真信!

其中一名医生义正言辞的道:“那可要先说好,这是你们要求配合的。不管之后出了任何问题,或者对遗体造成了其它损伤,我们都是不负责的。”

陈金良点点头,道:“放心,有我做见证,没有人会找你们的麻烦。”

听他这样说,那几个医生才走到周睿面前,冷着脸问:“说吧,怎么配合你?”

周睿已经抽出八根银针握在手中,听到医生的问话,他想了想,然后说:“你们平时遇到大创伤怎么治疗的就怎么来,包括各种抢救用的药和器具都准备好。等下我会施针先帮她恢复心跳和脉搏,伤口的处理,还需要你们来做。”

“说的跟真的似的。”那个本硕连读的高学历年轻医生撇撇嘴:“我在学校那么多年,也没听教授们讲过有人能死而复生的,你可真敢吹,还帮她恢复心跳呢。如果能的话,还需要你来做?”

另一个医生瞥了眼陈金良和章鸿鸣,说:“行了,让配合就配合吧,就当进行临床实习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他们的态度明显在敷衍。

拿个针管都慢吞吞的,至于什么药品啊,器械啊,更是压根就没打算准备。

在他们心里,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周睿能够创造奇迹。

实际上,满屋子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哪怕章鸿鸣,拿来针具其实也只是给面子的做法而已。

毕竟之前周睿救人是靠药丸,现在却要靠针灸,差别太大了。

虽然看出那些医生的不信任,但周睿没有再耽误,现在蒋国兵老婆的灵魂已经回到身体。但因为身体受伤太严重,不能自主恢复机能。

他深吸一口气,想也不想的将手里的八根针同时扎了下去。

轻弹针尾,没有人能看到的一缕金光,顺着牛豪针钻入蒋国兵老婆体内。

其中一名老医生忽然轻咦一声,虽然他觉得周睿是在吹牛B,可这施针的手法,却看的他很有些惊讶。

老道,准确,无论力度还是角度都无可挑剔。

这时候,周睿又拿出几根针,同时大喊道:“先做心肺复苏!”

几个医生嗤笑一声,都站在那看,没一个有帮忙的意思。

你不是说能救吗,那你自己救啊,找我们做什么心肺复苏?

周睿大急,他必须在做心肺复苏的同时施针,所以腾不出手来,要不然根本不会喊那几人。

这时候,那位曾经在中医院工作过的医生过来,道:“我来吧。”

“陈医生,你……”另一个医生讶然的出声。

“终归是在救人,起码他的态度是好的,姑且试一试吧。”陈医生说着,翻身上了病床,双手交叉开始做心肺复苏。

周睿也在同一时刻,将另外几根针迅速扎进蒋国兵老婆的鸠尾穴,巨阙穴以及乳根穴。

陈医生虽然在做心肺复苏,但还是在时刻注意周睿的动作。

这次的施针,手法依然令人赞叹,可当他看清那几个穴位时,却大吃一惊,不由问:“这可是三处死穴,你要救人,怎么还往这扎?”

那个年轻医生顿时嗤笑出声:“还能为什么,因为不懂呗,以为是个穴位就能扎了。所以陈医生你还是别跟着他瞎忙活了,就他这样的,怎么可能救人吗,害死人还差不多。”

20.有眼不识泰山

听到陈医生的质疑,周睿随口解释道:“她的生机已断,用正常的手法已经救不回来了,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震荡心脉才能重生!”

“哈哈哈哈……”年轻医生听的直接笑出声来。

蒋国兵站在陈金良身旁,看着别人随意“摆弄”自己老婆的遗体,眼泪都下来了:“陈局长,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我老婆已经死的够惨了,还要被人这样摧残,还有天理吗!”

几个警局高层,也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说:“陈局,我看还是算了,让他这样乱搞不行的。”

陈金良现在也是有些后悔,从那些医生的话来判断,周睿的救人方法显然是不对的。

看样子,自己果然是想的太多了。

摇摇头,他走到章鸿鸣身边,道:“章总,你还是让他回来吧,这……”

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了一声咳嗽,紧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陈金良转头看去,只见陈医生像活见鬼似的已经滚落到手术台下。

旁边几个医生,更是膛目结舌,满脸惶恐。

周睿一把捏住蒋国兵老婆的手腕,同时冲那几人大喊:“快!快抢救!”

那几人都吓傻了,刚才蒋国兵老婆突然咳嗽一声,血都从嗓子眼里喷出来。

这怎么可能……

一个死去将近十分钟的人,怎么还能咳嗽?

“竟然真的活了……”

章鸿鸣充满诧异的声音,传入陈金良耳中,让他回过神来了。

想也不想,陈金良立刻喊出声:“立刻进行抢救!”

与此同时,唯一一个愿意帮助周睿的陈医生,终于反应过来。

不是见鬼,而是手术台上的女人真的活过来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周睿,完全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以死穴震荡心脉?

见那几人不动弹,周睿气的想吐血:“你们发什么愣啊!赶紧抢救啊!”

陈医生这才醒过神来,他二话不说,连忙喊:“快准备肾上腺素!立刻进行输血!血袋够不够?马上让他们再送点来!快!”

那几个人被他一阵吼,来不及多想,纷纷上前,忙的满头大汗。

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人怎么活过来了,可既然活了,就要努力把她的性命真正留住。

那几个警局的高层,包括蒋国兵都愣在原地。看着一群医生在手术台前奋战,他们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真的还有救?

这,这……

没有人能说出话来,因为这是一场发生在眼前,真真切切的奇迹!

医生们忙活的时候,周睿也没有停着。他时刻捏着蒋国兵老婆的手腕进行诊脉,以此来判断哪里更需要先行救治。

“左肺下二指部分出血,先止血!然后脾受伤,注意,右腹动脉出血,出血口在……”把自己的判断一一说了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怀疑他在胡扯,就凭诊脉能连出血口在哪都判断的出来?

结果当他们按照周睿的指点一处处看过去后,瞬间就怀疑自己的医术是不是白学了。

周睿说的地方,没有任何差错,他说哪里出血,就哪里出血,一分一毫都没有差!

几个医生一边忙,抽冷子还要用看怪物的眼神瞥一眼周睿。他们心里满满的全是震惊,今天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他们这些年来的所有理论。

章鸿鸣转过头来看了眼陈金良,问:“陈局刚才说什么?”

陈金良心头一跳,咳嗽了声,然后挤出一副笑容,道:“我说,要是等会周老弟忙完了,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他吃顿便饭。”

章鸿鸣哈哈大笑,周睿做到了别人做不到,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也觉得脸上有光。

尤其是看到陈金良的态度改变,更是心里大爽。

一开始主动请你吃饭你不吃,现在却反过来头来想巴结?

章鸿鸣呵呵一笑,说:“周老弟的事,我可不敢替他做决定,回头陈局还是自己问吧。”

陈金良嗯了声,想起中午的事情,苦笑道:“先前是我眼拙,章总可别见怪,回头在周老弟面前,帮老哥说两句。”

大局长放下了架子,章鸿鸣也不好总端着:“你呀,这么多年的交情,不信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我?如果真是个不着调的,我能喊来和你一起吃饭吗?”

“是是,都是我的错,回头我摆一桌给两位赔罪。”陈金良连忙说。

换个有钱有势的人在这,他也未必会如此讨好。但是,一个连死人都能救活的神医,你还装腔作势不去拉拢,那也太傻了点。

在一线干了这么多年,陈金良非常清楚,人命是多么的宝贵,又是多么的脆弱。

所以,周睿的表现,使得他在陈金良心目中的地位直线上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要超越章鸿鸣了。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手术才算结束。

各种监测仪器已经拉上,蒋国兵老婆的情况稳定下来,无论心跳,脉搏,呼吸,以及各项机能特征都在水平线之下。

看着那些数据,忙到满头汗的医生们,呆呆的站在手术台前。

直到现在,他们才想到,自己等人创造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奇迹!

这不是所谓的误诊后,病人突然自主复苏。

而是真正的伤势过重死亡后,然后被硬生生救活了!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从未有过这样的案例!如果这台手术传出去,恐怕他们立刻就能扬名立万!

当他们看到同样额头冒汗,脸色也有些发白的周睿时,一个个则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有钦佩,有愧疚,还有懊悔。

想到自己等人在一个小时前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事,他们顿觉无地自容。

他们很清楚,看轻周睿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根本不是正规的医生,甚至都没怎么学过医。

跟他们比,简直就是门外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门外汉,让他们有机会亲手创造历史,见证奇迹!

这时候,陈医生走到周睿面前,深深的弯腰鞠躬。

周睿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扶起来。

陈医生看着他,满脸的愧疚:“我为之前的无理向您道歉,请您原谅我的无知。”

周睿连忙道:“我其实也是误打误撞,心里很没有底。而且,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助,凭我一个人也救不了她。”

之前那个说就当临床实习的医生也走过来,同样弯腰冲周睿鞠躬后,然后带着满脸的佩服,道:“不说别的,就光凭您刚才一手诊脉,判断出近乎所有的伤势,就足以震惊世界。你这用的是中医吧?我还是头一次见,中医能发挥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简直就像神仙下凡一样!”

其他几名医生,也纷纷走过来,说着类似的话。

短短一个小时,周睿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表现彻底把他们征服了。

从最初的怀疑,不屑,敷衍,到现在,他们心里只留下了佩服和崇拜。

尤其那个本硕连读的高学历年轻医生,更是一脸狂热的握着周睿的手,嚷嚷着要拜他为师。

周睿被弄的哭笑不得,还好章鸿鸣和陈金良过来,才解了他的围。

只不过,陈金良也被他征服,毫不避讳周围人的存在,热情的握住周睿的手:“周先生,您这次可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中午的事情实在抱歉,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泰山,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除了陈金良,另外几个警局高层,同样围着周睿,热情的有点过分了。

这时候,突然听到“噗通”一声,紧接着,便听到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周,周先生,我替我老婆孩子谢谢您了!之前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给您磕头!”

周睿转过头去,只见蒋国兵跪在地上,把脑袋磕的砰砰响。

他赶紧过去把人扶起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没什么好谢的。你们平时为了人民群众安危奋战在一线,那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大义!大义啊!”警局政委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周睿说的是实话,打小他就很敬重警察和军人。没有这些人保卫国土和人民安全,哪来现在的稳定生活?

不过,看到蒋国兵的时候,周睿又想起另一件事,问:“你老婆戴的那个什么佛牌呢?”

“佛牌?”蒋国兵一脸茫然,出车祸后,他就慌的不行,哪里还顾得上佛牌在哪。

这时候,陈医生拿了一样东西来,问:“周先生说的是这个吗?”

周睿看过去,果然是那块佛牌。

他点点头,把东西拿过来。左眼中,依然能看到明显的红光缭绕,而且再次产生了一条新的线朝着蒋国兵老婆绕去。

看样子,这东西的危害性不是一次性,而是持续不断的。如果不立刻毁掉的话,很可能再次让蒋国兵老婆遇到生命危险。

想到这,周睿不由叹息一声,又得花费一团金光啊,等于人白救了……

想是这样想,但该做的还是要做。

随着周睿的念想,佛牌上的血光迅速消散。接着,只听“啪嗒”一声,这吊坠形状的佛牌从中间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暗黄色类似油脂的东西。瓶体上,还用红线捆着一团毛发。

相关文章:

宫颈调教鞭打/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黄瓜和胡萝卜哪一个有感觉,医生一生何求

男主霸道有肉——放鸭嘴器的感受

内裤上一堆肉一样的东西*街头采访那个姿势差的深

老师你的奶水真好喝,解开了岳的乳罩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