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阅读

2022-06-11 08:34 · 新商盟

第五章 中毒

“曼陀罗!”

曼陀罗三个字一出,户部尚书陈大人便诧异地问道:“这曼陀罗不是花吗?怎地是毒?我记得我府中也有一株曼陀罗,怎没见我府中的人中毒?”

御医笑笑,解释道:“陈大人,这曼陀罗确实是花,可也确实是毒,若只有一株,或者只是闻其香味,顶多是只有兴奋的作用,可若以曼陀罗入药煎熬成汁喝下去,则会像公主一样,癫狂而丧失理智,甚至产生各种幻觉。”

“你是说,她现在的情况是喝了曼陀罗的药汁?”皇帝冷峻地问。

御医拱手回答:“正是!”

皇帝盯着清河那张失魂的脸,她被用了针,双眼无神,双手耷拉在地面,整个人狼狈不已,他记得,苏和宫就有几株曼陀罗花的。

会不会是她不想和亲,所以自己服用了曼陀罗药汁,导致神志不清丧失心智而逃过和亲的宿命?

他的面容渐渐冷漠起来,哼了一声,“来人啊,摆驾苏和宫。”

喜公公前去传话,苏和宫如临大敌,由尚贵嫔领着苏和宫的几位嫔妾出去相迎。

苏贵人忐忑不安地跪在门口,由于太过担心和惊慌,身子竟微微颤抖。

当看到圣驾来到,又见懿儿被人押了回来,看那模样仿佛还遭了刑,她不禁哭着跪上去,“皇上,求您饶了懿儿吧,她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皇帝听到这话,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苏贵人,“她不敢什么啊?”

苏贵人哭着道:“她不敢再寻死了,她去找皇上就是为了请罪,让皇上宽恕她之前的不懂事,皇上饶了她吧。”

“不敢寻死?她这一次是直接到朕的御书房外投湖,这叫不敢寻死?”皇帝铁青着脸怒道。

苏贵人吓得脸色都白了,失神地摇头喃喃地道:“不会的,她出门的时候说了要去请罪,她说她愿意嫁到北漠去。”

苏贵人的话音刚落,清河便整个跳了起来,扑到苏贵人面前哭着说:“不,我不要嫁到北漠,桃儿说,嫁到北漠之后我会被虐待死的,她说北漠的皇帝憎恨父皇,一定会用尽方法折磨我,救我,贵人救我,我不要嫁到北漠去,桃儿……桃儿……”

她转身,像疯子一样寻找桃儿的身影,桃儿听了她的话,已经吓得双腿瘫软,见她扑上来,急忙摆手,“公主,奴婢没有说……”

清河拉住桃儿,神情焦灼,一个劲地道:“桃儿,你说过,只要我上吊自尽,父皇就会心软,不用我去和亲,你骗我,你骗我……”

她说到最后,竟目生凶光,一口咬住桃儿的耳朵用力一扯,只见血液飞溅,桃儿的耳朵被她生生地咬了下来。

桃儿只觉得一阵撕裂的痛,她凄厉地喊了一声,一把推开清河,也顾不得耳朵在汨汨冒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公主疯了,公主的话信不得啊!”

皇帝声音森冷而威严,“来人,搜苏和宫,每一个角落都要搜仔细了,包括小厨房的药煲药渣。”

“是!”侍卫得令,急忙领着人进去搜。

尚贵嫔见皇帝震怒,只得硬起头皮道:“皇上,这日头毒,进去凉快一下吧。”

皇帝哼了一声,“你这个苏和宫主位,可见也是不得力的。”

尚贵嫔脸色一阵发白,“是,臣妾有罪!”

她狠狠地剜了桃儿一眼,虽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皇上大张旗鼓地要搜宫,不管搜出什么,她都罪责难逃。

皇帝进入内殿等候,没多久之后,侍卫拿着一个盒子和一篮子药渣走过来,跪在地上道:“回皇上,这些药渣是在小厨房找到的,已经被丢弃在泔水桶里,而这一个盒子里装着一些干的叶子和花,不知道是不是皇上要搜的。”

皇帝瞧了御医一眼,御医会意上前检查,他首先打开盒子,闻了一下,道:“回皇上,这是曼陀罗。”

“再看看这些药渣!”皇帝冷声道,眸子幽深让人看不穿心底所想。

御医翻找着药渣,从中挑出了一些,他骇然,“天啊,用这么多分量,这弄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他抬头,直视着皇帝,“皇上,这是臣开给公主的药,是做调理补身子用的,其中用了红参,更是大补之物,而药渣中果然发现了曼陀罗,而且分量很大,与红参共同服用,更容易催发毒性。”

他说完,问苏贵人,“贵人,敢问公主刚才出门之前,是不是喝了药?”

苏贵人垂泪道:“正是,她喝了药才出门的,出门之前说了要去给她父皇磕头请罪,说她之前不懂事,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她怎么会变得这么疯疯癫癫的?”

皇帝看向她,苏贵人今日着了一身素白的衣裳,挽着清清爽爽的一个高髻,只以一根碧玉簪子稳住,脸上淡妆显得面容清丽无比,更胜往日浓妆艳抹,而如今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更是添了几分可怜,他的心,不禁便软了几分。

御医解释道:“贵人,公主是中了曼陀罗之毒。”

“曼陀罗?”苏贵人愕然,“这曼陀罗不是花吗?怎么是毒?”

皇帝看着她,口气清冷,“你不知道曼陀罗有毒吗?”

苏贵人勉强一笑,“嫔妾不知道,嫔妾没见识……”

她没有再说下去,她是宫女出身,大字不认识几个,这些知识若无人告知,她是不懂得从书籍中获得的。

皇帝听了她的话,若有所思地看着桃儿,然后问侍卫,“这盒子的曼陀罗,是从哪里找出来的?”

侍卫回答说:“回皇上,这个小盒子,是从宫女桃儿的枕头底下搜出来的。”

第六章 桃儿顶罪

桃儿倒抽一口凉气,使劲地摇头,耳朵上的血被她摇头甩得一地都是殷红斑点,“不,皇上,奴婢没有,奴婢没有下毒。”

皇帝冷冷地问道:“刚才公主投湖的时候,你在哪里?”

桃儿不妨他这样问,下意识地回答:“回皇上,奴婢就在公主身边。”

“你看见公主投湖,为何不救?”皇帝忽地沉下脸厉声问道。

桃儿吓得一个哆嗦,连忙磕头,“回皇上,奴婢有……有救的,奴婢不会水。”

苏贵人吓得大惊失色,“公主投湖?天啊,怎么会这样的?”

她盯着桃儿,忽然想起什么遂厉声道:“你说你不会水?你骗谁啊?你水性好着呢,上次湖中采莲子,你与小绺不小心掉了下去,你还带着不会水的小绺一口气游回了岸边。”

桃儿脸色大变,想了一下,她道:“皇上,奴婢也是听公主的吩咐不敢下水去救的,公主说要在御书房附近投湖自尽,好让皇上收回成命。”

苏贵人厉声道:“你还敢胡说?公主不许你救,那如果附近没有侍卫看见,她岂不是白白溺死了?命都没了,即便皇上收回成命,对她还有什么用?”

尚贵嫔看到这里,总算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她淡淡地道:“之前懿儿不是自尽过吗?看来,她是宁死也要违抗君父之命了。”

本已经脸色稍霁的皇帝听了尚贵嫔这句话,不由得再沉了脸色,盯着被侍卫挟住的清河。

清河眼神散涣,口中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只能隐约听到骗我,骗我这样的话。

苏贵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说:“皇上,和亲圣旨下来的时候,懿儿是同意的,她还说只能要为皇上分忧,为国家分忧,便是要了她这条命都绝不吝啬,谁知道,这才隔了两日,竟性情大变,不仅不同意和亲,还闹了自尽……”

苏贵人一边说一边磕头,这青石板地板十分坚硬,苏贵人这一下下的磕下去,发出“咚咚咚”的声响,不过十余下,额头便染了血,殷红一片。

清河直勾勾地盯着桃儿,眼底殷红,嘴里不断地抽着冷气,又似颤抖又似愤怒,“不吃药,我不吃药,我没病,父皇救我……”

皇帝听得此言,心中一震,看向清河,见她一张小脸暗黑无神,不复之前清丽绝色,不由得问御医,“公主中毒多久了?”

御医躬身,“回皇上,按照贵人所言以及公主前后言行不一致,想来,中毒已经有数日了,若老臣推断没错,应该在自尽之前,便已经中了毒。”

“荒谬!”尚贵嫔冷哼一声,“她自尽之后,你不是为她诊断过吗?如果中毒你怎么那时候没发现,却现在才说她中毒几日了?”

御医惶恐地道:“回贵嫔娘娘,这曼陀罗之毒,若中毒较轻是无法发现的,尤其当时公主昏迷,并无异常举动,所以老臣一时没能察觉,只是如今瞧公主的面色唇色,加上疯癫举动可推测,公主确实中毒数日了。”

“推测?”尚贵嫔嘴唇微扬,扯出一个冷漠讥讽的笑,“那也只是你的推测而已,却不能证实她自尽是中毒所致。”

御医一怔,“这……这老臣确实不能证实。”

皇帝看着失神的清河,忽地凝神想了一下,遂问道:“懿儿,你告诉父皇,谁跟你说过北漠皇帝憎恨朕?”

清河像是受了惊吓般跳起,眼睛下意识地寻找桃儿,“

桃儿,桃儿说的,桃儿说只要女儿嫁过去,不出一年就会死了……桃儿说,自尽就行,父皇疼爱我,只要我自尽,父皇就会收回成命……”

桃儿捂住耳朵,悲戚地喊了一声,“公主,您为何要冤枉奴婢?奴婢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清河使劲地挣扎着,然后忽地整个人静了下来,她侧着头,脸上露出了奇诡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公主,公主,您若是嫁到北漠去,还不如死了算了,听说北漠的后妃,都是皇帝与大臣们共享,比青楼女子还不堪。趁着皇上在贵嫔娘娘那边小坐,您赶紧自尽,皇上疼爱您,见您寻死都不愿意嫁到北漠,必定会心软收回成命的……”

虽然她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这话是桃儿跟她说的,也是桃儿在劝她自尽。

换言之,所谓的懿礼公主不愿意嫁到北漠而闹自尽是桃儿一手导演出来的好戏。

尚贵嫔面容陡变,厉声道:“懿礼,你休得胡说!”

尚贵嫔的话惊吓了清河,她整个人跳起,竟挣开了侍卫的控制,急忙冲向皇帝,皇帝见状,还道她发疯,急忙退后,口中喊道:“拉开她!”

然而,清河却没有冲撞他,而是径直撞入了他怀中,像惊弓之鸟一样哆嗦着往他怀里钻,声音也颤抖不已,两行泪水滚滚落下,“我不敢了,尚母妃饶命,我不敢了,父皇救我……”

从李懿儿出生之后,皇帝便不曾正眼看过她,更莫说伸手抱她,所以,除了血液中那一抹血亲之情外,皇帝对她没有一丝额外的感情。

可血亲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清河受尽惊吓往他怀里蜷缩的时候,竟触动了他难得的父爱心弦。

血液中的父爱细胞迅速分裂生长,他口气极尽冷凝地下令,“来人,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打到她招认为止!”

尚贵嫔脸上的血色一寸寸地苍白起来,她嘴唇哆嗦了一下,狠狠地盯着桃儿,桃儿瘫软在地上,恐惧布满了双眸。

侍卫上前拖她的时候,她迅速抬头,寻找尚贵嫔,尚贵嫔却一个箭步上前,狠狠地打了她一记耳光,怒道:“好一个贱婢,竟敢劝主子自尽?若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一家十余口都要为公主陪葬!”

桃儿怔怔地看着尚贵嫔,眼底的死灰一寸寸地浮上来,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尚贵嫔的意思,这事儿她若是独自揽上身,死的便是她一人,若把她供出来,家中父母兄弟姐妹都要送命。

尚贵嫔厉声吩咐道:“还不赶紧带下去?留着她再刺激公主你们可担待得起?”

侍卫听得此言,急忙便架起桃儿下去,桃儿全身无力地被拖走,临走前,一双眸子怨毒地盯着尚贵嫔。

清河躲在皇帝的怀中,冷冷地看着尚贵嫔那张松了口气的脸,心底冷笑,这口气,你暂且松一松,只是,以后有你好受的。

相关文章: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求求你 今天我是危险期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女人如雾

医品狂徒(林萧绫清竹)小说,医品狂徒免费阅读

女生做的次数越多越松吗&凸起的小珍珠搓尿

闪婚之错缘成爱免费阅读/闪婚之错缘成爱无删减无弹窗

文章标签