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蜜汁喷潮|宝贝咬得这么紧快绞断了玫瑰

2022-06-11 09:31 · 新商盟

发泄的地方此刻很容易就受到刺激。

那温热的小手在上面磨蹭两下,赵丰才假装刚刚清醒,问:“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身下,心里激动地道:“姐姐,我是不是要死了?”


万芸芸鬼迷了心窍,睡觉前被赵丰这么一折腾,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她咬着嘴唇,脸上因为害羞红扑扑的,让人想在上面咬上一口:“小丰不会死,但是得病了,姐姐在帮你治病。”


她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然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手掌牵着赵丰因为身体变化而格外火热的手掌按在自己胸口,哄骗一样地说:“小丰按照姐姐说的做,不会有事儿的。”


赵丰懵懂地点头,心里却乐开了花,还准备从长计议,没想到她自己倒是忍不住了。


过了一会儿,才难耐地把拉着他的手往下:“姐姐这里面有药,你自己找找。”


“可是姐姐那是方便的地方。”赵丰被那只手恨不得现在就进入万芸芸的身体,这种强烈的渴望要把他所有的理智击溃!


万芸芸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红唇轻启:“可是你看你都没有对不对?”


赵丰压抑着自己的本能,艰难地点点头。


万芸芸接着诱哄:“这地方是男孩子没有的,所以男孩子这里的病就要女孩子下面的药来医治,如果不够的话,那就多抹几次就好了。”


赵丰心里扑通扑通乱跳。


他往里面伸了伸。


身体的血液因为这种突破几欲沸腾。


万芸芸咬着嘴唇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叫,声音里也带着微小的喘息:“你往里面摸摸,里面更多。”


“可是我感觉有点儿脏,你不能自己来吗?”赵丰坏心地挑逗着。


万芸芸怎么能这么放弃,有些着急地道:“这药就是要自己抹才有效果。”


赵丰面上有些无奈。


等万芸芸觉得没事儿的时候,又开始作妖:“可是直接涂抹到生病的地方不是更快吗?”


万芸芸有些羞涩,手下握紧:“现在还不行,姐姐这里只能给你摸摸,然后留给自己老公的。”


“那你叫我老公不就好了?”赵丰忽然被握紧,呼吸都好像带着火星。


万芸芸表情诧异,这个逻辑真的是一个傻子能有的?


赵丰心里得意,半夜没事儿刺激人的代价就是这个。


万芸芸憋红了脸也只来了一句:“这个不太合适,等你以后长大了就懂了。”


“可是我比你高。”赵丰眨眨眼。


万芸芸被他说的没脾气,那地方也有了不小的反应。


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奇怪的声音。


万芸芸明显也有了感觉。


他眨眨眼,压着嗓子道:“姐姐,你这样我费劲,不然你把小裤脱了?”


第六章

他动一下,万芸芸就给他一个回应。


妖娆的身躯在床单上扭来扭曲,听见他的话顿时停了。


她似乎有些不太明白赵丰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小嘴里才出来一个“好”字。


赵丰心神颤动,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她被包裹着的那处。


那地方随着布料的褪下慢慢露出里面。


他的手还呆在那里,相比万芸芸温热的身体,那地方的温度可以用滚烫来形容。


甚至在她脱衣服的时候,还不小心磨蹭了两下。


万芸芸最后也只脱到了腿弯,有些羞涩地低着头:“可以了。”


赵丰鼻尖萦绕着万芸芸身上的体香,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盯着那里,浑身的热血仿佛都涌向了激动的地方。


万芸芸的脸已经红透,或许是第一次尝试这么刺激的事情,她眼里也有些忐忑:“小丰,舒服吗?”


赵丰已经说不出话了。


他涨红了脸,努力克制自己想把眼前的女人抱进怀里的强烈想法,放在她胸口的手不知不觉地用了点儿力气。


万芸芸“嘶”了一声,水润的眼睛带着点儿埋怨盯着他:“你轻一点儿。”


然后接着埋头替赵丰工作。


赵丰心里填的满满的,下面舒服的感觉让他飘飘欲仙。


他是一个特别知恩图报的人,卖力地在万芸芸下面寻找自己需要的“药”。


“嗯,再往里,里面有更多。”孙芸芸小声催促。


等到结束,万芸芸已经累的睡着,而赵丰还没有彻底解决。


看着那地方,他只能起身。


没想到万芸芸被他一个动作就弄醒了,迷迷糊糊的问:“小丰你去哪儿啊?”


“我去上厕所。”赵丰弯着腰,生怕被万芸芸发现自己还激动的那处。


没想到的是,他出来解决下个人问题,还能发现一个大秘密。


此刻本来该寂静一片的树林里却隐约传来了奇怪的声响。


“你轻一点儿,别让人听到了。”


“这个时间哪儿会有人过来?你赶紧让我摸摸,都快想死我了。”


赵丰被这声音吸引,没想到出来竟然还能有这种乐趣,哪儿来的野鸳鸯在这儿干坏事儿,偷偷摸摸的走了过去。


这一看就再也挪不动脚步。


被人扒光按在草地上的,不是徐芳又是谁?


平时看起来平平淡淡的模样,没想到身材还真的不错。


现在胸口正被人捏在手里,脸上满是难耐的表情,嘴里时不时咕哝两声,叫的赵丰都心痒痒。


“怪不得平时在家不跟叔叔亲近,原来是早就已经开始偷汉子了。”赵丰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冲去,手慢慢摸到起反应的地方。


却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赵丰心猿意马时,趴在她身上的那人正好转身,吓得赵丰一个激灵。


确定那人没看到自己,他才又伸出脑袋:“原来是这样。”


那人是他们村里刚来的刘医生,四五十岁的年纪还打扮的跟三十多岁一样,刚来没根基,可是村儿里的那些阿姨和寡妇们都喜欢到他那儿。


徐芳两条腿大张着,刘医生正准备进入。


赵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徐芳嘴里美妙的声音火焰一样把他的血液一点一点烧的沸腾,恨不能现在是自己代替刘医生进去徐芳的芳草地!


徐芳媚眼如丝地扒着刘医生的胸口,嘴唇贴在他胸口不断落下吻痕。


她媚眼如丝地盯着身上的人:“刘医生,多亏了你我才真正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


“是你让我体会到了幸福。”刘医生语气深沉,两个人忘情地吻在一起。


刘丰看着他们那个情况,再看看自己自力更生,故意咳嗽两声。


徐芳和刘医生慌张地爬起身,尤其是徐芳,胸口的那对美好都被她挤得不成样子。


她紧张地扒着衣服,也不管被晾在空气里的那根黄瓜,小声道:“我先回去了。”


刘医生暗骂一声,急忙提上裤子。


等徐芳不见人影了,赵丰才从草丛里钻出来。


“刘医生,雅兴不错,半夜还有这么大的艳遇?”赵丰嘻嘻笑着。


刘医生慌了,讨好地笑着:“小兄弟,你不会说出去吧?”


等看清月光下的那张脸,他有些奇怪地说:“赵丰?真是晦气!你在这儿干什么?赶紧回去!”


等看清赵丰的脸,刘医生就开始后悔。


一个傻子能干什么?还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徐芳可是这村儿里多少男人都想弄到手的女人!


赵丰冷着脸看刘医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做派,道:“在这儿看你跟徐阿姨当野地鸳鸯,年纪挺大,玩儿的倒是新鲜。”


他满意地看刘医生回头。


“你不傻了?”刘医生心惊胆颤,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心思电转想着对策。


要是被赵丰把这件事儿说出去,他在这个县城都待不下去!


赵丰静静地看他在那儿思考。


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想好没有?”


“你想怎么样?”刘医生也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心生厌倦才来这个小村庄。


本想着猎艳,没想到被一个傻子坏了好事儿。


赵丰不急不忙地说:“你明天去万家,告诉他们你能治好我的病。”


刘医生警惕地看着他,确定他没有说谎,才说:“我知道了。”


赵丰这才得意地回去。


月光从窗口进来,照在躺在床上的万芸芸身上。


她睡觉习惯不穿衣服,今天就连仅剩的一块遮掩的布料也被弄脏,干脆没穿。


赵丰的呼吸陡然变得粗重。


他慢慢上床,万芸芸也配合一样地变成平躺,双腿张开,露出里面的美景。


赵丰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他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生怕放过里面的意一丝美妙。


火热从脚底烧到头顶,他颤抖着伸手摸了一下那秘密花园,兴许是万芸芸睡觉前累的慌,这样都没醒。


赵丰深吸一口气,伸手贴着那闭合的入口,似乎想探索一下里面的构造。


正当这个时候,万芸芸醒了。


赵丰电击一样把手收回来,可是两腿中间的那位置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万芸芸睡梦中感觉那里痒,一睁眼却发现赵丰正蹲在她两腿中间,手上还沾染了一点透明的液体!


她羞愤地合上双腿,双手捂着那片地方,磕磕巴巴地质问:“小丰你干什么?”


赵丰觉得兴奋又刺激,傻呵呵地笑着,指着自己崛起的位置:“小丰这里痛,姐姐睡着了,我想自己找药。”


他脸上慢慢浮上红晕:“是不是不对啊?”


万芸芸像是受惊的狐狸,一双眼睛水润又勾魂摄魄,把赵丰的魂儿都给勾没了。


他痴痴地看着万芸芸的时候,那里忽然一阵温热。


赵丰猛然回神,对方的手居然摸进他裤子里握着那个地方!


他的灵魂都要从身体里飞出去了,那地方像是燃起了火苗,轰地一声烧掉了他所有的理智。


就在赵丰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不行,我在干什么啊?”


万芸芸瞬间惊醒,看着手里的东西,脸红了个彻底。


她急忙给自己穿上衣服,那对东西在空气里晃荡。


她着急地哄着:“小丰,我们改天再治病,今天就先到这里好不好?”


赵丰心里愤愤,嘴上却道:“那你亲我一口。”


万芸芸心里着急,匆忙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就急忙去开门。


赵丰脸上带着傻呆呆的笑容,眼睛却转向门口。


他倒是要看看什么人敢过来打扰他的好事儿!


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心跳都要停下了。


这女人长得真好看,身上穿着有些过时的衣服,皮肤吹弹可破,哪怕是素颜也比那些明星磨皮美颜才能放在镜头上的皮肤要好得多!


头发扎成简单的一束马尾放在脑后,嫣红的嘴唇此刻紧抿着,尤其是胸前的那对胸器,把宽松的衣服也被高高撑起,看起来极其诱人!


“芸芸,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来人一把抓着万芸芸的胳膊,一对胸器在胸口晃荡,


脸上满是焦急:“我爸现在还在医院等着打钱,可是我不会转,要是再交不上医院就要把他们赶出来了。”


万芸芸无奈安抚:“你放心,先进来。”


来人叫莫静雅,也是他们村儿里的一枝花,不过刚上过小学就不上了。


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怪不得这么单纯。


赵丰看着她,心里也升起了几多兴奋,滋生了不少旖旎的念头。


莫静雅有些不解,慌张地说:“钱在我家呢,你会把它弄到手机里再发到银行卡上吗?”


万芸芸热情地把人按在床上,说:“现金当然不能,你要转多少跟我说,明天你再把钱给我。”


莫静雅这才安心


她忐忑地坐在床上,万芸芸打开灯,灯光下的她更显得娇俏动人。


漂亮的脸蛋,前凸后翘的身材,或许是经常干活,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每一寸曲线都像是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


她身上的气质不同于万芸芸读书人的清贵大方,朴实干净的人在那儿一坐,要是放在那些大城市,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沾染这块干净的处女地。


赵丰也一样。


她注意到我的目光,转头对我微微一笑,有些可惜:“小丰你在家也乖乖的,都上到大学了,可惜傻了。”

莫静雅倒是想上学,可是家里穷,妈妈又总生病,她连出门打工的机会都没有。


万芸芸去找她爸万海洋要他家的银行卡,莫静雅就静静坐着跟我共处一室。


我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她胸前的高耸,不过咽了口唾沫。


她的这对,看上去比万芸芸的还要大。


赵丰亢奋的不行,下面已经鼓起的地方也开始流口水。


他一把抓住了莫静雅的前面。


毫无防备的莫静雅当时就想躲,但是被他更用力地抓着。


赵丰感觉手心里的东西柔软而且充满弹性,手心那个凸起的樱桃很快就变得硬邦邦的。


“啊~”


羞人的声音一出口,莫静雅迷人的娇躯都开始颤栗。


她羞恼的捂着自己胸口:“你在干什么?”


清亮的眸子里仿佛含着醉人的春水,看的赵丰热血沸腾。


他努力装作之前的傻子,委屈地蹲在床上戳床板:“球,球,小丰要玩儿球,软的,热乎乎的。”


莫静雅忽然反应过来这是个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对不起小丰,可是这球不能随便玩儿。”


“为什么不能玩儿?”赵丰万分委屈。


他刚刚手都进去了才发现这小妮子竟然没有穿里衣,里面是真空的,莫静雅又羞又气,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委屈:“就是不能玩儿!”


“小丰要玩儿!”赵丰干脆撒泼打滚,眼看就要躺床上哭了,“你们都有,就我没有!”


莫静雅心道自己跟一个傻子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可是赵峰不管怎么样都不停下,她只得妥协。


拉开衣服的时候,她还往外面看了眼,确定万芸芸短时间不会回来,她才把门关上,道:“只能玩儿一会儿,不然小丰就是不乖。”


赵丰忙不迭地点头,生怕她忽然反悔。


衣服拉上去,下面是略紧的松紧带,拉上去的时候带着那硕大也往上抬起,像一颗被勺子按着的大果冻,雪白又有弹性。


到顶端以后才坠落下来,剧烈地颤动两下,像是装满水的大气球。


赵丰当时就看的呆了。


这么大的东西,怪不得当时摸的那么过瘾!看的他呼吸都快忘了!


目光仿佛一只不止餍足的饕餮,赵丰能感觉到自己口腔里不断分泌的口水,舌头也不甘寂寞的在嘴里不安分地待着,无比渴望能品尝一下那里的美妙滋味。


莫静雅本就羞涩,被他看的脸红到了耳朵尖。


她破罐子破摔地一跺脚,连累的那里也跟着颤抖:“你倒是玩儿啊!不然我就盖起来了!”


清脆的嗓音里好像含着醉人的春水。


赵丰呆呆地应了一声,急忙扑上去。


一手抓住那里的瞬间,两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叫。


“啊!”


莫静雅是羞的。


她那里除了自己哪儿被别人碰过?


赵丰的掌心滚烫,也不知道是碰到哪儿了,弄得她浑身都算算妈妈,酥软的恨不能现在就倒地上。


赵丰摸到,脑子都要空白了。


手心里的东西弹性十足,迫切地想从他的手心里跳出来,几次都差点儿从他手里滑落。


莫静雅被身上陌生的感觉逼得要哭了:“你快点儿,芸芸马上就回来了。”


“我要吃饭。”赵丰天真地说出这句话,在莫静雅心里弄出一阵惊雷。


她又羞又气:“你吃饭就去吃!”


“小丰要吃奶。”赵丰被她凶,手里用力,嘴也扁着,眼眶里似乎有水光聚集。


莫静雅俏脸上通红一片,赵丰再傻,那也是二十岁的大小伙子!


她故意板着脸威胁:“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打你屁股!”


“不嘛!我就要吃奶!”赵丰又开始撒泼。


同时眼睛看准机会,噘着嘴对着莫静雅的胸口就冲过去!


眼看就要得嘴,莫静雅忽然反应过来,白皙的手掌捂在关键的位置。


赵丰只来得及亲上一个手背,没碰到那个让自己浮想联翩的地方。


莫静雅板着脸,说:“小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赵丰立马仰着头,一副准备大哭一场的模样。


莫静雅急了,她本来就是来找人帮忙,也知道赵丰在万芸芸一家人心里的地位,急忙看着窗外生怕万家的人过来了。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男女强吻摸下面*女人蝴蝶逛街

【完整版】今世猛男小说阅读新书TXT

滚烫硬灌满粗大深处,群交小说小说在线阅读

山村透视兵王/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 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上课同桌要我帮他解决/小妾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